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碧发大夫的个人网站 fanbifa.haodf.com
医生头像

樊碧发   主任医师 教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樊碧发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中日医院 > 樊碧发 > 文章列表 >抗癌勿忘止痛 ---[科学时报]

媒体报道

抗癌勿忘止痛 ---[科学时报]

发表者:樊碧发 人已读

 
 

樊碧发,主任医师、教授,中华医学会疼痛医学分会主任委员,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主任,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曾赴日本、美国知名大学专修临床疼痛学。发表有关临床疼痛学的论文60余篇,主(参)编专业书籍9部。
 
□本报记者 张思玮
 
“癌症到了晚期,最实质的治疗其实就是疼痛治疗。所以说,关注癌痛与抗癌治疗同等重要。”近日,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主任,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教授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表示,在治疗癌症的过程中,不应该放弃或者轻视疼痛治疗。
 
目前,我国年均肿瘤发病人数约180万~200万,约有25%~30%的患者出现不同程度的疼痛,晚期肿瘤患者更高达70%~80%,其中30%的患者临终前,严重的疼痛没有得到有效缓解。
 
樊碧发率领的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是目前国内疼痛诊疗与研究领域最具权威性的机构,在各类神经痛、颈肩腰腿痛、慢性疼痛综合征、晚期癌痛以及无明显原因的痛症治疗方面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也是目前国内开展脊髓刺激及中枢靶控镇痛最早、手术例数最多的中心。
 
止痛治疗缓解肿瘤病情的发展
 
“尽管止痛治疗不是治疗肿瘤的方法,但是却可以有助于缓解肿瘤的发生发展,提高生活质量,延长寿命。”樊碧发说,疼痛往往会导致患者痛不欲生,严重影响睡眠、饮食及心情,丧失对治疗的信心,生活质量很差,并直接导致身体免疫力、抗病能力下降,在一定意义上会加重肿瘤的发展,形成恶性循环。
 
此外,癌痛还会影响凝血功能,很多患者会产生血管静脉血栓,出现危及生命的并发症。还会对心血管功能、呼吸功能有一定的影响。
 
樊碧发至今还深刻记得前几年曾经接诊的一位老年肺癌患者:因为发现得早,他的手术做得很成功,病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术后老人总觉得肺部作痛,令他吃不下睡不着,精神憔悴,甚至一度出现了自杀轻生的念头。
 
“疼痛让我失去了做人的尊严,我宁可用生命的代价换取尊严。”樊碧发一直记着那位老人说的这句话。
 
2002年前后,西方发达国家有这样一项研究数据:把患有癌痛的病人分成两组,一组接受最好的抗癌治疗,加上最系统、科学的抗痛治疗;另一组同样是最好的抗癌治疗,但是抗痛方面未进行系统治疗。观察这两组患者的治疗结果,接受抗癌加抗痛治疗的这组患者,不仅生活质量比另外一组高,而且寿命远远高于另一组。
 
“只有控制好了疼痛,打断恶性循环,才能建立起良好的身体条件去接受抗肿瘤治疗。”樊碧发说。
 
药物治疗是首选
 
目前,医学界认为理想的癌痛控制目标是夜间睡眠良好、能消除安静时与身体活动时的疼痛,而终极目标还是能提高患者的生活/生存质量。
 
“当然,我们还是主张在控制肿瘤的同时要治疗疼痛,在治疗疼痛的同时还要关注肿瘤,这样我们既达到患者很好的生活质量,又不会延误患者的抗肿瘤治疗。”樊碧发说。
 
谈到治疗癌痛的方法,樊碧发认为,药物治疗是首选,合理用药可以带来很好的疗效。不过,如果通过药物治疗癌痛缓解不好或是在服用药物时副作用大,患者不能耐受时,就需要采用其他的治疗手段,比如微创的介入技术。
 
新型癌性疼痛治疗理念认为,微创(神经)介入治疗与WHO三阶梯疗法及其他抗痛治疗联合,能有效提高整体抗痛水平,明显改善癌症患者生活质量。
 
“特别在癌痛早期就应适时进行微创(神经)介入治疗,否则拖到体质很差、无法接受介入治疗的地步,就会丧失治疗机会。”据樊碧发观察,约有超过80%的癌痛患者经正规治疗能明显缓解,都可以实现有尊严的“无痛”生活。
 
须打消顾虑
 
对于癌痛,除了治疗技术仍需要探索之外,樊碧发觉得消除公众对癌痛治疗的误解更为重要。
 
有的患者只选择治癌而不治痛,等癌好了再止痛;还有不少患者甚至医护人员担心使用吗啡会上瘾;也存在一些患者出于对药物依赖的恐惧心理,痛才吃药,不痛就不吃……
 
“这些都是非常错误的观念,只要在医师的指导下规范地使用吗啡类药物,成瘾的发生几率低于万分之一。”樊碧发说,癌痛需要系统治疗才能得到控制,如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自行停药的话,会使疼痛得不到有效控制。
 
针对有些人担心服药后存在的不良反应,樊碧发认为大可不必。“任何药品都具有副作用,只要在专业医护人员的指导下进行服药,都可以有效地防止副作用的发生。”
 
樊碧发还特别提醒,坚决不能依靠肌注杜冷丁来治疗癌痛,最主要原因在于杜冷丁的有效作用时间很短,并且副作用过大。
 
以强阿片药吗啡举例,吗啡在体内止痛效果可持续4~6小时,而杜冷丁只有2~3小时。杜冷丁止痛作用仅为吗啡的1/8,副作用却大,长期积蓄后,病人可能出现震颤、精神错乱、惊厥等中枢神经系统中毒症状。
 
早在2007年,卫生部颁布的《麻醉药品临床应用指导原则》也明确强调癌症病人慢性疼痛不提倡使用杜冷丁。
 
“抗癌和抗痛都是很复杂的,需要不同科室的医生进行合作。患者在肿瘤科治疗出现严重疼痛时,可由疼痛科会诊;如果疼痛迫在眉睫,也可抗痛与抗癌并行。”樊碧发说,现代医学虽然还不能完全攻克癌症,但是对于癌痛还是可以做到最大程度的消除。
 
《科学时报》 (2011-09-02 B4 健康生活)

问医生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1-09-05 21:41

樊碧发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网上咨询樊碧发大夫

樊碧发的咨询范围: 神经病理性疼痛、下肢缺血性疼痛(糖尿病足)、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癌痛、各种慢性颈肩腰腿痛、骨关节痛、头痛、三叉神经痛、腰背部手术后综合征、复杂性局部疼痛综合征、臂丛神经损伤、及其他慢性顽固性疼痛的治疗。在以上各类疾病的诊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在神经微创介入和神经调控技术(脊髓电刺激SCS、吗啡泵)方面,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是国内开展最早、手术例数最多的中心 更多>>

咨询樊碧发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