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庆君_好大夫在线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副研究员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1

在线问诊量 3083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副研究员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话题:母亲与胶鞋

医生头像

柳庆君大夫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发表于:2011-07-24

1楼

举报  

    因为性格噼里啪啦的因素,当我对很多农村病人说我其实也是来自农村的时候,他们大都不太相信我,或者认为我只是为了更好的安慰病患,其实我说的是大实话,我甚至还是有自己土地的。

   我小时候几乎全是在重庆合川龙市镇一个离场镇都有几公里的村里长大的,我们村里有一个寺庙,叫做木鱼寺,某年某月,寺庙被一把火烧了个大半,于是乎先贤认为此地缺水不祥,改地名叫“海汇”,解放后,因为执政党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缘故,先后被错写成“海辉”和“海惠”。于是我就糊里糊涂成了重庆市合川区龙市镇海惠村人氏。

   木鱼寺后来改成了一所初级小学,所谓初级小学,就是说,小学且年纪不全,到了六年级,需要学习高深科学文化知识的时候,还要转到周围的其他“完全小学”才行。全校没有校长,只有2个公办老师,2个还要兼职种地的民办老师以及后来远嫁江苏的幼儿园老师。

   我就是穿着小号的解放胶鞋在这个学校读书的,一直读了近6年,但你们不要惊奇,即便是在这么一个衰败之极的破庙,我,虽然只有10岁,却已经读过高中的《趣味物理学》,读过竖着排版的《唐诗三百首》,读过恩格斯还是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至于中国历史外国历史,早已被我当成故事书连环画看了个遍,不但看了,而且发表感慨,在家里的鸡窝台阶上,给我的母亲讲奴隶社会活埋陪葬的残忍故事,至于查理一世被砍头得事情,我也早早就知道了。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及家人的爱,我这个土疙瘩恐怕永远只能在农村修理地球,我后来转学到高滩完全小学,然后到龙市中学。由于学校一直太差的缘故,我小学阶段几乎没有考过什么第二名,我永远是独孤求败,直到初中,情况扭转,因为初中起,我便不再穿解放胶鞋,改穿球鞋了。

   后来到了高中,又改穿“波鞋”了,一直延续到大学,再到研究生,再到工作,皮鞋和凉鞋成为我主力,但是母亲几十年来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胶鞋,她一如既往的穿着同样款式的鞋子在田间劳作,从黑头发一直做到鬓边花白。

   不仅如此,在我读书的时候,母亲总是能存下不少私房钱,因为父亲对我的生活费有定额的缘故,母亲总归有些担心体弱的我吃不饱,于是就在猪圈的墙缝的破胶鞋里,裹起来一卷一卷的钱,有几块十几块的,也有五十一百的,每次离家要返校的时候,母亲总是能拿出这样一双不再能穿的胶鞋,从里面掏出带着一丝胶鞋底的气味的钱,就来到了我的兜里,我就是花着这些胶鞋里的钱,从龙市镇上走到合川,从合川走到重庆,又从重庆到了绵阳。

    如今母亲已然成为一名老人,父亲则肝癌在身,弟弟锒铛入狱,侄儿年方数月,我每想起他们的时候,就想起母亲原来从猪圈屋的墙缝里那胶鞋的情景,无缘无故,潸然泪下!

希望此文对大家有帮助,欢迎大家在这里跟帖讨论,发表自己的心得与感想。祝大家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