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英君大夫的个人网站 doctorzyj.haodf.com
医生头像

郑英君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郑英君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广州市脑科医院 > 郑英君 > 文章列表 >难治性抑郁症的药物及心理治疗综合康复策略

学术前沿

难治性抑郁症的药物及心理治疗综合康复策略

发表时间:2013-08-11 21:46 发表者:郑英君 人已读

     难治性抑郁症占所有抑郁症患者中的10%-20%,其治疗需要依靠生物学治疗方法(药物、mECT等)和心理学治疗方法(CBT认知行为心理治疗等)才能起到更加有效的目的。缺一不可,而且有助于长期预防复发,最终回归社会正常生活。广州市惠爱医院精神科郑英君
 
     难治性抑郁症治疗的简单步骤:
     一、 判断难治的原因
1. 是否是诊断错误。需要全面重新评估患者的诊断和治疗过程以及每次的疗效反应。
2. 是否合并(共病)了其他脑器质性或躯体疾病导致的。例如:甲低(甲状腺疾病)等。当然还应该考虑是否合并人格障碍、精神活性物质滥用、还有双重抑郁和共病强迫症的情况。
3. 是否是抗抑郁药物使用方法不当引起。每一种药物使用都没有足量足疗程规范化使用,或是具体分析由于加量速度等问题导致的不耐受的原因等。
     二、抗抑郁药物治疗方案问题
1. 是否足量、足疗程用药了。
2. 是否用分别单药用到过3种以上不同种类的抗抑郁药物。
3. 合并用药(联合用药)是否合理
     三、mECT电抽搐治疗是否应用过。
mECT治疗是难治性抑郁症治疗方面的撒手锏,但不能任何人都过度滥用,有一定短期记忆障碍等副反应,
     四、联合用药策略
1. 米氮平、曲唑酮、安非他酮 比较容易和其他抗抑郁药物配伍提高疗效。例如:“文拉法辛+米氮平”联合应用被美国治疗指南所推荐,被其抗抑郁速度和疗效被比喻为是“加州火箭”,但应慎重应用!只有当2种以上的单药分别足量足疗程治疗无效后或非常严重的有高度自杀风险的抑郁症患者(没有条件应用mECT疗法的)情况下考虑应用才是比较合理的。
2,尽量避免三种抗抑郁药物联合使用,避免容易产生五羟色胺综合征的药物连用,这是有生命危险。
3. 要避免药物肝药酶方面的药物相互作用,或应利用该理论合理配伍。
4. 可以在最后阶段,考量副反应方面的利弊分析以后合并使用增效策略(要非常谨慎,不能滥用)
     碳酸锂、小剂量的非典型新型抗精神病药物(抑郁症治疗中万万不可长期滥用抗精神病药物联合治疗 - 切记!)、足量的丁螺环酮、吲哚洛尔、甲状腺素、舒必利、阿戈美拉汀等药物。 
    五、三环类TCA抗抑郁药物的应用
    在其他新型药物都使用过无效的情况下,仍然有接近50%的难治性抑郁症病人可能有效。但应该注意很多不良反应的出现。三环类和新型抗抑郁药物的联合使用就要非常非常慎重了。
 
    六、心理治疗方法:
    最推荐认知行为心理治疗技术(CBT)的应用,目前为止是最具有循证医学依据的联合辅助治疗方法。如果加上精神康复技术(音乐疗法、阳光疗法、抑郁症针对性的计算机软件治疗方法、工娱疗法等等)那么就是如虎添翼的全面综合治疗方案了。
 
     最后需要重点强调的是:抑郁症的治疗通常推荐药物治疗+认知行为心理治疗方法的联合应用。但药物治疗方法中,要尽量避免过多药物联合应用,正如我常在精神科医师及学生培训教学中说的一句话“诊断精准后应用最少种类的药物,结合规范的心理治疗方法治疗好病人,并为他们之后的降低复发风险、减少药物不良反应和经济负担多多考量的医生才是最高明的精神科好大夫----郑英君”。
  
                              广州市脑科医院 成人精神科  学术带头人: 郑英君
 
(以上内容仅适用于难治性单相抑郁情况,当双相情感障碍的抑郁发作时治疗原则策略就又不同了,大家要注意双相抑郁时应用抗抑郁药物是需要非常谨慎的,要防止转躁和促发快速循环的问题。在快速循环型双相障碍的抑郁相中,抗抑郁药物是几乎禁止使用的。)
 
