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全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ngbaiquan.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张伯全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好大夫在线-智慧互联网医院 > 张伯全大夫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典型病例

我的强迫症是如何治愈的?转载

发表者:张伯全 人已读

转载:

强迫症的康复历程——患者心得体会

     我曾经是个强迫症患者 经过张伯全医生的耐心辅导 以及自己在生活中的不断调整 现在已经完全走出了强迫症的困扰 张医生对我的帮助真的是太大了 我们全家人都非常地感激他 在这里 我想借“好大夫”的平台 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就医经历和心得体会 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咨询科张伯全
   十几年前 也就是我参加高考的那一年 因为一些思想上的缘故 我患上了强迫症 非常痛苦 每天都在被一些无谓的想法所折磨 感觉强迫思维像口香糖 甩不了 撕不掉 家里人的不理解 以及紧张的备考无形中加剧了我的强迫症状 无心向学 苦不堪言
高考草草地结束 侥幸考上了大学 可是强迫症的痛苦却时刻伴随着我 只要精神一紧张 比如遇到考试 我的强迫思维就像被“激活”了一样 纠缠不清 感觉整个人像个战士 时刻跟另一个自己在战斗 疑神疑鬼 穷思竭虑 痛苦不堪  最后 我从网上查询到北医六院有心理门诊 大一那年暑假鼓起勇气走进了北医六院 认识了我的主治医生张伯全大夫(那时他刚好在北大就读博士)
   在北医六院治疗的过程中 张医生耐心地辅导我 从一对一咨询 到患者集体讨论 从写心得体会 到药物辅助治疗 一个月治疗下来 我的强迫思维淡化了许多 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首先 张医生简单的一句“该干嘛干嘛去 干不好也没关系” 对我启发很大 以前 只要纠缠于强迫思维 我就无心干其他 无时无刻都在思维的泥藻中滚爬 严重的时候 甚至害怕别人跟我说话 因为那会打断我的思维 我又得重新再思考一遍 反反复复 明知不该 却走不出来 经过张医生的治疗 我学会了把强迫症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 不排斥它 不刻意淡化它 而是带着痛苦去生活 去做此刻该做的事情 比如学习 比如工作 一切尽力而为 不再纵容自己因为强迫思维而放下自己当下应该做的事情 坚持下来 就会慢慢地从强迫思维中转移出来 投入到当下的生活学习中
第二个心得就是增强自信 我的强迫思维一部分是源于自己的不自信 对自己某些做法 想法不确定 甚至产生怀疑 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 于是不断回头看 不断地回忆过去 经过治疗 我时刻地提醒自己要相信自己 提醒自己要往前看 就算自己记错了或做错了 也没关系 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错可以改 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点也是淡化强迫思维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第三个心得就是向身边的人学习 学习他们如何生活 如何思考问题 对于一些问题 我本人很较真 稍微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就自责不已 一直担心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现在看来那都是些无稽之谈 在自己较真的时候 我就会和身边的亲人或者朋友交流 听听他们怎么做 或者想想别人是怎么做的 然后努力地让自己做个“思维正常”的人
第四个心得就是面对现实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强迫症患者往往有点完美主义 不能接受不甚完美的某个过去 进而不能很好地接纳自己 张医生的治疗 让我意识到我自己的完美主义倾向 在治疗中 他经常提醒我 要接受过去 接受自己 我想这点对强迫症患者也非常重要 接受自己 接受强迫症带来的痛苦 不过度自责 不过度排斥 那么自己的内心也会豁然开朗
顺其自然 有豁出去的心态 学习身边人的正常思维等等等等 这些都是张医生对我长期辅导后我形成的一些应对强迫思维的好方法 刚开始 强迫症还会反反复复地出现 但是只要坚持不懈地实践上述的方法 配合医生的治疗 就会慢慢地走出来
    上面就是我的就医经历和一点心得 希望对其他的患者有一定的帮助
十年了 强迫症对我而言不再是心头的石头 我已经能在它来临的时候淡化它 甚至化解它 不再让它干扰我的生活和学习 日子过得很舒心 离开了北京 虽然我住在福建 张医生也回山东继续他的医疗工作 但我还是会经常向他请教 同他交流我的心得体会 他总是耐心 细心地帮助我 辅导我 是他的孜孜不倦 还有不断地鼓励 才引导我走出强迫症的困扰
   最后 衷心地祝愿张医生身体健康 工作顺利 也希望他的治疗能够帮助更多的心理疾病患者走出困扰 乐观 积极地生活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2-09-20 23:04

发表评论

张伯全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张伯全大夫电话咨询

张伯全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张伯全大夫

张伯全的咨询范围: 强迫症以及强迫相关障碍; 社交恐怖症以及其他特殊恐怖障碍(如动物恐怖、高空恐怖、传染病恐怖、癌症恐怖等); 各种日常生活事件所致的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与行为问题(适应障碍)(如厌学,转学后适应困难,恋爱与婚姻问题,生育问题,家庭问题,人际交往问题,失业,退休,居丧反应等); 重性精神病(精神分裂症、双相障碍或重症抑郁)的综合药物与心理诊治。 更多>>

咨询张伯全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