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治疗的常见问题和并发症

“我们希望手术顺利,希望手术以后不出现并发症,希望病人达到康复,希望病人长寿,这是肯定的。可能有些患者出了一些并发症,家属就不理解,或者出现更严重的问题了,家属立即就怀疑医生。越是高风险的事情越容易会有小概率的不好的事件发生,希望病人和家属多理解。”--牟巨伟

本期访谈嘉宾:牟巨伟 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

              赵  峻 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

肺癌术后并发症要高度重视 尽量预防

访谈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欢迎收看专家访谈,今天我们继续跟大家谈谈肺癌治疗的话题,通过好大夫网站网友的咨询,患者关于肺癌的治疗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是非常常见的并发症,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两位权威专家来到访谈间为大家排忧解惑,他们是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牟巨伟老师,还有同样来自胸外科的赵峻教授,下面访谈正式开始。今天访谈的主题内容之一就是肺癌并发症,我想先请问牟老师,关于肺癌并发症为什么要重视它,它是不是肺癌治疗中非常重要的环节?

牟巨伟教授:肺癌的并发症我们把它局限一下,我跟赵教授我们两个都是胸外科医生,我们局限到手术以后的并发症。从大的分类来讲,肺癌并发症分两大类,一个是手术后的病人,手术后的并发症跟手术相关的并发症,还有一类是内科系统治疗以后围手术期间内科系统出现的一些并发症。

跟外科手术有关的并发症有术后出血、肺不张、支气管胸膜瘘、乳糜胸还有比较少见的肺扭转等。内科系统的并发症最常见的是心率失常,呼吸功能衰竭等呼吸系统并发症,如果病人的术前体质相对差一些病期比较晚,手术时间比较长,也会有消化系统溃疡。内科系统并发症术后比较致命的是肺动脉栓塞,在临床上也并不少见,而且抢救起来如果不及时死亡率是很高的,大概是这样。

主持人:我看无论是网友咨询还是门诊患者问的问题,比较多的都是这个瘤子能不能确诊是癌症,确诊之后怎么治,好像很少有患者关心有没有并发症。那么并发症是不是在患者治疗当中就不重要?

牟巨伟教授:这个不是,因为胸外科手术大家都知道是肿瘤外科里面风险最高的,专业本身就是这样,肺的手术肺的切除对身体影响是比较大的,而且往往病人都是年龄相对偏大的肺癌病人,术后并发症是一定要重视,而且尽量预防,如果出现了问题临床医生护士要积极给予相应的处理。

主持人:刚才牟老师提到患者是年龄比较大的,那么这些年龄比较大,原来有一些肺部疾病比如肺纤维化的患者,他们在救治过程当中有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

赵峻教授:这个问题特别好,肺癌患者老年人比较多,老年患者经常有慢性的呼吸系统疾病如COPD慢阻肺,本身肺部就有慢性感染病灶,老年肺癌患者的并发症最常见的是心率失常,术后肺部的感染肺不张等情况。对我们经常做手术的外科大夫来来说,可以做手术有两个含义,一个是这个病适合做手术,做完手术给病人带来生存获益生活质量获益,另外一方面我们还得考虑体格是否适合手术,做完手术挺好病人挺高兴但是恢复不好可能短期内病人就没了。我经常跟病人说,手术是很残酷的,大夫手术的时候会很谨慎。

主持人:手术需要非常谨慎的选择,有没有病人在术后的肺功能不是特别好的,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样处理?

赵峻教授:一般常见的是术前肺功能不是很好。这样的病人做手术比较勉强,以前我们叫病人做爬楼实验,有些病人不会吹,从各地来的病人语言互通上有困难,有人理解不好,不知道怎么把肺功能吹好,我们一般很直观的说,一口气能够爬五楼六楼一般认为肺叶切除甚至做全肺切除问题不是太大。术前确认肺功能好不好我们还要做运动心肺功能来看,心肺功能在一起,肺功能不好心功能好可以代偿一部分肺功能。如果肺功能不好术前一方面用抗菌素,术前对陈旧病灶控制一下,做雾化来帮助咳痰,一般还要术前戒烟。

牟巨伟教授:戒烟是术前必须的。

主持人:术前多长时间开始戒烟?

赵峻教授:越早越好。

主持人:有些病人想戒烟很难。

牟巨伟教授:这个是必须的。

主持人:是不是有人觉得戒烟是小事不影响手术?