 
转载附件1:
                           难治性抑郁症的研究进展

    20世纪,抗抑郁剂、电休克治疗及心理治疗等手段的使用,使抑郁症的治疗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还有相当一部分病人疗效欠佳而变得难治,成为精神科临床上关注的问题之一。本文就有关难治性抑郁症的概念、发生率、生物学基础和治疗策略等进行综述,供参考。 

难治性抑郁症的概念与发生率

     难治性抑郁症仍未有统一和明确的定义。其概念是治疗抑郁症相对无效、部分有效、缓解以复发提出的。它并非一组独立的疾病单元。从药物治疗方面讲,难治性指是正确诊断后,经系统的充分治疗(足剂量和疗程)仍未获得满意疗效者。是否难治性抑郁症需考虑4方面因素:曾用最高剂量抗抑郁药(或血药浓度);最长的治疗时间;患者服药是否有依从性和临床结局。历史上许多学者曾对难治性抑郁症提出过不同的评估标准。最近的标准认为:①符合重性抑郁症标准;②标准抗抑郁剂治疗6周无效;③服药依从性好,且血药浓度达有效值。

     究竟难治性抑郁症抑郁症中有多大的比例?不同时期的评估标准有不同的变化。80年代,Keiholz指出在所有抑郁症中60-70%患者对标准的抗抑郁剂有效,约10-15%治疗后给予ECT或其他抗抑郁剂见效,其余15%对单一和合并用药(包括ECT)均无效;90年代初难治性抑郁症比例约为15—30%;最近资料显示高达29-46%。表面上看近30年来,难治性抑郁症的发生率有上升的趋势,疗效似乎下降了。我们认为,有几方面的影响因素:① 疾病分类学误诊。80年代后情感性精神性障碍诊断范围过窄,而近30年诊断标准相对放宽,增加了抑郁症的诊断率,一部分病例可能误诊(实为非抑郁症),使抗抑郁药反应欠隹,致难治;② 近30年来药物滥用患者增多。因物质滥用所致抑郁症状比例增加,物质滥用可增加抑郁症状的严重程度,降低抗抑郁剂的疗效而增加了难治性;③ 社会结构变化,竞争加剧抑郁症患者面临的社会心理因素增多,导致复发机会增多或慢性化。慢性化不在乎病程长短,难治性是强调治疗难度增大。慢性化反复发作,逾期未愈是与治疗不当有关的。人格特质、持久的心理应激等因素等交织在一起,相互影响,会明显增加难治患者的发生率;④内科疾病,如内分泌疾病中的甲状腺功能低下;Cushing’S和Addison综合症;糖尿病;肿瘤及药物(包括激素及抗高血压药)等引起的抑郁症得到临床关注。如果原发疾病的病情欠佳,所继发的抑郁症状可能会较严重和顽固。内科疾病用药也可能影响抗抑郁药的疗效而难治。目前认为难治性抑郁症约占抑郁症的1/3,成为临床上的严重挑战。

   2 难治性抑郁症的生物学基础与难治原因

     目前倾向性认为,抑郁症的病因是由中枢五羟色胺(5-HT)和去甲肾上腺素(NE)及其受体功能低下所致的。这些神经递质相互作用和持续失调可能构成难治性抑郁症的病理基础。90年代认为难治性抑郁症均存在5-HT活动不足,且个体上还存在5-HT亚型的差异。此外,临床上认为难治性抑郁症还涉及脑影像学、神经内分泌和生化免疫等生物学改变。

     在影像学方面,PET发现抑郁症前额叶背外侧皮质代谢率降低,且左侧代谢率降低与抑郁严重程度呈正相关,治疗可恢复。这种代谢率降低进一步发现在额叶中回、丘脑、左正中颞叶区(包括杏仁核)以及边缘系统。SPECT的研究结果与PET相似。这些区域包含了边缘-丘脑-皮层结构和边缘-纹状体-皮层-丘脑结构两个神经通路,显示可能存在难治性抑郁症相关的复杂的病理基础。

    神经内分泌方面,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HPA)功能失调和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HPT)异常一直是生物学改变及临床研究的焦点。在这方面,甲状腺功能异常被认为是主要的难治原因之一(曾是多次国际会议的主题)。1988年Stein发现难治性抑郁症病人甲状腺功能低下的很多,给予甲状腺素可以提高疗效,减少难治性,进一步研究认为HPA轴与中枢5-HT系统间存在相互关联。Maes 等人进行免疫学研究认为难治性抑郁症还存在血浆细胞因子(如IL-6,sIL-6R,sIL-2R等)升高,存在免疫激活。进一步研究还显示5-HT与免疫活性改变有关。此外,有研究认为难治性抑郁症伴有单核细胞介导的细胞免疫。这些生物学异常发现促使我们探讨心境障碍的病理学机制和难治性抑郁症可能存在的亚型,指导临床合理用药,减少患者长期未愈的痛苦。

