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金匮要略》用药规律的研究

金匮要略方论

《金匮要略》用药规律的研究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作者:徐成贺 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提要    《金匮要略》的用药规律主要为:重视专病用专药;重视单味药主治功效的使用;重视一药多用; 重视药物气味性用的不同取用;重视药物特点及使用的差异性;重视脏腑特性及病证特点用药;各脏腑病证有相对的使用药谱;善于用利远弊

关键词   金匮要略    用药规律   研究

《金匮要略》各方,疗效卓著.垂于千古,虽是基于辨证立法的基础上组合而成.但与其独到的用药经验也密不可分。仲景详识药性,选药用药,匠心独具,从药物的阴阳属性,形质气味,专治之能,到变化多用,相类差异.配伍炮制等,皆详审确的,并结合脏腑特性,病证特点等,做到准确地使用每一药物,堪称后世用药之楷模。故徐大椿于《医学源流·方剂古今论》中赞日:“昔者圣人之制方也,推药理之本源,识药性之专能,察气味之从逆,审脏腑之好恶,合君臣之配偶.而又探索病源,推求经络,其思远,其义精.味不过三四,而变化无穷……。”今就其在选用药物方面具有规律性的经验与特点,论述于下。

1 重视专病用专药

仲景用药,有专病用专药的特点.这主要是通过实践,认为某药对某病有专治之能而使用的。正如徐灵胎所云:“凡药性有专长.此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虽圣人亦必试验而后知之。”例如:

① 百合,专治百合病。其病之命名,也是根据药的专治而得。如魏荔彤言:“因百合一味而瘳此疾,困得名也。”从治百合病的方剂用药分析,则更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见附表。

② 茵陈,主治黄疸。仲景治黄疸的主方—— 茵陈蒿汤,即以茵陈命名.并作为方中的主药。在其变化证中.若湿邪重者,则用五苓散利湿,再单加茵陈,名茵陈五苓散,作为黄疸病湿盛证型的主方。除此以外,未见仲景于它证中使用茵陈。故邹澍于《本经疏证》在分析仲景治黄疸时言:“《伤寒》、《金匮》二书,几若无疸不茵陈者。”可谓一语中的。

附表              百合病主用百合显示表

主用药

据证变化用药

说明

百合地黄汤

百合知母汤

滑石代赭汤

         

百合鸡子黄汤

百合洗方

百合七枚

百合七枚

百合七枚

       

百合七枚

百合一升

生地黄汁一升

知母三两

滑石三两

赭石弹丸大一枚

鸡子黄一枚

            

(1)皆主用百合

(2)用量为七枚

       外洗可加量

(3)栝楼牡蛎散

为治谒之权宜方

(4)外治也用百合

栝楼牡蛎散                 栝楼、牡蛎等分              

 

蜀漆,主要治疟。蜀漆为常山幼苗,仲景首创以此治疟,以其为主药者,只于治疟之蜀漆散中使用一次。从此以降,至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才用常山为治疟主药,组成了多个方剂.及宋《太平圣惠方》也然。据现代研究,蜀漆截疟之力5倍于常山.且致呕之副作用小于常山。

以上三味用治专病,皆有良效,迄今仍为临床常用,其作用且被现代药理学所证实,而仲景于二千年前已掌握其药性,难能可贵。

2 重视单味药主治功效的使用

仲景用药,重视单味药的主治功效,在病情单纯,毋须多药相配,单药或一药为主即可收功时.则用单味药,或单味为主而治。如《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云:“寒疝绕脐痛.若发则白汗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者,大乌头煎主之。” 由“白汗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可知,为寒邪甚,腹痛特剧,并随时有阴气逼阳,阳脱之险,故仲景用乌头五枚,并不杂用它物,以防扯肘不逮,而直取之。其它回阳剂,如四逆汤,用附子仅为一枚.“强人”才用“大者”。此用乌头,量为五枚.可知使用之专注。故程林、邹澍对仲景此用,皆大加赞叹,如程氏云:“乌头大热大毒,破积聚寒热,治脐间痛.不可俯仰……。此沉寒痼冷,故以一味单行,则其力大而厚。”邹澍云:“大乌头煎治寒疝,只用乌头一味,……重用专用,……实寒疝之主方矣。”其它如,瓜蒂散中用瓜蒂催吐,诃黎勒散单用其收敛止泻,苦参汤中单用其熏洗,雄黄熏肛,皂荚丸用皂荚一药豁痰.以治痰闭吐浊,葶苈大枣泻肺汤用葶苈泻肺气之壅,及前述百合、茵陈、蜀漆之用.皆为仲景重视单味药的主治功效而使用的。

