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兵红_好大夫在线

熊兵红

副主任医师 讲师

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胃肠与疝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2

在线问诊量 892

熊兵红

熊兵红

副主任医师 讲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医学科普

很关心李咏患什么癌去世? “癌中之王”更加恐怖

发表者:熊兵红 1629人已读

李咏究竟患什么癌去世,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夺去更多中国人生命的“癌中之王”肝癌该如何预防,还是很有必要了解一下的

作者丨因果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胃肠与疝外科熊兵红

来源丨医学界肿瘤频道

昨天李咏因癌去世的消息震惊了整个朋友圈,由于他去世的原因并不明确,关于李咏患了什么癌也上了热搜,有人爆料说是喉癌,也有人说是鼻咽癌,究竟是什么则不得而知。总之,生命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不过,今天我们不聊喉癌,也不谈鼻咽癌,而是要说一说夺去更多中国人生命的“癌中之王”肝癌该如何预防。

2018年9月28日,著名摇滚歌手臧天朔和相声界大师师胜杰均因肝癌在同日溘然长逝。除此之外,其他人士如演员罗文、沈殿霞,曲剧皇后张新芳,著名诗人汪国真等也是因肝癌去世,肝癌因其高度恶性及高死亡率被称为癌中之王。

流行病学调查提示肝癌是我国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尽管我国肝癌的人口标准化发病率近年来呈现逐步稳定下降趋势,但发病率仍维持在一个相对高的水平。据国家癌症中心2018年公布的数据显示,肝癌发病率居于男性第3位,女性第7位;死亡率居于男性第2位,女性第3位;肝癌好发于男性,男女比例约为3.5∶1。但目前我国肝癌的5年相对生存率仅为12.1%,因此,肝癌的预防至关重要。

我国肝癌的病因学相对比较明确,主要病因包括乙型肝炎病毒(HBV)、丙型肝炎病毒(HCV)、黄曲霉毒素(AFs)、蓝藻毒素、吸烟、饮酒、肥胖糖尿病和代谢综合征等。因此肝癌病因的一级预防主要包括乙型肝炎(乙肝)疫苗接种、清除相关病原体感染、避免致癌物质暴露,以及改变高危致癌风险相关的生活方式等。

措施一:接种乙肝疫苗

慢性HBV感染与肝癌

慢性HBV感染是我国肝癌的最主要病因,约85%的肝细胞肝癌(HCC)患者携带HBV感染标志,在慢性HBV感染人群中,HBV基因型(C型、F型)、血清HBV DNA滴度、乙肝e抗原(HBeAg)状态、病毒变异与否、感染者是否伴有肝硬化等因素与HCC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

研究证实,乙肝表面抗原(HBsAg)阳性者与HBsAg和HBeAg均阴性者比较,其发生肝癌的相对危险度为9.6,HBsAg和HBeAg双阳性者发生肝癌的相对危险度为60.2,持续血清HBV DNA高滴度人群发生肝癌的风险较基线低拷贝人群显著增高。

接种乙肝疫苗是预防HBV感染最经济有效的方法,接种对象主要是新生儿,其次为婴幼儿、15岁以下未免疫人群和高危人群。

新生儿接种

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不仅能预防HBV感染,还可预防由此所导致的肝癌,因此所有新生儿应按0月、间隔1个月和6个月程序共接种3剂乙肝疫苗。对未完成全程接种的儿童,补种乙肝疫苗预防HBV感染仍收效明显,所以未及时接种乙肝疫苗的儿童应及早补种乙肝疫苗。

母亲HBsAg阳性的新生儿接种

对于母亲为HBsAg阳性的新生儿,应在出生后24h内尽早(最好在出生后12h内)接种乙肝疫苗,同时在不同部位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HBIG),剂量应≥100IU,在1个月和6个月时分别接种第2和第3针乙肝疫苗。

在接种第3剂乙肝疫苗1~2个月后进行HBsAg和抗HBs检测,若发现HBsAg阴性、抗HBs<10mIU/ml,再接种3剂乙肝疫苗。

在完成新生儿期乙肝疫苗全程免疫后,若母亲为HBsAg阳性,在抗HBs转阴后应再接种至少1剂乙肝疫苗,而母亲为HBsAg阴性者,抗HBs转阴后无需再接种。

其他高危人群接种

在保持新生儿和儿童高水平免疫接种率的基础上,其他高危人群需接种乙肝疫苗,常见的高危人群包括:医务人员、经常接触血液人员、托幼机构工作人员、接受器官移植患者、经常接受输血或血液制品者、免疫功能低下者、易受外伤者、HBsAg阳性者的家庭成员、男男同性性行为、有多个性伴侣者和静脉内注射毒品者等。