     在临床上,尽管有研究认为抑郁症的疗效应以痊愈为标准而非好转,但人们并未找出那些症状是难治性或易残留的症状。一些资料显示抑郁症亚型中以复发性,忧郁型和精神病性三种亚型为代表。生物学的抑郁症和人格障碍基础上形成的慢性抑郁症较容易形成难治。目前流行病学研究认为疗程和剂量的不足是造成难治性抑郁症的普遍原因。未确定哪些因素为难治性抑郁症的预测因子。为什么变得难治,我们可从以下的因素来考虑。

    首先,考虑是否有误诊,或内科疾病继发的抑郁症是否缺乏针对性治疗而引起疾病的难治。准确诊断应成为诊断难治性抑郁症的重要先决条件。

    其二,精神障碍的共病。抑郁症患者可共病多种综合征。近期报告,除较常见合并精神病性症状外,约有20%合并强迫症,37%合并进食障碍及躯体变形障碍,此外合并病态人格障碍也较多见。更多的是与焦虑的共病。Fawcett发现200例病人中有29%合并惊恐发作,60%以上有中度焦虑。焦虑的存在会导致中至重度的抑郁,自杀机会和功能损害增加。一个954例心境障碍前瞻性研究发现,焦虑的严重程度与抑郁自杀呈正相关。焦虑还影响抑郁过程,增加慢性化,影响疗效,副作用的严重会致药物的耐受性降低。还应关注物质依赖和滥用的共病,物质依赖及复发影响抑郁症难治性的评估,急性和慢性物质依赖可产生或加重抑郁(中度酒依赖可加重抑郁的难治性);另一方面,中度心境障碍会促进物质滥用病人的复发。

   其三,伴随其他内科疾病。对甲状腺功能降低及Cushing’S和Addisan病的研究较多,最近调查发现52%难治性抑郁症中有亚临床性甲低伴随(29-100%),可分为4级:①病人有明显的甲低体征并有T3或T4,TSH水平异常;②有轻度症状,仅见TSH水平异常;③亚临床水平低甲,仅存TRH所致TSH异常;④仅存甲状腺抗体异常。Gold等报导20例低甲病人中,有8例TSH水平高于35nIU/ml。现更加注重内科疾病用药致加重抑郁的研究,例如糖尿病伴发抑郁与血糖控制差有关。抑郁可直接影响神经内分泌。其它疾病,如冠心病,艾滋病,肿瘤和慢性疼痛等,因为这些疾病都有不能告知病人诊断会加重抑郁的难治。

    最后,应重点注意的一点是不正确的治疗方法,如疗程不够,剂量不足,患者依从性差,缺乏耐受性和未有针对人群采用特殊方法等产生的假性难治。例如:女性病人对SSRIs或MAOIs更有效,而对TCAs疗效欠佳。

3、治疗难治性抑郁症的增效和联用药物策略

确诊抑郁症难治时,可采用不同抗抑郁剂联合治疗或增效治疗的策略。“增效剂”并非标准的抗抑郁药,但可提高抗抑郁剂疗效。采用这两种策略的临床对照试验较少,但增效或联用的药物治疗策略显示较为安全有效。药物相互作用对这些策略有限制,但克服了替换药物所致的部分疗效损失,增加了可接受性。

Jeffe等人的两个双盲研究显示增效作用与抗抑郁试验前状态水平无关,部分有效或无效的病人均有相似的治愈机会。在应用增效和联合用药的策略中,Fava复习了北美403例抑郁症病人,SSRIs治疗8周或以上进一步采用:①治疗策略最多和疗效最好的是SSRIs联用锂盐或甲状腺素;②SSRIs联用丁螺环酮;③SSRIs联用TCAs。 

