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卫红大夫的个人网站 guweihong.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顾卫红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中日医院 > 顾卫红 > 文章列表 >想对遗传病患者说

医患之间

想对遗传病患者说

发表时间:2016-10-08 17:15 发表者:顾卫红 人已读

    遗传病给患者带来躯体不适的同时,明显影响他们的心态,在我曾接触的患者中,绝大部分处于焦虑无助的状态,虽然不可能做到感同身受,但我对此非常理解。如果一个人得知自己患有某种迄今没有特异治疗方法的疾病而不担忧,那么他(她)肯定还有其他精神疾病。大部分遗传病尤其是显性遗传病并非出生时就发病,很多要到成年期才会有感觉,但是在发病之前和病程初期的很多年中,尽管并不影响生活质量,但是患者往往由父代的情形联想到自身,感觉好像有一把“达摩克利斯剑”悬在头顶之上,总是处于一种忧虑状态难以自拔。很多患者更为自己的后代担心。可以这样讲,由遗传病所引起的这种种烦恼对患者的危害要大于疾病本身。  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内科顾卫红

    这些就是患者和医生需要共同面对的现实,但我想告诉遗传病患者一些你们可能不了解的事。随着科学的进展,遗传病的概念产生了深刻的改变。经典的遗传病指单基因病,即某种基因突变肯定会引起一定的临床表型,如脊髓小脑共济失调(SCA),目前已经定位了超过30个基因位点(知道了这些基因在染色体上的位置),克隆了其中17种致病基因(知道了这些基因的结构),其中SCA3为最常见的类型,目前国内已诊断近千个SCA3家系。正是由于单基因病的病因学研究相对简单,人们才对它们有比较明确的认识。

    然而,遗传因素与疾病的关系远不止于此。随着人类全基因组计划的逐步实施,人们认识到几乎所有的疾病均与遗传有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研究的难度也完全不同。

    即使是单基因病,其研究难度也远远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由于我们研究组开展了15种神经遗传病的基因学检测,经常有患者和家属向我咨询:是否没有发现突变就意味着不是遗传病?我总是要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并不是这样,我们没有发现突变,可能是因为致病基因不在我们检测的范围。与此同时,我也经常感觉到一种无奈,为什么我们不能进行所有致病基因的检测呢?这要提到基因检测与普通检验的巨大差异。每个人几乎都到医院检查过身体,作血常规和肝肾功能等检测,抽血后经过1-2天就能得到结果,这些化验均是基于简单的化学反应,且几乎全部实现自动化。而基因学检测的难度要远远大于此。尽管已经获得人类基因组序列,但是由30亿个碱基对组成的序列中所蕴含的秘密却远没有被揭示,也许永远不可能被彻底揭示。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人类基因组是由23对染色体(共46个)所构成,预计含有5-10万个基因。每一个染色体皆含有数百个基因,在基因与基因之间,是调控序列和非编码DNA序列。最大的染色体约含有2亿5千万个碱基对,最小的则约有3800万个碱基对。这些染色体通常以细丝状存在于细胞核内,若将单一细胞内的染色体拉成直线,大约有 6英尺长(1英尺=30.48公分)。而我们身体内到底有多少细胞呢?据科学家粗略地估计,大约是500-600兆个。经过全世界科学家的不懈努力,目前克隆的基因已超过3万个,而其中已发现功能的只有1万余个。因此大量新基因及其蛋白功能还有待发掘。针对某一类临床表型如共济失调,可能有多种致病基因,这就是遗传异质性;而来自不同家系的患者即使携带同一种致病基因,其临床表现也经常不同,这就是临床变异性。而我们要进行基因检测,只能基于序列已知的基因,即便是这样也仅能检测基因内部的编码序列。有些基因比较小,突变种类单一,易于检测,比如SCA3;而更多的基因较大且突变可达数百种,需将全部编码序列进行测序才能检测突变,即使这样还不能排除大片段的突变和调控区的突变。这些是基于目前的科学水平人们可以预见的情形,还有更多的想像不到的问题。了解了这些信息,是否就能理解基因检测的难度了呢?

    实际上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在等着我们。从遗传学角度来看,人类的疾病分为3种:染色体病、单基因病和多基因病,其发病率存在很大差异(下图)。目前认为高血压糖尿病、肿瘤、高脂血症、脑卒中、帕金森病、老年痴呆等常见多发病均可归于多基因病,由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而致病。对于这些疾病来讲,某一个基因可能仅发挥很小的作用,多种基因的组合将明显提高发病风险。

  

    在今天这样一个全球性环境危局中,大量的环境致病因素在起作用,而人们对此却束手无策。对于大部分疾病来讲,复杂的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的组合已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力和理解力。那些散发性疾病看似偶然,其实是由很多的必然所组成。以遗传因素为横坐标,环境因素为纵坐标,所有疾病均位于第一象限中(下图)。

 

    如此看来,在芸芸众生头顶上悬着多少把“达摩克利斯剑”呢?绝大多数人是否仍在浑然不觉中坦然地生活呢?借用一句话:无知者无畏,此处的“无知”并不是指某一个人,而是指我们人类。清醒往往会使人痛苦,对于某些简单的单基因病来讲,基于目前的研究水平已经可以发现病因。但明确诊断对于患者及其家庭是否真正有益?是否给他们造成了心理压力?我们有时也在反思这一问题,并不主张家系中没有疾病表现的未成年人进行基因检测。期望那些经过基因检测诊断明确的患者清醒后能够释然,由于自己的疾病比较简单,无知的人类才会有所发现。这绝不是安慰,这是事实。同时请记住,全世界的医生和科研人员从未间断过对于疾病的研究,一直在不懈地探索各种可能的治疗方法,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也很需要患者的理解和支持。

    释然并不意味着放弃,每个人的一生都要面对这样或那样的压力和挑战,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追求的过程。疾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别让它肆意占据你的全部生活。看过“2012”后,就别再担心2012年后自己会怎样了;看过“唐山大地震”后,就应当庆幸我们脚下的大地此刻是如此的平静。好好活着,珍惜每一天,做自己喜欢的事,做有益于别人的事。

    我想对遗传病患者说,其实你并不孤独,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是一样的。

    博客链接:顾卫红-神经遗传研究室 http://blog.sina.com.cn/guwhjane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预约就诊

发表于:2010-07-29 09:16

发表评论

顾卫红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顾卫红大夫电话咨询

顾卫红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顾卫红大夫

顾卫红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顾卫红的咨询范围: 通过好大夫在线预约就诊过的患者的随诊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