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夫在线是医患沟通平台,医生基于患者自述病情所发表的言论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和治疗的直接依据。
当前位置:好大夫在线 > 医院 > 沈阳市肛肠医院 > 患者投票 > 肠梗阻
患者:119.116.141.*(来自辽宁省铁岭市) 患者于两年前发表
所患疾病:肠穿孔\肠梗阻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造瘘手术
患者主观疗效:很满意 态度:很满意
就诊大夫: 赵虹 肛肠外科 主任医师
看病经验:大肠外科 救命天使

----写给9月7日我的新生日

(一)
沈阳市肛肠医院大肠外科是该院的第六病区,是该院的“共产党员示范岗”。医院现任的主要领导曾院长和殷副院长都曾在大肠外科担任过科副主任职务。
时任大肠外科科主任的是知名专家赵虹(主任医师),科副主任是黄大年(主任医师)和赫靖岩(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有任辉、李希全等,护士长是刘卉,护师有洪晓征、杜维颖等十余名。
在我生命出现危险的时刻,正是上述大肠外科的领导和医护人员积极抢救、细心护理、热心鼓励,才保证了我的生命安全,使我得以生存下来。我再一次地谢谢大肠外科的救命之恩。我要告诉家人,告诉网友们:“大肠外科,救命天使。”
(二)
与大肠外科结缘,是我来肛肠医院治疗结肠炎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2009年8月4日,我连跑带颠地转诊到沈阳市肛肠医院大肠内科,实现我九年来“中药灌肠”的夙愿。在内科刘伟主任等大夫的调理和治疗下,我的日排便次数由入院前的15次以上降到日10次左右,并且有五天达到10次以下,最少的一天是7次。为进一步诊断病情,扩大疗效,8月26日我冒着低血压(0.1%---0.3%)、肠穿孔(0.12%)等并发症的危险签署了《大肠镜检查知情同意书》。我还在电话中答复老伴说:”危险性确实存在,咱咋那么巧就摊上呢?”当然,我也看到了同意书中关于我这样的“重度慢性溃疡性结肠炎”患者,在做肠镜检查时可能不能送达回肠、盲肠的文字。
8月31日,抱着检查到哪是哪的心态,在内科护士引导下于上午11时,我坐轮椅到肠镜中心做检查。左侧位躺着时,我还挺适应,正位躺后,我觉得越来越难受,我握着拳头连喊“我受不了啦!”,仍有一男大夫用双小臂来按我的肚子,后来一女护士替换下男大夫,边说着“你喊有什么用”边用两个拳头按我的肚子。随即我发生了呕吐。至此,镜检才被终止。
我的电子大肠镜图文报告上打印着“进镜:结肠镜插至90cm患者不能耐受,为预防并发症未能向纵深进镜。”“综合描述:退镜50cm黏膜脆弱易出血,见出血斑点及糜烂,表面覆以黄白色黏液浓苔,钳取1小块送病理。”肠镜诊断:“溃疡性结肠炎”、病理诊断:“溃疡性结肠炎。”
被推出肠镜检查室的我在休息厅里躺了近一个小时,在内科护士的催促下,推回大肠内科325—2床,下午4时前,我的儿子多次向内科大夫反映我的状态后,内科的刘允主任医师亲自带我下到一楼化验科检查。初步确诊我为“消化道穿孔”。于是,外科的任辉大夫到了内科病房。晚6点前,医院的院长、副院长们、大肠外科的主任、大夫、护士长等人各自由家中打车返回医院。在我由大肠内科转往大肠外科的时候,一句“这次转科必须转彻底”的响亮声音震醒了我。躺在325—2床上的我睁开眼睛,看到了说话的殷副院长,也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一位女大夫-------胸戴党旗徽章的大肠外科科主任赵虹。
当日晚6时,我成为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的唯一患者。值班大夫是任辉,护士是洪晓征。氧气管、心电监测器、血氧饱和度监测、静脉输液使用微量泵、肛管排气、胃肠减压、导尿管、输液管等六根大管全部武装,就此开始接受大肠外科的抢救治疗。
(三)
在9月7日前大肠外科对我的治疗采取的是保守治疗。
在保守治疗阶段,曾院长等院领导多次到ICU查看我的病情,鼓励我积极配合并叮嘱我“一定要听她(他)们的”,争取保守治疗成功。来ICU看我的还有大肠内科的刘伟主任和肠镜检查中心的康立强主任。医院还邀请了外院消化系统专家进行会诊。
大肠外科的赫主任主动为我实施腹腔穿刺术,抽腹中气体,赵虹主任多次为我扩肛,内科的何磊医师还为我针炙双侧足三里,以促进肠蠕动,加快保守治疗进程。直至9月6日,仿佛病情都一直在好转,我异常兴奋,以为9月7日就可以出ICU住进普通病房。可是7日早,我感觉两眼睁着费力,但仍希望继续保守治疗。
