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7

在线问诊量 12311

收藏收藏

时病论歌括新编

卷四 夏伤于暑大意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一、概述

夏伤于暑,是指夏季小暑大暑之令,伤于暑也。其时天暑地热,人在其中,感之皆称暑病,暑邪伤人,有伤暑、冒暑、中暑之分,且有暑风、暑温、暑咳、暑瘵之异。伤暑者,静而得之称为阴暑,动而得之称为阳暑;冒暑者,较伤暑为轻,不过邪冒肌表而已;中暑者,即中暍(注)也,忽然卒倒如中风状;暑风者,突然昏倒,四肢抽搐;暑温者,症似阳暑而轻可;暑咳者,暑热袭肺而咳也;暑瘵者,暑热劫络而吐红。又有霍乱之症,因暑夹风、夹寒、夹湿、夹食,扰乱于中而起;痧气之症,是因偶犯痧秽之气而生;秽浊之症,因暑气夹秽气而袭人(俗称龌龊)。此皆夏季之时,由暑气所伤之症也。更有春末夏初之疰夏,孟夏之热病,仲夏之霉湿,皆当分别论治。疰夏:因时令之火为病。热病:因冬之伏气为病。霉湿:由入霉后,梅雨浸淫,感受雨湿之气而为病。以上诸疾,若详明之,则夏令之病无余蕴矣。松原市中医院治未病科赵东奇

(总括)

夏季大小暑司令,天暑地热感为病。

伤冒中暑分轻重,风温咳瘵当辨明。

静而伤暑为阴暑,动而得之阳暑称。

冒较伤轻在肌表,忽然卒倒中暑名。

暑风昏扑肢抽搐,暑温症较阳暑轻。

暑热袭肺成暑咳,劫络吐红暑瘵形。

暑气夹风寒湿食,扰乱于中霍乱生。

偶犯痧秽为痧气,暑热夹秽秽浊云。

春末夏初病疰夏,时令之火所酿成。

孟夏热病因伏气,仲夏霉湿梅雨淫。

如斯诸疾须详辨,夏令之病无余蕴。

(注释)

暍:即暑,热盛也。中暍:即中暑。暍暍:形容热性病的热气极盛。

 

二、分述

(一)伤暑

伤暑有阴阳之别。阴暑:由于天气炎热,纳凉广厦或扇风过长,为静而得之之阴暑也。其脉浮弦有力或浮紧,头痛恶寒,身形拘急,肢节痛而心烦,大热无汗。此为阴寒所逼,周身阳气不得升越。宜用辛温解表法去防风,加香薷、藿香治之。呕逆加茯苓、半夏;便泻加厚朴、木香。阳暑:由于赤日长途,劳动田野,动而得之之阳暑也。其脉浮有力或洪数,面垢喘咳,壮热心烦,口渴欲饮,蒸蒸自汗,此为炎热所蒸,周身内外皆热。宜以清凉涤暑法去扁豆、通草,加石膏、洋参治之。呕逆加黄连竹茹;便泻加葛根、荷叶。临床上阴暑较为少见,须注意之。

(歌括)

伤暑之症阴阳分,纳凉广厦阴暑名。

浮弦有力或浮紧,拘急节痛而烦心。

头痛恶寒热无汗,阴逼阳不越周身。

辛温减防加薷藿,泻加朴木呕半苓。

长途田野阳暑症,渴饮烦热自汗蒸。

浮洪力数垢喘咳,内外皆热涤暑君。

加入参膏减通扁,呕加茹连泻荷根。

(二)冒暑

冒暑者,偶然感冒暑邪,较伤暑为轻浅。如暑热之邪,初冒于肌表,即有头昏、寒热、汗出、咳嗽等症。宜以清凉涤暑法加蒌壳、杏仁治之。如治疗不当,邪入肉分,则周身烦躁,头胀体烧,或身如针刺、赤肿等症。宜以祛暑解毒法治之。如入于肠胃,则有腹痛水泻,小便短赤,口渴饮水,呕逆等症,宜以增损胃苓法加黄连治之。

