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7

在线问诊量 12327

收藏收藏

名老中医学术经验整理与继承

徐景藩 治慢性肝炎经验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慢性肝炎以病程长,症状迁延,肝功能不同程度受损为其特点。徐老认为,论治肝病需顺其体阴用阳之性,重视扶正祛邪,尤其对慢性肝炎更要注重柔肝养阴,使阴血充足,方能化气为用,职司疏泄之权。而阴虚则火旺,火旺则液亏,正不御邪,病难痊愈。慢性肝炎多呈阴虚邪恋之候,阴虚则病长,阴足则邪退。一般慢性肝炎常由湿热邪毒久羁致病。热为阳邪,亢盛每易伤阴;湿郁经久生热,亦必伤津耗液,况慢性肝炎多由急性病毒性肝炎转变而来,病之早期,或因过用苦寒,或多用辛燥,亦常导致伤阴;也有素体阴虚之人,初感湿邪亦易从热化,故慢性肝炎表现为阴虚证型者甚是多见。 松原市中医院治未病科赵东奇
一、养肝阴以柔润为先徐老认为,肝阴宜养,法在柔润,取药宜甘。盖阴主内,性静,喜柔。“柔”者缓也,柔能制刚;“润”可生津,津液足则血有泊;“甘”能补能守,其性和缓,能缓肝之急,助肝之用,益肝之体。 关于养肝阴之法的运用,临床以见头晕耳鸣,目涩口干,胁肋隐痛,夜寐多梦,尿黄便干,舌红苔薄,脉细或数,肝阴亏虚者,用之为妥。但若未见上述症状,但大便不溏,苔不腻,湿不重者,亦可辨证用之。而若肝阴明显不足,养肝阴后依然未效者,为难治之候,预后不佳。徐老所用柔润以养肝阴之方,主要是一贯煎和费伯雄调养敛肝饮加减。常用药物有:当归、白芍、枸杞子、女贞子、穞豆衣、北沙参、石斛等。
二、病机复杂,重视整体配伍用药徐老认为,慢性肝炎的治疗除了应重视柔润以养肝阴之外,因肝病病机复杂,一般都会出现多脏器的功能改变,故在临床用药时,还应注重整体,善以配伍用药。原则上则体现:养阴不忘调气,治肝不忘实脾,扶正不忘祛邪。具体配伍方法如下:
(1)养阴配以调气疏肝:肝体阴用阳。气郁化火则伤阴,阴亏血少则气滞。气行则血行,气和则阴顺。慢性肝炎兼气郁之症,宜柔中兼疏,以使气血调和,同时亦可避免养阴而碍胃。取药轻疏柔和而不伤阴,常用有:郁金、合欢花、绿萼梅、生麦芽等。其中,生麦芽甘咸微寒,既可疏肝又可健脾胃,药性平和,为徐老常用之药。
(2)养阴不忘益气健脾:肝主疏泄,脾主运化,乃气血生化之源。肝之阴血赖脾之资生,养肝之药需脾之运化吸收,故在养阴之际,配伍健脾之品,是为常法。药有:山药、太子参、白术、炙甘草、大枣、鸡内金等。其中,山药甘平,既益气又养阴,健而不燥,补而不腻,为补虚要药。大枣既益气又能生津、和阴、调营,亦为配伍之佳品。
(3)配用清热解毒:慢性肝炎病理过程表现为邪正之间的斗争及其消长变化,存在着虚实兼夹的矛盾。临证应扶正祛邪,而不是置邪恶于不顾。当虚多邪少时,以扶正为主,佐以祛邪,遇到邪实反复为主要矛盾时,还当以祛邪为主。常用清热解毒剂,药有:蒲公英、凤尾草、紫草、夏枯草、石见穿、半枝莲、败酱草等。并根据病情之不同,选用其中的三、四味药。如此养阴用甘、清热用寒,既可生津又能清热,柔中有刚,补不忘泄,促使邪去正安。
【病案举例】 朱某某,女,25岁。1983年1月10日初诊。 患者乙型肝炎2年余,肝功能反复不正常,HBsAg持续高滴度。虽临床症状不明显,但舌质红少苔,脉细弦。肝功能检查:麝浊11IU,谷丙转氨酶328IU,锌浊16IU,HBsAg滴度1∶512。辨证为肝阴不足,余毒内恋。给予养阴清泄剂,药用:当归、白芍、生地、石斛、蒲公英、凤尾草、紫草、泽泻等治疗,服药20剂后,肝功能复查正常,HBsAg转阴。后以此方加减运用,肝功能持续正常,HB?sAg未再反复。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3-05-31 12:58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