牟巨伟教授:影响很大。吸烟的人本身痰多,手术之后因为疼痛的原因,基本上分泌物比不吸烟的人多很多,排痰很不畅,肺不张,术后继发的感染包括支气管胸膜瘘这样的人比较多,烟是必须戒的。

主持人:不要小看这几只烟,对手术的影响是非常大的,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病人的构成和原来病人的构成发生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想请问一下牟老师,您的门诊当中您的手术患者当中糖尿病患者还有放过心脏支架的患者是不是越来越多?

牟巨伟教授:是的。

主持人:这样的患者在肺癌治疗手术治疗的过程当中有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

牟巨伟教授:刚才讲了肺癌的患者主要还是相对年龄比较大,尽管现在无论流行病学来讲还是临床看也有一些年轻的肺癌,比如我做的最年轻的肺癌22岁,大学刚毕业。大部分的病人还是在50岁、60岁以上的比较多一些,如果再伴发糖尿病或者高血压或者像你说的冠心病都放了支架,这种我们要特别慎重,糖尿病将来会影响到愈合,放过支架的患者要有一个时间段,一般严重的有心脏病史住过院放支架的病人,至少半年以后才能这个手术,手术之前至少一个星期要停阿司匹林,而且术前的沟通和术后的围手术期的心脏病人监护都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网上有的患者咨询,放过两个架三个架的本来不是血压特别高,结果紧张得血压升高,是不是这样的病人风险一定会特别高?

牟巨伟教授:要比没有做过的要高,但是我们也做过这种病人。

主持人:不用特别担心,我们是不是也是有一套应对机制?

牟巨伟教授:一个是术前评估,刚才讲心肺功能的评估,还有一个做手术时的麻醉很重要,麻醉医生很重要。手术尽量做到微创,尽量缩短手术时间,手术以后病人待在ICU会好一些。

主持人:术前术中术后一起努力尽可能降低病人的风险,刚才牟老师提到支气管胸膜瘘,有的患者说术后拍片子被医生怀疑有支气管胸膜瘘,请教一下赵老师这是什么并发症,危险吗?

赵峻教授:支气管胸膜瘘是比较少见的并发症,但是是比较严重的并发症,一般在术后早期出现,术后复查诊断的很少,一般一周左右,也有晚期发生的,有时与术后辅助的放化疗有关。它是术语,说通俗一点就是肺叶切除后支气管断端没有长好,有漏洞。肺叶通过支气管与气管相连,再通过口腔与外界相通。如果愈合不好通过气管再通过支气管开口整个大胸腔跟外界是通的,支气管胸膜瘘会伴发严重胸腔感染,这是很严重的并发症,以下叶切除和右侧全肺切除相对多见。

主持人:这样的患者有什么典型症状?

赵峻教授:最常见的是咳痰,咳稀的痰,量比较多,有浓痰,因为有感染并且有发烧,一照片子胸腔有气有水或者有液气胸,这是很典型的,发生在术后一周左右。

牟巨伟教授:支气管胸膜瘘是挺严重的并发症,但是我们现在出现这样并发症的患者很少,支气管胸膜瘘一般出现在右肺切除的病人。如果发生支气管胸膜瘘是比较厉害的,而且这种支气管胸膜瘘刚才赵教授讲的有一周出现的,我自己也有病人右全肺切除之后三周出现的迟发瘘,是急诊住院的。最近这几年胸腔镜技术开展的比较好技术比较成熟,而且现在手术规范化精细化,手术把握得好,支气管胸膜瘘我们这几个大夫已经很少见到。

主持人:这种并发症虽然非常严重,但是现在在大医院专科医院非常少见。

牟巨伟教授:比较少。

主持人:经常我们在网上看患者咨询,胸腔积液问题是个很困扰的问题,胸腔积液很多,抽的慢了觉得难受,但是抽快了很危险,所以比较纠结于这个问题。

赵峻教授:这个问题不是术后的胸腔积液,手术后胸腔多少有点胸腔积液,术后病人胸腔积液是很常见的,病人不发烧也不气短没什么症状,放着不处理也行。你问的这个问题是晚期肿瘤的顽固性胸腔积液,抽的慢压迫胸腔病人心慌气短难受,抽的快,胸腔积液是血浆成分,丢失营养太多,越低蛋白渗出越多,导致恶性循环。晚期肿瘤胸腔积液抽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全身治疗,对肿瘤在控制,比如:化疗有效的话胸腔积液也能控制住,如果控制不住局部治疗也有一定效果,比如:胸前内注射药物,甚至是微创手术治疗。

