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红娟大夫的个人网站 songhongjuan1.haodf.com
医生头像

宋红娟   主任医师 副教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宋红娟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好大夫在线-智慧互联网医院 > 宋红娟大夫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美国经历

中国医生遭遇美国警察

发表时间:2015-08-28 11:30 发表者:宋红娟 人已读

那是金秋十月,我开始到Mayo Clinic 进修学习,第一次到美国,刚刚买了一辆新车。秋高气爽,我开着车飞驰在高速上,前方是宽阔的马路,车辆很少,远处是蓝得让人陶醉,想去飞翔遨游的天空。我美得心里开出花朵,仿佛闻到芳香,嘴边似乎甘甜。徐州市妇幼保健院妇科宋红娟

      突然,刺耳的警笛声把我从充满新鲜和兴奋的天堂拉回陌生和残酷的现实:警车是冲着我来的,而且,两辆警车前后夹击逼迫我停车。我手忙脚乱,胆颤心惊地在路边停车,脑子里基本真空:什么状况?

      简直是死亡几分钟,这几分钟里我死过几回了!我眼睛都不敢转动,真正的目瞪口呆!突然,死寂般的沉静被怒声喝斥打破:"Put hands up! Put hands up!(把手举起来!)"美国警匪片中经典桥段上演了,只是我这匪徒太不经典了!我和警察对抗的智勇非常差了!我手抱着头,放声大哭!我要客死他乡了!

      两个人高马大的警察端着枪从我的车的左右两侧指着我,一白一黑,体重一共至少五百斤,扮演中国的李逵或者关公等这类戏曲人物不需要太多化妆的。我已经哭得鼻涕眼泪成几条河了,而且,川流不息!在中国,我这样严谨迂腐、胆小如鼠的人什么时候见识过被警察枪指脑袋呀?

     “Get off the car!”(从车里出来!)我哆哆嗦嗦地从车里哭着出来,手仍然抱着头。大概,我这样特别窝囊柔弱的女人实在不像可能对他们造成危险的匪徒。警察们把枪收起来,面带和善的微笑。他们安抚我:放松!不紧张!没有事情,一切都好!

      怎么会没事?没事会拿枪指着我?没事会逼迫我停车?我边哭边说:我知道我一定什么事情错了,但是,我不知道错在哪里?我是前天从中国来Mayo Clinic的妇科医生。

      长相丑陋的警察们竟然一边极温柔地安抚我,一边很绅士地递给我白手绢擦眼泪鼻涕。我顾不得太多,用这洁白、带着古龙香水味的手绢狠狠地擦眼泪,最后气贯长虹地擤了至少二两鼻涕在手绢里,还给他。我后来暗自寻思:现在美国人居然还用手绢,我们中国人基本都用面巾纸了。

      他们也许怕再次吓着我,只是,小心翼翼,轻描淡写地告诉我:超速了。我一脸茫然:限速是多少?哪里限速?他们看我确实不知道,让我上他们一辆车,带我去看限速标识。我看到路边限速标识,诚恳地告诉他们:我刚才是看到这标识,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善意大笑,调侃地问我:现在知道吗?我咬牙切齿地说: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些被警察拿枪逼着学来的知识!差点拿命换来的!

      路边现场学习完毕,我被送到我的车旁边。警察和我说再见,我更加困惑:怎么没开罚单?他们大笑,爽朗的笑声在湛蓝的天空肆意地回荡飘忽:现在你知道限速了,以后不会再犯错了。

       我从脚底到头顶都升起对这些敬业尽心警察的敬意!

      我在中国开车,就怕警察给我敬礼,一个礼至少二百元钱,还得驾照扣分。在美国,警察拿着枪指着我,只是为了教育我。美国警察大概没有罚款任务指标,没有这种绩效考核。他们费这么大劲,躲在隐蔽处逮住我,居然不罚钱就让我走了!

      现在,我不管在何处看到限速标记,都会想起这些可爱可敬的大块头美国警察,想起充满温情、被我鼻涕眼泪浸透的洁白的手绢。

问医生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5-08-27 19:29

发表评论

宋红娟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网上咨询宋红娟大夫

宋红娟的咨询范围: 不孕症、卵巢肿瘤,子宫肿瘤,子宫脱垂,尿失禁。

咨询宋红娟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