    80年代后,很多双盲研究已经证实了锂盐或甲状腺素的增效作用,其中合用锂盐在上世纪十分普遍。研究显示锂盐600mg/日或以上(2次/d)达足够的血药浓度,将增加难治性抑郁症的治愈率。锂盐的毒性较大,包括肾毒性,低钾和体重增加等,这是也是临床医生避免使用作为增效剂的原因。甲状腺素使用方面,因为T3比T4起效快,所以应用更多,25-50mg/日T3对TCAs治疗难治的抑郁症有良好的增效作用。T3增效剂可能有神经系统的副反应或失眠等。目前较多研究为TCAs而非SSRIs。研究认为增效作用多发生在第3-4周,而在刚开始用药几天或几周就决定采用增效剂是不成熟的。联用增效剂一般采用短期,经典的结论是维持增效作用达6-9月,然后逐渐撤去增效剂。SSRIs较多联用丁螺环酮治疗伴有焦虑的难治性抑郁症。在SSRIs无效的患者中联用利醅酮(0.5-2mg/日)和奥氮平(5-20mg/日)有增效作用,这些联用可增加前额叶皮质中DA,5-HT和NE释放。前者主要的副作用是性功能障碍,后者主要是镇静和体重增加,这些措施普遍用于治疗精神病性抑郁;而联用丙戊酸钠,卡马西平等心境稳定剂可用于难治性双向抑郁,但要做好血象的监测。

    70-80年代,TCAs+MAOIs应用较多,但因药物的相互作用及高血压致死等副作用,在新型抗抑郁药的临床实践中已很少采用了。这些经典的联用拓宽了药学家对中枢神经系统不同作用神经传递的研究。目前广泛应用SSRIs,在这个基础上合并另一种药物较为多见,其中SSRIs+TCAs;SSRIs+万拉法星等都可提高疗效。应注意CYP2D6酶所致的副作用如5-HT综合症,血压改变和严重抗胆碱能等,这些副作用限制了它们的使用。SSRIs+布普品(Bupropion),SSRIs+尼法唑酮(Nefazone)可能会减少SSRIs产生的性功能障碍,但这些合用可致震颤,惊恐,后者抑制CYP2D6酶导致M-CPP积累产生激越或加重焦虑。

不同SSRIs的合用相对较多,但它亦存在理论上致5-HT综合症的危险。米氮平具有DA和NE双重抗抑郁机制,在开放研究中,用治疗SSRIs 无效的病人,米氮平比安慰剂更有效。Debonnel等证实了米氮平与帕罗西汀联用明显优于单一治疗,64%单一用药无效的病人联用米氮平时明显好转,但不利作用是镇静加重和体重增加。

4、难治性抑郁症的换药策略

   在临床上疗效不隹,用另一种抗抑郁药替换治疗亦是常用的策略。相对而言,它可以减少药物费用和药物相互作用,服药依从性更好。何时换药和怎样换药是两个较为关键的问题。

4.1何时换药

     很少有随机控制试验来指导这些共同换药时机,必须认识治疗的个体化,主要依靠医生判断和病人的表现。如果病人副反应较少,可考虑增效或合用,若要换药,可能会失去现有的部分疗效,使病人病情变差。如果病人患中度或重度抑郁,当前副反应明显,服药依从性差或获益小,应及时更换另一药物治疗。Qnikrin 对4周治疗痊愈者维持治疗4-6月或更长以防复发,而部分有效者另加用2周观察,不作干预。无效则可增效治疗,但若副反应明显, 应考虑换药。当然换药前须认真考虑病人的难治病因。用药后早至一周可检测到症状的改善,传统有效的治疗需6-8周,甚至更长。一个舍曲林和丙咪嗪治疗635例慢性抑郁的随机双盲研究显示,治疗至8周仍未见效,第12周才有21%的病人获效。可见,原用药疗程足够是何时换药的关键所在。

4.2怎样换药

至于具体的换药过程,较少有资料直接指导换药的决定是同种类药物间(SSRIs1→SSRIs2)或不同种类间(如SSRIs→Bupation),但第二种药需考虑其副反应和安全性、换药时药物的相互作用,病人的表现(包括伴随的精神病性症状)和费用。一般认为若同类的2个抗抑郁剂无效,应换到另一类药物系统治疗。

换药中有一种是MAOIs需停用2周或约5个半衰期。SSRIs换成另一种SSRIs需要考虑半衰期干扰及其中可能的撤药综合征。SSRIs换成布普品可能出现性功能障碍,有些可导致撤药综合征,如帕罗西汀换为布普品,因为布普品作用为NE和DA回收泵,而无5-HT作用。SSRIs换用TCAs,可使TCAs水平增加,致毒性增加,应保持治疗期的连续,逐渐取代是较好的方法。万拉法星与布普品,萘发唑酮,米氮平间药理机制不同,万拉法星无明显抑制CPY450酶,建议逐步转换是合理的。有研究证实SSRIs可与米氮平直接换用无相互作用。