3 重视一药多用

由于一药常兼有多种功效。通过配伍、加减、炮制等方法,可扩大其应用范围。徐灵眙云:“药之功用。不止一端,在此方则取此长,在彼方则取彼长”,这在《金匮要略》书中早已有所体现。例如:麻黄,与桂枝相配,则发散风寒,用于风寒表实证(麻黄汤);与石膏相配,则可解表清里,用治风水、咳喘(越婢汤、大青龙汤);与厚朴相配.则可宣肺泄满,用治“咳而脉浮”(厚朴麻黄汤);与自术相配,则可发散寒湿,用于寒湿在表之痹证(麻黄加术汤);与薏苡仁相配,则可轻宣温化、发散风湿,用于风湿在表之痹证(麻杏薏甘汤);与乌头相配,则可逐寒痹,用于寒湿历节(乌头汤);与半夏相配。则可宣肺和胃、平喘止呕,用于水饮凌心之心下悸证(半夏麻黄丸)。《金匮要略》中用药味数少,组方多,其常用药之频次极高。如桂枝达35次,芍药达24次,茯苓达24次,大黄达16次等,皆是一药多用的具体体现。

4 重视药物气味性用的不同取用

仲景用药,是从其阴阳属性,形质气味,功效特点等方面,经全面权衡才加以使用的,或从味,或取气,或取性,或取用。诚如徐大椿言:“凡药之用,或取气,或取味,或取色,或取形,或取质,或取性情,……各从其所偏胜而即资之疗疾,故能补偏救弊,调和脏腑。”《金匮要略》虽未明言。但有使用之实

4.1 气味并用 药物的气味是历代医家从临床实践中总结而来的药性理论,进而又指导临床。每种药物均有气味两个方面,如李东垣说:“一物之内.气味兼有.一药之中,理性具焉。”仲景用药,既取其气,又用其味,气味并用,乃是使用之常.如麻黄气味辛温,于麻黄汤以发散风寒;石膏辛寒,于白虎汤中清解邪热;黄芩苦寒,于黄芩汤中清热治利。皆为气味并用。

4.2 从味而用 药物气味有厚薄之分,若为根据五味归五脏的理论用药以调治脏腑功能,或为利用药味所具有的性质,像味酸则收,味辛则散等,则从药味角度用药。如《金匮要略》开卷对肝虚证提出的治肝原则,“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即完全以药味角度来制定。因酸为肝之本味。本脏之味的药可直入本脏,补本脏。在具体的运用中,如治肝阴虚有热“虚烦不得眠”的酸枣仁汤,即以味酸之酸枣仁为方中主药;治厥阴病的代表方乌梅丸.即以味酸之乌梅为方中主药,且用醋渍一宿,以益其酸。这种从药味用药的用法,在仲景著作中时可体现出来。

4.3 取味中之气  仲景根据气之厚薄.从气用药者较多,如温阳用生姜、附子,取其气厚;发表用麻黄、桂枝,取其气薄,自不必言。另外尚有一种从味取气的用法,即药本味厚,常以味为用,但根据病情所需,舍弃其味,而用其味中之气,如大黄、黄芩、黄连,味苦而厚,常从味而用,尤其是大黄,攻下更取味厚,但仲景在附子泻心汤中.因证为胃热气痞而兼阳虚者,因治胃热气痞非为攻下有形实邪,轻清胃中壅气之热即可,故此时仲景则将方中大黄、黄连、黄芩用麻沸浸渍,须臾,绞滓取汁,即不为取味之厚,而在取味中之气,以清胃中之热,使热清气散而痞解。舒驰远说:“此汤治上热下寒之证,确乎有理,三黄略浸即绞去滓,但取轻清之气,以去上焦之热。”

4.4 从“性”用药    “性”,一般指药物的固有属性和性质,除寒热温凉外,尚有利、滑、涩等,药性与药之功效是一致的,如性滑则利,性涩则收。仲景用药,有时从药的固有属性,乃至性情去使用,如《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篇治“下利便脓血之桃花汤,其主药赤石脂,则是从其“涩”性,涩能止滑脱而用。如李时珍云:“(赤石脂)其味甘,其气温,其体重,其性涩,涩而重,故能收涩止血而固下,……张仲景桃花汤治下利便脓血.取赤石脂之重涩.入下焦血分而固脱。”又如当归生姜羊肉汤,治产后血虚而寒的腹痛证,其用羊肉,则因其属血肉有情之品,从性情而用。

4.5 舍性取用    即单取某药之用,通过配伍制约其性而不用的用药方法。如大黄附子汤中的大黄,其治“寒结”,治当温下,而大黄性寒,与病性不相适宜,但又非大黄不能下其结,则仲景使大黄与附子相伍,以制大黄的寒性,变寒下为温下,对大黄而言,仅取大黄的攻下之用,即为舍性取用的用法。其它如柏叶汤中的侧柏叶,与干姜、艾叶等温热药配用,以去其寒性,仅用其止血的作用;麦门冬汤中的半夏.与大剂量的麦门冬配用,以去其温燥之性,仅用其降逆之用等。