(歌括)

冒暑寒热汗头晕,清凉涤暑加蒌杏。

邪入肉分头胀热,身躁赤肿刺如针。

祛暑解毒宜急进,若入肠胃腹泻疼。

渴饮呕逆尿赤短,增损胃苓黄连增。

(三)中暑(即中喝)

中暑之症,突然而发,如矢之中人,不似伤暑初则寒热无汗,或壮热蒸汗之可比。此病突然昏倒,不省人事,身热微汗,气喘不语,牙关微闭或口开,壮若中风,但无口眼喎斜。脉洪濡或滑而数,此为酷暑之气鼓动其痰,痰阻心包而然。宜清暑开痰法治之。如手足厥冷,名曰暑厥,宜苏合香丸或来复丹研末或蒜水灌之均可。

(歌括)

中暑昏倒不省人,口开牙关或微紧,

气喘痰阻中风似,口眼不斜可区分,

洪濡滑数热微汗,清暑开痰法可行。

手足厥冷名暑厥,苏合来复蒜水能。

(四)暑风

暑风之病,由暑热极盛,金被火刑木无所畏,则风从内生。此与外感风邪之治法,相去天壤。若误发汗,则变症百出矣。木既化风,脾土受制,所以卒然昏倒,四肢抽搦,内扰神舍,意识不清。脉多弦劲或洪大,或滑数,当去时令之火,火去则金自清而木自平;兼开郁闷之痰,痰开则神自安而气自宁也。宜用清离定巽(注)法佐郁金、川贝治之。倘角弓反张,牙关紧闭者,加犀角、羚羊;痰塞喉间有声者,加胆星、天竺;药后依然昏愦者,加远志、菖蒲。

(歌括)

暑风热极火刑金,木无所畏风内生。

不比外感风邪症,若误汗之变症成。

木既化风脾受制,卒倒抽搦识不清,

弦劲洪大或滑数,火去金清木自平。

兼开郁闷化痰气,清离定巽佐贝金。

痰呜星竺愦远蒲,角张牙紧加犀羚。

(注释)

离巽:皆卦名。离属火;巽属风。清离定巽:即清火热而熄内风之渭。

(五)暑温

暑温症似阳暑而略轻。初起,右脉偏盛或洪数,舌苔微白或黄润,身热有汗,或口渴咳嗽。此邪在上焦气分,当用清凉涤暑法加杏仁、蒌壳治之。`如少汗微寒或有头痛,宜透肌肤之暑,于本法内去扁豆、瓜翠,加藿香、香薷治之。口不渴者,乃兼湿也,加苡米、半夏治之。如舌苔黄燥,渴欲喜饮,宜清胃家之热,用凉解里热法治之。如舌苔光绛,伤于阴也,宜用清热保律法加西洋参、沙参、玄参治之。

(歌括)

暑温初起右脉盛,洪数苔白或黄润,

热汗渴咳上焦气,清凉涤暑加蒌杏。

汗少微寒或头痛,肌肤之冒宜透尽,

方去扁翠加藿薷,不渴兼湿苡夏增。

苔燥渴饮清胃热,凉解里热急当进。

舌苔光绛伤阴候,清热保律加三参。

(六)暑咳

暑咳一症,是因暑热下逼,肺先受之,其脉濡滑而数,两寸有力而强,咳逆乏痰或少,或身热口渴,或胸闷胁痛,此皆暑热入肺之脉症也。宜用清宣金脏法加滑石、甘草治之。如痰多者,不因暑而因湿,不名咳而名嗽,不在肺而在脾,不用清而用温。如果因痰致漱,宜用加味二陈法治之。加误温伤络,必致吐血,宜用却暑调元法去东参、半夏,加杏仁、花粉、旱莲、生地治之。总以清暑保金,庶不致误。

(歌括)

