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松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5

在线问诊量 6421

王培松

王培松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医学科普

甲状腺长了“结节”是否一定要做手术?

发表者:王培松 2002人已读

一般来说,大多数甲状腺结节不需要手术,只定期观察即可。只有少数恶性甲状腺结节才需要手术。

 

甲状腺是人体负责代谢的内分泌器官,它位于颈前部的气管两旁,形似蝴蝶左右叶相连。人群中甲状腺长结节十分常见,过去由于医疗条件限制,人们只有当脖子增粗后才发现。但自从B超声检查普遍应用体检后,甲状腺结节的发现率从人群的4 %,快速上升19 %~67 %[1]。也就是说我们每4个人中就有1人患有甲状腺结节,其中以女性和老年人为主。甲状腺结节中80-90%诊断为结节性甲状腺肿,属于甲状腺组织增生和退行性疾病,不属于是肿瘤,也并不是手术适应症。只有大约5-10%是甲状腺癌,需要手术治疗。另外,还有10%左右其他良性结节疾病,如桥本氏甲状腺炎和甲状腺腺瘤等,通常也不需要手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甲状腺外科王培松

 

目前,国内普遍存在对甲状腺结节的过度治疗现象。具一份长春地区甲状腺腺手术统计, 9216例行手术治疗的甲状腺结节,恶性肿瘤仅占约10%,而结节性甲状腺肿和腺瘤等良性结节占90%左右[2]。由于甲状腺结节的发现率可高达19% 67%,对于13亿人口的中国,不应当也不可能对每一个甲状腺结节的患者的都进行手术。但是由于我国大多数医院超声和细胞学诊断水平不高,术前无法区别良恶性质,以至于有的医生对所有甲状腺结节患者都进行手术,不仅浪费了大量的医疗资源,还对患者的外观和功能等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我们在门诊常常遇到患者困惑于不同医生给出的不同处理意见,如手术、观察、吃药和穿刺诊断等等,根本原因还是由于医生的学识水平和所在医院条件不一致造成。根据欧美国家制定的甲状腺结节诊断标准流程和我们的实际经验[1,3,4],建议对B超发现1厘米以上的结节进行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基本流程见图。

 

1甲状腺超声检查    高清晰甲状腺超声检查是评估和随访甲状腺结节的首选和常规检查影像学检查,效价比最好。通过了解结节的位置、形态、大小、数目、结节边缘状态、内部结构、回声特征、血流状况和颈部淋巴结情况,多数可初步判别结节性质。我院目前超声诊断良性病变的准确率可达86.0 %, 恶性准确率为82 %[5]。诊断良性结节的依据为:①多发病灶;②病灶周边有完整的“晕环”;③病灶形态规则,边界清晰,内部回声均匀;④有粗大钙化影像;⑤血流不丰富且以周边血流为主;⑥结节前后径/横径比﹤1。诊断恶性占位病变的依据为:①单发结节,②病灶形态欠规则,边界欠清晰;③内部不均匀低回声;④细沙粒样钙化;⑤血流丰富,且以内部血流为主;⑥结节前后径/横径比≥1⑦颈部淋巴结转移性肿大。高清晰甲状腺超声不仅可用于大致判断甲状腺结节的性质,也可用于引导甲状腺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

 

2 甲状腺细针吸取细胞学活检(简称穿刺)

甲状腺结节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是术前评价甲状腺结节性质最准确及性价比最高的诊断方法,在国外所有指南中均列为常规[1,3]。美国每年新发甲状腺结节约30万例,约96%行穿刺检查。但国内由于医生观念陈旧、细胞病理学诊断的水平限制以及患者对于甲状腺结节过度担忧等原因,导致穿刺开展很少。我院2005年10月开始行甲状腺FNA,已经积累丰富的经验。据统计,2005年10月至2011年1月我院行甲状腺细针穿刺474例。甲状腺细针穿刺鉴别甲状腺结节良恶性的敏感度为85.4%,特异度为86.9%,阳性预测值90.5%,诊断水平接近国际标准[6]。依据“巴氏细胞病理学学会”关于甲状腺细针穿刺诊断策略[7],将诊断结果分为六个等级:恶性、可疑恶性、无法诊断、不典型细胞、滤泡样肿瘤及良性,用于指导临床治疗方案选择。

 

3 甲状腺结节的治疗和随访

3.1 良性结节   对于甲状腺穿刺诊断为良性病例,绝大多数学者建议临床随诊,大多数患者可以通过定期复查的方式避免手术[8,9]。大样本资料证实穿刺良性的患者在长期随诊的过程中,出现甲状腺癌的机率只有0.6%-3%,而且多数可以在以后的随诊中发现和得到及时的治疗 [8,9]。根据我们研究结果,极少数漏诊的甲状腺癌多数是微小癌,可以观察或暂缓手术。诊断为良性结节应定期进行体格检查、TSH 测定和超声检查,每年随访1次,持续至少3-5年。

甲状腺良性结节药物治疗无明确效果,服用左旋甲状腺素并不能使良性结节变小,反而可能带来心脏和骨骼等方面的副反应[10]。因此,不再推荐常规使用。中药和中成药也没有确切疗效报道发现。

有人担心结节性甲状腺肿长期存在会发生癌变所以选择手术,虽然结节性甲状腺肿可以合并甲状腺癌,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可靠证据说明结节性甲状腺肿会转变为恶性。

