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夫在线是医患沟通平台,医生基于患者自述病情所发表的言论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和治疗的直接依据。
当前位置:好大夫在线 > 医院 >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 患者投票 > 多囊肾
患者:27.23.131.*(来自湖北省黄冈市) 患者于两年前发表
所患疾病:多囊肝多囊肾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未填
患者主观疗效:满意 态度:很满意
就诊大夫: 余松远 超声介入科 主任医师
感谢信:44岁的我患多囊肝多囊肾多年,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大医院,钱花了不少,却没什么效果,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进了你们医院。昨天第二次入院治疗,虽然还不知道效果如何,但我还是要感谢您!其实早在13年3月就去医院做了肾囊肿超声介入,第三天就出院了,当时也不敢奢望有很好的疗效,时隔十个月,经你诊断发现之前做的介入治疗效果很好。说实话,专业的,高超的技术为我们的患者减轻了很大的痛苦。这次做了肝囊肿介入,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曾经努力过!谢谢你为我们这些患者减轻了身体和心理上的痛苦,带来了生的希望!希望你们团队能够攻克难关,再接再厉!让我们能天天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阳!上帝祝福你!阿门。
这条有参考价值吗? (2人推荐) 回应此患者 (1个回应)
患者:贺*** 患者于两年前发表
所患疾病:肝病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穿刺手术
患者主观疗效:满意 态度:很满意
就诊大夫: 余松远 超声介入科 主任医师
看病经验:戕是湖南常德人患多囊肝多囊肾近20年.2010年引起贤脓肿.在生命垂危时是余松远好医生挽救了我的生命
这条有参考价值吗? (1人推荐) 回应a***
患者:尹*** 患者于两年前发表
所患疾病:多囊肾多囊肝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未填
就诊大夫: 余松远 超声介入科 主任医师
感谢信:您真是个好医生!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衷心的感谢您!谢谢!您说的非常对,只有腹腔镜或者手术切除以及穿刺治疗几种办法,但均不能根治,即使手术切除部分囊肿,也可能很快月长起来,穿刺治疗损伤相对较小,但要注射足够的硬化剂才有效,否则无效的。我试试肾囊肿去顶减压术,试后跟您汇报交流。希望得到您的关注。王老师
这条有参考价值吗? (2人推荐) 回应尹***
患者:218.87.151.*(来自江西省赣州市) 患者于两年前发表
所患疾病:多囊肝多囊肾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介入治疗
患者主观疗效:很满意 态度:很满意
就诊大夫: 余松远 超声介入科 主任医师
看病经验:查出多囊肝多囊肾后,四处求医都说目前无法医治,无意中在网上了解介入治疗后,在10年4月穿刺三次消融手术一次抽出500毫升水,注入聚酯胶,肚子压力变小,疼痛减小。
这条有参考价值吗? (1人推荐) 回应此患者 (1个回应)
患者:冯*** 患者于两年前发表
所患疾病:多囊肝 多囊肾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未填
患者主观疗效:满意 态度:很满意
就诊大夫: 余松远 超声介入科 主任医师
感谢信:特大多囊肝 治疗现曙光
余松远主任:
几个月来辗转治疗我的特大多囊肝,终于见了成效。今天是在武汉医疗救治中心超声介入科第三次治疗第七天,我自我感觉肚子没有原来那么大了,也没有原来那么有压迫感了。最明显的是堵住胸口的那一个硬硬疙瘩也没有了。可以说出现了一线曙光。谢天、谢地、谢菩萨,特别是要谢谢介入科主任余松远大夫。
我患特大多囊肝疾病已有多年,这几年病像魔鬼一样折磨着我,不能吃饭,不想吃饭,吃什么东西都味同嚼蜡,一顿饭只能吃半碗稀饭,一个馍馍,人日渐消瘦,无精打采,整个人像半条命一样。肚子大得出奇,原来穿2尺2寸腰围的裤子,后来要穿2尺8寸的腰围,所有的衬衣都紧包着肚皮。行动困难,走不到200米就要歇息一下。我曾经对医生说我的这个病,嗳气不停,放屁不止。一向谈笑风生的我,在这种病的折磨下,整天无精打采,在大众聚会场合,也很少说话,像木雕泥塑一般。同事们说,冯开平性格变得木讷了。
疾病威胁着我,影响着我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实际上我这个病早就该治了,这些年来穷忙,忙完报社的工作任务就写书 ,推销书,一年到头没有个闲暇的时候。2011年春节刚过,我感到我的病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了,我常常教训别人休要做“满山打麻雀,家里不见老母鸡”顾小不顾大的蠢事,我自己不就是在做这个事吗?身体是万事之本,其它都是“毛”,“本固”才能“毛盛”。写书、挣钱都是“毛”只有身体是“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于是丢下手头所做的一切工作,看病。
