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干货!超过三十种柴胡牡蛎药组的应用!

中医临床常用药对

干货!超过三十种柴胡牡蛎药组的应用!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转自明医公开课第488期
中国中医研究院元老、上海中医学院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中医文献馆馆员陈苏生先生(1909年生人),是闻名遐迩的当代名中医,从事中医工作60多年,在中医理论研究和临床、教学方面均有所建树。

柴胡牡蛎配伍功用

柴胡和牡蛎均为先生所常用之药物。在先生常用的药对当中,最常用而最具新意的便是柴胡与牡蛎同用。先生认为两药配伍,总的来说,既具1双向性之调节作用,又具同向性的协和作用,具体表现在以下七个方面:

(1)人咸知柴胡辛散,有煽动肝阳上升之弊。加入牡蛎咸寒沉降之品,善于潜阳平肝,则一升一降,一散一收,自有调节之妙。以此调节功能性高血压有良效。

(2)柴胡散邪,散而不收,牡蛎敛而不散,两药合用,可互相牵制。以此解诸高热,便无汗出阳越之虞。《神农本草经》谓柴胡善治往来寒热。《本草别录》谓牡蛎能除骨节营卫之留热,故两药相伍,外感内伤之热皆可用之。

(3)柴胡擅治胁下满,王好古《汤液本草》谓以牡蛎佐之有软坚泄结之功,善治结核瘰疬。今人体外实验,两药同用有疏通琳巴、推陈致新之功。故凡是淋巴系统病变,无论病在内外上下,均可引以为主药,贵在可以久服,无不良副作用。

(4)柴胡有消炎抗病毒作用,恰恰牡蛎的体外实验,亦有抗某种病毒的作用,如小儿脊髓灰质炎病毒等。两者配伍,可谓两美并臻。柴胡有加强非特异性免疫功能,牡蛎亦有促使免疫功能增强的作用,这种同向性的协同作用,增强了机体抗感染能力,又调节了免疫功能。比之单纯用激素而不能排除副作用,有其安全稳妥的长处。所以先生于一切免疫性失调所致的疾病,无论其为肝炎、肾炎、风湿热、红斑狼疮、过敏性哮喘皆用之。有时加用“土忍翘薇”药组(后文另有介绍)以佐之,更为应手。

(5)柴胡有抑制疟原虫的发育并消灭之作用,恰恰牡蛎之传统经验亦善治温疟洒洒、寒热往来,故两药合用,其效不在常山、草果之下,而稳妥则过之。

(6)柴胡善能调经解郁,牡蛎善治惊患怒气、妇人带下,除老血癥瘕。两药同用,对女子经带不调、情志忧郁所引起之神经衰弱诸症,有宣畅气血、推陈致新之功。能宣阳气之下达、阴气之不舒,故适用范围极广。举凡一切脾胃气痛、胃溃疡(胃酸过多)胃下垂、食不甘、寐不安、周身失调之症,服之均宜。所以然者,气血调和则百病自安也。

(7)柴胡为肝胆病必用,可治黄疸肝炎、脾大胁痛等。牡蛎化痰软坚、理脾消积。两药合用,有舒肝利胆化痰去癖、理脾消肿行水泄浊之功,故肝胆脾胃之病证皆适用之。徐徊溪说:“柴胡《本经》谓其功专肠胃”,牡蛎则为制酸和中良药,故胃溃疡、胃脘痛皆尝用之。

柴胡牡蛎药组的应用

综上所述,柴胡牡蛎两药相伍,既宣阳气之不达,又展阴气之不舒,能潜浮阳、敛真阴,舒肝郁、软坚癖,自成协同、双向调节之妙。先生益以此药对与某些药物相伍,组成药组,互补增效,更好地发挥了其功效特长。其作用又可归纳为如下几个方面。


清热祛邪

柴胡、牡蛎相伍,虽如上所述可用于内伤外感之热。奈人之发热,天时、地理、禀赋、受邪性质均有不同,则发热之兼夹症状自亦有别。通过药组的作用,就有了分别不同的适应症。

配伍举例

(1)柴牡配防风:防风通治四季风邪,与柴胡合用内和肠胃,配牡蛎消胸膈之满,对流行性感冒,发热肢体酸楚,胸痞脘胀纳减者,以此退热和中,最为适宜。

(2)柴牡配桂枝:桂枝辛温开腠,外能卫阳,内调肠胃,与柴牡相配能理表虚邪实之证。尤其是素体有寒,骨节烦痛,四肢风痛之外感发热及咳喘痰饮宿恙,而又新感寒邪者。更为相宜。

(3)柴牡配葛根:葛根甘平,为阳阴经药,解肌透疹,内清腑热,生津止渴,其升举清阳之功与柴胡不谋而合;疗血痢、温疟又与牡蛎正配。对素体脾虚、大便易溏、复感风热,发热口渴,泄泻腹痞者有良效。

