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好大夫在线,帮你找到好大夫
李学松_好大夫在线

李学松

主任医师 教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泌尿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2

在线问诊量 4577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给李学松医生投票

您的投票和反馈是病友们求医路上的指路明灯,也是鞭策医生努力提升专业水平的动力!

李学松的患者投票 456

患者:姚*** 马蹄肾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未填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有好转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熟人推荐、医生推荐
尊重病人
理解病人焦虑
有解释也有安抚
门诊秩序好
好住院
感谢信:李主任医术医德厉害 ,全国顶尖泌尿专家,团队相当专业,非常感谢李主任和团队的帮助!
患者:杨*** 肾肿瘤切除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机器人手术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痊愈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医生推荐
尊重病人
有微笑
问诊详细
理解病人焦虑
看诊中照顾情绪及痛苦
有解释也有安抚
检查顺利
感谢信:在北京市某区的二甲医院查出左肾恶性肿瘤,医生说肿瘤位置不理想左肾可能会全部切除。随后找到了李学松主任,经过机器人微创手术切除了肿瘤保肾成功。手术非常顺利,李主任不愧是知名专家!名医!最暖心的是,被全麻的前一刻,我对李主任说,耽误您吃饭了,李主任微笑着回答了一句“为人民服务”。使我感到十分温暖!为李主任点赞!
患者:李*** 肾积水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腔镜手术、微创手术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术后康复快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网上评价
尊重病人
有微笑
问诊详细
理解病人焦虑
看诊中照顾情绪及痛苦
有解释也有安抚
门诊秩序好
感谢信:妙手仁医,处处为病患着想,感恩李学松教授的仁心妙手为我们带来健康。
患者:郭*** 右侧输尿管梗阻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暂未治疗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等待李主任春节后做手术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医生推荐
尊重病人
有微笑
问诊详细
理解病人焦虑
看诊中照顾情绪及痛苦
有解释也有安抚
门诊秩序好
好住院
检查顺利
感谢信:通过两次找李主任看病,是个医德医风高尚的人,理解病人痛苦,团队的大夫都很热情,有耐心,我在等待春节后手术,谢谢团队所有的医生。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微创手术 疗效满意度:还不知道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网上评价
问诊详细
好住院
感谢信:非常感谢李主任团队的热心帮忙
患者:刘*** 输尿管狭窄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微创手术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痊愈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医生推荐
尊重病人
好挂号
好住院
检查顺利