2011年3月20日前后,我住进省立医院南区消化内科,(直观的看我的消化系统出来问题,当时我还不知道我患有特大多囊肝),做了胃镜等检查,除了发现浅表性胃炎之外,并无大病,于是做了 CT检查,发现了大问题,肝上面有一个大囊肿,这个囊肿长20CM,宽17CM,医生说有两个手掌这么大,请教专家,他们说这么大的多囊肝他们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囊肿压迫导致消化系统出现了食欲不振的问题。解决囊肿问题不是消化内科的业务,于是我出了院,分别到省立医院泌尿外科找专家,专家说我的肾功能已经不全,不能做穿刺手术了,做了 ,风险太大。于是我又看了肾内科,任主任叫我住院。这次住进省立医院肾内科 ,原本是做篓子的 ,肾内科主任任伟说我迟早都要进入透析阶段,早做准备好,(当时我的肌酐指标也最多是300,.尿素氮指标28,但是我一直有心理压力,做了篓子,好像离透析就越来越近了),我总觉得我离透析还有很长的路,于是就没做,吊了一个礼拜的保肾的水,就出院了。从肾内科出来不久,我又住进了省立医院肝脏外科,做了穿刺引流手术,5天之内从我的 肝脏囊肿中引流出8000毫升的水,肚子一下子瘪了下去,感觉很舒服,注射了两次无水酒精硬化剂,带引流袋出院,两个星期后拔出,没有超过5天,肚子又大如当初,不能平卧,寝食不安,如坐针毡,难受得要命。随后不久我第二次入住省立医院肝脏外科,马金良主任还是采取穿刺引流的方法,24小时之内放水5000毫升,然后带着引流管子出院。这次我吸取前一次的教训,准备长期带着管子和袋子,出院后一个月,每天从引流袋子内至少放出350毫升的水。一个月后管子被堵住了,水流不出来,无奈,只好拔管去袋。拔管去袋后三天,肚子迅速地 大了起来,我请求马主任处理,马主任直摇头,“你不能手术 ,肾功能不好 ,风险太大,穿刺引流只能缓解一时,我没有办法了 ,你的病最根本的办法是 换肝和换肾,联合移植。”。我的天呀,换肝换肾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我们普通百姓想都没有想过呀 。
我第一次感到死亡在向我逼近了,我欲哭无泪。在网上胡乱的搜索治疗多囊肝多囊肾的方法,搜索到的都是小的多囊肝多囊肾治疗方法,特大型的 多囊肝好像还没有什么方法 ,大都是穿刺引流 ,注无水酒精之类,手术那就是去顶减压等,也搜索到有一些医院,如山东红太阳肾病医院,河南管城医院,石家庄肾病医院,河南中医专科医院,他们都声称能够治好多囊肝、多囊肾,但网上也有他们的负面报道,许多患者指控他们骗人钱财,并无治病的本领,我也不敢轻易的相信,天天在苦闷中度日月,到 那里去寻求治病的良医和良方。
2011年6月28日,我在网上搜索到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超声介入科余松远主任,当即就和他联系,几番联系之后 ,7月11日在老伴李英的陪同下,从合肥坐动车历经3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这家医院位于市郊,条件还不错,我把希望全部投向了这里,心中忐忑不安,几分疑虑,几分希翼。7月16日上午,余主任为我做了第一次介入治疗,二个小时抽水43000毫升。他说从来没有从一个囊肿内抽出这么水(最多的是从一个病人的多囊肝中抽出2900毫升),当即注射了40毫升的新型 硬化剂聚桂醇,然后一切感觉都好。第三天之后,风云突变,我上吐下泻,高烧不止,一天一夜上厕所30多次,吐10次,三天没有吃一口饭。人整个像虚脱的一样,那种难受的程度,是我50多年来最难忍受的一次,欲死不得,欲生不能,我真担心我会死在武汉,我深深地后悔了我到武汉治病,老病没有治好 ,反而治出了新病,我当时很大的程度是怀疑药物反应导致。三天后,慢慢好了 ,经诊断原来是由于吃了不洁的食物,得了急性肠炎,于药物无关,真是祸不单行。
2011年 7月26日,我又做了第二次介入治疗手术,这次抽水2600毫升,第一次和第二次中间隔了8天,每天还是产生300毫升的水,也就是说,第一次治疗 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我的信心开始动摇了,把余主任看得也不那么神圣了,只是死马当着活马医治,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既然来了,怎么办呢?这段时间我在不断地反思自己,从余主任的谈话中,我揣摩到余主任对于治好我的病,似乎心中也没有底,他一开始就给我说三套治疗方案,一是抽液注射聚桂醇,二是反复注射无水酒精,三是微波消融 ,他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他的理由是,他也没有治疗过这么大多囊肝。此时,我两次介入已经开支两万多元。这次若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老冯能被人笑话死。
其间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老伴的弟媳妇江苏宿迁市徐燕自杀身亡,老伴闻此消息,从武汉急赴宿迁,丢下我一个人在医院里,我的心里真是糟透了,我的同学吴学久给我汇的两万元基本用完,每日千元,下一步怎么办?在忐忑不安中,迎来了第三次介入治疗,第二次介入治疗任然没有效果,2011年 8月 2日,这天仍然抽水2500毫升,事前我就给余主任说,这次改用无水酒精吧,在保障我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什么样的罪我都能承受 ,他说要打几百毫升的酒精,天哪,我心中害怕起来,这种滋味我受过呀。
提到无水酒精,我就不寒而栗。在省立医院 第一次注射5毫升的量,我就亲娘妈妈地嚎得不成样子,那种感觉真是可以用撕心裂肺来形容,在酒精进入囊腔一霎那,身体陡然膨胀得要爆炸,心脏被人攥着,肝脏无限张力向四周扩展,每一根神经都被拉紧,每一根头发都在冒着寒气。真是毋宁死,也不能受这个罪。最终还没有注射酒精,注射的还是聚桂醇,不过这次在我建议下,余主任给我加大了剂量,注射了50毫升。这一次余主任工作比上二次更加细致 ,下了两针,把囊液全部抽尽,他边检查边说,水虽然没有减少 ,但是囊内发生了变化。有纤维化的现象了,正在朝好的方面发展。尽管纤维化的概念我不懂。我猜测可能是囊腔有愈合的倾向。