(4)柴牡配白薇:白薇性苦微寒,善清血热,可治阴虚发热之症。佐柴牡清痰热、止咳嗽、调经治带、利水通淋,既适用于素体阴虚者外盛内伤之发热,对妇女更年期综合征寒热来去不定、郁冒莫明其状者亦允治之。

(5)柴牡配黄芩:黄芩上清肺热,下泄大肠,与柴牡配伍疗湿热黄疸、肠澼下利、发背乳痈。黄芩尚有降压镇静、解痉安胎作用,得柴胡之升清举陷,煅牡蛎之补肾安神、平惊痛。临床应用于子痫及孕期感染性发热者。

(6)柴牡配豆豉:豆豉辛苦而寒,宜散胸膈之邪,发汗而不伤阳,柴胡擅透少阳气分郁热,牡蛎能除胁下痞热。得此三者犹如桅子豉汤之表里双解,而更清轻平稳,可免桅子苦寒易致便溏伤中之弊。

(7)柴牡配知母:知母苦寒清热与柴牡疏导寒热邪气合用,对肺热咳喘、发热咽痛、痰黄而稠、兼见大便秘结等实热之证,以及阴虚劳热消渴,皆有清热泄结之功。

(8)柴牡配石膏:石膏甘辛大寒,清解实热,与柴胡合力,除渴饮,平谵妄,与牡蛎同功,提高机体抗病能力。

(9)柴牡配人参:仲景小柴胡汤用人参,其旨在扶正祛邪而非补益,柴牡《本经》言“延年”、“除邪气”能治虚劳邪热,即现称之“免疫失调性疾病”之长期发热,即属此范畴。

(10)柴牡配附子:附子强心,峻补元阳,温通十二经;柴胡善除胸胁苦满;牡蛎敛阴潜阳固脱,三者同用可救阴阳乖戾之重证。如患者素来心肺功能不全,复感邪发热不解,而见气促面浮、咳逆倚息、腹满足肿、小便不利、脉来短细等症,用以回阳救逆,补而助散,常可稳中取胜。

(11)柴牡配龙胆草:龙胆草泻肝胆实火,除下焦湿热。与柴牡合用,得柴胡清扬之力,合牡蛎潜行之能,凡肝经热盛,目赤头痛,疮疡痈肿,阴囊肿痛,阴部湿痒,热痢、黄疸等,用之咸宜。使湿热外透内泄,上下分消也。


宣畅气血

柴胡、牡蛎相伍,功能宣气血前己述及。所谓宣畅气血,实偏重于调畅气机的升降出入,以气机的流畅来推动血行的畅利,亦即指调整功能紊乱性的疾患。然功能之紊乱,如忧郁惊患、肝阳上亢、奔豚冲逆、痞气?胀、肠胃积滞等,病因、病位均有不同。通过药组的协作,就可更切合各种不同的病因病机。

配伍举例

(1)柴牡配乌药:乌药辛开温通,配柴牡动静结合,于气中和血,上理脾胃元气,下通少阴肾经,适用于一切气滞气逆之症,对奔豚气,术后肠粘连腹痛、痛经等均有较好疗效,亦治小便频数、昼甚于夜者。

(2)柴牡配香附:香附辛苦甘平,利三焦,解六郁,得柴牡之镇痛镇静,可通治胸胁脘腹胀痛、经行腹痛等症。用于心血管系统病症所致之胸闷胸痛,有解痉、镇痛、强心、减慢心率的作用。

(3)柴牡配郁金:郁金辛苦为血中之气药,行血利气止痛,驱血气作痛,平心脏亢阳。柴牡和肝阴、补肝体。凡心脏郁火所致之胸胁刺痛、吐衄尿血、黄疸、月经不调及冠心病和肝病所致之胸腹痞痛,均有较好疗效。

(4)柴牡配菖蒲:石菖蒲芳香清冽,辟秽浊,发清阳,宣窍开闭;柴胡、牡蛎对中枢神经有安抚调节作用。三者同用对气血痰瘀郁滞所致之神志昏乱、键忘,癫痫,冠心、肺心之胸痹等有显著临床效果。

(5)柴牡配苍术:苍术甘辛温燥、芳香气雄,外解风寒之邪,内化湿浊之郁,与柴牡合伍,宣泄胃肠积滞、化湿解表,善理气、湿、食郁所致之纳呆、呕恶、腹胀泄泻,无论有无表证均宜之。

(6)柴牡配厚朴:厚朴与柴胡均为广谱抗菌药,对阿米巴痢疾原虫有抑制作用,并能增加肠蠕动,配牡蛎之下气平逆,使气行湿去痰消瘀化。临床治疗消化道功能紊乱或感染所致之腹部满痛,下痢赤白等证。