9月7日上午9时01分50秒的彩超报告所见:于腹腔扫查,盆腹腔可见多处积液,肝肾间隙可见5.3*1.3cm,肠间隙可见8.0*2.7 cm大小的液性暗区,腹腔可见5.1*3.2 cm大小的液性暗区,可见肠管扩张,肠内容物蠕动明显。
赵虹主任认为我的病情由大肠穿孔引发腹腔多发脓肿、腹膜炎、且有麻痹性肠梗堵,并且双脚已发凉,必须开刀治疗,于是又做通我大妹妹、二弟弟、内弟及儿女们的工作并力邀医大普外科的郭克建主任会诊以做手术的准备工作。
(四)
9月7日晚9时许至12时,我做了保命手术-----肠段切除术。
当我被麻醉师接到手术室时,大肠外科的主治医师李希全主动和我打招呼,使我倍感亲切和踏实。随后,我又看到了赵主任和任大夫。
当郭主任按照预定方案取左侧经腹直肌切口长约18 cm,进行开腹探查后发现,在横结肠中段有1*1cm大溃疡穿孔,溃疡穿孔周边组织较硬,约7*1cm,切开肠壁见肌层有空洞2处,一处约1.5cm,一处直径约1cm。(9月9日的病理诊断是:横结肠符合慢性溃疡并发穿孔,部分腺体上皮细胞局灶性非典型增生)
郭主任将横结肠溃疡性病变等切除10cm,在上腹部右侧皮肤开一直径4.0 cm洞,拉出近端肠管做了临时性造口(未开瘘),远端开口闭锁,以待下段肠道疾病愈合后回纳。(造口于9日上午开口 )并于盆腔、肝下、脾窝各留一胶管,引流出约750毫升的黄绿色液体。主治医任辉缝合刀口近20针。手术当晚又是洪晓征护师守在我床前,寸步不离地看了半宿,哄着直喊难受的我,没给我打一支麻醉针。
9月8日晚,我突发高烧38度多,9日昏睡,神智不清晰,赵主任给我的儿子下了口头病危通知。我的儿子一方面向医生提出保证:只要能救命,不管花多少钱都一定要救!;另一方面给有关亲友发信息,我的二弟已经在回家的途中,又下车往回赶,我的侄子在家备好轿车,随时准备把我老伴送到沈阳。当天,赵主任不顾我们“不输血或输全血”的要求,坚决地为我输了400cc血浆和人血白蛋白。把我又一次地从死亡的边缘抢救了回来。
9月14日早,基本脱离危险的我搬出ICU,住到625—2床,9月22日,在甲A流行盛期,又将我安排到622单间,以避免交叉感染。
9月28日,赵主任和任大夫开始为我拆手术缝合线,直至10月6日彻底拆了最后的两针。
10月6日,赵主任又示范用手指扩肛,以防“造口狭窄”,将来排便不畅。直到这时,赵主任和任大夫才告诉我,她们的心才算放下,因为我彻底脱离了危险,可以出院了。
10月10日上午10时,办完出院手续的我离开住了共计68天的肛肠医院。
(五)
赵虹主任主治各种消化道肿瘤、大肠癌及各种肛门疾病,是沈阳市医疗技术专家、事故鉴定委员会成员。
赵主任在治疗和抢救我的过程中,是制定治疗方案的主要决策人之一,是实施治疗方案的直接指挥者和主要负责人。也是我的主治主任。她是大肠外科的带头人和典型代表,她集中了大肠外科的优势和美德----视病人如亲人。
微笑服务、主动说话是大肠外科的一大特点。每天早晚查房时她和你见面的第一句话总是笑着说“你好,我来看看你”。白天,在病房外遇到你,她也会站住脚,满是善意地和你说些鼓励的话。
放弃休息、主动加班是大肠外科的第二特点。我有几次都是在下午4点左右正是下班时间发烧和身体不适,赵主任总是带着白班、夜班的大夫领着我做检查,直至搞清我的病因才离开医院。
治疗护理、身先士卒是大肠外科的第三特点。赵主任很少坐在她的主任办公室里,她在走廊里走路都是疾步快走,她在班上的每分每秒都在为病人服务。
我同病房的一床和四床患者都是直肠癌病人,都是她亲自做的手术。无论是否做了造口,患者都对她的技术赞不绝口。即使和病人的主治医生同来病房,需要做处理时,她也会亲自动手。
积极鼓励、多方指导是大肠外科的第四大特点。赵主任总是鼓励我树立信心,治好疾病,举例引导我笑对人生。并且对生活规律的培养、饮食的搭配、健身操、口服药用法以及制作简易造口袋等方面都是千叮咛万嘱咐,不厌其烦地指导我们。
细心观察、当机立断是大肠外科的第五大特点。无论是在9月7日我由保守治疗改为开刀手术,还是9月9日为我输血浆等医患意见不一的时候,赵主任都凭借细心的观察,以事实和病理为依据,说服患者及家属,将她的治疗意见变为现实,防止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
当然,大肠外科的特点绝不止以上这些, 但是,就凭以上特点,就凭她们“视病人如亲人”的理念,我要为大肠外科这样的好科室投上一票,为赵虹主任这样的好大夫投上一票。
(六)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希望这“后福”早些到来。
10月10日的《出院证》上写道“患者姓名:邓英良,年龄:64岁,性别:男。诊断:溃疡性结肠炎、横结肠溃疡病变穿孔、腹膜炎、腹腔脓肿。入院日期:2009年8月4日,出院日期:2009年10月10日。治疗结果:治疗。出院后注意事项:1、加强营养 2、溃疡性肠段中医治疗 3、病变随诊 4、勿加大腹压 5、造口处护理 经治医师章:沈肛医院 任辉 2009年10月10日”