暑咳伤肺濡数滑,寸强咳逆痰沫乏。

身热口渴胸胁痛,清宣金脏加甘滑。

痰多因湿而为咳,温脾加味二陈夸。

误温扰络致吐血,却暑调元去参夏。

加杏花粉旱莲地,清暑保金庶不差。

(七)暑瘵

暑瘵者,骤然吐血衄血,头目不清,烦热口渴,咳嗽气喘。脉象浮取则洪,中取则空,沉取复有。此为盛夏相火灼金(注),络血上溢所致。当清暑热以保肺,清络热以止血。如初起体实,宜用清宣金脏法加黄芩、黑栀治之。体弱者,宜以却暑调元法去石膏、半夏、梗米,加鲜地、鲜石斛、鲜藕节治之。如未止,再加丹皮、旱莲草等。失血后潮热咳嗽为阴亏,用甘咸养阴法,谨防伤及真阴为要。

(歌括)

暑瘵吐衄头不清,浮洪中空复有沉。

烦热口渴咳嗽喘,咯血上溢火灼金。

初起体实清保肺,清宣金脏加栀芩。

体弱却暑调元法,膏半梗去地斛增。

未止再加丹旱草,阴亏甘咸以养阴。

(注释)

相火灼金:相火,与君火相对而言。二火相互配合以温养脏腑,推动功能活动。一般认为命门、肝、胆、三焦均内有相火,而相火的根源主要发自命门。相火灼金:是指相火妄动,上灼肺金,肺络受伤,以致溢血。

(八)霍乱

霍乱症,在夏秋为多,由于风寒暑热,饮食生冷之邪杂糅交病于中,致令三焦混乱,清浊相干,乱于肠胃也。其症吐泻腹痛,脉多微涩或沉细而伏,或大而虚。如风甚则头痛寒热;寒甚则转筋厥冷;暑甚则大渴引饮;邪在上焦则吐多;在下焦则泻多;在中焦则吐泻俱甚。总宜治乱保安法治之。如风甚加苏叶、橘红;寒甚加草蔻、木瓜;暑甚加芦根、竹茹。吐多加黄连干姜;泻多加荷叶、葛根;吐泻不已,损伤中焦之气,以致阴阳间阻,手足厥冷,脉微欲绝,不多饮水者,不分风寒暑热,急以挽正回阳法救之。若欲吐不吐,欲泻不泻者,名干霍乱,急用炒盐调童便,服之探吐。若舌卷囊缩为难治。脉象洪大而滑者生,微涩渐迟者死。

(歌括)

霍乱吐泻腹绞疼,脉涩沉伏大虚分。

风甚头痛兼寒热,寒甚转筋厥冷形。

暑甚大渴而引饮,吐泻当分三焦因。

总以治乱保安法,寒加瓜蔻风苏红。

暑加芦茹吐连姜,泻加葛根荷叶能。

吐泻不止损中气,阴阳间隔手足冰。

急用挽正回阳法,干霍盐便探吐灵。

舌卷囊缩为难治,微涩迟死洪滑生。

(九)痧气

南人体弱,偶触粪土痧秽之气,即患痧症。痧在皮肤气分者宜括之,在肌肉血分者宜刺之,此指轻浅者而言也。重症则非药剂不能效。痧无定脉,脉症每不相应。由于病因不同,名称各异,故有风痧、暑痧、阴痧、阳痧、红痧、乌痧,绞肠痧等。皆各有其特点。如风痧:头疼自汗,腹痛肢麻;暑痧:头晕汗多,呕泻腹痛;阴痧(即凉痧):腹痛肢冷;阳痧(即热痧):腹痛肢暖;尚有红痧,肤隐红点如麻疹,此痧毒在肌表;乌痧:满身胀痛,且有黑斑,此痧毒在脏腑;绞肠痧:欲吐不吐,欲泻不泻,心腹大痛等等。治法,总以芳香化浊法,各按其病因加味治之。如风痧加荆芥防风;暑痧加滑石、木瓜;阴痧加豆蔻砂仁;阳痧加连翘、栀子;红痧加牛蒡、薄荷;乌痧加槟榔、枳壳;闷痧加细辛桔梗;绞肠痧加檀香、乌药。倘病危急,不及待汤药者,可先予痧疫回春丹救之。