措施二:抗病毒治疗

慢性乙肝/慢性丙肝的抗病毒治疗

针对慢性乙肝治疗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长期抑制HBV复制,减轻肝细胞炎性坏死及纤维化,延缓和减少肝功能衰竭、肝硬化失代偿、HCC发生和其他并发症的发生。

针对慢性丙肝抗病毒治疗的目标是清除HCV,获得治愈,清除或减轻HCV相关肝损害,阻止进展为肝硬化、失代偿肝硬化、肝衰竭或肝癌。

慢性乙肝和慢性丙肝患者的抗病毒治疗,参照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和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制订的相关指南进行正规抗病毒治疗。

高病毒血症孕妇的抗病毒治疗

HBV感染孕妇所娩婴儿接种乙肝疫苗联合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HBIg)后,仍有约5%~10%发生免疫阻断失败,孕妇外周血HBV DNA高载量是母婴传播及疫苗阻断失败最主要的高危因素。对高病毒血症孕妇在孕晚期口服核苷(酸)类似物进行抗病毒干预能进一步降低HBV母婴传播,提高乙肝疫苗免疫效果。

孕晚期口服拉米夫定或替比夫定(妊娠B级药物)的抗病毒干预能进一步降低婴儿疫苗免疫阻断失败发生率,尽管目前尚未获得在孕晚期口服核苷(酸)类似物进行抗病毒干预联合新生儿疫苗免疫预防肝癌发生终点的临床证据,推测通过降低HBV感染可降低肝癌发生风险。

措施三:预防黄曲霉毒素(AFs)暴露

AFs与肝癌的关系

AFs是黄曲霉菌和寄生曲霉菌的呋喃香豆素衍生物,热带和亚热带的湿热气候有助于霉菌生长,我国华东、华南、西南、华中地区由于气候温暖湿润,食物中AFs污染较为严重。

在已发现的AFs的20余种亚型中AFB1具有最强的致癌性,AFs作用的靶器官主要为肝脏,1993年国际癌症研究署将AFs确定为Ⅰ类人类致癌物,是科学家较早确立的肝癌病因。研究发现AFs暴露增加HBV感染人群肝癌发生风险3.5倍,慢性HBV感染是我国高发区肝癌发生的主因,AFs暴露是主要附因。

政府调控

容易被AFs污染的食物包括:粮油食品、动植物食品等,主要为花生、玉米,此外,大米、小麦、豆类、坚果类、肉类、乳及乳制品、水产品、干制食品(如干辣椒)和发酵食品(如豆豉、酱油等)等,因此粮油中AFs水平监测应作为食品监测的常规项目,特别是对重点地域和重点食物。此外,在当前我国食品中已规定AFB1的限量标准中,增加AFs总量限制标准的食品卫生标准体系。

重点监控地域为华东、华南、西南和华中等地区气候温暖湿润区域;重点监控和监管的食物为花生及花生油、玉米、散装食用植物油。

个人预防

防范AFs暴露的个体行为,在温暖潮湿的南方地区,注意粮油食品的干燥和通风保存与储存,并尽量减少储存时间。避免厨房竹木制厨餐具的霉变,特别是竹木制菜板、筷子、筷笼、饭勺等厨餐具的清洗和干燥储存,避免AFs产生,减少个体暴露风险。

在AFs既往高暴露人群,可考虑口服西兰花等化学预防食物。

措施四:预防微囊藻毒素(MC)

微囊藻毒素(MC)是水体富营养化后蓝藻水华产生的次生污染物,已有研究显示,MC不仅具有强烈的急性肝肾毒性,还具有多种形式的慢性毒性危害,尤其是其对肝肿瘤的促进效应受到广泛关注,国际癌症研究署将MC-LR归为2B级致癌物,研究表明,MC可能是促进HCC发生的另一个重要危险因素

预防MC首先需要进行饮水质量监控:建议对水源为地表水的饮用水将MC-LR的监测列入水质常规指标。其次还需要进行淡水水产食品质量监控:在蓝藻水华易暴发的夏秋季节,将淡水水体生产的水产品(鱼、虾、鸭、鹅、食用藻等)的MC-LR监测作为食品监测的常规项目。

防范MC暴露的措施:在蓝藻水华暴发地区,当地自来水厂可增加活性炭吸附和膜处理工艺以强化深度净水工艺;对于居住在水华频繁发生区域的家庭,可使用家庭终端净水器保证水质安全。