感谢信:很感谢李医生的耐心解答 李医生是国内这方面最专业的专家之一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终于帮我找出病因,对症治疗。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痊愈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网上评价
尊重病人
问诊详细
好挂号
门诊秩序好
好住院
检查顺利
感谢信:感谢李主任,态度和蔼,有耐心,终于为我解除病痛,谢谢。
患者:彭*** 上尿路修复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开刀手术、微创手术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痊愈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医生推荐
尊重病人
有微笑
问诊详细
理解病人焦虑
看诊中照顾情绪及痛苦
有解释也有安抚
好挂号
好住院
检查顺利
感谢信:《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第一集
他一边看着我的CT片一边说“你这病,只有我们北大的李雪松主任能给你治,找机会去北大第一医院吧”,来自北一大组团式援藏的范大夫说。我赶紧翻过我的病历,指着背面空白的地方:“麻烦您把这位大夫的名字给我写一下吧。”“李学松”,他写下三个大字。哦,原来是李学松,不是李雪松。从那一刻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名字,就神话般的存在了,从此这个叫李学松的大夫就注定成为“男神”,而且不只是我一个人的“男神”,是我们十几个病友姐妹们共同的“男神”
那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抱着一根浮木,在一片黑黝黝、冰冷刺骨的水面漂浮,又冷又饿又怕,无依无靠,精疲力尽。我想喊救命,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手越来越没有力,眼看抓不住那浮木,整个身体就要滑落水中… 就在这岌岌可危的时候,突然一束光缓缓的升起,一个人,划着一条船,穿越烟雾弥漫的远方,缓缓驶来。身影是那么的模糊,那么的遥远,那么的不真实,我屏住呼吸,深怕自己一出气就会把他吹走。终于看着他的确朝着我划过来,“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我用力挥动着我的臂膀。那条船,那个划船的人,一点点冲破迷雾,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靠近,紧紧攥住了我伸长的手,一切仿佛在那一刹那静止了,唯有绝处逢生的感激涕零……抽噎着,我醒了,双手正紧紧拽着森哥的胳膊,“你咋了,一个劲晃我胳膊,做梦了?”,“嗯,做了个梦…梦见“男神”来了…”,我破涕为笑。
是的,“男神”来了,在好大夫APP上输入李学松三个字,就跳出来“李学松上尿路修复及肾积水团队”,申请图文问诊,完善个人资料、病历、写下咨询内容,提交付费,“男神”就来了,还带着他的神仙团队。
见男神的过程颇费周折,在好大夫APP上约定的时间是2019年10月23日门诊加号问诊,23日一早赶到医院,却被告知李主任因故取消了当日门诊,要等下一个周三才出诊。诊室外面密密麻麻围着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个个脸上都露出沮丧、无奈和焦躁。
好不容易熬到了10月30号李主任门诊,又被告知,因李主任出国两周,压了很多病患,今天不再加号。看着诊室前你挤我我挤你黑压压一片,我心急如焚,不知所措,今天看不上,就意味着我还得再等一周,对于一个远道而来的病人,这不仅仅是经济能力的考验,也是对每天发作的疼痛的考验,更是对心态和承受能力的考验。无论怎样我今天都得看上。我厚着脸皮,打着邱主任(我14年去北京看病时认识的一位特别好的影像科的大夫)的旗号,软磨硬泡缠着凡大夫给我加了号。那天上午李主任一共看了来自全国各地的53名患者。
邱主任眼里的李主任是这样的:“学松比我高一届,无论从人品、医德还是医术上他都是无可挑剔的。学松和我可以说是过命的兄弟,03年非典那会,我们两都被感染了,被同时‘关进了’小汤山,一起和非典病毒抗争”。在好大夫APP患者的留言是这样的:“李学松医生和蔼可亲,满脸微笑,医德高尚、医术精湛”。而在我们这几个病友们眼中呢,李主任那就是“男神”,从治病救人上来说,李主任是无所不能的医生。从医风医德,为人处世上来说,李主任是无可挑剔的大夫。这样的人不是“男神”又是什么呢?我还没有见到他就已经听说了关于他的太多太多,什么满脸微笑,对待病人真诚热情啊;什么慈眉善目,菩萨心肠,家庭困难的病患李主任自己掏腰包给他们资助路费检查费啊;什么技术高超,还发明了方便做此类手术的器械并获得了专利啊;什么上尿路修复术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啊;什么那位电视台采访的甘肃姑娘肠代手术后恢复得特别好,都上班了啊,等等等等。