(7)柴牡配瓜蒌:瓜萎与柴牡润心肺、宽胸膈、涤痰结,三为一体,是疗结胸、痰饮、胸痹心痛之理想组合。

(8)柴牡配合欢皮:合欢皮宁神解郁,和营止痛。与柴牡联用不仅能疗心神不安、焦虑失眠等神经衰弱的功能性疾患,且由于合欢皮兼能消痈肿瘰疬并治咳嗽,合柴胡、牡蛎之散满泄结、消炎抗感染之力,尚可用于器官实质性病变,如肺痈以及瘰疬痰核(淋巴结核)等。

(9)柴牡配酸枣仁:枣仁甘平,功能养心安神敛汗,与柴牡配伍可治疗风湿热心动过速、病毒性心肌炎心律失常之发热、心悸怔仲、关节酸痛,确有退热、镇痛、安神宁心之效。

(10)柴牡配磁石:磁石辛咸入肾,功能潜阳纳气,安神镇惊,《神农本草经》云其“除大热烦满”。《本草别录》谓其“养肾脏,强骨气,益精除烦,通关节,消痈肿鼠瘘、颈核喉痛”与柴牡合用,于肾虚虚火上炎之头晕目眩、耳鸣耳聋,以及虚烦、虚喘等症最为相宜。

(11)柴牡配生地:柴胡能散十二经血凝气滞,牡蛎能治关节营卫间留热,与滋阴养血、善治阴虚发热之生地配伍,治痹症、历节风、血热紫癜、吐血尿血等证,疗效甚佳。


推陈致新

推陈致新,与宣杨气血相比较而言,就较偏重于器质性的病变如凝瘀癥积、瘰疬痰核、水肿膨胀等。而先生的这一类的药组,亦正是为了适应各类的症情。

配伍举例

(1)柴牡配大黄:大黄入血,柴胡清气,牡蛎能消痈肿,软坚散结,三药合用,扫清邪热有梨庭扫穴之功。临床应用于感染性发热,各种血证,以及对妇女血瘀气滞经闭、子宫肌瘤等,均有较好疗效。

(2)柴牡配赤芍:赤芍苦酸微寒,能凉血行瘀,消肿止痛,可加强柴牡的祛瘀破积作用。临床应用于心绞痛、心肌梗塞以及缺血性中风、闭塞性脉管炎以及菌痢、急性乳腺炎等感染性疾患均有较好疗效。

(3)柴牡配玄参:玄参苦咸微寒,咸能软坚,重于解毒;牡蛎长于化痰;柴胡疏泄厥阴。三者同用清热利水,软坚散结。临床应用于前列腺肥大、泌尿系结石所致之小溲余沥、小腹胀痛及慢性咽喉炎等症。

(4)柴牡配鳖甲:鳖甲咸寒补阴,退热散结,去癥瘕息肉,疗阴蚀;与柴牡同用,可回缩肿大之肝脾,通利胞宫密阻、癥积经闭、漏下五色。

(5)柴牡配炮山甲:山甲咸寒,气腥而走窜,引柴牡宣通脏腑,贯彻经络,攻坚排脓,透达关窍,逐瘀开闭。主治风湿痹挛,关节畸形强直肿痛;疗内痈外疡,胁下癥结肿痛;通经下乳,促进腺体分泌,移用于萎缩性胃炎有良效。

(6)柴牡配葶苈子:葶苈子辛苦寒,能祛痰行水、下气定喘、泄闭开塞。与柴胡为伍,降中有升,通调水道,除肺气膹郁之瘀血。对肺心病有心衰表现者用之甚合。

(7)柴牡配白芥子:白芥子辛温,利气豁痰于皮里膜下,为柴牡引经,专治胸腔壁炎症渗出积液。若伴长期低热柴胡宜重用。

(8)柴牡配槟榔:槟榔温苦辛,功能破滞,泄胸中至高之气。柴胡升清气,牡蛎软坚利水,适用于心腹满闷、食后难化、脘痞、腑行不畅诸证。

(9)柴牡配桃仁:桃仁活血化瘀,止咳逆上气,消心下坚,通脉止痛。与柴胡气血互用,牡蛎加强利水清热泄结作用。对过敏性哮喘、老年慢性支气管炎有效,亦用于脑血管病变,血吸虫病肝硬化,瘀阻经闭等证。

(10)柴牡配水红花子:水红花子咸寒无毒,消瘀破结,健脾利湿。主治癥瘕水臌,与柴牡同用能治疗肝硬化腹水,配合化疗治腹腔肿瘤。

END


· 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陈苏生》(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主编/陈熠)。图文编辑/ 黄榆媚。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7-06-30 18:17

发表评论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