牟巨伟教授:如果术后的胸腔积液的话,做过手术的病人在肋膈角不管左侧还是右一点都会有一点积液,现在都是胸腔闭式引流12小时流量要少于一百,总会有一点,肋膈角还没有到膈肌平面,病人的术后恢复包括对以后的功能都不影响,所以没有必要抽。如果拔了胸管后有病人因为其它原因产生胸腔积液的,如果量相对比较大还是要抽的,这种比较好处理。一般抽一次两次就干净了,不包裹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主持人:常规正常的肺癌手术后的积液并不构成很严重的问题。

牟巨伟教授:对。

主持人:我们知道一提到肺癌手术其实有很多患者很担忧的一个问题就是感染,包括手术之后的呼吸道感染甚至是一些肺部的真菌感染,像这种情况请问两位老师在大医院综合医院这种术后感染问题的发病率有多少,如果真的发生感染问题我们应该怎么样处理?

牟巨伟教授:这个问题也是比较大的问题,胸外科手术术后感染控制是很重要的问题,以前报道的相对多一点,但是最近这几年相对少了。一个是外科技术的不断提高,病人的创伤小了,手术时间缩短了,对病人的心肺功能包括整个全身情况的影响就小一些。还有一个,最近几年自上而下的预防用抗生素,术后规范化的应用抗生素管的比较严,而且我们也觉得如果术前用抗生素不应该用的用了,术后用的时间很长,这种反倒容易引起合并感染。

这几年呼吸道感染包括脓胸还有你说的霉菌感染,这种霉菌类感染就是抗生素用的时间长剂量大,合并的感染很难控制。现在术后感染这块包括门诊感染临床上都比较少见,这个都是跟手术技术的提高、手术时间缩短还有我们的规范化用药都是分不开的。现在病人还是越来越受益的,肺癌病人感染问题最近这几年还是少很多。其实一般的感染好处理,术后脓胸反反复复的时间很长的,还有合并霉菌感染,这个如果严重很难控制的。

主持人:刚才牟老师给网友们提个醒,尽量还是到正规的专科医院按照规范化处理,这样最大限度减少感染问题的发生。

赵峻教授:感染这是一个老话题,牟教授说的很全面,肺感染很少,切口感染都很少很少。

牟巨伟教授:我们单位全国各地的患者都来,甚至包括国外的,新加坡还有外蒙、俄罗斯的都到我们这儿来看病,全国各地,覆盖面比较大。有限的资源,从医生的角度我们尽心尽力,出并发症,对病人来讲很痛苦,但是对临床来说要压床,影响床位周转,有些都准备好了检查的,外地来的或者别的地区来的太多住不了院。感染我们现在控制得挺好,包括刀口感染减少也是跟新技术有关系,因为胸部的开胸手术如果再去断肋骨,胸壁肌肉都给破坏掉了,刀口很大,有时候切口感染脂肪液化比较多。所以说微创技术很好,现在刀口感染也很少很少。

主持人:避免术后感染不但病人获益,医院也获益。

牟巨伟教授:对,双向的。

主持人:提到肺癌不可避免谈到疼痛这个话题,肿瘤本身引起疼痛,特别外科还得开刀不管传统的开刀还是微创都有疼痛,疼痛的处理两位老师在临床上一般怎么样给患者止痛,有患者问了止痛药吗啡用了对患者的康复是不是特别有影响?

赵峻教授:术后疼痛这部分,现在麻醉技术进步很多,以前我们都是靠杜冷丁度非,现在有经验的麻醉大夫很多时候给病人安一个止疼泵,持续小剂量静脉给吗啡,现在有一些麻醉大夫给硬膜外止疼泵效果更好。

牟巨伟教授:现在有好多省级医院把这个变成常规了,而且疼痛量止疼效果更好。

赵峻教授:患者家属有一个误区,吗啡杜冷丁会不会成瘾?实际上术后早期病人疼痛很厉害,用杜冷丁、吗啡病人并不会产生这种类似毒品的欣快感,只是有止疼作用,临床认为术后一周之内用吗啡、杜冷丁麻醉止疼药一般不会上瘾,我鼓励病人疼痛厉害该用止疼药还得用止疼药,没必要咬牙忍着疼,疼痛本身也是恶性刺激会引起心率失常等。我主张术后早期应该用。

主持人:您说的止疼泵适合每个术后患者使用吗?