在漫长的等候中这些我听到过的“男神”的种种,像复读机一样不断的在我脑海里重复。安慰着我,鼓励着我,让我紧张又兴奋。时近中午,终于等到了显示器呼叫我的名字,终于就要见到这个我“朝思暮想”的“男神”。我轻轻推开了诊室的门。
《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第二集
一个大夫,坐在桌前,盯着电脑输入着什么,旁边围了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也盯着屏幕看,桌子对面还站着好几个医生,一个医生坐在他对面快速的记录着,他们议论着上一个病人的病情,热火朝天,不大的诊室拥挤又热烈。见我进来,桌前的大夫抬起头,他就是“男神”,在泌尿外科“上尿路修复及肾积水”界神一样存在的大咖李学松。
李主任40多岁的样子,和照片上一模一样,戴着一副黑边的眼镜,已经有不少灰白色的发,夹杂在浓密的黑发里,点点滴滴微微泛着那种好看又时髦的“奶奶灰”。一上午坐诊,并没看出他有多疲乏,更没觉得他有一丁点不耐烦,脸上满是传说中的那种“笑眯眯”,亲切又温暖,一点架子没有:“来,坐,你是什么情况啊?”他问到。我言简意赅地陈述着我的病情,他一边听着一边把目光集中在我的病例上:“哦,你就是那位和我联系的西藏的患者”。说完他又抬头看了看我:“不像从高原来的呀,没有那个什么,什么”,他想了想:“那个高原红”,他用手指在自个儿脸蛋上画了个圈,逗得大家伙都笑了。当看到多年来给我换支架的大夫是华西的朱育春(朱大夫,我圈里的铁粉们都知道,他是我十分敬重,对我有过很大帮助的华西医院的一名大夫。只是泌尿外科分得很细,朱大夫并不擅长上尿路修复,能为我解决的也只能是置换输尿管支架)时,李主任笑到:“原来给你看病的是朱育春啊,特别帅对吧,你看他有没有我们这位主任帅啊?”说着,他指了指身边一位高大帅气的医生。“朱医生特别喜欢极限运动,帆船、蹦极什么的,我很喜欢这个阳光的充满朝气朱育春,他太厉害了,他做的那些极限运动我可做不来,哈哈哈…。”李主任笑着摇摇头,问诊的气氛轻松有趣,我也没那么紧张了。
我不像很多病友那样,李主任面诊完就可以根据病情安排手术,我的情况有些复杂,无法确诊,也不具备马上做手术的条件。李主任在我的病例上下了“柏宏伟”的名字,让我去309医院找柏主任,先排除泌尿系结核,他说柏主任是这方面专家,等柏主任那边诊断结果出来,再来找他,如果是结核需要吃很长时间抗痨药,加上我常年肾积水、置换输尿管支架,为了手术的安全,保护好肾功能,还必须先造瘘,造瘘三个月才能做肠代术。李主任说着大致的诊疗方案。
我瞬间像霜打了的茄子。当范大夫给我说只有李主任能治我的病的时候,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怀揣着希望和兴奋,千里迢迢、急急忙忙地从拉萨赶到北京来找李主任。因为李主任出国,我还在北京焦灼的煎熬了一周,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他,我满以为就可以给我做手术了,所有长久的疼痛就要手到病除了,可没想到还要费这么多周折,还有这么久的日子需要去煎熬。一时间懊恼、沮丧甚至崩溃,眼泪不由自主翻涌而出,我顾不上脸颊挂着泪水的难为情,近乎哀求到:“李主任,您就给我把手术做了吧,我实在是太疼了,坐着疼站着疼,走路疼睡觉疼,疼得我真的死的心都有了,我快要绝望了,您救救我吧,就赶紧给我把手术做了吧,14年就怀疑是结核,就吃了半年药,一点效果没有,这么多年了,是结核的话我这个肾早就保不住了,求求您了…”我情不自禁的哭诉着,李主任耐心的听我说完:“你的痛苦我们理解,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助你,但是,我们不能拿生命开玩笑是不是,再没有排除其他病症前,不可以盲目做手术,万一是结核,手术后引起并发症(他好像是这样说的,记不太清了[捂脸])那可是要危及生命的。医学是严谨的,是不能感情用事的,我们医生对病人负责,可病人不遵医嘱,那是自己对自己不负责,对不对。我们知道患者的痛苦,也理解你,但我们也要一步步来,才能真正彻底治好你的病,你说是不是?”李主任很耐心的劝慰我。“去找柏主任吧,他那边出了结果就再来找我,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病”。李主任几句话真挚诚恳,即便我的内心再迫切,我也知道他是在用最安全最有效的办法救治我,那句“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给我了巨大的希望和信心。我不知道在诊室里问诊的时间有多久,但绝对是这么多年唯一一次时间最长的问诊。