(歌括)

南人体弱易痧症,脉无定体不相应。

症因不同分类别,风暑阴阳乌绞红。

风痧汗麻头腹痛,暑汗吐泻阴肢冷。

阳痧腹痛肢温暖,红痧麻疹肌肤隐,

吐泻不出绞肠痧,身胀黑痧乌痧名。

芳香化浊加味治,风痧荆防阴二仁。

暑痧瓜滑阳栀翘,红痧蒡薄闷桔辛。

乌痧槟枳绞乌檀,仓卒痧疫回春灵。

(十)秽浊

秽浊症:俗称龌龊病也。多发于夏秋之间,由于暑湿交蒸,更兼秽浊之气,交混于内,由口鼻吸收,直犯膜原。初起头痛而胀,胸脘痞闷,肤热有汗,频欲恶心,右脉滞钝是也。然有暑湿之分。如偏于暑者,则苔黄烦渴,称为暑秽;偏于湿者,苔白腻而口不渴,称为湿秽。均宜芳香化浊治之。暑秽加滑石,甘草。湿秽加恒曲、苍术

(歌括)

秽浊俗称龌龊病,秽浊之气暑湿腾。

气由口鼻犯膜原,初起脘闷头胀疼。

热汗恶心脉滞钝,须察暑湿各有因。

统以芳香化浊法,暑加滑草湿苍恒。

(十一)疰夏

疰夏(注)之症,每值春夏之交,日长暴暖,突然眩晕头疼,身倦足软,体热食少,频欲呵欠,心烦自汗是也。盖火土交旺之候,金水多衰,金衰不能制木,木动则生内风,故眩晕头痛。金为土之子,子虚则盗母气,脾神困顿,故有身倦足软,体热食少。水衰不能上济于心,故有频欲呵欠,心烦自汗等症。此皆时令之火为患,非春夏温热之为病也。宜以金水相生法治之。如眩晕甚者加桑叶、菊花;头痛甚者加佩兰、荷钱;疲倦身热,加潞党、石斛;心烦多汗,加浮麦、莲子。随症损益可也。

(歌括)

春夏之交疰夏病,日长暴暖头晕疼。

倦软食少频欲欠,心烦自汗困脾神。

火土交旺金水衰,不能制木生内风。

宜以金水相生法,晕甚菊花桑叶增。

头痛甚加荷钱佩,烦汗麦莲倦斛参。

(注释)

疰夏:即夏痿之别称。夏痿:即痿之发于夏日者,多由脾胃薄弱及停有湿热或留饮所致。

(十二)热病

经云:"冬伤于寒,春必病温,至夏为热病。"热病者,乃冬伤正令之微寒,未即发病,至交立夏,久伏之气,随时令之热而触发。初起发热汗出,口渴心烦,不恶寒而反恶热,脉洪大,是为热病也。此病较晚发发作而更晚,比诸温伏邪更深,此其特点。初起宜用清热透邪法。如热势不衰,则继用清凉荡热法。倘兼恶寒,脉象浮紧,是有夏时暴寒所加,寒在外而热在里,先用辛凉解表法以透其外。外邪得透,再用清凉之剂荡其里热。如脉不浮紧,又无恶寒,误用辛温之剂伤其津液者,宜清热保津法加西洋参、石膏治之。倘兼恶风微汗,脉浮缓,此表有风邪所加,风在外而热在里,当用辛凉解表法以先解其外。若舌苔化燥,谵语昏狂,急用清凉荡热法加紫雪丹治之。发斑加黄连、栀子;发疹加荷叶、牛蒡。但须注意,热病最易伤阴,时刻都应注意保阴为要,辛温劫液之剂,慎勿浪用。

