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_好大夫在线
张洪
主任医师 教授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6

在线问诊量 5120

收藏收藏

医学科普

凌晨,一个心惊肉跳的电话

发表者:张洪 人已读

最近有两篇微信很火很火,不仅医务人员在传,患者也在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骨科张洪

一篇叫:“医生朋友”不是“实时客服”

另一篇叫:对不起,我的医生朋友都很贵

......

前不久的一天,凌晨4:30,手机突然一阵又一阵地“吼叫”起来。我是24小时开机,夜间从来不静音且音量放在最大。你懂的,就是怕病房患者有事儿……

迅速拿起手机,静静的夜,天还没亮,能听见自己急剧的心跳,这天做了几个大手术,该不是哪位术后病情突变……

一位胶东口音的大嗓门从手机中呼啸而来,张主任,俺们到北京了,刚下火车,哎呀,这北京忒大了,哎呀,我们怎么找您啊?我的床位安排好了吗?能不能快点儿给俺孩儿做手术啊?

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就会有我的手机号码,当我转眼看见墙上的钟,顿时升起一团心火,真想脱口而出,您知道现在是几点吗!但是,我只能选择憋着压着,转而轻声细语地询问,才知这是一位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的年轻女患者的父亲,他把我当成了他们全家的救星与“靠山”了,他不给我打电话给谁打呢?

还有一次,我每天都是差不多12点才睡觉,刚刚睡着,手机就把我“吼醒”。一位朋友的朋友的亲戚,辗转获得我的电话,他们在高速路上刚刚出了车祸,好几个人都伤得不轻,我真想对他说,我不是创伤专业的骨科医生,你直接打急救电话或直接到最近医院的创伤急诊……

但是,我依然压住心中的“火儿”,给我一位创伤骨科的同行联系,想方设法让他们这几位伤员连夜做上了手术。

这一夜,一直在打手机,几乎没睡……

还有一位25岁的男性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患者,髋臼周围截骨术非常成功。但是,术后51天他就异想天开地自作主张照了CT,将CT片发给我并且很“自信”地问我:“您看我的骨头长得好不好?您看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负重锻炼了?”

这下我真是火冒三丈了,此时,我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学术会议,我马上“愤怒”地回复:“才51天就希望骨头长好,这是不是异想天开?最早得3个月才能有部分骨性愈合。你这么早就自己做主做CT检查,你难道不知道CT的X线伤害有多强。你手术前刚做了CT,51天又接受第二次放射线,你真是不要命了。原先就告诉过你,复查时拍普通X线片就行。按我们规定,一般术后1年根据病情才需做CT……”

还有一位患者也是“先髋”,也是术后“大主意自己拿”。他加上了我的微信,术后没多久,特别自豪地给我发来了一段视频,此时,我正在休假,但我也不敢丝毫怠慢,看后没把我给气晕过去。他自创了一种“蹦蹦操”,单腿在房间里蹦来蹦去,我气得马上用严肃的口气回复:“立刻终止蹦蹦!”这真是拿我们手术的心血开玩笑,这种蹦蹦会对截骨术后打了4根钢钉的髋部造成局部受力突然增大,如果骨痂没有形成或正在生长,这种蹦蹦无疑是一剂“毒药”。

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医生是人不是神。但是,患者都把我们(特别是我们截骨术团队做到亚洲前列之后)当成神。我一直没有拒绝过任何求助我和我们团队的人,也几乎没有拒绝过在规定加号时间内要求加号的患者。这些患者绝大部分与我之前素不相识。许多许多患者都是辗转而来慕名而来。我和患者有着一种很纯很纯的“纯念”关系。虽然连我们团队的老医生年轻医生都对我很心疼,很“怜悯”,但我依然我行我素,虽然我知道会有人觉得张洪教授太好求了,但是,我忍着气场搅乱生物钟干扰,忍着将每一次的“火”压下去,就是一想到我是一个靠着患者口口相传,也就是靠“口碑”才能成为一名从事自己最喜欢最热爱的关节外科专业的医生,我的“火儿”就出溜一下不见了......

但是,我有最最难受的时刻,那是我和我的团队千辛万苦掏心掏肺对待的患者,反过来遭遇其挑刺或者“暗算”(虽然是极少数极个别,但是,但只要遭遇一次,就会终身伤害),甚至有时会出现恶心要吐的胃肠道反应,这种反应会持续很久……

因此,当我看到“医生朋友”不是“实时客服”对不起,我的医生朋友都很贵这两篇微信时,我真是百感交集,真是缄默无言,这不,我也转了……

本文是张洪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08-24 15:56

张洪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