告别李主任,又等了几天,等到309医院柏主任出诊的周一,我顺利的挂了号,见到了又一位和蔼可亲的医生。森哥说,李主任一定因为自己的人品所以有很好的人缘,而这些他推荐的医生一定也和他一样秉性相投,三观一致才可以成为工作中相互依赖的伙伴。柏主任听完我的介绍,对我是不是泌尿系结核表示怀疑,他说即便血液检查和皮试有个别阳性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能确诊,最直观的就是再做一次输尿管镜检,同时更换支架。很快镜检结果出来了,柏主任说不像结核,像陈旧性的炎性病变,但这么明显的尿血和狭窄找不到原因,也不能掉以轻心,为了保障后期李主任给我做肠代手术的安全,还是先吃半年抗痨药。
我拿着柏主任的诊断结果和意见,再次缠着凡大夫给我加了李主任的号,第二次见到“男神”,“男神”依旧笑眯眯的,我刚说您让我找柏主任,他马上说:“对,你是西藏的那位患者,柏主任把你的检查结果发给我了”。说着他拿出手机,找到柏主任发给他的,柏主任在术中给我拍的一个输尿管内腔状况的视频还是照片,给几位助手:“看,一碰就出血,出血点明显,但输尿管又没有明显结核病变”,“那就这样吧,为确保手术安全、成功,就按柏主任的意见,先吃半年抗痨药,吃抗痨药后两个月造瘘,然后拔除体内支架管,半年后检查没问题,我们就定手术方案和时间。好吧”。他微笑着看着我,我连连点头、致谢,退出了诊室。
《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第三集
从北京返回,已是初冬,寒冷而干燥,空气比其他季节更显得稀薄,但总算未来可期吧,日子除了疼痛,有了些其他的色彩,抗痨药的服用也没有带来恶心、呕吐等强烈的不适,心里就像偷偷被谁增加了含氧比例一样,有那么一点点窃喜。
春节一天天临近,节前造瘘的话,肯定整个年都过得不自在不方便了,就等春暖花开吧。这一等,没想到可怕的疫情爆发了,造瘘就因此拖来拖去,一直到了6月,6月5号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王峰主任亲自给我做了经皮肾造瘘术。
术后在好大夫上和李主任联系,李主任让我做一个造瘘口造影,但等造瘘口造影结果出来,我购买的那次图文问诊服务就过期了,我就在好大夫上问了一句,言下之意就是那我回头是不是还得再付298块钱购买一次服务啊。李主任看后回了我一句话:“我给赠送长期问诊”,就这一句话我就成了“VIP”,在好大夫“李学松上尿路修复及肾积水团队”里,享有长期免费问诊的特权,从此不用再花费一分钱。看到李主任发过来的这几个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觉得特别感动,也因此特别敬重和珍惜李主任的赠送,不会动不动遇到问题就去咨询,从来不敢挥霍这份特权,感恩并小心的呵护着这份对我来说既厚重又温暖的关爱。因为自己的经历,所以后来病友们讲起李主任掏腰包给家庭困难的患者检查费、路费,我都一点也不吃惊,我就那么一问,他都能慷慨赠送免费问诊,何况家庭条件不好的病人呢。只有“男神”才会有这波神操作。
听病友说也有患者,听说李主任菩萨心肠,明明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也在李主任那里各种哭穷,李主任不忍心,总是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病友说“男神”心太软,也不调查调查。听到这些我也是很无语,这样肆意践踏别人的善良,不仅伤别人的心,还很容易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失去被帮助的机会。唉,这世界上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下次见到“男神”,我是不是给他献歌一曲呢 就唱那个啥吧,那个“心太软”。
写到这里,想起达琼哥看完我写的第一集时给我的留言:“文章结尾,会不会去掉前面那个'男'字”,我说:“哈哈,不会,因为他确实是个男大夫,也确实是我们几个女患者心中的男神”。现在想来等我写完“男神”的故事,我去不去掉那个“男”字,在大家心中都只剩下这个“神”字了吧。
