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洁霞_好大夫在线
4届年度好大夫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诊后必读

临床研究VS真实世界

发表者:张洁霞 人已读

从古至今,人们对肿瘤治疗方式的探索从未停止过,从肿瘤治疗的第一个支柱出现——手术,到1896年增加了第二个支柱——放射治疗,随后在20世纪40年代,细胞毒性化疗作为第三个治疗支柱横空出世,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更是引入了第四个支柱——靶向精准治疗。

世界在发展,医学在进步,然而随着肿瘤免疫学的迅速发展,肿瘤免疫治疗成为了一种创新的治疗手段,而且热门了多年的免疫疗法还在2018年获得了诺贝尔奖。

在这成功的背后其实免疫治疗也走了不少弯路,其中就包括GSK公司研究的MAGE-A3疫苗治疗研究。

1578922190.png

恶性肿瘤是当下威胁人类健康最严重的疾病之一,其主要特点是病期越晚,治疗越难、预后越差,因此,寻找肿瘤特异性抗原(Tumor-Specific Antigen, TSA)和肿瘤相关性抗原(Tumor-Associated Antigen, TAA)对于肿瘤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显得极为重要。

黑色素瘤抗原(Melanoma Antigen-Encoding, MAGE)是最先从黑色素瘤中发现的一组T肿瘤相关性抗原。

MAGE在正常组织中几乎不表达,但主要表达于以黑色素瘤为主的恶性肿瘤组织中,其表达和肿瘤的发生、发展及预后关系十分密切,因此MAGE及其产物可用于肿瘤的分子学诊断和免疫治疗研究。

但是临床研究是否就代表真实世界呢?

来自广东的林先生,

不幸于2012年被确诊患上右上肺腺癌,

后在广州医科大学

附属第一医院接受治疗。张洁霞主任予其采取的治疗方案是前期同步化疗,结合GSK研究的MAGE-A3疫苗治疗。该项研究称为MAGRIT研究,是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Ⅲ期临床试验,以评估MAGE-A3直接治疗后患者的无病生存情况,试验在2312位IB、II期和IIIA期可以手术切除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进行。

虽然最终GSK宣布了该项研究临床试验的结果为阴性,临床试验在总的NSCLC人群中检测疾病无进展生存期时,不能证明MAGE-A3与安慰剂相比具有优越性,因此终止了MAGE-A3的后期试验。

虽然临床研究不如期望,未能够最终成为临床推荐,但由张洁霞主任负责主治的林先生和另外一名患者却都十分幸运地获得了较长生存期。在临床研究上,每个研究对象都是符合一定入组条件的试验个体,但实际上,影响研究结果的因素并非局限的,比如年龄大小、胖瘦高低、生活习惯、环境因素等等,都有可能会导致试验结果的差异产生。

虽然临床研究最终结果是阴性,但是否就能全盘否定它的疗效呢?上述林先生和另外一名患者的例子恰恰证实了临床研究的结果在真实世界并不是100%完美匹配的。林先生一开始被确诊时,诚然是绝望透顶的,对未来甚至明天的生活更是不敢想象,生命之于他而言已是步步惊心,但在张主任和家人的鼓舞和大力支持下,他决定勇敢地接受日复一日的化疗治疗。

到现在7年间过去了,林先生已经可以坦然舒适地过上正常的生活了,这是他意料之外的。谁说患上癌症就不能好好地过生活?林先生正是用他的例子证实了只要不放弃,一切皆有可能。就这个抗癌成功案例而言,除了林先生个人顽强不屈的抗癌精神、家人的一直默默陪伴、大力支持外,主治张主任也是功不可没。

张主任对癌症治疗有其独特的见解,不照搬教条主义,将疾病的共性和患者的个性有机结合,在临床治疗上大胆作出尝试,这是一名出色的医学工作者应有的作风,也是临床医学不断发展所需的推动力。


本文是张洁霞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举报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0-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