赵峻教授:有各种各样的止痛泵来适合患者。

牟巨伟教授:止疼泵我们现在基本上变成常规了,每个病人都安这个,刚才赵教授说的硬膜外,省级肿瘤医院包括各省的人民医院我到外面去看他们变成一个常规了。术后刚才赵教授讲得特别对,术后这几天的疼痛如果止疼比较好的话,手术之后晚上病人能休息好,白天就有精力有体力来咳痰。术后那一周三五天用,反倒可以降低手术并发症,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两位老师提到止疼作用不光让病人更舒服实际对他的手术恢复有好处。

赵峻教授:对,疼痛是一种恶性刺激。

主持人:有患者术前检查特别好,手术做完之后有心率失常的状况,这种情况在临床上是怎么样的原因,一般又是怎么样去处理的?

牟巨伟教授:手术前特别好,做完手术出现并发症听起来好像跟手术是因果关系,其实不是。单纯说心率失常,我刚才说并发症已经提到了,实际胸外科手术以后最常见的就是心率失常。心率失常的发生率文献报道大概30%甚至达到35%。一般出现窦性心率不齐或者窦性心动过速120次以下甚至可以不需要处理。像围手术期的止疼处理好了,患者休息好了,这种不需要处理。严重的房颤或者室性的需要用药物处理,所以要区别对待,心率要快的话用点西地兰,如果持续的话,要给相应的针对性的处理。

主持人:心率失常是最常见的,刚才说到1/3的。

牟巨伟教授:30%,高的话30%左右。

主持人:赵老师,您在临床当中患者做手术之前术前谈话的时候,怎么样跟他们嘱咐术后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赵峻教授:一般谈话不是跟病人谈,跟家属谈,以前跟几个家属谈,现在法律程序上讲不合规,签了委托书把这个委托给家属,大夫跟家属谈。

主持人:跟家属谈话过程当中怎样去嘱咐?

赵峻教授:家属跟家属不一样,有的家属比较粗犷一点,我这个就听大夫的,这样的病人我们详细跟他们讲讲让他术前有一个概念。有的家属特别细,每条每个字问。

牟巨伟教授:现在家属细的多,网络发达了,获取疾病的相关信息也比较方便比较容易,其实这是一个好事,跟疾病有关的东西老百姓知道的多了,我们沟通起来更容易一些。

主持人:知道是正确的信息,就怕知道是错误的。

赵峻教授:术前要沟通,要充分理解。

主持人:两位老师在临床当中有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术前有人说身体状况挺好能吃能喝,手术之后病人感觉可能不是特别好,这种情况不知道两位老师有没有遇到过?

牟巨伟教授:我们局限说肺癌外科手术,我们现在病人也好家属也好,如果他对疾病的相关知识了解的越多越是好事,尤其是肺癌病人,他期望值不会太高。病人和家属期望值不要太高,因为到我们这个胸外科做手术的病人早期的相对还是比较少,我们笼统地讲,至少是中期。临床分期的话,我们医院可以做到ⅢB期,Ⅳ期就是有远处转移不做手术。现在ⅢB期也是有一些高度选择的,因为风险大,可能做完效果不一定特别好。能够手术首先要给病人一个信息给家属一个信息,如果你确诊是肺癌了,医生跟你说能做手术,那说明这个病是局限的,有治愈可能。能做手术的病人五年生存率40%左右,已经是全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了也就只能这样,全世界也就这样。首先不要期望值太高。第二,肺的手术胸部的手术再怎么微创对心肺功能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尤其临床做手术的病人年龄偏大有一些合并症,术后的恢复围手术期的风险控制了,现在微创的办法恢复得快一些平均住院日短一些,但是心肺的恢复包括全身情况的恢复至少三个月,这是一个大手术。好在我们肿瘤的病人从医生的角度讲从医院的角度讲是终身随访,从医生角度讲不管是赵教授执刀做的手术还是我做的手术,病人一直看我们的门诊,可以说管一辈子。不能说手术前我母亲或者我父亲都很好身体,做完手术怎么每况愈下或者怎么恢复这么慢,可能有些患者出了一些并发症,家属就不理解,或者出现更严重的问题了,家属立即就怀疑医生。临床高风险的事情一定会有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希望病人家属多理解。因为医生和患者和家属的愿望是一样的,我们希望手术顺利,希望手术以后不出现并发症,希望病人达到康复,希望病人长寿,这是肯定的。慢慢的这种健康教育越来越普及,从网络上从媒体上病人和家属摄取跟疾病健康保健有关的积累越来越多,我觉得是好事。一个是好沟通,第二,希望不会太高。

主持人:肺癌毕竟是复杂的疾病,不像其它疾病好了什么事都没有,包括很多人的理解微创手术觉得一听微创两个字觉得损伤比较小,实际微创只是表面的微创,里面对肺的损伤跟开胸手术差不了很多?

