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佳_好大夫在线
2届年度好大夫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媒体报道

见证|变态反应学科的中国60年蝶变

发表者:尹佳 人已读

本文转自《健康界》   作者:马琳

[编者按]偌大的医疗服务领域,生长着一批“小学科”,他们不像普外科、神经外科那般鼎鼎大名和备受重视,可能连门诊和病房都偏居医院一隅。但这并不妨碍一群怀揣理想的医者持续为该学科的登高殚精竭虑。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尹佳

长期冷静洞察医疗领域的健康界,从今日起推出“见证”系列报道,在未来一段时期内,逐一铺陈这批“小学科”的风雨兼程。或许,这类报道的阅读量不会太高,有违当下媒体追热求快的潮流,但我们坚信:值得。而且,该系列报道的内容并非教材般叙述学科历史,而是聚焦历史人物的智慧和内心世界。

一切,只为小学科更茁壮。

相比一些历史悠久的学科,变态反应学是个“小年轻”,才110岁。

1906年,奥地利人冯·皮尔凯首先提出“变态反应(Allergy过敏)”一词,至今正好110年。1956年,变态反应科“落户”中国,到现在刚好一甲子。

过去六十年,该学科在中国有突破有瓶颈,也有迂回与飞跃,所有这些无不凝聚着一代代学者的汗水与脚印。在中国变态反应科六十“寿辰”之际,健康界为您打开一副学科变迁的生动画卷,有血、有肉、有料。

1952-1956年:落地中国

中国的变态反应学发端于北京协和医院

1952年初冬的一个夜晚,刚刚加盟中国协和医院(后改名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的叶世泰,接到一个艰巨而又富有意义的任务——参与筹建变态反应科,下达任务的是当时的耳鼻喉科主任张庆松教授。

根据90岁高龄的叶世泰教授回忆,筹建工作可以用“白手起家”来形容。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很多现在看起来极其简单的仪器设备,在当时却成为巨大的难题。比如,实验室常用的电冰箱。电冰箱是变态反应科必备的硬件设备,当时没有“国美”“苏宁”,更没有“京东”,在跑遍北京城后,叶世泰终于从一家旧货商店发现一台二手电冰箱。

“当时在二手商店找到的电冰箱是老牌的Philips(飞利浦),是一个即将回国的外国人放到二手商店的,非常好用,我们在协和医院用了二十几年。”筹建科室的那段艰辛经历,叶世泰现在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

变态反应诊断和治疗所必需的其他器械,如蔡氏无菌滤器、分液漏斗、分流器等,他也在多方努力下艰难地逐步配备完成。其中,蔡氏滤器是在医院器材库的废品堆里找到的。

终于,1956年5月,变态反应科在北京协和医院挂牌,开始接收变态反应病人,宣告变态反应学科在中国正式诞生。叶世泰回忆:“当年挂在大门口的‘变态反应科’牌子,白底黑字,还是我亲手写的,一直挂了二十多年,直到变态反应科独立,由老楼迁到新楼,这块科牌才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1956-1957年:短暂兴旺

初创时期,北京协和医院的变态反应科没有专职医生,都是由耳鼻喉科医生兼职,周一和周五是当时变态反应科的门诊日,医生“常常上午做手术、查房、处理病人,下午一点多钟,匆匆在大夫餐厅用饭后就又看起了变态反应科的门诊。”

出人意料的是,该科室从建科伊始便吸引了大量病人,除耳鼻喉科内的病人外,大量如支气管哮喘、药物过敏、食物过敏等各种过敏性皮肤病的患者也纷纷前来求诊。门诊加号成家常便饭,门诊时间也会拖延到很晚。

叶世泰教授在他2001年发表在《中华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杂志》的文章“中国变态反应学科的诞生与发展”中,回忆变态反应科初创时期繁荣景象时写道:“由于我家住在医院附近,即使不值夜班,只要科里发生一些重大的医疗问题,亦会把我从家里叫走。工作无疑是极为辛苦的,但是眼看着变态反应科一派兴旺的景象,心里总感到非常兴奋。”

1957-1976年:曲折前行

1957年,曲折开始。

发源于西方的变态反应学科,因在诊治过程中需要重视患者的生活方式与环境,会在衣食住行方面对患者提出要求,学科一时也成为批判对象,被批评为“宣扬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把给患者提出的生活中过敏原禁忌斥之为“清规戒律”。

后来,变态反应科受到更大的冲击,被称为“资产阶级思想的堡垒”“培养资产阶级接班人的据点”,日常业务遭到干扰,几乎无法继续工作。

“看着大量变态反应病人对治疗的迫切需求,我暗自告诫自己,条件再困难工作也不能中断,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即便科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也要把门诊、皮试、脱敏治疗等工作坚持下来。”提到那段艰辛的日子,叶世泰感慨万千。

外部环境没能阻止科室人员前进的脚步。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不仅在那10多年没有中断过工作,还确定了具有中国特点的过敏原。

为什么要找具有中国特点的过敏原?