2011年8月2日,我在武汉医疗救治中心做完第三次介入,吊了三天水,8月4日,我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合肥老家,这次回家不是病治好了 ,而是钱花光了,(总共住院25天,住院开支29900元,白蛋白11瓶4950元,吃喝拉撒睡来回车旅2000元,总开支37000元左右。)。至于病治疗得怎么样,只有天知道,第一次无效,第二次仍然无效,第三次会怎么样 ?我自己觉得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按照我一贯的处世原则——尽人心而任天命了。我天天在观察我的肚子,称称我的体重,体重每天都不同,而我的肚子却没有了原来那种做过介入之后,每一天都有增加饱胀的紧迫感,前三天还不太好比较 ,到了第4天第5天第6天,我越来越感觉到没有原来做过之后第4天第 5天 第 6天那种饱胀感了,用手抚摸,也没有了那种硬硬的突出的感觉了。我怕自己的感觉错了,找来老伴看看,她说是好像没有原来大了,天哪,难道我的特大多囊肝得到了控制,难道上帝显灵了,我老冯有救了!此时的心情真是高兴呀,虽然我的身体还很虚弱,但是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笑,我的每一个关节都在歌唱。笑,只要心意诚,石头也能开出花来;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歌唱,余松远大夫果不食言,歌唱,余松远大夫高超医德精湛的医技。这一线曙光,给我极大的鼓舞和鞭策,苍天呀,只要你给我一瓢水,我肯定还你一桶水,蓝天呀,你给我一片白云。我会报答你霞光灿烂,大地呀,你给我一片绿叶,我会还你一片浓荫。我老冯是个投桃报李的人,绝不做过河拆桥的小人,卸磨杀驴的恶人。
这些年来,我 一个大男人,天天挺着孕妇一样的大肚子,丢人啊 。特别是这半年来,我住院穿刺,挂着引流袋子,走到哪里拖着一根大肠子,澡不能洗,睡只能侧着身子,困难呀。我的生活失去了平衡,我羡慕每一个平平常常的人,他们可以前呼后拥地挤公共汽车,他们可以在公园广场悠闲的散步,他们可以大汗淋漓的跑步做操。看他们喝着稀饭,吃着油条,大踏步地走向四面八方,而我却不能够,我活得没有了质量 。我曾经说过,苍天呀,我还不到 60岁 呀,我努力辛苦了大半辈子,起码要到70岁,才能够本呀。我的多囊肝病得到遏制,变小了,惊现这一缕曙光,我的生命中出现了玫瑰色的红 ,我也能过上普通人应该过上的日子。我这一辈子跌跌撞撞,不求富贵和荣华,只求平安和平常,任何幻想都是浮云 ,不要扯谈什么60而红,不要幻想什么茅奖、鲁奖,做普通人,喝大米粥 ,吃大肥肉,写心情文字,等待着我的女儿和儿子结婚,等待着带孙子外孙子到和平广场去散步、讲故事,放风筝 ,看大屏幕。
但愿我这多囊肝治疗现出的一线曙光,是初春的萌芽,等待我的是万紫千红次第来的春天,是病情好转的先兆,等待我的是特大多囊肝的慢慢消失,是我人生的拐点的彩虹,走上一个普通百姓应该走的坦途。
在此感谢余松远主任,祝你工作愉快。
安徽患者老冯
2011年8月10日星期三
这条有参考价值吗? (21人推荐) 回应f*** (1个回应)
以上言论未经核实,仅为其个人意见,并非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请谨慎参考!
  •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可咨询专家
好大夫在线电话咨询
沟通更充分,90%当天通话!

刘磊 副主任医师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耳鼻喉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余松远 主任医师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超声介入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郐国虎 主治医师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神经外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刘凤勤 主任医师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妇产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谢军 副主任医师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 内分泌科

网络咨询 电话咨询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关于好大夫 | 网站地图 | 咨询好大夫 | 联系好大夫网站 | 意见和建议 | 手机版 | 内容管理声明/版权 | 出国看病 | 好大夫在线客户端 | 开放平台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举报邮箱:service@haodf.com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close
21 万名权威专家在线解答
我要免费咨询

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