5 重视药物特点及使用的差异性

仲景用药.善于把握药物特点,同中求异以做到准确使用。

5.1 同类药中   治有特点   如同为温热药,治肝经寒邪,则用吴菜萸;治中焦虚寒,则多用干姜;温肾阳.则多用附子,这是仲景掌握了每种药的生态受气,及其特性而使用的。如吴茱萸.邹澍云:“吴茱萸,柔条绿树,开花暮春,俨然木火通明之秀质,乃花后已过七八月间,湿热气交之候,始结实焉,又必至季秋收敛已甚才熟,是质禀于火木,用宣于秋金。”故仲景根据吴茱萸这种属木火之性,善入肝经,温肝散寒,其性虽热,但善降气,于肝病每挟冲脉之气上逆的特点治疗最为相宜而用。如王好古说:“冲脉为病,逆气里急,宜此主之。震坤合见,其色绿,故仲景吴茱萸汤、当归四逆汤,治厥阴病入温脾胃,皆用此也。”再如干姜,则根据善温中阳,色黄属土,守而不走的特性为用,如邹澍言:“姜以中夏发生,是感火气以动矣。故其性温.乃旋交温令而姜枝叶长茂,根株横溢,是感土气以昌盛也,故其色黄,……则具火性于土中,宣土用金内。”故仲景用之温中阳,也用之温肺复气,合附子又能回归救逆,乃温阳必籍中阳大温,培补壮盛,方力厚有根也。附子辛热.色黑入于下焦,仲景把握这一特点,用于温肾阳;叉基于能通达诸经,亦用于温经散寒,如桂枝附子汤治痹证历节等。其它如治血虚而寒之腹痛用生姜与羊肉,寒气痛甚用花椒,皆是把握各自的药性特点.加于区别使用。

5.2 同治一病    用治有别    如同治下利,其用药则有用葛根、黄芩、黄连、秦皮、白头翁、赤石脂、诃子的不同。太阳与阳明合病下利者,则主用葛根,如葛根汤、葛根黄芩黄连汤,“太阳与阳明台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乃因葛根既可外解表邪,又可升阳明之气止利。邪热下迫于肠而利者,则主用黄芩,如黄芩汤、黄芩加生姜半夏汤。肠中湿热下注之血利,则主用白头翁,如白头翁汤。虚寒下利,则用赤石脂,如桃花汤。气利精脱,则用诃子,如诃黎勒散。可见,即使是同一病证,仲景也据证把握药物的主治特点,区别使用。

5.3 近似药中    区分微细如乌头、附子、天雄本为一物,因先生后生,生长时间长短.形状大小而有差异。李时珍有言:“初种为乌头,象乌之头也,附乌头而生者为附子,如子附母也。乌头如芋魁,附子如芋子,盖一物也。”“天雄,乃种附子生出或变出,其形长而生子,故曰天雄。”张锡纯说:“若种后不旁生附子,惟原种之长大,若蒜之独头无瓣者,名谓天雄。”可知乌头性最猛烈,温热力强;附子较乌头温热性弱;天雄又胜于附子。故去寒痹,治沉寒痼冷之疼痛,仲景多用乌头,如乌头汤、大乌头煎、乌头赤石脂丸;温肾阳,温阳散寒,仲景则多用附子,如八味丸、栝蒌瞿麦丸温肾之用;治肾虚精冷,失精,则用天雄,如天雄散。对于附子,又有生与熟的不同,回阳教逆多用生附子,如四逆汤、通脉四逆汤;温经散寒止痛多用炮附子,如桂枝附子汤、桂枝芍药知母汤等,可见仲景是从各细微之处,把握特点而用的。

6 重视脏腑的特性及病证特点

6.1重视脏腑特性:《金匮要略》以五脏为中心立论,病及脏腑者,治疗用药,重视顺应脏腑的生理特性及病理特点。如治肝,由于肝体阴而用阳,肝之体,即肝藏血.欲阴柔以涵养;肝之用,即以疏泄调畅气机为用,性喜升发条达,而恶抑郁。肝体肝用,又刚柔相济,阴血以涵养肝气,即木性“曲直”也。所以仲景在治肝虚时,多用酸柔养阴之药,如治肝虚失眠证,则用酸枣仁;治肝阴不足,筋脉拘急,则酸甘台化,而用芍药、甘草。治肝之实证,多用疏肝理气之品,如治“肝着”之旋覆花汤,以旋覆花调畅肝气;四逆散,则用柴胡、枳实调畅肝气。且又多养血柔肝与调肝并用,常以当归、芍药养血柔肝;以川芎辛散,养血调肝,如当归芍药散,治肝气奔豚之奔豚汤,皆有所用。仲景曾强调“五脏病各有所得者愈”,“所得”即要顺应五脏之性,用药亦当如此。