《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第四集
无奈又痛苦的带着造瘘管的日子度日如年,真的是一天天搬着指头数,盼望着早点手术,早点去掉身上这根磨人的管子,可当朱主任告诉我30号就手术时,我又觉得一切来得太快了,我都还没有准备好,心里七上八下。
那天小张大夫叫术前谈话时,在走廊里,碰到有病人术后从手术室推回来,苍白的脸,紧闭的双眼,高高翘起的胃管,放在那条盖着身体的被子上的几个袋子里,全是血,鲜红的,暗红的重叠在一起,每一袋都拖着一根根细长的管子,顺着被单遮挡的身体,深深地插进体内。我忍不住捂住自己因为惊恐而张大的嘴巴。森哥一把遮住我的眼睛,顺势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肩膀上,抱紧了我,安抚的拍着我的后背:“别看,别看。不害怕啊,手术下来不都这样吗,走,我们去签字”。说着拉着我去找小张大夫。但那一幕总是时不时跳出来,在我的脑海里萦绕,不害怕,那真是假的。尤其手术前一晚,内心更是非常忐忑不安、栗栗危惧。除了担心手术会不会顺利,手术能不能成功,术后效果会怎样,我还特别担心自己出状况,万一麻醉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怎么办,我不会就这样一命呜呼了吧,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我还不能死…这种恐惧塞满了心头。这些个让人心神不定、跼蹐不安、惊慌失措的内心活动压得人几乎窒塞,不想想可总冷不丁又跑进脑子里,还不敢说出来,怕森哥怪罪也怕他担心。就这样一个人在那焦灼,在那惴惴不安,在那折磨自己。在不经意间喘口大气,啪啪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一下。森哥看出我的紧张:“别担心,是李主任给你做手术,你还怕什么,还有我呢,别小看我们这些姓李的哦。”
小张大夫说李主任学术交流完了就开始给我手术,我们九点半左右就要进手术室做好准备等李主任来。到了手术室麻醉科的大夫和小张大夫还有凡大夫就忙碌起来。麻醉科的大夫开始术前的动脉穿刺,建立静脉通道,麻醉。凡大夫(北大第一医院的医生,李主任神仙团队的成员之一,一位非常热心的大夫,他和李主任一样,总是笑眯眯的)问我紧张不,我说紧张,他安慰我:“别紧张,一会你就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疼不痒的,等你醒过来,李主任就给你把手术做完了,你的病就治好了。你看你多幸运啊,赶上这么个学术交流活动,全国这么多医生都要看这台手术,都看着李主任精湛的技艺,李主任就做得更完美,别担心哈”。小张大夫和凡大夫开始术前消毒等等准备,然后我听麻醉大夫说静脉注射多少啥的,就开始昏昏沉沉,直到失去知觉。
《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第五集
今天写的内容是“男神”怎么给我做手术,这些都是小张大夫、凡大夫和森哥后来讲给我听的。这是个医学专业话题,如果哪里不太准确,敬请谅解。
等一切术前的准备工作做好后,李主任登场了。李主任根据我输尿管狭窄的位置,在腹部最合适的地方穿刺,上腹部两个,下腹部三个洞口,建立腹腔镜操作通道,通过这个通道剥离整个病变的输尿管。完全剥离干净后,在腹部正中定位开口,长度大约十厘米,从这个开口入腹截取回肠。
术前和凡大夫交流时,他问我是做哪一边的肠代,我告诉他左边,凡大夫说左边相对难度大些。后来小张大夫用他画的神图给我讲解了一番。太专业的我说不来,大概的意思就是,人体的回肠在腹部的右侧,如果是代替右侧输尿管,那么测量好所需的长度,剪断后,处理干净,顺着拉过来吻合就好,但左侧呢,就需要翻转,这个翻转是有难度系数的。我想当然,肠子剪一段下来,清洗干净,再翻转,然后两端分别吻合在肾盂和膀胱就好了。小张大夫讲解后才知道,人体的肠子不是独立的,包裹着负责给肠子供养的肠系膜,不能单单剪断肠子就完事,还必须连同肠系膜一起分离,有肠系膜的持续营养供给,回肠才是有生命力的。在截取回肠时,需要透着光仔细确定上面的血管,剪断的过程必须保留血管的完好,以便将来代替输尿管工作后,能正常运行。肠子截取的长度也是非常考究的,长了肠子分泌的毒素更多,更容易影响肾功能,短了,不够吻合两端。李主任控制得特别精准,还用悬吊一些膀胱的技术缩短剪切肠子的长度。如果以为这操作就是李主任最厉害的一步,那就大错特错了,在他们后来的讲述中,我才知道手术中最难也是李主任最厉害的是一开始为我剥离病变的输尿管。
