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毅大夫的个人网站 pumchdy.haodf.com
医生头像

戴毅   主治医师 讲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戴毅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北京协和医院 > 戴毅 > 文章列表 >基因治疗发展趋势与中国现状思考

学术前沿

基因治疗发展趋势与中国现状思考

发表时间:2015-02-09 02:45 发表者:戴毅 人已读

对于罹患肌营养不良等单基因病的患者和家庭来说,修复基因缺陷是治疗的希望。基因治疗也就成为众望所归。


应该说,近年来随着生物科学、分子技术的进步,基因治疗正在加速发展。2012年10月,欧盟批准了西方发达国家第一个基因治疗药物——uniQure公司的Glybera,其利用经过改造的AAV1病毒载体将LPL(Lipoprotein Lipase)基因导入患者肌肉细胞内,产生脂蛋白脂肪酶,纠正患者基因缺陷导致的酶缺失,进而消除反复发作胰腺炎等临床症状。经过两年的运作和筹备,本药有望在几个月内在欧盟上市(首先选在德国),初步定价111万欧元(约800万人民币),当然上市前还要和德国政府医疗保险部门讨价还价。对于整个基因治疗领域,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科戴毅


这里要提一下,在所有正式报道中都会说明,这是在Western world中第一个上市的基因治疗制剂。之所以不是全球第一,因为早在2004年中国就批准上市了全球第一个基因治疗药物——今又生(重组人P53腺病毒注射液),用于晚期鼻咽癌患者配合放疗的联合治疗。但当时支持其上市的临床试验数据非常有限,一直被广为质疑。该药上市后的临床应用也很有限,2008年因生产流程问题,SFDA吊销了该公司的GMP生产许可。此外,早在2003年,国内rAAV2-hFIX治疗血友病B的I期临床试验就被SFDA批准,可惜其后并未有后续结果。


从世界范围来讲,基因治疗(特别是AAV介导的基因治疗)无疑已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通过20余年的前期积累,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已获得医药监管部门和医药巨头的广泛认可(AAV用于最脆弱易感的SMA新生儿的临床试验已在美国开展,详见此前文章)。世界制药巨头纷纷投入到基因治疗药物上市前最后阶段的推动中,诺华、辉瑞、赛诺菲、拜耳、百特都通过收购基因治疗公司或与之合作进入这一领域,极大的推动了III期临床试验的开展。基因治疗公司已成为Nasdaq最为耀眼的明星。除了罕见病,制药巨头更看重的是,在精准医学时代,对于常见病的治疗也必须将患者细化,按照罕见病的模式,将更为精准的针对性治疗,如基因治疗,用于今后的治疗。


在国外一片风起云涌的情况下,国内的基因治疗显得很沉寂。近10年,国内没有任何新的基因治疗临床试验获批实施,也没有基因治疗领域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究其原因,国内的科研转化仍然比较落后,而新兴的基因治疗领域又是烧钱大户,前期投入非常巨大,稍有不慎就可能全军覆没,就连这一领域的翘楚Introgen公司都因为FDA未认可其P53基因治疗III期临床试验结果,导致其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因此国内基因治疗产业由于缺少资本注入,起步非常困难。


另一方面,国内患者参与国外基因治疗临床试验也存在困难,主要原因如下:

1、我国CFDA明确规定,国外新药不能在国内做I期和II期临床试验。只有在国外完成I期和II期临床试验后,才可以申请在国内进行III期临床试验或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国家如此规定是为了避免国人成为外国制药企业的“小白鼠”(印度由于相关管制较松,而成本大大低于发达国家。有大量西方国家的新药在印度进行I期、II期临床试验,甚至出现违背伦理学原则的情况,经常见诸报端)。但相应的,也提高了新药进入我国的门槛。

2、中国是发展中大国,医疗保险和居民收入水平相较发达国家仍有较大差距,唯一的优势是人口基数大,患者数量多。但对DMD这样全球普遍存在,且患者数量较多的疾病而言,西方世界就有大量患者在等待临床试验,并不愁缺少临床试验参与者。且药品上市后,制药公司在发达国家得到的回报会更多更快,因此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的动力不足。

3、我国新药临床试验审批流程较为繁杂冗长,明显慢于其他国家(美欧日三方有一个新药审批协议,相互认可。而韩国、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则遵照这一协议具体实施,实际也参与到这一体系中,但中国并不在这一体系之中)。而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要求全球同步实施,如果跟不上别人的节奏,制药公司只能选择放弃中国。此前的PDE5A抑制剂临床试验就由于这一原因而无法参与其中。

4、中小型基因治疗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基因治疗制剂,他们非常担心被仿制。而中国的专利保护与西方仍有差距,因此基因治疗公司有很多顾虑。此前一家中小基因治疗公司曾提出方案,让中国患者去邻国参加临床试验,负责所有的差旅费用并给予一定补助。即使付出这样的代价,也不愿将中国纳入临床试验中。


基于以上原因,在国内开展基因治疗临床试验存在不少困难,但我们一直在努力。这两年,TREAT-NMD收到的制药公司申请临床试验可行性调研和临床试验协助逐步增多。最近又收到制药公司关于DMD临床试验和FSHD临床试验的可行性初步调查邀约,我们也一如既往按要求申报了患者和医院的情况。但按以往的经验,真正要在国内实施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确实存在较大难度。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参与、协调各种资源,海内外华人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患者组织等,希望能够尽快推动国内自己的基因治疗临床试验。


精准医学、基因治疗的时代已经到来,让我们做好准备。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5-02-08 11:44

发表评论

戴毅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戴毅大夫电话咨询

戴毅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戴毅大夫

戴毅的咨询范围: 神经系统单基因遗传病,如肌营养不良、先天性肌病、遗传性运动感觉周围神经病(CMT)、遗传性感觉自主神经病、遗传代谢病(脂质沉积病、糖原累积病、线粒体病等) 更多>>

咨询戴毅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