牟巨伟教授:你不能因为微创就牺牲肿瘤外科根治的原则,根治原则是局部病的去除、区淋巴结的清扫,不能为了微创而微创牺牲这两个原则,没有这两条保证不了病人的远期生存,这个决定预后两个关键因素。肺癌的局部原发病灶要彻底切除,包括支气管要切干净,相应区域的淋巴结一定要彻底清扫。现在微创做得太多了,肺的胸腔镜手术一年手术量差不多北京地区我们医院应该是最多的。我们的经验,根治性和区域淋巴结清扫不比开放手术差,这个我们是有信心。但是对病人的创伤还是小,为什么呢?刚才说了这么多并发症,实际上有很多是跟开胸有关系的,比如说感染的问题,一侧后外切口胸肌有影响,术后咳嗽疼痛,疼痛就会厉害。还有一个胸肌断掉又重新缝上的,那这个功能恢复时间就要长,咳嗽就没有力气。

主持人:非常感谢牟老师的详细解释,肺癌患者特别是术后患者不知道经常会不会遇到水电解质失衡或者营养失衡的情况,赵老师一般临床上怎么处理,患者日常饮食上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赵峻教授:肺癌患者术后水电解质紊乱一般在术后早期术后两三天,肺癌跟消化道手术不一样,患者能进食,术后一两天可能胃功能恢复不是很好,吃东西不是很多,吃的很简单,一般常规术后第一天查电解质,第三天还得复查电解质。根据复查电解质的情况,最常见出现低钾,低钾危害性很大引起心率失常,对某些药物耐药性差,我们一般口服钾或者有必要输液给点钾。术后四五天病人基本正常饮食之后电解质紊乱就比较少见。

肺部手术低蛋白现在发生率比较小,对消化道影响比较少,还是根据检查结果,低的厉害在3克以上补充一下,慢慢病人恢复。

主持人:中国的患者还有家属特别重视吃的问题,尤其像肺癌手术一般会给什么样的建议?

赵峻教授:肺癌手术是全麻手术,消化道也是麻醉的,术后早期术后24小时之内病人恢复饮食,一般第二天恢复饮食,这时候当天吃简单一点不是太油腻的,病人没完全恢复,清淡一点。两三天之后排气之后一般饮食上基本正常稍微偏清淡一点。

主持人: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

牟巨伟教授:两三天下床活动,可以正常饮食。

主持人:病人感觉胃肠功能恢复正常饮食。

牟巨伟教授:两个事要鼓励病人,一个是鼓励咳嗽排痰,还有鼓励尽早下床活动。这两个都是防止术后并发症关键的两步,从病人的角度来讲。

主持人:鼓励病人排痰咳嗽,另外尽早下床活动,有病人担心早下床会不会影响术后恢复?

牟巨伟教授:不用担心。

主持人:在网站上看到几条咨询很有意思,医生说肺癌怎么样治还有术后恢复怎么样,但是病人预期跟医生预期的差不多,但是这个过程当中一会儿这有问题一会儿那有问题,这个问题处理好下个问题出来,病人和家属感觉按倒葫芦起了瓢,导致治疗时间比较长。两位老师,这个是不是因为肿瘤本身是非常复杂的疾病,所以对于疾病产生因素预期造成的?

牟巨伟教授:从临床经验角度来讲,术前合并症比较多,不仅高血压、糖尿病,该有的都有了,这种病人现在越来越慎重,我们要考虑这种病人是不是手术对他是最合适的,手术适应症的把握是很重要的。还有你刚才说的出现一系列问题,肺癌病人为什么做完手术要终身随访,包括早期做完医生告诉你很早期的不用去做其它的综合治疗了,也要做随访。尤其是局部晚期的病人,术后随访的频度更要频度高一点。我们现在建议病人一般是第一年,这是中国人的习惯,跟国外指南不太一样,我们第一年一般病人三个月复查一次,到半年至少我的经验是这样的,半年复查两次,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不想三个月也可以半年复查一次,一年以后可以每半年复查一次。有病人比较晚期的,第一年或者第二年出现局部复发或者有远处转移,这种相应的强调综合治疗,外科对你没有办法。为什么要定期复查?有了问题早发现总是有办法。

主持人:刚才牟老师提到很多病人有很多疾病,赵老师在临床当中如果遇到这样的病人,本身疾病比较多的一般像这样的病人会怎么样对他们进行指导?