总之,临床治疗的目标是痊愈和最佳功能恢复而非仅好转或改善。除采用增效或合并策略外,有许多对照研究显示换用药物是有价值的,综合当前文献认为难治性抑郁症换药后的好转率约为50%。受方法学的影响,很难直接比较难治性抑郁症增效与转换的疗效差异,Posternak 等人认为增效的效果略佳,但两者无显著差异。

5、电休克在难治性抑郁症中的应用

     80年代后,精神药理学在抑郁症治疗方面得到迅猛发展,但电休克治疗一度受冷落,后又重新引起重视。既往,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由于对“电”的恐惧心理以及电休克后可能出现的死亡,脑损害等,宁愿放弃使用,而且许多抑郁症患者存在人格障碍或有酒精及药物滥用,阻碍了电休克疗效的发挥。近20年来,电休克治疗机出现更新换代(输出波形由正弦交流改为脉冲矩形电),有抽搐电休克改进为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方法也在改进,在治疗早期使用了麻醉,避免了患者意识清醒状态下产生的紧张不安、窒息和濒死感,促进了其广泛应用。很多资料显示:选用电休克治疗前,应完成有关的检查;严格控制适应症和治疗次数;注意治疗前的合并用药;掌握治疗过程中肌松后的通电时机。监测不同时期生命体征和血氧饱和度的变化,可明显减少死亡率和意外发生。

50年代国内很多精神病学家认为5-8次电休克治疗对抑郁症的疗效大约为60.5-75.0%,有效率达80%以上,比TCAs(约为16.7-33.3%),SSRIs(约为16.7-63.7%)要高。显示了电休克治疗在抑郁症中治疗的优越性。精神病性抑郁,木僵状态,抑郁伴有自杀,饥饿或营养不良性抑郁应首先考虑电休克治疗,这些抑郁症严重程度较重,用药难以迅速控制,但并不一定是“难治”的。

有关电休克治疗难治性抑郁症的疗效。 1997年,Folkerts 应用帕罗西汀与电休克治疗难治性抑郁症。71%的病人明显好转,电休克疗效与帕罗西汀的疗效分别为59%和29%,电休克无论是起效速度还是好转率都明显优于帕罗西汀。2002年,Ggonzalez 等人联用电休克治疗万拉法星150-375mg/d 治疗难治性抑郁,76.9%有效,病人改善与文拉法辛的剂量无关。2001年,Frey 等人综合大样本电休克治疗难治性抑郁症质料认为疗效为50-60%,显示电休克在难治性抑郁症急性期可起重要治疗作用,与Lemstr 等人的回顾性资料一致,但他们认为电休克维持治疗的疗果并不满意。1945-1999年9个有关C/E ECT的自然研究发现在美国仅占3%,尚不能确定单独ECT起作用,但进一步指出,若病人早期ECT疗效较好,维持易失败。并多次住院可考虑C/E ECT,并认为C/E ECT对难治性双相障碍疗效较好。Calvin 等人对43例患者进行持续1年的ECT追踪治疗发现它对药物难治性的慢性患者有效且耐受性好,可减少住院次数及复发,也不会造成认知功能和社会功能的损害。Wijkstra单一用电休克对难治性抑郁症维持治疗6个月证实了电休克的疗效约为50%。

6、心理治疗在难治性抑郁症中的应用

对药物治疗效果不满意, 常用心理治疗是的策略。目前对抑郁主要采用人际关系和认知行为治疗。临床医生应掌握产生持续抑郁状态的社会心理因素,努力让抑郁患者摆脱各种精神困境,进一步完善其短期或长期的治疗计划。

有关社会心理与各种治疗效果降低,包括不良的社会支持,长时间的婚姻不协调以及神经质的人格特征。与之紧密相连的认知体系易使人感受对自身,世界,未来过分的消极思想。这些因素可致患者对各种治疗无效。患者的人际环境常受其各种危险心境的影响,如患者想法灰暗绝望,关注消极因素,易激惹,以及抱怨等,使他人疏远患者,支持系统进一步下降。