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甲状腺良性结节都绝对不做手术,少数患者甲状腺结节体积较大,出现以下情况要考虑手术:1)压迫气管影响呼吸;2)影响颈部外观,3)坠入胸腔发展为胸骨后甲状腺肿等。

3.2 可疑恶性及恶性对于甲状腺穿刺细胞学结果为可疑恶性及恶性病例均应行手术治疗。根据我们研究结果,穿刺恶性患者97.6%手术后病理证实为甲状腺恶性肿瘤,穿刺可疑恶性中83.3%证实为恶性肿瘤[6]。一旦确诊恶性肿瘤,则按甲状腺癌的原则处理,具体手术方案我们将另在专门文章中阐述。术后的随访也将按甲状腺癌随访原则进行。

3.3 安全性  甲状腺穿刺是否会导致肿瘤种植一直是患者最为关心的问题。由于甲状腺癌中的大多数为乳头状癌,一般可以根据细胞形态进行诊断,因此推荐细针穿刺,不建议粗针组织学穿刺,可以明显降低种植的风险。文献报道中,美国每年行甲状腺FNA检查患者达30万例左右,截止2010年1月,报道甲状腺穿刺导致肿瘤种植的累计仅19例[11],由此可见,细针穿刺导致种植的几率是微乎其微,也是安全可行的。

 

以上结合我们经验介绍甲状腺结节诊断的规范化方法,但是我们必须指出,中国国情是不同地区和医院水平差别较大,只能根据不同地区和医院的医疗实际水平采用不同的诊治方针。京沪穗等一些有条件的大型医院可尽量与国际先进评估方法接轨,主要根据穿刺细胞学结果判断是否需要手术治疗,避免了过度治疗带来的浪费和损伤。省市级医院可主要依靠超声检查提供的超声学特征进行手术选择,如结节存在微小钙化、低回声实性结节或结节内血流丰富,提示有恶性可能则可以直接手术,术中再根据冷冻切片判断良恶性。基层单位超声诊断如果不能提供有用信息,当患者病史和检查有以下表现也可以考虑直接手术:①头颈部放射线暴露史、②甲状腺癌家族史、③甲状腺结节生长较快, ④有声音嘶哑,⑤同侧颈淋巴结肿大等。⑥男性单发实性结节,⑦年龄≥45或<15,⑧肿物直径>4cm,⑨结节硬;⑩与周围粘连,活动度较差等[3]。

综上所述,甲状腺结节中的绝大多数是良性,不需要手术。只有5-10%恶性肿瘤需要接受手术。鉴别甲状腺结节良恶性的关键是细针穿刺细胞学诊断。此外,大多数的甲状腺癌属于分化型甲状腺癌,发展缓慢,疗效很好,所以没有必要对所有的甲状腺结节进行过度手术治疗。达到保护人民健康,节约大量医疗资源目的。

参考文献

1.        连小兰美国《甲状腺结节和分化型甲状腺癌诊治指南 (2006) 》解读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2007,12: 933-934

2.   盖宝东, 陈桂秋, 张德恒. 长春和上海地区居民甲状腺结节性质的对比分析. 中华普通外科杂志. 2005. (02): 26-27.

3.        Cooper DS, Doherty GM, Haugen BR, et al. The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Guidelines Taskforce.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patients with thyroid nodules and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Thyroid, 2006, 16: 109 -142.

4.        张彬.甲状腺结节诊治的规范化[J].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2008,15(6):317-318.

5.        牛丽娟, 郝玉芝, 周纯武. 超声诊断甲状腺占位性病变的价值.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06. (06): 415-418.

6.   张永侠,张彬,张智慧等. 甲状腺结节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评估.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1;46(11):892-896.

7.   Yang J, Schnadig V, Logrono R, Wasserman PG. Fine-needle aspiration of thyroid nodules: a study of 4703 patients with histologic and clinical correlations. Cancer. 2007. 111(5): 306-15.

8.        Oertel YC, Miyahara-Felipe L, Mendoza MG,et al. Value of repeated fine needle aspirations of the thyroid: an analysis of over ten thousand FNAs. Thyroid. 2007,17:1061-1066.

9.        Grant CS, Hay ID, Gough IR,et al. Long-term follow-up of patients with benign thyroid fine-needle aspiration cytologic diagnoses. Surgery, 1989;06:980-5; discussion 985-6.

10.  Sdano MT, Falciglia M, Welge JA, Steward DL. Efficacy of thyroid hormone suppression for benign thyroid nodules: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trials.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05. 133(3): 391-6.

11.  Polyzos SA, Anastasilakis AD.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ases reporting needle tract seeding following thyroid fine needle biopsy. World J Surg. 2010. 34(4): 844-51.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4-05-08 22:11

王培松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王培松大夫电话咨询

王培松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王培松大夫

王培松的咨询范围: 甲状腺疾病(甲状腺癌、甲亢、甲减、结节性甲状腺肿、腺瘤),颈部肿物及多发内分泌肿瘤综合症的诊断、内科处理及外科手术治疗,特别对“腔镜微创手术”、“颈部无瘢痕手术”、“超微创微波射频消融术”、“多功能保留颈淋巴清扫术” 、“疑难复杂手术”颇有建树。掌握技术:熟练掌握头颈部疾病超声检查诊断技术(具有国家颁发的超声诊断资格证书)、术中喉返神经监测技术、甲状腺细针穿刺技术、甲状腺肿物射频消融治疗技术(具有国家颁发的射频消融治疗证书)、术前超声精确定位以及术中超声应用技术。 更多>>

咨询王培松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