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的真情告白:我和宫颈癌到底是啥关系?

2015-12-17 14:09:15 来源:好大夫在线

谭先杰 主任医师 北京协和医院 妇科

我是HPV,中文名叫人乳头瘤病毒,是近年的一个腕级人物,尽管还没有搞成“HPV门”,但已经 “全球风雨”了。我也来说“两句”:

1.首先,我的家族成员很多,有100多个,但实际上给宫颈造成麻烦的多半是HPV16和HPV18两个而已。

2.我非常自豪,因为我成就了一名叫豪森的德国老伯,他居然发现我(HPV)与宫颈癌之间存在明确因果关系,并由此获得2008年度诺贝尔医学奖。

3.我有点自卑,因为我其实是个“山贼”而已,与其它大腕(乙型肝炎病毒HBV和丙型肝炎病毒HCV,均引起肝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引起艾滋病)相比,我只在宫颈上闹点事儿,而且只要您稍有警惕(每两年一次宫颈癌筛查),我就难成大事。

4.至于我是如何缠上您的,有时是天知地知您知我知,但很多时候是真的不知道。通常是通过性行为,但接触不干净的卫生洁具和用品后也可能沾染上我。

5.其实,并不是一沾上我,就会得宫颈癌!

只有长期的、持续的、 高负荷地与我亲密接触,才会引起宫颈的癌前病变和宫颈癌。

6.据说,40%的女性在一生中的某个时期都会与我有过接触,但我通常作为访客出现,多半自动离开。但如果您的状态不好(免疫能力下降)、环境适宜(多个性伴、不洁性生活),我就会克服一下,定居了!

7.如果妇科医生发现了我缠上了您,您当然会紧张和不快,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一件比较幸运的事情(绝非站着说话不腰痛!)。因为,我被暴露后,我的家族的后续破坏工作多半做不成了。

8.那么,什么时候要怀疑到我并对我展开调查呢?如果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检查(即TCT)提示有意义不明的非典型鳞状细胞(称为ASCUS) 或者更高程度的病变,那就要进行HPV检测了。如果证实我不在现场(即HPV阴性),您大可以放心了,半年之后复查TCT即可;如果证实我确实在现场(即 HPV阳性),您就需要进一步检查,做阴道镜和活检了。如果TCT发现为更高级别的病变,我就基本应该自首了,检查只是留底备案而已。

9.至于如何对我进行调查,有几条途径:一是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TCT)报告单上会提示,二是其他方法,报告HPV16,HPV18阳性;三是杂交捕获的人 乳头瘤病毒检查(HC2),除了报阳性之外,还报具体数值(是半定量,和HPV的量有一定相关性,但不绝对平行),是目前最先进的检查方法。

10.如果准备怀孕的妇女沾染上我,我建议您还是先把我的大部队打发走了之后再怀孕(HPV 值明显降低)。潜伏下来的少量人员一般不会影响妊娠结局。

11.即使我已经给您带来了伤害(如各种类型的宫颈癌前病变),您仍然是可以搞定我的。狂轰烂炸的攻击(各种针对宫颈病变的物理治疗和锥切)能将我的部队大部消灭,即所谓“治病即治毒”,留下的残兵一般很难组织有效进攻。而且,您自身的免疫能力有可能最终将我“请出”。

12.基本可以负责任地说,目前还没有口服药物能对付我。在宫颈局部使用干扰素可能有一定效果。西方国家已经开发了新式武器,即治疗性HPV疫苗和预防性HPV疫苗(主要针对HPV16和HPV18)。据他们官方发布的消息,效果还是不错的。

总之,我并非可怕至极,但您的确需要关注,否则,真的会闹出点动静的!

去好大夫首页

本期嘉宾

谭先杰主任医师

医院:北京协和医院

科室:妇科

可电话咨询的专家

更多 >>

病情复杂,求助权威专家,咨询治疗方案:

  • 53740位可直接通话专家;
  • 付费后90%当天即可通话;
  • 患者满意度99%。

海外会诊 出国看病

  • 海外医院
  • 适应人群
  •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
  •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列根和妇女医院
  •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斯波尔丁康复医院
  •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麦克莱恩医院
  • 疗效不理想、或被认为无法治疗的
  • 长期不能确诊的
  • 面对多种治疗方案无法选择的
  • 想接受国外权威专家和先进医疗技术治疗的
  • 被诊断患有严重疾病或少见疾病的……

了解详情 >>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