这不足百字的内容描述了我的现状和将来的人生。出院后的现实远比我未出院时想象的严重的多!
可以说“穿孔”给我及家人带来了种种伤害。过去我老伴去市场买几斤菜,同楼的老大姐们帮着我爱人拎到楼下,然后我由五楼下去接。如今我不敢提重物,不敢举胳膊,不敢弯腰,连咳痰都要加小心。老伴只好一级台阶一级台阶地往上扔,而且做饭、洗碗、洗衣物、打扫卫生等都由她们娘俩撑着,我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人。
两个月来,度日如年的感觉挥之不去。最令人担忧的是,我的溃结肠!我的左半横结肠以及降结肠等,空置腹中。有的医生说:不走粪便会恢复正常,将来可以把肠子再接上,取消临时造口;有的医生说:肠子不用会退化,我真担心还会出现非典型增生,发生癌变。如今老肛门时不时地排出一些红色、黄色的液体,中药灌肠治疗已不现实。谁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我只能拭目以待。我的右半横结肠仍有溃疡,出院后,我在医大找专家治疗,服用了五盒最适于右半结肠病变的美沙拉嗪,结果复诊时专家说:药物原样排出,表明不被吸收,没有疗效!我何处再寻良医妙药?!
最令人打怵的是,每日的“造口”护理。“造口”每天至少要扩一次,以避免将来排便不畅。我的“造口”直径不过1厘米,伸进小姆指得用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造口”周边的皮肤疼痛,小手指也挤压得麻木,离伸进食指还有一定的差距,真是无奈的很。
最烦燥的是,每天的擦“屁股”。早上9点至晚上9点,至少得有近一半的时间用来处理粪便。上午基本是绿色稠便,下午是软黄细条便。偶尔喷稀便。粪便中有个细菜丝或者小碎块菜,排便就受阻,就得用棉签拨掉。住院时,有家在外地的儿子和二女儿护理我,自己没觉得累,如今,整天站立排便的我,已经感觉到腰酸、腿肿、背疼、颈椎痛了!
最尴尬的是,我在小便时,新、老肛门一起往外流东西,弄得我两头忙,不是脏了上衣就是脏了下衣。换下来的衣裤我还洗不动。
最痛苦的是,睡不好觉。住院期间,有儿女等人夜以继日地伺候,白天我至少可以睡一觉,晚上8点至早上6点睡一宿,如今白天我躺不下,晚上9点甚至到10点才能入睡,夜里还要自己起来3次左右处理大便,睡眠质量也不算好。
最欣慰的是,我的老伴以顽强的毅力撑起了我们的家。她经常安慰我、开导我、鼓励我,她处处体贴我、照顾我、呵护我,她为我打造了一个良好的生活空间。
正可谓:本想治溃疡,肠子穿了孔。造口下红肿,静脉豆未消。户主成累赘,家庭咋呵护。盼望早康复,重塑我人生。
对大肠外科的救命之恩最好的报答就是坚强地快乐地生存下去!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感 恩 人:邓 英 良
二OO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这条有参考价值吗? (2人推荐) 回应此患者
以上言论未经核实,仅为其个人意见,并非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请谨慎参考!
  • 沈阳市肛肠医院可咨询专家
好大夫在线电话咨询
沟通更充分,90%当天通话!

李晓萍 副主任医师

沈阳市肛肠医院 肛肠外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沈伟 主治医师

沈阳市肛肠医院 肛肠外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季成春 副主任医师

沈阳市肛肠医院 肛肠外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刘斌 主任医师

沈阳市肛肠医院 肛肠外科

 

电话咨询

袁和学 副主任医师

沈阳市肛肠医院 肛肠外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关于好大夫 | 网站地图 | 咨询好大夫 | 联系好大夫网站 | 意见和建议 | 手机版 | 内容管理声明/版权 | 出国看病 | 好大夫在线客户端 | 开放平台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举报邮箱:service@haodf.com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close
21 万名权威专家在线解答
我要免费咨询

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