(歌括)

冬寒久伏夏热病,时令之邪触发成。

初病热汗心烦渴,不寒恶热脉来洪。

首用清凉透邪法,不衰清凉荡热宗。

暴寒在外热在里,辛温解表透外行。

清凉荡热透里邪,不寒不浮勿伤津,

误用辛温伤津液,清热保津加膏参。

倘兼恶风汗微出,浮缓里热外有风。

宜用辛凉解表法,先解其表奏效宏。

若有谵狂苔化燥,清凉荡热紫雪斟。

发斑连栀疹荷旁,热病注意防伤阴。

(十三)霉湿

芒种之后,乍雨作晴,天热下逼,地湿上蒸,物感其气则霉,人感其气则病,因其气从口鼻而入,即犯上中焦,以致胸痞腹闷,身热有汗,时有恶心,右脉极钝,舌苔白滑,此为霉湿之浊气,壅遏上中气分之症,名曰霉湿。非香燥之气不能破也。宜用芳香化浊法,使气机开畅,则上中之邪,不散而自解也。倘连冒风雨,身痛腰疼,恶寒发热,此邪由太阳之表,而入于少阴之里,即《内经》所谓两气通于肾也。宜表里两解,拟用二活同祛法。倘兼痛泻,再加煨葛、木香治之。

(歌括)

芒种之后霉湿病,天热下逼地湿腾。

气从口鼻犯上中,痞闷热汗时恶心。

脉钝白滑皆霉湿,壅遏上中伤气分。

芳香化浊气机畅,上中邪解病自轻。

风雨身疼恶寒热,太阳之表入少阴。

二活同祛表里解,若兼痛泻葛木增。

选按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少阳所至为炎暑"。《黄帝内经素问·五运行大论篇》:"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其性为暑。"当暑气行令之时,人感其气而为病,则为暑病。张景岳:暑即暍也。诊治之法,雷氏分辨较详。叶香岩"暑必挟湿"之论更深为中肯。故治暑方中,多以清暑利湿为法,每获良效。又凡治暑病,均忌发表疏散之药,否则必致痞满发热,烦躁益剧,亦当注意。至于霍乱、痧秽、疰夏、热病、霉湿诸症,前贤富有经验,如清郭家邃之《痧胀玉衡》言之较详。认为春夏之间,感受风寒暑湿之气或疫气秽浊,症见寒热头重,胸腹闷胀疼痛或上吐下泻,或指甲青紫,或腰如束带,或手足僵麻,皆属肠胃阻塞,经络停滞,若不急救,命可立毙。并拟其治法:在气分者括之,在血分者刺之,在外者淬之,在里者涤之。总之,痧无补法,总以开泄祛邪为主。此说与雷氏所论,大致相同。惜乎晚近以来,每为医家所忽视,甚至认为不足置信,良可慨也!应在继承基础上,加以重视,古为今用,进一步挖掘提高,是所至望。

 

三、拟用诸法

(一)辛温解表法

同卷一{三---(一)}

(二)清凉涤暑法

同卷三{三---(六)}

(三)祛暑解毒法

(方歌)

祛暑解毒毒郁身,烦热赤肿刺如针。

黄连银翘滑半草,参叶茯苓豆衣增。

(药物)

茯苓、制半夏、滑石、甘草、参叶、黄连、银花、连翘、绿豆衣。

(方解)

主治暑毒烦热赤肿,身如针刺,凡暑热成毒者,此法最宜。方中苓、夏偕甘草,即海藏消暑方也。滑石偕甘草,即河间消暑方也。更佐参叶以却暑,黄连以清心,银翘、绿豆以解毒,则疗效更好矣。

(四)增损胃苓法

同卷三{三---(九)}

(五)清暑开痰法

(方歌)