6.2 重视病证的特点:仲景对病证的认识及其治疗,皆有鲜明观点,如治虚劳,当重脾肾,用药多偏于甘温扶阳;治痰饮,重视肺脾肾三脏,认为饮为阴邪,多由阳气不化生成,其治“当以温药和之”;治胸痹,其病机为“阳微阴弦”,治要宽胸化痰、通阳散结;治“湿痹”,“黄疸”,“痰饮”,“水气”等,皆明言要“利其小便”,此均为用药指明了方向,避免了盲目地广络原野胡乱用药,亦为仲景甩药之心法。

7 各脏腑病证有相对的使用药谱

正因为各脏腑特性不同.病证特点不同,所以仲景在对各脏腑、病证的用药中,具有相应的使用药谱。例如.治肺病方面:《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篇疾病,其本同今《内科学》中肺系所列病种:咳嗽、哮喘(上气)、肺痿、肺痈。若再将《胸痹心痛短气病》篇、《痰饮咳嗽病》篇治肺的方剂归纳一起,共14首,计:射干麻黄汤、厚朴麻黄汤、大青龙汤、小青龙汤、小青龙加石膏汤、越婢加半夏汤、泽漆汤、皂荚丸、葶苈大枣泻肺汤、茯苓杏仁甘草汤、苓甘五味姜辛汤、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汤、甘草干姜汤,麦门冬汤。用药共25味,其用药及使用频次:甘草lO,半夏7,细辛6,五味子、干姜、麻黄各5,生姜、杏仁、大枣各4,石膏、桂枝、芍药、茯苓各3,人参、射干、紫菀、款冬花、白前、桔梗、皂荚、葶苈子、厚朴、黄芩、泽漆、麦冬各1。以上仲景治肺病用药,即使只使用一次,也甚有意义,因其只限于在肺病中使用,如射干治哮等。其使用特点如下:

温肺化饮:多用半夏、干姜、细辛、五味子。寒饮停于上焦,引发咳喘.是肺病常见的病理,多以此治之。

清解郁热:多用麻黄、石膏、杏仁、甘草,肺中郁热咳喘,多以此治之。肺有郁火用黄芩。寒饮咳喘兼烦躁,加石膏。

解散风寒:多用麻黄、桂枝、芍药、生姜、大枣、甘草。因肺外合皮毛,多兼表证是肺病的特点之一。

宣肺泄满:多用麻黄、厚朴。

止咳平喘:多用杏仁、紫菀、款冬花、白前。

泻肺气壅闭:用葶苈子。涤痰浊:用皂荚,治哮利咽:用射干。治肺痈:用桔梗、甘草、葶苈子、芦根。

温肺复气:用甘草、干姜。养肺阴益气:用麦冬、人参、甘草。

又如治心病方面:治胸痹,多用瓜萎、薤白(栝蒌薤白白酒汤);补心阳,多用桂枝、甘草(桂枝甘草汤);止惊悸,多用龙骨、牡蛎(桂枝龙牡汤);缓急止痛,多用薏苡仁、附子(薏苡附子散)等。

8 善于用利远弊

仲景用药,欲用所长,必先度所短,因每药均有一定的偏性,甚至有毒性或副作用.如此,则要通过相应的炮制、配伍、煎服法等以相制约,去弊用利来使用药物。故徐大椿云:“盖古人用药,既知药性之长,又度药性之所短,以定取舍,故能有显效而无陷害矣。”仲景用药十分重视用利去弊的方法,如:用蜀漆治疟,因其味恶秽,易致呕恶.则“洗去腥”以用之。用乌头赤石脂丸治阴寒极盛,阴寒痼结的真心痛证,用乌头、附子、花椒、干姜大辛大热散寒通阳,但恐其过于燥烈,耗散阳气.而配以赤石脂以防其过散之偏。仲景用有毒之药,总是配以制约毒性之品,常用者有蜜、甘草、大枣等。如乌头,《金匮要略》有乌头汤、大乌头煎、乌头桂枝汤、乌头赤石脂丸、赤丸五方用之,仲景为制其毒,均合蜜同用,汤剂则均先煎,丸剂则予“炮” 用,大乌头煎还用“熬(干煎、焙)去皮、不口父咀”,计有:合蜜煎、先煎、炮、熬、不破碎五种。可见仲景注意药物的偏性、毒性,从各种方法以制,用利远弊,也是其重要的用药经验之一。

总之.仲景用药.详识药性.精细准确,善于把握药性特点.或取其专治之长,或一药多用.方中药少而不贫,药多而不杂,通过合理配伍,至变化无穷,其用药经验,已达到很高境界。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pktxs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6-10-07 17:33

发表评论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