为人父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那些不曾经历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其中的乐趣。

近年来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压力增加、环境污染恶化、饮食结构改变等原因,生育能力下降的问题突显,估计我国不孕症患者达1000万。其中,一些疾病,如多囊卵巢综合征和子宫内膜异位症是导致女性不孕的重要原因。对于这类准备怀孕的女性而言,除了必要的药物治疗外,通过补充相应的营养素,也可以有效改善这两种疾病带来的不孕风险。

其中,补充含叶酸、维生素B1、硒和铬的多元营养,可通过改善多囊卵巢综合征和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症状及发生风险从而提高受孕率。此外,补充叶酸还可提高排卵性不孕症女性的受孕率,与单独补充叶酸相比,补充含叶酸的多元营养,不孕女性的受孕率和继续妊娠率均显著较高。

孕早期指怀孕期的前3个月。在孕早期,绝大部分孕妈妈会有不同程度的妊娠反应,出现挑食、食欲不振、轻度恶心、呕吐、头晕等,也称为早孕反应。一般早孕反应从怀孕的第6周开始,至第12周消失。早孕反应往往会改变孕妈妈们的饮食习惯,从而影响多种营养素的摄入。此外,此阶段正处于胚胎细胞的分化增殖和主要器官系统的形成阶段,是胎儿生长发育的最重要时期。尤其在怀孕的第3周~第9周,多种营养素的缺乏可能会导致胎儿发育不良或先天缺陷(畸形)。

补充孕早期所需的多种营养素有助于缓解孕妈妈们的早孕反应,并有效预防胎儿出生缺陷。研究证实,孕期补充维生素B6有助于缓解妊娠恶心呕吐。补充含叶酸的多元营养,可显著降低胎儿出生缺陷的发病率。WHO明确指出,育龄期女性红细胞叶酸水平达到906 nmol/L时,胎儿神经管畸形发病率显著降低,此外,补充叶酸还可降低唇腭裂和先天性心脏病等其他出生缺陷的风险。胎儿的眼睛发育畸形、心脏、肺发育不全等多种问题与孕期缺乏维生素A相关。但是,维生素A补充过量也可能引起中毒,而β-胡萝卜素是一种安全的维生素A原,可较多地贮存在肝脏内,根据人体内维生素A的水平, 可自动逐步转化为维生素A,不会由于维生素A过量而中毒,因此被称为无毒维生素A。此外,B族维生素、锌、碘、铁等几种营养素均在神经的发育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神经发育过程中缺乏这几种元素,则可能影响胎儿的神经发育。

3.1.妊娠期糖尿病—— 一不留神变成“糖”妈咪

怀孕期间机体对胰岛素的需要量大大增加,胰岛负担较重,孕妈妈们很容易得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糖尿病会导致孕妈妈们发生妊娠期高血压、子痫前期、早产、羊水过多等,此外,巨大儿、难产及低血糖等并发症也会增加。

建议“糖”妈咪们采取少量多餐、定时进食原则,这样既能够有效控制血糖,又能预防低血糖的发生。各类营养素的配比需适当,使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维生素和矿物质满足孕期的具体需求。此外,一些微量元素如硒,具有类胰岛素特性,补硒有助降低血糖,铬可通过协同胰岛素发挥抗糖尿病的作用,亦有助于改善胰岛素抵抗。

需要注意的是,“糖”妈咪们应定期监测血糖,每周至少查1次空腹及3餐后血糖。如经充分的饮食调整,空腹血糖>5.3mmol/L或餐后2小时血糖>6.7mmol/L应及时加用胰岛素治疗,确保孕妈妈们的血糖维持在正常水平。

3.2.妊娠高血压——远离妊娠高血压

妊娠高血压综合征(简称妊高征)是妊娠期最常见的特有疾病,全球孕妇的妊娠高血压发病率>10%。

妊高征的发生与营养缺乏有关,饮食调理是防治妊高征的重要措施。孕妈妈们首先需注意,饮食中应限制热量摄入过多,防止吃得过多过饱,避免引起肥胖。其次,减少食盐摄入,限制脂肪摄入,每日摄盐量为6克,脂肪摄入量每日小于60克。此外,适当增加叶酸、蛋白质、维生素和矿物质的摄入。有研究显示与孕期不补充叶酸的女性相比,补充1mg叶酸的女性子痫前期发病率可降低68%。孕期补充钙剂可以降低孕妇血压,降低妊高征的发生率,这也被称为子痫前期的钙预防(CPEP)。维生素C作为抗氧化剂,可抑制磷脂过氧化作用,减轻内皮细胞的损伤。补充维生素C后,严重子痫前期发生风险和子痫发生风险均有降低趋势。

总之, 怀孕是胚胎和胎儿在母体发育成长的过程,是一个新生命的生长过程。

这一特殊时期,孕妈妈们应该学习孕期的相关知识,建立良好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做到营养均衡,为孕育健康的新生命做准备。

文献出处:

1 黄荷凤,等. 不孕症发生现状及趋势分析.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3, 29 (9): 688-690.

2 施晓波,等. 2200名不孕症患者病因分析. 医学临床研究, 2007, 24 (8): 1316-1320.

3  Asemi Z, et al. Mol. Nutr. Food Res. 2014, 58, 1465–1473.

4  Amr, N.et al. Journal of Pediatric and Adolescent Gynecology 2015, 28 (2), 114-118.

5 Jamilian, M,et al. Biological Trace Element Research 2015, 1-7.

6 Harris, H. R., et al. (2013).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177(5): 420-430.

7 Darling AM, et 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2013, 5 (1): 17-26.

8 Agrawal, R, et al. Reproductive BioMedicine Online 2012, 24 (1), 54-60.

9 夏炎. 孕早期6大营养素攻略[J]. 家庭与育儿, 2014(4):86-88.

10 Sahakian, V, et al. Obstet Gynecol. 1991, 78 (1): 33-6.

11 WHO. Guideline: Optimal serum and red blood cell folate concentrations in women of reproductive age for prevention of neural tube defects, Geneva: 2015.

12 Wilcox, A. J., et al. BMJ 2007, 334 (7591): 464.

13 Margaret Clagett-Dame, et al. Vitamin A in Reproduction and Development. Nutrients 2011, 3, 385-428.

14 邵斌, 等. 第十二届中国国际食品添加剂和配料展览会暨第十八届全国食品添加剂生产应用技术展示会学术报告会. 2008:143-146.

15 张玉立, 杨慧霞. 妊娠期糖尿病的医学营养治疗[J]. 实用妇产科杂志, 2006, 22(5):262-264.

16 Osamu Ezaki. J Biol Chem, 1990, 265 (2): 1124-1128.

17 Hua YN, et al. J Nutr Biochem, 2012, 23 (4): 313-319.

18 ACOG Hypertension in pregnancy; Washington DC, 2013.

19 Wen, S. W., et al. Journal of Pregnancy 2013, 2013,Article ID 294312.

20 López-Jaramillo P. Prevention of preeclampsia with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and its relation with the L-arginine: nitric oxide pathway[J]. Brazilian journal of medical and biological research= Revista brasileira de pesquisas medicas e biologicas/Sociedade Brasileira de Biofisica...[et al.], 1996, 29(6): 731-741.

21 AK Klemmensen. BJOG, 2009, 116 (7): 964-974.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