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大夫的个人网站 zhaodongqi.haodf.com
医生头像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赵东奇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松原市中医院 > 赵东奇 > 文章列表 >六经病变与妇科病变的关系

妇科资料汇编

六经病变与妇科病变的关系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作者/班秀文
妇女经、带、胎、产等的病变,一般来说,是属于脏腑和奇经八脉功能失常,气血不和,冲任亏损所引起,因而在临床上多以脏腑辨证为主。但《伤寒论》的六经辨证,既然是以脏腑经络为基础,在病位上有在表、在里、在经、在脏、在腑之分,在病性上有属阴、属阳、属热、属寒、属虚、属实之别,所以六经辨证同样可以说明妇女的病变,进而找出它的治疗规律,试分析如下。
太阳为六经之藩篱,主人身之表,当外邪自表入侵,首先表现的是头项强痛、恶寒、脉浮等的太阳经病,又称表证。但太阳之腑,便是膀胱,如经证不解,邪热内传膀胱,邪热与水或血搏结,就有太阳蓄水证或蓄血证等之变。
妇女以血为主,其月经的病变,虽然有多种原因,但经者血也,治经不离治血,凡属瘀积引起的经行错后,少小腹硬痛,均可仿蓄血证之法施治。又太阳经脉分布在项背而统摄营卫,与少阴为表里,腰为肾之腑,背俞为脏腑气血流注之处,不仅太阳表邪可侵于项背,同样内脏的病变,也可以从项背反映出来。
如初孕之妇,由于胎气上逆,导致营卫不和而呕吐不止,每每用调和营卫之法而收功;屡次滑胎之妇,多有腰脊胀坠如折之感,治之当用温养冲任、固肾安胎之法。又太阳寒水主气,其见证以寒、水、湿为多。妇女的带下病,其原因虽多,但均以水、湿为主,治之多用温肾利水或扶阳化湿之法。婚后多年不孕,如属阳虚宫寒,每用温肾暖宫之法而收功。
总之,“背以太阳为主”,“心肺为太阳之里”,“太阳之根,即是少阴”(《伤寒论翼·太阳病解》)。太阳的病变,不仅局限于经脉,而且与脏腑气血息息相关,所以同样可以用于妇科病的辨证论治。
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燥金主令,病邪由表传里,病多燥热,故其症除以但热不寒、大热、大渴、大汗、便秘、脉洪大或沉实为主之外,由于其经脉行于人体前面,常伴有面赤、胸腹烦满等之变。
一般来说,阳明病为属里、属实、属热之证,但由于阳明为传化之腑,与太阴湿土相为表里,因而也有属于虚寒的,如226条:“若胃中虚冷,不能食者,饮水则哕。”243条:“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便是胃阳虚弱,水饮壅塞,以致胃失和降的病变。
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而冲脉为血海,隶属阳明,凡属脾胃虚弱,气血不足而致月经不调者,每用调养脾胃,建其中气而收功。又妇女经前呕恶,头晕目眩,如坐船中,多因水饮不化,停聚中州,浊气上逆而致,常用温中化饮、降逆止呕之法,如吴茱萸汤之类治之。
胃为燥土,以和降为顺,如产后恶露不尽,瘀血内阻,以致胃失和降而燥实发热,大便不通,少腹硬痛者,亦可用桃核承气汤泄热通便、活血化瘀之法,从而收到大便通、瘀血尽之效。总之,“阳明居中,主土也,万物所归”,不论阳明之燥热或虚寒,均可导致妇女的病变。
少阳分布胸胁,位居半表半里,以口苦、咽干、目眩、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脉弦等为主要表现。由于少阳与厥阴风木相为表里,内寄相火,故论中有经水适来适断,邪热内入血室,与血相搏,因而用小柴胡汤和解少阳,或针刺期门,以泻肝经之邪。
在临床中,凡是经行前后不定,胸胁苦满,乳房胀痛,或经行之时头晕目眩,乍寒乍热如疟状者,常用和解少阳、调理肝气而收到预期的效果。总之,少阳主枢,能开能阖,凡半表半里,寒热错杂,虚实互见之病变,均可用和解之法,故小柴胡汤不仅为少阳病立,亦为其他杂病之宗方。
太阴湿土主气,病变为中焦虚寒,故呈腹满而吐、食不下、甚者腹痛、自利等一派阳虚寒盛、水湿不化的虚寒证。太阴内含脾肺两脏,脾肺气虚,不能宣化水湿,则不能食而带下绵绵;脾虚不统血,则导致月经过多,甚或崩漏;脾虚不升,则有胎漏之虞。故健脾调经,温中止带,益气安胎,均为临床常用之法。