清暑开痰治中暑,身热汗微昏不语。

气喘补扁杏薷连,陈半益元荷梗伍。

(药物)

黄连香薷、扁豆衣、厚朴、杏仁、陈皮、制半夏、益元散、荷梗。如汗多即除云香薷

(方解)

主治中暑神昏不语,身热汗微气喘等症。方中连、薷、扁、朴,清热去暑;杏仁、陈、夏、顺气开痰;益元散清暑宁心;荷叶梗透邪宣窍。

(六)却暑调元法

(方歌)

却暑调元保金脏,暑热极盛气受伤。

滑膏东参茯苓草,麦冬半夏粳米良。

(药物)

石膏、滑石、茯苓、半夏、东洋参、麦冬甘草、粳米为引。

(方解)

此治暑热盛极,元气受伤之有效方。以石膏、滑石,却暑泻火为君;茯苓、半夏,消暑调中为臣;暑热刑金,故以麦冬人参,保肺为佐;暑热伤气,故以甘草、粳米,调元为使。

(七)清离定巽法

(方歌)

清离定巽热生风,昏倒抽搐菊钩藤

连翘竹叶冬桑叶,木瓜生地与玄参。

(药物)

连翘、竹叶、生地、玄参、甘菊、桑叶、钩藤、木瓜。

(方解)

此治热极生风之方。连翘、竹叶以清其热;热甚必伤阴,故用生地、玄参,以保其阴;菊花、桑叶平其木而定肝风;钩藤、木瓜舒其筋而宁抽搐。

(八)凉解里热法

同卷一{三---(二)}

(九)清热保津法

同卷一{三---(八)}

(十)清宣金脏法

(方歌)

清宣金脏热灼肺,咳逆胸闷身热微。

蔸铃蒌壳陈桑叶,牛蒡把杏桔川贝。

(药物)

牛蒡子、川贝母、马蔸铃、杏仁、陈皮、蒌壳、桔梗、桑叶、炙枇杷叶。

(方解)

主治热灼肺金,咳逆胸闷,身体发热。法中蒡、贝、蔸铃,清其肺热;桑、蒌、桔梗,宣其肺气;佐桑叶以平肝,枇叶以降肺。升降如常,咳逆自安。

(十一)加味二陈法

(方歌)

加味二陈治痰多,咳嗽痰饮口不渴。

茯苓陈夏炒苡米,杏仁生姜饴糖酌。

(药物)

茯苓陈皮、制半夏、甘草、苡米、杏仁、生姜、饴糖。

(方解)

主治痰多作咳,口不作渴。方中苓、陈、夏、草,即二陈汤。半夏辛温,体滑性燥,行水利痰为君,陈皮、杏仁利气为臣,茯苓、苡米渗湿为佐,盖取其气顺则痰降,湿去则痰消之用,甘草和中补土,更佐生姜助半夏以消痰,饴糖助甘草以和中。凡因痰致咳嗽者,此方甚宜。

(十二)甘咸养阴法

(方歌)

甘咸养阴咳血症,久嗽潮热损及阴。

干地龟板旱莲草,淡菜丹皮阿女贞。

(药物)

地黄、龟板、阿胶、旱莲草、女贞子、丹皮、淡菜。

(方解)

此治热伤血络,损及阴分,潮热咳嗽之法。干地甘寒,龟板咸寒,皆养阴之要药;阿胶甘平,淡菜咸温,为治血之佳珍;旱莲甘寒,色黑属肾,女贞甘凉,隆冬不凋,皆能补益肾阴。更佐丹皮之苦凉,清血中之伏火,火得平静,则潮热咳嗽自愈矣。

(十三)治乱保安法

(方歌)

治乱保安霍乱症,夏秋之间腹绞疼。

吐泻藿木乌药半,龙肝苍术砂仁

(药物)

藿香、乌药、木香、制夏、茯苓苍术砂仁、伏龙肝。

(方解)