牟巨伟教授:术前指导最常见的高血压的病人术前一定用口服药把血压控制好,麻醉之后血压起伏很大,本身是很危险的,对心脑血管是很大的考验,这是第一个事。第二个是糖尿病,一般我们要求术前空腹血糖控制在7mmol以内。第三个问题就是冠心病问题,我是主张,病人没查过冠心病,现在有这个条件,我建议病人做个心脏冠脉CT看一看,肿瘤是一个亚急性的病,差一周两周对疾病差别不是很大,如果心脏有事能引发猝死,一般病人做心脏检查看一看。

主持人:两位老师对肺癌治疗期间特别手术治疗期间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进行非常详细的解答,有些网友想到门诊当中跟两位老师进行深入探讨,请两位老师介绍一下门诊时间和门诊地点。

牟巨伟教授:我是每周三下午专家门诊在胸外科门诊8诊室在医科院肿瘤医院二楼,周五上午是特需门诊在门诊楼一楼也是8诊室特需门诊,两个半天门诊。

赵峻教授:我是周一上午专家门诊,在胸科门诊3诊室。

主持人:感谢两位老师的精彩讲解,最后请两位老师为广大肺癌患者还有他们的家属讲几句。

牟巨伟教授:如果在大医院已经确诊是肺癌,首先还是要积极治疗,到正规的医院最好是肿瘤专科医院,肿瘤专科医院真正是从临床上方便癌症病人就诊的。比如说像我们医院胸外科门诊,说胸外科门诊其实是胸部肿瘤门诊,肺癌病人到这个专科医院来挂一个号,比如挂我的专家号看过了,如果能做手术我一定积极给你去建病例开一些相应的术前检查,从医生的角度都是给病人约的时间比较短,尽早给你办住院手续,给充分的时间准备。如果不能做手术的,我们就可以转诊,转到放疗门诊转到内科门诊,从这个角度是很方便的。肺癌的患者和家属第一个要积极的心态到大的专科医院。第二,肺癌病人手术五年生存率40%左右,这么多年徘徊在这儿。如果说要做手术,手术前跟医生充分沟通,对治疗预期不要期望值太高,医生跟家属病人的愿望是一样的。不管做手术放疗还是化疗要积极配合,积极沟通。

赵峻教授:我就说两点,一个不回避不忌讳,有些病人否认,患者也好家属也好,他们否认回避,这不是积极的态度。临床上有这样的病人,我不治疗了,我回去吃偏方,这样肯定不行。过三个月半年一复查给耽误了。第一不回避,积极面对,不可怕,好多病是可以治疗的疾病。第二点,理性对待,听专科医院医生的建议,有些病人期别不适合手术或者不适合马上做手术,有病人非做不可,签字生死文书都有,这个不是科学态度。

牟巨伟教授:刚才赵教授说的病人回避,病人自己还是有一个过程,可能慢慢以后就会好一点。国外直接跟病人沟通,他这种知情权是人权的一部分,中国人现在不管是年轻的肺癌患者还是老年的,家属都极力想瞒,也要求医生这么做,还是最后慢慢跟病人沟通比较好。还有刚才说到有些人知道之后就回避,其实是不应该回避。还有正规的专科医院至少目前来说肺癌治愈率还是靠三大法宝,手术、放疗、化疗,但是我们不反对你去看中医比如吃中药。中药从扶正固本的角度讲提高病人的抵抗力免疫力,治疗期间比如手术以后放疗化疗正规治疗结束以后去看看中医也是有好处的,包括一些免疫增强剂,打一些提高免疫力的针剂都是有好处的。肿瘤最后治愈率远期生存率提高还是靠肿瘤治疗。

主持人:不管中医西医都要有正确的科学态度,不要道听途说听一些偏方,非常感谢今天两位老师精彩的讲解,感谢广大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好大夫在线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关注“好大夫在线”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资讯、查询医生信息、申请一对一专家咨询

出品:好大夫在线 | 策划:王凯 | 摄像:杨超 |制作:王凯 | 设计:于佳颖 |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