生物精神病学往往将愉快感缺乏看成是大脑功能缺陷,持续紧张和不幸可引起类似无愉快感的状态。这一观点在无助实验研究中得到例证。抑郁症患者精神世界的特征是专注于消极的记忆,对自身,世界,未来存消极的想法,随之引起更深层面的不愉快感。对于自身责任的意义可能有过度的自责,或/和转向他人行为反责,敌意。难治性抑郁症的特征是社会活动减少,愉快感下降,独处时间增多,产生持续的负面认知及行为状态。所以,当许多药物治疗效果欠佳时,可采用药物结合认知行为和人际关系的心理治疗。以下几点试图说明心理治疗的有效性:①一个治疗抑郁为主的6-8周典型认知和行为心理治疗研究显示:心理治疗组比安慰组或少接触组更有效;②治疗抑郁为主的心理治疗有效率与用抗抑郁剂的临床随机试验的相似;③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一种抗抑郁剂比另一种优越,这意味着认知疗法结束后可能有更长久的疗效;④在药物治疗同时加入认知疗法或人际关系心理治疗增加了难治性抑郁症缓解的可能性。

在治疗难治性抑郁症中,治疗师会应用一些技巧,如竞争性训练和个人训练,一个基本的技术是保持各人的生活步骤和时间管理。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信念,即提高抑郁病人的进取心,它不必直接提出好的结果,可通过暗示或提出一个替换的假设来激发患者的恢复。心理治疗10-16周,为一个疗程,2次/周,直到病人症状减少50%,后而转为1次/周。

7.难治性抑郁症研究新进展小结:

    近年来,随着各种因素的变化,抑郁症的诊断率亦在不断增高。难治性抑郁症抑郁症中约占1/3。目前认为,抑郁症的病因主要是中枢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及其受体的功能低下所致。诊断难治性抑郁症,首先考虑诊断是否正确;用药剂量和疗程是否足够。治疗难治性抑郁症可采用增效剂、联用、转换及合并心理治疗或ECT等策略。(引自朱海兵等网文,仅供大家参考学习)

 

转载附件2:

 

                            抑郁药物的临床应用         

在综合医院目前绝大多数抑郁症病人主张首选新型抗抑郁药,即以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为代表的常用抗抑郁药,其理由是副反应小、疗效肯定和服用方便,其代表药物为帕罗西汀和氟西汀等,每日晨服1次,20mg~40mg/日。如果4~6周后疗效不明显或仅部分有效可以考虑换药或与其他药物合用。具体来说,对新型抗抑郁药的研发主要希望在下述4方面有所创新:

1.疗效方面:疗效更好(完全缓解抑郁症状)、作用谱(或适应证)更广,包括能迅速缓解自杀企图、对焦虑症状和焦虑谱系障碍有效、对难治性抑郁症和伴精神病性症状的抑郁症有效,以及能改善睡眠障碍。另外,能快速起效。

2.不良反应方面:没有或较少出现抗胆碱能副作用、较少引起心脏毒性、性功能障碍、癫痫发作、过量中毒、以及5-羟色胺综合征或停药综合征;较少或几乎不诱发躁狂或快速循环发作等不良反应;另外,能提高病人治疗的依从性。

3.药物相互作用方面:较少有药物相互作用影响,避免药物联合使用时产生药理作用和不良反应的抵消或叠加。

4.适用于特殊人群,如儿童、老年、患躯体疾病病人等。

 

一、抗抑郁药物的治疗原则 

1 断要确切。

2 全面考虑病人症状特点、年龄、躯体状况、药物的耐受性、有无合并症,因人因药而异地个体化合理用药。

3 剂量逐步递增,尽可能采用最小有效量,使不良反应减至最少,以提高服药依从性。

4 小剂量疗效不佳时,根据不良反应和耐受情况,增至足量(有效药物上限)和足够长的疗程(>4~6周)。

5 如仍无效,可考虑换药(同类另一种或作用机制不同的另一类药)。

   6.尽可能单一用药,足量、足疗程治疗和换药无效时方可考虑二种抗抑郁药联合使用。

  7.治疗前向患者及家人阐明药物性质、作用和可能发生的不良反应及对策。

  8.治疗期间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和不良反应并及时处理。

 9.在药物治疗基础上辅以心理治疗,可望取得更佳效果。

10.积极治疗与抑郁症共病的其它躯体疾病、焦虑障碍和精神活性物质依赖等。

 

