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疑似精神分裂症 疑似自闭症、精神分裂症,抗精神病药物是否可以停用?

患者头像 h*** 女 首诊 共1次诊疗记录

自闭症,疑似精神分裂症 疑似自闭症、精神分裂症,抗精神病药物是否可以停用?

患者头像 h*** 女 首诊 共1次诊疗记录

诊疗记录:2019-08-20患者使用了图文问诊服务

病例信息

疾病描述:

我是患者吴**(W)的父亲,咨询用药、停药问题。 W,女,28岁,身高168厘米,体重78公斤,未婚,南通。 简述: W13岁时,我判断她符合亞斯伯格症候群;23岁时首次就诊,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用药两周之后,抗拒症状基本消除,之后持续用药;最近一年头痛、嗜睡。咨询是否适合停药。 详述: W小学-高中学习成绩上等。她13岁时,我读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邹小兵的著作,认为W符合亞斯伯格症候群。18岁高中毕业时,可以就读英国普通大学,W不愿读,我们未强迫。未就业。(尝试过工厂里比较轻松的体力工作一个月。) 23岁时首次就医,当时抗拒症状严重(例如不愿意认真处理个人卫生;被迫候诊时,打她母亲)。南通第四人民医院接诊的王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建议住院。陪同就诊的几位亲属没有同意住院。此后遵照医嘱连续5年服用阿立哌唑(浙江大冢)。每天20mg,早晚两次服用。 用药大约两周,抗拒症状基本消除。用药三个月,自闭症症状(比如刻板重复行为)减轻,体重大约增加8公斤(严重偏离大样本统计资料)。此后注意控制饮食,最近两个月严格控制食量,体重减轻3公斤。 最近两年,W的母亲张罗相亲,W始终反对,但还是勉强做些配合、敷衍。W自述没有培养孩子的兴趣。 去年10月(27岁)开始出现新问题:头痛、瞌睡。一天中只有上午7点多到9点不痛。每天上午9点吃完两粒药,过20分钟就会头痛,持续一个白天。晚上吃两粒药之后,很想睡觉,7点多钟睡着,半夜会醒,感到隐隐头痛。白天有时睡2个小时之后头痛会减轻一点。偶尔忘记服药,头痛明显减轻。白天总想睡觉。 最近一个月我了解到自闭症患者跟精神分裂症患者用药的区别、停药的可能性,并告知W。 今天,W在她母亲陪同下见王医生。王医生非常忙,候诊长龙等着她。王医生要求继续用药,同时开了一种中药对付头痛。 W跟王医生见面一共3次。没有做过血糖等检验。 据W描述,今天她跟王医生见面“1分多钟”。 目前W比较平和、理性;社交退缩、兴趣狭窄等情况依旧。 10岁时对一种难度比较大的几何拼图反复摆弄。 初三暑假到北京旅游时,不愿意我给她拍照,同时不愿意给我拍一张。火车上,没有别的消遣,三人一起打牌(“跑得快”),她随随便便出牌,怎么也提不起兴趣。 13-23岁,她要留着长发,为了打理方便我们建议她理发,但是每次让她进理发店剪一下头发,都非常困难。 有几年打开电脑总是开着同一歌手唱的歌。电脑浏览器,即使首页是百度,还是首先搜索百度,多年不变。 多年上网,只是关注极少的话题(比如从小学钢琴的孩子们的经历),一个话题会关注整年。 她有时也讲很多话,是独白式的,不是讨论式或聊天式的。长篇独白时,要求听者一直听着,不考虑听者的感受,不考虑听者的兴趣,不跟听者有什么交互。23岁前,尤其明显。

疾病:

自闭症,疑似精神分裂症

希望得到的帮助:

是否可以尝试停止服用抗精神病药物?