个人则可以避免食用水华发生水域的水产品;家用饮水机和桶装水避免阳光直射,防止绿藻生长;避免桶装水长时间储存。

措施五:个人生活干预

吸烟

吸烟对肝癌的相对危险度为1.51,吸烟可加重肝纤维化程度,增强HBV和HCV的致癌作用。国内研究显示,吸烟与HBV感染间存在正向交互作用,与HBsAg阴性不吸烟者比较,HBsAg阳性不吸烟者的肝癌发病风险为7.66,HBsAg阳性吸烟者为15.68。所以戒烟。可在一定程度上预防肝癌的发生。

饮酒

流行病学研究显示,饮酒与肝癌风险之间存在显著剂量反应关系,与不饮酒者比较,饮酒12g/d、50g/d、100g/d和125g/d的肝癌发病相对风险分别为1.08、1.54、2.14、3.21、和5.20,饮酒与肝炎之间存在交互作用。但目前中国人群中仍缺乏饮酒类型和模式与肝癌风险的细化研究。

肥胖糖尿病

国际上多项研究确定了肥胖与肝癌的相关性,在亚洲人群中,与正常体重者比较,男女性的肝癌发病风险均因肥胖(体质指数≥30kg/m2)而增加。近几年中国3项10万人以上的大型队列研究结果均提示,糖尿病可增加肝癌发病风险,相对危险度为1.50~1.65。

饮食和营养

以蔬菜为基础的膳食模式可显著降低肝癌发病风险,与摄入四分位数最低组比较,四分位数最高组发生肝癌的危险性为0.58;膳食来源和补充剂来源的维生素E均可降低肝癌发生的危险性,在该人群中的最新研究还显示,膳食来源的锰对肝癌具有保护作用。

参考文献

[1] SIEGEL R L, MILLER K D, JEMAL A. Cancer statistics, 2018[J]. CA Cancer J Clin, 2018, 68(1): 7-30. DOI: 10.3322/caac.21442.

[2] 中华预防医学会肿瘤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会感染相关肿瘤防控学组.中国肝癌一级预防专家共识(2018)[J].中国肿瘤,2018,27(9).

[3] Wang M,Wang Y,Feng X,et al. Contribution of hepatitis B virus and hepatitis C virus to liver cancer in China north areas:experience of the Chinese National Cancer Center[J]. Int J Infect Dis,2017,65:15-21. DOI:10.1016/ j.ijid.2017.09.003.

[4] 左婷婷,郑荣寿,曾红梅, 等. 中国肝癌发病状况与趋势分析 [J]. 中华肿瘤杂志, 2015,37(9):691-696. DOI:10.3760/cma.j.issn.0253-3766. 2015.09.013.

[5] de Martel C,Maucort-Boulch D,Plummer M,et al. Worldwide relative contribution of hepatitis B and C viruses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Hepatology,2015,62 (4): 1190-1200. DOI:10.1002/hep.27969.

[6] 王富珍,张国民,沈立萍,等. 1992 和 2014 年中 国不同流行地区 1~29 岁人群乙型肝炎血清流行病学 调查结果对比分析 [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6: 462-468.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 06.002.

[7] 王宇婷,陈陶阳,朱健,等. 肝癌高发区人群新生 儿乙型肝炎疫苗接种对肝癌的预防效果 [J]. 中华预防 医学杂志,2018,52(4):402-408. DOI:10.3760/cma.j. issn.0253-9624.2018.04.01.

[8] Wang Y,Chen T,Lu LL,et al. Adolescent booster with hepatitis B virus vaccines decreases HBV infection in high-risk adults [J]. Vaccine,2017,35 (7):1064 -1070. DOI:10.1016/j.vaccine.2016.12.062.

[9] 王雯,李岗,魏云潇. 我国食品中黄曲霉毒素污染 现状的研究 [J]. 安徽农业科学,2015,43 (18):308-309. DOI:10.13989/j.cnki.0517-6611.2015.18.108.

[10] Zhang W,Shu XO,Li H,et al. Vitamin intake and liver cancer risk:a report from two cohort studies in China[J]. J Natl Cancer Inst,2012,104(15):1173-1181. DOI:10.1093/ jnci/djs277.

(本文为医学界肿瘤频道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授权并标明作者来源。)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8-11-04 15:24

熊兵红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熊兵红大夫电话咨询

熊兵红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熊兵红大夫

熊兵红的咨询范围: 普外科常见疾病的诊治与治疗,主要擅长胃肠道、肛肠疾病以及疝的治疗。 更多>>

咨询熊兵红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