二、抗抑郁药物的治疗策略

许多研究已证实:半数抑郁症病人在抑郁发作的6个月里可以缓解,3/4的病人在2年里可以达临床痊愈,90%的抑郁症病人会对至少一种抗抑郁药或合并治疗干预有效;另外,抗抑郁药的巩固和维持治疗能有效降低抑郁症的复燃率和复发率。不过,只有70-80%的病人在有效抗抑郁治疗后18个月仍保持功能良好,长期随访研究发现约20%的抑郁症病人对治疗反应不好、后果欠佳,属“难治性”;约半数病人治疗后并未达“缓解”,仍有部分抑郁症状的残留。因此,目前倡导全程治疗,即急性治疗和维持治疗。单次发作的严重抑郁症病人中约50%~85%会有第2次发作,因此常需维持治疗以防止复发[3]。

这里就引出了与抑郁症治疗和预后密切相关的几个概念,可以简单地用5个英文缩写字母“R”来表示,其中反映抑郁症病人经过抗抑郁治疗疗效变化的有3个“R”,即有效(response,R)、缓解(remission,R)和临床痊愈(recovery,R);反映病人预后不好的有2个“R”,即复燃(relapse,R)和复发(recurrence,R)。所谓有效是指抑郁症状减轻,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评分减分率至少达50%;缓解是指在有效基础上抑郁症状完全消失,HAMD评分少于8分,并且社会功能恢复良好;临床痊愈是指病人完全恢复正常或缓解至少6-12月。复燃是指病人抑郁症状未达缓解或未达临床痊愈便出现反复或症状加重(即“死灰复燃”);复发是指病人在临床痊愈后数月里抑郁症状再次出现(又一次发作)[4]。目前有学者提出,能预测抑郁症复燃和复发的主要危险因素为:1)既往有多次发作,2)前次发作未完全缓解,3)严重发作,4)慢性病程,5)双相或有精神病性症状。

 

三、常用抗抑郁

1.SSRIs

SSRIs是上世纪最后10余年第一个上市的新一代抗抑郁药物,这是一组抗抑郁药物,包括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和西酞普兰。其优点为:对各种抑郁发作有效;不良反应轻;对α肾上腺素受体没有影响,避免了体位性低血压;对心脏没有毒性作用,药物过量时安全;病人对一种SSRIs无效时,可以对另一种SSRIs仍然有效。

临床上,绝大多数抑郁症病人同时伴有焦虑症状,并常常将焦虑症状看作为抑郁症的一个部分。研究表明,SSRIs(尤其是帕罗西汀)在治疗抑郁症的同时,对焦虑症状也有明显的治疗作用。如帕罗西汀已经通过美国药物和食品局(FDA)批准,扩大治疗指征用于广泛性焦虑症、惊恐障碍、强迫症、社交焦虑症、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焦虑性疾病的治疗。

2.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

SNRI包括文拉法辛(venlafaxine)和度乐西汀(duloxetine)。目前国内有文拉法辛及其缓释制剂(怡诺思)。双盲对照研究显示文拉法辛对各种抑郁症,包括单相抑郁、伴有焦虑的抑郁、双相抑郁、难治性抑郁症都有很好的疗效,而且起效比SSRIs快。常用剂量为75mg~225mg/d;常见不良反应有恶心、呕吐、口干、出汗、食欲减退、便秘、失眠、头昏、头痛、视力模糊等;个别病人有血压升高。

3.去甲肾上腺素能和特异性五羟色胺能抗抑郁药物(NaSSA)

代表药物为米氮平(mirtazapine),口服吸收迅速,2小时达到峰浓度,不受食物影响。半衰期20-40小时,服药3-5天后血药浓度达到稳态。对P450酶CYP2D6、1A2和3A没有抑制作用,与其它药物合用时发生药物相互作用少。开放和双盲随机对照研究表明,米氮平对不同类型的抑郁症疗效肯定,总体疗效与其他抗抑郁药相似,但起效比SSRsI快,改善睡眠作用显著,并能有效预防抑郁发作。常用剂量15mg~30mg/d,最高可达60mg/d。常见不良反应有口干、头晕、镇静、食欲增加、体重增加等,一般多在治疗第1周出现,随着治疗继续,不良反应可逐渐消失。

4.5-羟色胺2受体拮抗和再摄取抑制剂(SARIs)

代表药物为曲唑酮(trazodone),能同时对5-羟色胺神经元有拮抗和激活作用,抗抑郁作用主要与该药下调5-HT2受体数有关。该药对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几乎没有作用,抗胆碱能和组织胺作用也很微弱。药物吸收迅速,但食物可以降低药物吸收的速度。半衰期13小时,老年人延长。对各类抑郁症的疗效肯定,尤其对抑郁症伴焦虑和失眠的病人。常用剂量100-300mg/d,最高400mg/d。常见不良反应有嗜睡、头晕、体位性低血压。必须注意的是,与地高辛、苯妥因等药合用,可使这些药物的血浓度升高;另外,该药会加强酒精、巴比妥类药和中枢神经抑制药的作用。