患病时长:

大于半年

已就诊医院科室:

南通第四人民医院 精神科

用药情况:

阿立哌唑 5年。每天20mg,早晚两次服用。 体重大约增加8公斤。 去年10月开始:吃完两粒药,过20分钟就会头痛,持续白天。嗜睡。

怀孕情况:

未怀孕(2019-08-19填写)

赵志民医生团队与患者的交流

问诊中医生回复仅供参考,正式建议及处置方案需见诊疗建议
2019.08.20
交流头像
赵志民 副主任医师
用了药物很长时间了,早上的阿立哌唑可以适当慢慢减药,先减半粒,过一周后再减掉半粒
2019.08.20
交流头像
患者
图片资料,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
2019.08.20
交流头像
患者
图片资料,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
2019.08.20
交流头像
患者
补充: (一)昨天早晨见医生之后,W跟她母亲商议,早晨药量和晚上的药量都减少了半粒,情况如图。 (二)首诊时,我照顾我的父亲,不在场。可能W的母亲没有陈述W过去的情况。(由于门诊时间的限制、病人和家属表达能力不足,对于精神疾病,门诊的困难可能超出图文交流这种方式。)此前,W的母亲对W自闭症的自我诊断、对自闭症终生性都不接受,凭直觉认为所有问题可以通过训练来解决;此后,似乎又认为所有问题可以通过药物来解决(“人类已经准备好各种药物对付所有的疾病、障碍,甚至李时珍已经为人类准备好了”)。我做错的是:W初中时没有带她咨询医生,没有病历记载,知道邹医生之后没有见邹医生;对于自闭症跟其它疾病的共病关系没有及时学习。 (三)W成年之后还是跟善良的孩子一样善良。如果周围的人能够改变一些,就不需要改变W了。不少人不愿意理解W这样的人。自闭症患者的困境,不完全在于自闭症症状,还有部分来自周围世界的态度。普通人难以获得的自由、自主,自闭症患者更难以获得。 (四)本来自行减药也是常有的事情。减药的障碍来自W的母亲对首诊医生一分钟门诊的信任、对“复发”的恐惧。如果没有大城市医生的的支持,W将继续处于困境。
2019.08.20
交流头像
患者
问题: 考虑到 (1)美国自闭症患者只有20%使用抗精神病类药物,英国更少;(2)NIH只建议自闭症患者用药处理激越症状;(3)自闭症患者共病精神分裂症的比例为0.3%左右,跟普通人患精神分裂症的比例接近;(4)精神分裂症症状稳定1年后,停药的受益跟风险相当;(5)W连续用药已经5年,症状稳定已经超过4年;(6)W对药物敏感度明显超出典型数据;(7)W具有尝试停药的愿望;(8)W了解医学的发展比电子技术困难得多,并不要求无风险的遗嘱(有趣的是,W读高中的时候对概率有超常的理解);(9)特别重要的,W由于社会化能力不足,自己无法做主,需要经历过循证医学良好训练的医生的支持。 W是否可以在关注停药反应的前提下,在数周内逐步减少药量,直到每天5mg(对于控制早就已经控制了的激越症状仍然有效的剂量)?
2019.08.20
交流头像
患者
抱歉,有一个词语写错了,应该是“医嘱”。
2019.08.21
交流头像
赵志民 副主任医师
因为用了五年,效果还可以,是可以慢慢减量到维持量
2019.08.21
交流头像
患者
就是说,吴**可以慢慢减量到每天一粒(5mg)这个维持量,注意观察减药反应,我这样理解是否可以?
2019.08.21
交流头像
患者
图片资料,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
2019.08.22
交流头像
赵志民 副主任医师
对的,可以减量
查看本次诊疗详情 >
相关文章
家人的目光
程赓 ·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精神分裂症早期预防与干预
闫少校 · 回龙观医院
解析原发性妄想
张庆彬 · 平度市人民医院
受孕期母亲生殖道感染(如性病)增加子女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
余金龙 · 广医一院
精神分裂症的发病与年龄、性别有没有关系?
徐道祥 · 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
相关问诊
接诊医生:
擅长:儿童青少年的情绪问题(抑郁、焦虑、强迫)、多动症、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和心理治疗
按钮图片
收起
患者投票
155
在线问诊量
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