治夏秋之间,霍乱吐泻,腹中绞痛。凡邪扰中州,挥霍扰乱,均宜此法。首用藿香、乌、木,行气分以治其乱;夏、苓、苍术,祛暑湿以保其中。更佐砂仁和脾,龙肝安胃,取剿抚兼施之义也。

(十四)挽正回阳法

(方歌)

挽正回阳寒腹疼,叶泻肢冷不识人。

胲微欲绝姜附桂,吴萸参术草茯苓

(药物)

东洋参、茯苓白术甘草肉桂、附片、炮姜、吴萸。

(方解)

此方是从陶节安回阳急救汤中除去陈皮、半夏、五味是也。方中以参苓术草挽其正,炮姜、桂、附回其阳,更佐吴萸破中下之阴寒。阴寒得破,则云雾开,天日见也。

(十五)芳香化浊法

(方解)

芳香化浊霉湿节,秽浊之气一起泄。

陈皮朴半大腹皮,藿香佩兰鲜荷叶。

(药物)

藿香、佩兰陈皮、制夏、腹皮、厚朴、鲜荷叶。

(方解)

治五月霉湿,并治秽浊之气。法中君以藿、佩之芳香以化其浊;臣以夏、陈之温燥以化其湿;佐腹皮宽其胸腹,厚朴畅其脾胃,上中气机一得宽畅,则湿浊不能凝滞;使以荷叶之升清,清升则浊自降矣。

(十六)金水相生法

(方歌)

金水相生疰夏病,神倦眩昏呵欠频。

肺肾并虚烦汗咳,麦味知草玄东参。

(药物)

东洋参、麦冬、五味子、知母、玄参、炙甘草

(方解)

治疰夏眩晕神疲,呵欠烦汗及久咳肺肾并亏等症。人参补肺,麦冬清肺、五味敛肺,此千金生脉散方。知母色白以清肺,复清其肾;玄参色黑以滋肾,兼滋其肺;甘草协和诸药使金能生水,水能润金,咸得其运用之妙。

(十七)二活同祛法

(方歌)

二活同祛表里湿,寒热身疼腰痛适。

独辛搜里羌防表,苍术甘草生姜施。

(药物)

羌活、防风独活细辛苍术甘草生姜

(方解)

治表里受湿,寒热身痛腰痛等症,为两感表里湿症之要方。羌活、防风,散太阳之表湿;独活细辛,搜少阴之里湿;苍术躁湿气;生姜消水气。恐诸药之辛温苦燥,故佐甘草以缓之。

 

四、备用成方(计二十三方)

藿香正气散:

(主治)治外感风寒,内伤饮食,伤冷伤湿,疟疾,中暑,霍乱吐泻,凡感岚瘴之气皆可增减用之。

(药物)藿香、紫苏、白芷桔梗、腹皮、厚朴、陈皮、半夏、白术茯苓甘草,加姜枣。

(服法)煎服

六合汤:

(主治)治夏月饮食不调,内伤生冷,外伤暑气,寒热交作,霍乱吐泻及伏暑烦闷等症。

(药物)藿香、砂仁、杏仁、厚朴、扁豆、木瓜、人参白术茯苓、半夏、甘草,加姜枣。

(服法)煎服。

缩脾饮:

(主治)清暑气,除烦渴,止吐泻霍乱及暑月酒食所伤。

(药物)扁豆、葛根乌梅草果砂仁甘草

(服法)煎服。

香薷饮:

(主治)感冒暑气,皮肤蒸热,头痛肢倦,或烦渴或吐泻。

(药物)香薷、厚朴、扁豆(加黄连名四味香薷饮,治同)。

(服法)煎服。

新加香薷饮:

(主治)暑温汗不出者。

(药物)香薷、厚朴、鲜扁豆花、银花、连翘

(服法)煎凉服。

桂苓甘露饮:

(主治)中暑受湿,引饮过多,头痛烦渴,温热便秘等。

(药物)石膏、寒水石、滑石、甘草白术、云苓、猪苓、泽泻肉桂

(服法)煎服。

竹叶石膏汤:

