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国胜大夫的个人网站 guguosheng.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顾国胜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东部战区总医院(原南京军区总医院)> 顾国胜>

肠漏脓腔一、病请介绍...

肠漏脓腔一、病请介绍: 我是2014年10月之前患有痔疮、瘘管,曾治疗过,怎么办/能治好吗?
h***
状态: 就诊后
2018.10.29
患者 h*** 就诊后

预约转诊服务

就诊时间

2018-10-31 15:30


就诊患者

朱**


就诊地点

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门诊楼8楼普通外科门诊找顾国胜大夫


所患疾病

肠漏脓腔


病情描述

一、病请介绍: 我是2014年10月之前患有痔疮、瘘管,已经两年以上,经常有血,不明显。2014年10月中旬突然血量增多,而且是新鲜血,所以到苏州市立医院本部去看了门诊。 经医生指检及电子肠镜检查,确认为直肠见大小约3cm*2cm菜花状肿块,占肠腔1/4周,病理检查为:(直肠)高级别上皮内瘤变。过后做了核磁共振、增强型CT均确认为直肠癌。但肿瘤物指标检查均显正常。 二、2014年11月7日在苏州市立医院本部办理了入院住院(住院号:20075270) 经检查并根据肿瘤位置,确认治疗方案为低位保肛手术。另外,本人患子宫肌瘤已近十年,直径5cm左右。为防病变医生建议子宫切除 1、2014年11月16日,在苏州市立医院本部进行了子宫、双侧附件切除 +直肠根除术(Dixon)。 手术记录: 手术名称:子宫、双侧附件全切除 +直肠根除术(Dixon) 麻醉方式:全麻 切口:下腹正中部 手术经过:全程时间1小时43分钟 (1)麻醉成功后,患者取截石位,手术区域常规消毒铺巾,取下腹正中切口长约18cm,逐层进腹。 (2)探查:盆腹腔未见腹水,未见转移结节,未见淋巴结肿大。肝表面光滑,边缘锐。脾脏正常大小。盆低腹膜反折下方直肠壁未扪及肿块,子宫、附件萎缩,子宫可见已巨大肌瘤。故拟先子宫、双侧附件切除术,再行直肠根除术(Dixon)。 (3)妇科手术:两把大弯血管钳钳夹两侧宫角,距宫角1cm Ligasure电凝后切断左侧卵巢固有韧带、输卵管峡部、圆韧带,紧贴宫旁凝切阔韧带前后叶至耻骨韧带上方暴露子宫血管,同法处理对侧。自左宫颈侧方阔韧带间隙向中间逐步打开膀胱腹膜返折找到膀胱宫颈间隙,同法处理右侧,下推膀胱到宫颈外口水平。充分显露子宫血管,大弯血管钳钳夹切断左侧子宫血管,双重缝扎可靠,同法处理对侧。在骶韧带上方单极电凝以脱袖法行筋膜内子宫切除,阴道残端予0号肠线连续缝合,查无出血。向盆腔中线牵拉左侧附件断端,避开输尿管弯大弯血管钳钳夹左侧骨盆漏斗韧带至附件断端切除左侧附件,予7号丝线双重缝扎可靠。同法处理对侧。妇科手术结束后,悬吊阴道残端。 (4)直肠根除术(Dixon):患者为低位直肠癌,故先确定乙状结肠切缘。于乙状结肠系膜根部两侧切开浆膜。保护双侧输尿管及生殖血管,向前至道格拉斯窝汇合。锐性分离肿瘤下5cm系膜和骶前、阴道壁。切断直肠侧韧带。至肿瘤下5cm处,锐性分离直肠系膜,完整暴露直肠浆膜,并予肿瘤下缘2cm直角钳夹闭。二助扩肛,用生理盐水冲洗远端直肠干净。在直角钳夹闭以远处用强生凯途关闭器关闭直肠,探查关闭处距齿状线2cm,击发关闭器。向上游离肠系膜至肠系膜下动脉根部,分离出左结肠动脉后结扎及缝扎。保留边缘血管弓,切断乙状结肠系膜,切断乙状结肠,取下标本。近端乙状结肠端置入29号吻合器抵钉座。吻合器经肛门置入,行直肠乙状结肠端端吻合,满意。蒸馏水及洗必泰2000ml冲洗盆底腹腔。于腹膜外置骶前双套管一根。关闭盆底腹膜及系膜裂孔。探查腹腔无活动性出血。请点器械敷料无误后逐层关腹。手术顺利,出血100ml,标本送病检。 2、病理检查标本为 : (1)、全子宫:7.5*5.5*5.5cm,内膜菲簿,肌壁间见肌瘤一枚,直径3.5cm,宫颈尚光滑;左输卵管,5*0.3cm,见伞端;卵巢,2.2*1.5*1cm。右输卵管,5*0.3cm,见伞端;系膜处见囊肿一枚,直径0.5cm,卵巢,2*1.5*1cm。 (2)、另送下切缘:粘膜圈一个,1.6*1.1*0.5cm。 (3)、直肠癌根治标本:肠管一段,长11cm,周径4~7cm,距一侧切缘0.7cm,另一侧切缘8cm处见一隆起型肿块,2.5*2.6*1.3cm,侵及粘膜层累及肠管1/4周,肠壁局部灶粘膜皱pi 变浅,粘膜层似有颗粒状突起,肠系膜淋巴结15枚,直径0.2~0.6cm 病理检查诊断为: (1)、全子宫+双附件:子宫肌壁间平滑肌瘤,萎缩性内膜,宫颈慢性炎,右输卵管系膜副中肾管囊肿,双附件未见明显异常。 (2)、直肠癌根治标本:直肠中-低分化腺癌,侵及浅肌层,标本上、下切缘及另送下切缘均未见癌累及,周围淋巴结(0/15)未见癌转移。 术后第三天就出现并发症,引流口化脓,高烧,发生了直肠吻合口瘘。在后续的治疗期间针对此并发症,采取了抗感染,骶前负压冲洗引流。直到2015年1月4日办理出院时,情况稍微好一些,但直肠吻合口瘘未解决。 