总之,妇女以血为本,但有余于气,不足于血,太阴主内,为阴中之至阴,主运化水谷而为气血生化之源,妇女经、带、胎、产的病变,多与脾虚不运不升有关,故从太阴论证,从脾土论治,是极为见要的。
邪入少阴,总的来说,涵全身性虚寒证,以无热恶寒、但欲寐、脉微细等为主要表现。但少阴内含心、肾二脏,兼水火二气,故亦有“心烦、自利、呕渴”等的化热证。肾为作强之官,为先天之根本,肾气盛则太冲脉充盈,任脉通畅,月事以时下;反之,肾气亏损,则经闭不行或崩中漏下。肾主水,为封藏之本,肾阳虚衰,则水湿不化而形成湿浊带下,在孕妇则有堕胎、小产之变。
心为君主之官而主血脉,《素问·评热病论》:“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心阳虚弱,不能生血通脉,则有经闭不行等之变。总之,少阴为水火之地,证多寒热夹杂,其病变多在心肾二脏。肾藏精,心主血,精血互化,妇女以血为主,其经、带、胎、产的病变,均与心肾有关,故常用温肾扶阳或养血宁心之法。
厥阴为三阴之尽,是风木主气,其见症以厥、利为主,厥有脏厥、蛔厥、寒厥、热厥之分,利有热利、寒利、厥热下利之别。厥阴内含肝和心包,肝藏血而主升发,心包平时代心行事,病变时代心受邪。肝失疏泄,心神抑郁,均能导致月经、胎产等的病变,如肝血不足,则胎痿不长;心神抑郁,则月事不行;产时出血过多,精明失养则有血晕、郁冒等之变。总之,厥阴是阴尽阳生,证多寒热错杂,虚实互见,病情骤急而变化多端,故仿其法以治妇女虚瘀并见的产后病或变化无常的月经病,均收到满意的效果。
【病案举例】
例1:经行感冒
黄某,女,35岁,工人。1年来经行周期基本正常,色量一般,但每逢经行之时则感冒。现经行第一天,头晕,鼻塞,泛恶欲呕,肢体腰脊酸痛,苔薄白,舌质淡嫩,脉沉不浮。证属经行正虚,荣弱卫强,腠理不密,邪得乘虚而入,仿桂枝汤治之。归身12g,川芎、桂枝、白芍、生姜、炙甘草、大枣各10g。连服3剂。嘱以后经前服3剂,坚持半年,病不再发。
例2:经行发热
李某,女,24岁,已婚,司机。经行第三天,量多,色暗红,乍寒乍热,口渴,胸胁苦满,入夜加剧,脉弦数,苔薄黄,舌质红。此为热入血室之变也,拟和解少阳之枢,泻其邪热为治。柴胡、党参、花粉、当归、瓜蒌壳、南丹皮、大枣各10g,黄芩、竹茹、生姜、炙甘草各5g。3剂。
按:经行正虚,邪热乘虚陷入血室,厥阴与少阴相为表里,故以小柴胡治加减化裁和解少阳,枢机一转,则正气振奋,邪热自退。
例3:妊娠失眠
莫某,女,30岁,工人。平素夜难入寐,寐则多梦。孕后四月余,经常失眠,每晚仅能入睡2?3小时,头晕目眩,心烦心悸,口苦咽干,但不多饮,脉细数,苔少,舌红。证属阴虚于下,阳亢于上,心肾不交之变,仿《伤寒论》“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之意。川黄连、黄芩各5g,白芍10g,阿胶(烊化)12g,鸡子黄(冲)2枚,夜交藤15g,麦冬10g。
按:心火肾水,水火相济,心肾相交,则寐寤正常。今肾阴不足于下,心阳独亢于上,故不得眠而心烦,特以芩、连配鸡子黄清心中之火而补血,阿胶、芍药、麦冬、夜交藤补肝肾之阴而敛神,使水升火降,心肾交合,则当能入寐。
例4:产后腹痛
廖某,女,25岁,司机。第一胎剖宫产已5天,恶露量少,色暗红,夹紫块,少小腹硬痛,按之加剧,潮热,口渴,大便3天未解,苔薄黄干,脉沉实。证属瘀血内停,邪热积滞,拟活血祛瘀、通便泻热之法。桃仁、益母草、延胡索各10g,熟军(后下)、桂枝、炙甘草、元明粉各5g。服1剂后,大便通,少小腹疼痛减轻。为防其滑脱,改用桃红四物汤活血化瘀治之。
按:《伤寒论》有“太阳病……外已解,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本例剖宫产后,少腹硬痛,且有潮热便秘,故仿太阳病邪热传腑之蓄血证,而用桃核承气汤加益母草、元胡治之。(原载《浙江中医学院学报》1983;⑶:28)
I 版权声明
本文选自《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班秀文》,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作者/班秀文。编辑/张亚娟。校对/勤莉、孙红梅。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联系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7-08-16 08:46

发表评论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