我曾经看过李主任关于肠代的一篇文章,当年的肠代手术需要6-7个小时,这些年随着不断的探索、总结、创新,积累,李主任的技艺已是炉火纯青。小张大夫说现在李主任做肠代手术,单侧估计三个小时就够了。
术前,小张大夫说可以扫二维码进入直播间观看手术过程,“还是算了吧,我估计没那个胆子,再说是自己老婆,肯定不忍心看下去,会更担心更着急”,森哥就没敢看。所以当手术时间超出大夫估计的时长,还不见我出来时,在手术室外等候的森哥开始各种不好的猜想,坐立不安。他回到泌外医生办公室,问正在值班的大夫,手术进行得怎么样了,值班医生递过自己的手机:“喏,正在做呢”。森哥说只见一片血肉模糊,吓得赶紧跑了。但总算有了些安慰,正在做就好就好,没什么意外就好。
终于,森哥等来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李主任,赶紧迎上去:“李主任,您好,我是彭**的家属,手术还顺利吧”?李主任还是那样笑眯眯:“手术挺顺利,放心吧。”“我看用了不少时间,有点担心了?”森哥说,“输尿管粘连得很厉害,在剥离输尿管的时候费了不少劲,还好一切都很顺利,手术很成功,放心,接下来就好好养吧”,李主任还是亲切的笑着。森哥的悬着的心才安稳了一些。
小张大夫下了手术也第一时间来病房看我的状况,“听李主任说剥离的时候挺费劲是吧”,森哥问道。“那可不吗,简直粘连得一塌糊涂,本来想着肾盂和输尿管相连的部位较宽,应该有一截输尿管还可以用,不需要剪太多回肠,没想到那里粘得最厉害,也就是李主任,换一个大夫,你这手术都不知道怎么做。输尿管周围的脂肪硬化,紧紧地缠绕着输尿管,把输尿管勒得死死的,没有弹性,所以说你疼呢,能不疼吗,输尿管被束缚着,水肿、充血、狭窄,不能正常蠕动。李主任就给你一点点剥啊,既要剥离干净不留后患还不能伤及肾,真是尽量往里掏,靠近肾盂的部位都掏到极限了,还要把后腹部都给你掏空处理干净,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剥的。李主任可是尽了全力,手术是做得相当漂亮的,至于后期效果,还要看你自己的恢复,也要看你的造化了”。凡大夫也给我说,现场直播的演练手术,对大夫来说,当然手到擒来,轻车熟路的会显得更漂亮,更完美,结果遇到你这么个难题,李主任都说你们怎么给我选了这么一个患者啊,简直太难做了。我也时常在想,真是幸亏遇到了李主任,如果不是他,谁又能把我从近八年得病痛和苦难中解救出来呢?
《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第六集
我曾经问过我很敬重的一位泌尿外科专家,既然肠代术可以解决长段输尿管狭窄的问题,为何没能广泛开展呢。造瘘的患者这么多,终身挂着个尿袋子,生活多没质量啊。他说,一是肠代术对医生的技术要求非常高,二是肠代术有很多并发症,术后的复查、管理、随访、患者的配合都缺一不可,哪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前功尽弃。除了要求医生医技高超,还需要患者自身的重视和配合,搞不好就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所以,我特别明白李主任为何在群里反复强调要定期复查,定期复查。
肠代手术和其他手术不一样,术后管理很重要,也很复杂繁琐,李主任没有三头六臂,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也是不可能做到周全和完美的。因此就需要一个团队,一个值得信任值得依靠和托付的团队,这个团队就是“男神的神仙团队”。
术前李主任诊断确定方案;健宫泌外的朱主任安排住院,确定手术时间,邀请专家;李主任主刀,小张大夫和凡大夫协助完成手术;术后李志华护士督促患者复查,管理患者病案…这是一个团结协作的,缺一不可的团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职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任务。他们齐心协力带领着病患,过五关斩六将,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
术前志华护士就联系我,告知后期复查怎么安排,然后术后两个月、三个月都联系我,给我安排复查,跟踪和督促,真的非常尽心。11月初去健宫拔支架的时候就在志华护士那里预约了12月初的复查,复查结果出来后,志华护士就安排李主任随访门诊,一步步都很费心很规范,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总有一些人让你依赖让你信任,让你温暖让你感动。
