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柱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医学科普

肠道菌群紊乱与慢性炎症性皮肤病的研究进展

发表者:沈柱 人已读

人类肠道中生活着大约1 000种细菌,其中占肠道菌群99%以上的共生菌群与人类宿主的消化、营养、代谢、免疫等功能密切相关,相当于是与人体共生的一个重要"器官"。肠道菌群组成的改变、细菌代谢活性的变化或菌群局部分布的变化均可引起菌群紊乱。研究表明,肠道菌群紊乱与局部以及系统性的慢性低度炎症的发生和(或)发展关系密切。该文对肠道菌群紊乱与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包括银屑病、玫瑰痤疮、特应性皮炎等)的关系及治疗思路进行综述。


肠道菌群概况

肠道菌群的作用: 肠道菌群总重量不到 1.5 kg,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人体的运转。在代谢方面,肠道菌群可以单独或与宿主共同代谢宿主自身不能利用的物质,产生小分子及能量,例如短链脂肪酸。在内分泌方面,肠道菌群可以分泌多数有益于人体的小分子,其中包括儿茶酚胺等具有内分泌效应物质。在免疫方面,肠道菌群可以通过影响多达人体 70% 的免疫细胞和免疫球蛋白来调控人体免疫系统的发育和成熟。


肠道菌群紊乱: 人体内存在肠肺轴、肠肝轴、肠脑轴、肠骨轴以及肠皮肤轴,因此肠道菌群紊乱引发的炎症紊乱也可能会波及其他部位,甚至全身。研究表明在易感个体中,肠道菌群紊乱引发的局部以及系统性的慢性炎症与自闭哮喘、胰岛素抵抗、肥胖、自身免疫性关节炎、慢性疲劳综合征等慢性病的发展关系密切。


肠道菌群紊乱与慢性炎症皮肤病

肠道菌群紊乱与银屑病: 研究表明,银屑病患者肠道菌群多样性发生改变。现已明确,肠道细菌种类少的人群脂肪水平高,且更易处于低度炎症状态。银屑病患者肠道菌群多样性不仅改变,部分菌群的分类也发生改变,如拟杆菌门(Bacteroidetes)的副拟杆菌属 (Parabacteroides)、厚壁菌门(Firmicutes)的普拉梭菌等在银屑病患者肠道中显著降低。与此对应的,银屑病患者粪便中短链脂肪酸(shortchain fatty acid, SCFA)的含量显著降低。SCFA 缺乏或缺陷与物理屏障、细胞能量、营养代谢、免疫炎症等相关,银屑病 SCFA 中以醋酸和丙酸水平降低为主。


肠道菌群紊乱与玫瑰痤疮: 多项研究显示,玫瑰痤疮患者在根除幽门螺杆菌 (Helicobacter pyliri,HP)后病情得到改善,进一步推测其发病可能与胃肠道菌群中的 HP 相关,但具体机制尚不完全清楚。初步研究表明,HP 可增加氧化代谢产物,导致患者体内一氧化氮和胃泌素增加。两者可共同促进肿瘤坏死因子 -α(tumor necrosis factor-α, TNF-α)和白细胞介素 -8(interleukin-8,IL-8)等炎症因子的释放。IL-8 可诱导中性粒细胞黏附到血管内皮及毛囊。所有这些毒性物质均有可能进入微循环 系统,损伤血管内皮,加重玫瑰痤疮。


肠道菌群紊乱与特应性皮炎: 通过比较特应性皮炎婴儿和健康婴儿的肠道菌群,发现前者肠道内梭状芽胞杆菌含量相对较高,而健康婴儿肠道内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含量更高。动物实验发现, 肠道菌群代谢色氨酸产物吲哚 -3- 甲醛可以通过抑制Th2 型细胞因子分泌和 IgE 产生来缓解特应性皮炎小鼠模型的皮肤炎症。具有临床意义的是,双歧杆菌乳杆菌三联活菌片(成分为:长型双歧杆菌、保加利亚乳杆菌和嗜热链球菌,4 片 / 次,每日 3 次,共 12 周)可通过增加特应性皮炎患者肠道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菌群而改善病情并延缓复发,这些尝试为特应性皮炎患者的慢性病程管理带来了新希望。


参考文献略。


孙超楠,沈柱,肠道菌群紊乱与慢性炎症性皮肤病的研究进展[J],实用皮肤病学杂志,2018,11(4):225-227


本文是沈柱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举报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9-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