5.5-羟色胺再吸收促进剂

代表药物为噻奈普汀(tianeptine),商品名达体朗。适用于轻、中度抑郁症。荟萃分析表明,噻奈普汀与SSRIs总体疗效没有显著差异。常用治疗剂量25mg~50mg/d。不良反应有口干、厌食、恶心、便秘、失眠、头晕、震颤、心动过速等。另外,噻奈普汀有抗焦虑作用,但没有镇静作用。

6.三环或四环类

过去临床上常用的有阿米替林、丙米嗪、多塞平、氯米帕明(氯丙米嗪)和马普替林等,治疗剂量一般为25mg~150mg/d。可有效治疗不同严重程度的抑郁症,其中丙咪嗪适用于改善抑郁症病人的精神运动性迟滞,氯米帕明可改善病人的强迫症状。但这类药物因其作用于多受体,因此副反应较严重和多见,如过度镇静,记忆力减退,体位性低血压,心脏传导阻滞,口干,视物不清,便秘,排尿困难等。目前国外学者提出,不主张推荐首选该类药物。

7.其他

如圣约翰草(路优泰)和黛力新等,对轻、中度抑郁症有效。圣约翰草治疗剂量为900mg/d,黛力新为1~2片/d。

 

四、治疗的阶段

   1.急性期治疗

抑郁症发作阶段的治疗称急性期治疗,旨在缓解抑郁症状。建议遵循的原则为:①选用常用抗抑郁药(如SSRIs等);②安全性高、耐受性好;③熟悉所用抗抑郁药的药理特性及范围;④不良反应轻,而且服用方便;⑤价格合理;⑥当伴发精神病性症状时,可与抗精神病药联用或同时合并使用电休克治疗;⑦有严重自杀倾向的患者用危险性较小的药物以防病人过量服药[8]。

鉴于许多抑郁症病人往往伴有一定程度的焦虑、睡眠障碍,因此临床上常同时合用一些苯二氮卓类药物(如氯硝西泮、阿普唑仑等),以缓解病人的焦虑情绪和失眠。必须指出的是,与苯二氮卓类药物合用并非是SSRIs抗焦虑或对失眠无效,而是药物起效时间较慢,约3~4周后方才能有效治疗抑郁与焦虑。因此,苯二氮卓类药物只是治疗初期和短期使用,一旦SSRIs开始起效,便可逐步减量苯二氮卓类药物,以避免药物依赖的产生。

   2.维持或预防复发治疗

原发性抑郁症有易复发的特点,需要维持及预防复发的治疗,但继发性抑郁症不需要维持治疗。在选择维持或预防用药时,应考虑以下情况:①抑郁发作的严重程度;②既往抑郁发作的频度;③自杀的危险性;④出现明显不良反应的危险性。虽然抗抑郁药的维持用药在一定程度上能预防抑郁症的复发,但不能防止转向躁狂发作,甚至可能促发躁狂的发作。正因如此,为避免转躁可合用拉莫三嗪等心境稳定剂(也包括碳酸锂、丙戊酸钠、卡马西平)作为预防复发的药物。

首次急性原发性抑郁发作后,巩固用药4~6个月,以后逐渐减量。若症状再度出现,应再延长治疗3~6个月。对于有2次抑郁发作的患者来说,维持治疗一般为3~5年。老年抑郁症患者则需终生用药。而对于3次发作以上的患者,一般主张终生用药。

目前认为,抑郁发作控制后的4~6个月是易复发的阶段,特别对于中止治疗的患者。随机双盲对照研究证实,SSRIs等抗抑郁药能预防抑郁症的复发。例如,氟西汀与安慰剂对照治疗抑郁症52周,结果用氟西汀的复发率为26%,而安慰剂为57%;在另一项研究中,用帕罗西汀维持治疗的复发率为16%,而安慰剂为43%。(引自季建林等网文,仅供大家参考学习)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3-08-11 17:39

发表评论

郑英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郑英君大夫电话咨询

郑英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郑英君大夫

郑英君的咨询范围: 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焦虑症,早期精神心理和行为异常、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失眠症、躁狂症;青少年情绪、行为问题;各种心理障碍的鉴别诊断和认知行为心理治疗。临床特色:精神疾病全病程综合精神心理康复培训 更多>>

咨询郑英君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