主治医生说:过半年考虑如何治疗直肠吻合口瘘方案。对直肠癌后续治疗,医生根据病理报告及血清检查指标情况,告知不需做化疗,因此,到目前为止未做过放化疗。 三、2015年1月4日出院~2015年3月9日在家休养期间, (1)、 直肠吻合口瘘已基本形成,左腹部引流口脓水有的时候多一点,有的时候少一点流出,气经常从引流口出,时不时还有感染并发烧。每天引流口要清洗换药。 (2)、阴道有脓水及黄色粘稠物排出,后期有带有淡血排出,而且量不断在增加,有气也在阴道中排出。 (3)、经常伴有37度~38度之间的体温。 (4)、日大便次数在10~15次,甚至在20次,严重影响了生活。 (5)、晚上严重盗汗 (6)、精神状况不好,严重失眠,一天只睡1~2小时,晚上整夜整夜无法入睡,精神崩溃。 (7)、有较重的抑郁症(术前就有,术后更重),表现为钻牛角尖,对待问题偏激,精神亢奋,始终怀疑并想尽办法找证据来证实先生在外面有外遇,对生活失去信心。 (8)、目前体质很差,住院期间检查时发现:血钙严重偏低1.3,血蛋白也低。 四、针对上述症状2015年3月9日在苏州市立医院本部办理了第二次住院(住院号:200723322) (1)、3月10日做了全腹部平扫+增强扫描(CT号:920894) 影像所见:肝脏大小、形态未见明显异常,表面光整,肝尾叶见一小圆形囊性灶,直径约0.9cm,边缘光整,未见强化。肝内、外胆管未见扩张。胆囊大小形态未见异常,壁光整,腔内未见明显异常密度影。胆总管未见扩张。脾脏、胰腺大小形态正常,实质内未见异常密度影。胰管未见扩张。胰周脂肪间隙存在。腹腔及腹膜后未见明显肿大淋巴结影。膀胱充盈,壁光整,腔内未见异常密度影。直肠癌术后,盆底结构紊乱,吻合口周围可见蜂窝状含气脓腔影,边缘模糊,略有强化,子宫及附件未见。 检查诊断:直肠癌术后,盆腔底部脓肿,吻合口瘘,请结合临床。肝脏尾叶小囊肿。 (2)、肿瘤物指标复查,指标正常。 (3)、钙、磷、钾等电介质指标低 术后直肠吻合口瘘已有4个月,针对直肠吻合口瘘的问题,苏州市立医院也束手无策,未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五、2015年3月26日~6月5日由苏州市立医院本部转院至南京军区总医院治疗。 因吻合口漏比较小,南京军区总医院提出的治疗方案是:第一,保守疗法,争取自愈;第二,脓腔消失后胶堵,第三,手术造瘘。 根据方案,同时采用了禁食、进行肠外营养、双套管持续冲洗、插肛管减压、辅之体能锻炼等治疗措施。 六、2015年6月7日~7月5日回苏州市立医院本部继续治疗 沿用了南京军区总医院的治疗方案,禁食、进行肠内营养、双套管持续冲洗、插肛管减压、辅之体能锻炼等治疗措施。 七、2015年7月7日~7月13日由苏州市立医院本部转院至南京军区总医院征求后续治疗方案,同时继续禁食、进行肠内营养、双套管持续冲洗、插肛管减压、辅之体能锻炼等治疗措施。期间引流口有脓及少量肠液流出,在南京军区总医院的后4天,每天出现了啦稀并伴有低烧,考虑有腹腔感染情况。建议回苏州后可用抗生素 经过了8个月的治疗,并根据前一阶段的治疗效果,最近一次造影显示,专家认为自愈及胶堵的效果都不理想,因此只能采用造瘘手术(横结肠造瘘或降结肠造瘘) 八、2015年7月13日~7月23日回苏州市立医院本部继续治疗 讨论造口手术方案 九、2015年7月23日~8月14日入住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2015年7月30日行横结肠双腔造瘘手术 十、2015年8月15日~2018年5月在家休养 期间对肿瘤物指标、全套生化、电解质指标每三月跟踪复查,除铁蛋白指标>2000外,其他指标均正常。多次针对针对铁蛋白指标>2000进行祛铁、降铁治疗,目前铁蛋白指标降到1100左右。 十一、2018年5月开始至今,肛门直肠出现脓腔流脓,一天断断续续出脓,量每天在100毫升左右,并伴随肛门剧烈胀痛,胀痛等级在9左右,晚上无法入睡,每天靠止痛药缓解疼痛。每天6~8次用温水浸泡肛门,有脓流出。 十二、2018年9月27在苏州苏大附属二院行双腔造口改单腔造口手术。术后至今,上述症状还是未得到改善。


发表于:2018.10.29

肠瘘 相关疾病

顾国胜大夫的信息

  • 推荐热度(综合): 4.0 (近两年患者推荐)

  • 感谢信: 117 感谢信 礼物: 171 礼物

擅长:

肠瘘,严重腹腔感染,炎性肠病(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白塞氏病)及炎性肠病所致复杂肛周疾病(肛瘘、肛...

简介:

顾国胜,男,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中国医师协会肠瘘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全军结直肠病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查看完整简介 >>

顾国胜大夫的电话咨询

90%当天通话,沟通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