(主治)伤暑发渴,脉虚。

(药物)竹叶、石膏、人参甘草麦冬夏。加粳米、生姜

(服法)煎服。

人参白虎汤:

(主治)太阳中暍,身热汗出,恶寒足冷,脉微口渴。

(药物)人参、石膏、知母甘草。加粳米。

(服法)煎服。

六一散:

(主治)伤寒中暑,表里俱热,烦燥口渴,小便欠利,泻痢暑症,霍乱吐泻等。

(药物)滑石甘草

(服法)研极细末。冲服。

三石汤:

(主治)暑热蔓延三焦,苔滑微黄,邪在气分者。

(药物)生石膏、寒水石、滑石、通草、杏仁、竹茹、银花、金汁。

(服法)煎服。

清营汤:

(主治)暑温逼近心包,舌赤烦渴,不寐谵语。

(药物)元参、丹参、生地、麦冬黄连、竹叶、连翘、银花、犀角。

(服法)煎服。

来复丹:

(主治)上盛下虚,里寒外热,及伏暑泄泻,中暑冒暑等。

(药物)元精石、硝石、硫磺、五灵脂、青皮陈皮

(服法)米饮糊丸(备用)。

介宾玉女煎:

(主治)水亏火盛,六脉浮洪滑大,烦热干渴失血等症。

(药物)生石膏、知母麦冬、熟地、牛膝

(服法)煎服。

生脉散:

(主治)热伤元气,气短倦怠,口渴多汗,脉虚而咳。

(药物)人参麦冬、五味。

(服法)煎服。

浆水散:

(主治)中暑泄泻,多汗脉弱。

(药物)炮姜、附子、炙甘草肉桂、良姜、醋制半夏。

(服法)浆水煎,去渣冷饮。

清暑益气汤:

(主治)长夏湿热炎蒸,四肢困倦,精神减少,胸满气促,身热心烦,口渴恶食,自汗身重,身体疼痛,小便赤涩,大便溏黄,脉虚。

(药物)人参黄芪白术、炙草、麦冬、五味、苍术、神曲、青皮陈皮黄柏泽泻升麻葛根当归,加姜枣。

(服法)煎服。

冷香饮子:

(主治)中暑,内夹生冷饮食,腹痛泻痢。

(药物)附子、草果橘红、炙草,加生姜

(服法)煎,冷服。

大顺散:

(主治)冒暑伏热,引饮过多,脾胃受湿,霍乱吐泻。

(药物)干姜肉桂、杏仁、甘草,加姜。

(服法)煎,冷服。

痧疫回春丹:

(主治)一切痧疫之症。

(药物)苍术雄黄、沉香、丁香、木香、郁金、蟾酥、麝香。

(服法)研末水泛为丸,朱砂为衣,开水服送。

行军散:

(主治)霍乱痧疫,去一切秽恶。

(药物)西牛黄、麝香、雄黄、火硝、蓬砂、冰片、金箔真珠。

(服法)研极细,冷开水送下。

绛雪丹(一名红灵丹):

(主治)霍乱吐泻,痧胀时疫等症。

(药物)朱砂雄黄、飞金、礞石、牙硝、蓬砂、麝香、梅片。

(服法)末吞。每次一分,开水送服。

紫雪丹:

(主治)内外烦热,一切火症。

(药物)寒水石、石膏、滑石、磁石、硝石、朴硝、辰砂、沉香、木香、丁香、麝香、升麻、元参、羚羊角、犀角、甘草,黄金。

(服法)每次一钱,冷开水调服。

黄龙汤

(主法)失下循衣撮空,体虚热盛,不下必死。此攻补兼施之方。荡邪不伤正,补正不碍邪。

(药物)大黄、厚朴、枳实芒硝、熟地、当归人参

(服法)煎服。

本文是赵东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03-30 20:47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