8号下午在知名专家的随访诊室,我终于见到了“男神”。李主任脸上还是那特有的微笑。他不知道我是谁,患者太多,他早就忘记了,我告诉他我是西藏的患者,他就一下想起来了,又重复那一句话,这肤色可不像从高原来的呀,“您上次就这么说”我忍不住笑了,他也笑了。他仔细看我所有的检查报告:“很好啊,简直太好了,一点积水没有了,小便完全正常,尿培养做了吗?”,“做了,二楼机器坏了没打出来,手机上看到结果了,没有细菌生长”。“嗯,不错不错,一切都很好,这下,你就可以好好生活了。虽然肾功能有损伤,但不要太纠结,保护好现有的功能,不劳累,心态好,十年二十年的没问题。”他鼓励我。“后期就是一定要做好复查,术后一年是非常关键的”。他一边说一边给志华护士下医嘱,志华护士记录着,等到术后半年,九个月、一年,志华护士都会按时提醒我复查,并将需要复查的项目列出清单,在当地查的结果我发给她,必须去北京复查的项目,她负责安排。总之呢,有条不紊,规范有效。我们每一个病患在这个团队都有一份档案,详细记录着前后就医的情况,让患者有治疗 ,有跟踪,有保障,能更好的康复。
等这一系列医嘱落实得差不多了,我见缝插针:“李主任,您能和我合个影吗?”,“可以啊来吧,得把口罩取掉。”他一边爽快的说一边摘下口罩。李主任突然伸出拇指,做了一个赞的姿势,我也赶紧比了一个赞,估计没拍下来,李主任很体贴的说,没事,来,再拍一张。然后就有了这张和“男神”非常珍贵的合影。
“男神”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人,在离开诊室时,我给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他已经忙着看下一位患者,估计都没看到。我转身握了握正在忙碌的志华护士的胳膊:“谢谢,谢谢你”,说完快步走出诊室,因为那一刹那我眼泪就下来了,想想这么多年的心酸和苦痛,想想遇到李主任的幸运,想想奇迹般地检查结果,想想这些日子以来,所有医护给我的帮助和关爱,百感交集,泪满衣襟,感恩男神和他的神仙团队让我得以重生,从那一刻起,未来可期,人生可爱,每一个诗和远方都洒满了阳光。
谨以这些日子写的这些文字,献给李主任、朱主任、老大、凡大夫、魏来护士长、靓靓护士、志华护士,以及健宫医院泌尿外科所有的医护,感谢你们对我的救治,给我的帮助,感谢你们让我能有尊严的活着。最后祝愿大家:安康如意,扎西德勒!!!
患者:吴*** 肾囊肿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暂未治疗 疗效满意度:满意 态度满意度: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咨询检查结果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随机挂号
尊重病人
理解病人焦虑
有解释也有安抚
挂号难
感谢信:答疑及时,解释细致,感谢医生的帮助!
患者:魏*** 肾肿瘤
看病目的:未填 治疗方式:做射频消融手术 疗效满意度:很满意 态度满意度:很满意 门诊花费:未填写 目前病情状态:射频消融手术非常成功 选择该医生的理由:网上评价
尊重病人
有微笑
问诊详细
理解病人焦虑
看诊中照顾情绪及痛苦
有解释也有安抚
门诊秩序好
好住院
检查顺利
感谢信:肾有肿瘤,网上挂号找李大夫看病,李大夫给我提供最佳治疗方案,让我做射频消融,但床位紧张,要等两个月左右时间,我压力非常大,害怕时间太长了,肿瘤涨大了不能消融,李大夫看我着急的样子,耐心安抚我,说尽量提前安排。没想到第二天医院就打电话安排我住院做射频消融,李大夫想病人所想,急病人所急。我非常感谢李大夫,在这里我谢谢李大夫了。

投票总数 456

疗效满意度 100%

态度满意度 100%

李学松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关于好大夫 | 网站地图 | 网上问诊 | 联系好大夫网站 | 意见和建议 | 手机版 | 内容管理声明/版权 | 出国看病 | 好大夫在线客户端 | 开放平台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1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京)-非经营性-2017-0031 营业执照 互联网医疗机构许可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799065 举报邮箱:service@haodf.com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