事情还要从科室初创时期说起。变态反应科在北京协和医院挂牌后,大量具有典型花粉症症状的患者前来求诊,却在使用美国的过敏原制剂诊断中,皮试结果显示为阴性。这提醒了医生,也许中国花粉症患者的过敏原与国外不同。

通过大量调查与实验论证,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最终确定蒿属花粉和葎草花粉为中国北方地区的致敏花粉。这是中国第一次确定自己的致敏花粉,为形成中国特色过敏性疾病特异性诊疗体系打下了坚实基础。

1977-2000年:全速发展

1978 年,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正式脱离耳鼻喉科成为独立的临床科室。

同年7月,时任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副主任的叶世泰,受原卫生部(现国家卫生计生委)委派,赴瑞士日内瓦参加由世界卫生组织召开的世界变态反应病专家会议。中国的变态反应工作第一次与国际变态反应界建立了联系。

自此,中国的变态反应学进入全速发展时期。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通过北京协和医学院研究生院,开始在全国招收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率先设置“变态反应学”课程并编写培训教材。

随后,变态反应专科从北京协和医院的“独此一家”,逐步发展成为全国数十家三甲医院设立变态反应专科的局面。国内许多医院纷纷设立变态反应科并培养专科研究生,不过,因目前国家级专科医生设置中缺少变态反应专科,多数医生分别获得内科、耳鼻喉科、皮肤科等硕士或博士学位。

2001-2012年:冲破瓶颈

2001年,变态反应学科在中国的发展遭遇了瓶颈。

2001年以前,国家药监管理部门对过敏原制剂没有注册要求,当时国内除港、澳、台外,各省市超过 900 家医院都在用北京协和医院的过敏原制剂,多为价格低廉的粗制品。

2001年至2002年间,国家药监局对过敏原制剂开始进行严格管控。多数医院因为协和医院的过敏原制剂没有批号而停止了使用。相当一段时间,全国仅有进口的尘螨注射制剂可以合法应用。而中国过敏人群是以亿计的,过敏原的多样性决定了过敏患者的多样性,单一尘螨品种难以满足过敏人群多样的诊治要求,缺少合法的过敏原制剂已成为制约中国变态反应事业发展的瓶颈问题。

2002年伊始,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尹佳率领团队开始了过敏原标准化的研究。研究一直持续到现在,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国际上首次鉴定了葎草花粉主要致敏蛋白全序列,获得了天然和重组的纯化主要致敏蛋白,建立了葎草花粉主要致敏蛋白的定量检测方法,建立了户尘螨培养、收集、效价评定方法,建立了过敏原分离纯化、序列分析、活性鉴定及其定量方法的技术体系,建成了 9 种过敏原制剂的成品质量标准、工艺流程、质量控制规程,并且对用这 9 种过敏原制剂做皮肤试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了评价,主编出版了国内首个国产过敏原制剂的临床应用指南。

经过多次的递交、修改与再次递交,北京协和医院终于在 2012 年获得了9种北京市药监局批准的过敏原注射制剂医疗机构制剂批件,其在各医院之间的流通使用成为了可能,中国第一次有了合法的过敏原制剂。

2013年至今:稳步向前

2013年至今,变态反应学科在中国的发展一直稳步向前,全国设有变态反应专科的医院超过百家。

继2007年国家级变态反应专科杂志“中华临床免疫和变态反应杂志”创办,并于2010年入选国家核心期刊之后,以培养变态反应研究生和专科医生为目标的全国高等学校医学研究生卫生部规划教材——《临床变态反应学》的编写工作在2013年启动。

同样是在这一年,全国共有90余家医院报名参加卫计委组织的全国临床重点专科变态反应专科项目的申报,32家医院参加评审,评选出变态反应临床重点专科11家,可谓变态反应学科的丰收之年。

2016年,是变态反应科落地中国的第60个年头,也是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成立60周年。中国医师协会变态反应医师分会在8月12日成立,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尹佳当选首任会长,并表示,在未来的成长过程中也会将分子诊断、精准医学的先进理念运用到药物研发中,做中国自己的过敏原产业和研发事业,为中国过敏性疾病患者服务。

在成立大会上,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老主任、90高龄的叶世泰教授深情说到:“今年是变态反应科在中国的第60年,我希望她蓬勃发展,好好提高学术能力,将来100年,600年……发展得好,发展得快,发展得有所创造。”

参考文献:

叶世泰:《中国变态反应学科的诞生与发展》,《中华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杂志》, 2001 年 4 月第 21 卷增刊 ;

叶世泰:《世事沧桑 学科历程——忆半世纪中国变态反应学的发展轨迹》,《华中医学杂志》2006年第30卷第4期

尹佳:《中国变态反应专科建设与展望(2016)》

尹佳:《中国过敏性疾病特异性诊疗体系建设与转化医学实践》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11-18 11:37

尹佳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