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慧_好大夫在线
1届年度好大夫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6

在线问诊量 16889

潘慧

潘慧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肥胖症相关

恐肥时代

发表者:潘慧 2457人已读

恐肥时代

      这年头,既有富人喊穷的,也有瘦人喊胖的。前者是惟恐别人盯上了自己的钱包,后者则真是看着自己的身材不顺眼。腰细的嫌腿粗,腹平的嫌臀肥,身上合格了还觉得自己的脸太圆,总之,怎么就不像那些橱窗里的模特啊!

      于是总在美食和节食间摇摆,总在步行和乘车间斟酌,头脑中似乎老有两个人在打架:一个要舒服,一个要减肥。最后无论迁就哪个,都会有另一半的损失。"恐肥"已经成了当今社会中最流行的焦虑。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潘慧

      而80年代以前,人们还沉浸在对丰满身材的追求中。要不然当时街上那么多瘦小的男孩不要,偏挑一个油光满面的男孩饰演饱受旧社会摧残的潘东子干嘛?直到现在,有些从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还保持着一顿吃半斤以上主食的习惯,当时吃馒头论脸盆的比比皆是。

      物以稀为贵,众人饿肚子的时候胖人是福相,大家都能吃上"三高"(高热量、高脂肪、高胆固醇)食品的时候,偏瘦的人则是社会精英了。

      如果衡量胖瘦的尺度掌握在他人手里,你就永远在增肥或减肥的洪流里起伏,就永远觉得你的身体在不停地背叛你自己,就抑制不住地上各种各样商人的当。

      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属于自己的尺度,能真正对镜子里的自己满意?

      高中毕业的留言册上,一位男同学的话是这样的:赵小燕,你应该是(后面画了个长方形),而你现在是(后面画了个正方形),希望你更漂亮!

      从这以后,身高1米60、体重60公斤的赵小燕就开始把父母给的零花钱攒起来买减肥药吃,被母亲发现后,母女进行了严肃的谈话,但结果并不好。"她觉得自己不被男孩追求的原因是胖。"赵的母亲说:"我担心她乱吃药伤了身体。"

     与这位北京母亲的忧虑相比,上海一位女孩带给母亲的则是无尽的伤痛。新世纪刚刚到来,她身高165厘米的15岁女儿因对自己54公斤的体重不满,疯狂减肥,最后死于神经性厌食症,离开人世时体重仅30公斤!

社会中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指挥人们检点自己的体型!

     打开电视,除了某些食品或厨房用品的广告,男女模特都是身材苗条者;歌星影星一旦身材不够标准,而且属于怎么也矫正不过来的,就被冠之以"实力派"明星称号。

     无数声称能改变人们体型的产品或设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北京宣武医院放射科的刘医师自从生完孩子后,已经对众多减肥产品的质量进行了检验。她吃过5种减肥药,扎过针灸、用过脂肪运动机、束过减肥腰带,前不久还穿上了"小拖鞋",但体重始终徘徊在65公斤左右。

      据一位北京大学教师回忆,1992年风靡整个北京的"海藻减肥皂"在这座校园里也引起过狂购。那肥皂摸起来疙里疙瘩,据说是海藻的硬块,说明书上写着"瘦人慎用"。邮局里挤满了人,许多日本留学生成箱地往国内寄肥皂,说这种产品在日本极贵。当时校园澡堂里几乎人手一块都在使劲地搓,因为说明书上说要"把皮肤搓红"。不过,后来听说真减了体重的不多,到校医院要求涂红药水的不少--搓破了。

向模特看齐

      概念98签约模特郭桦对自己身材的要求很简单:能穿进设计师的衣服而不尴尬。

      1993年刚从篮球运动员改行为模特的郭桦身高1米80,体重65公斤。在经纪人眼里,这位篮球队里的瘦女孩离模特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于是每天除了穿着高跟鞋练功4、5个小时以外,还要把塑料布绑在腿上跑4000米,跑完只喝矿泉水,吃黄瓜、西红柿、豆腐。

越来越多的都市人花钱健身、减肥。

      有一次实在馋得不行了,在街上买了一把花生米躲在墙角里吃,边吃边东张西望,就跟偷的似的。"郭桦笑着说。两周下来,体重降到60公斤,但比经纪人规定的目标还多2公斤。

      强化减肥和职业训练进行了一个多月才结束。目前已步入模特界身价最高阶层的她说:"当时的付出是值得的。"

     "不减肥就找不到工作。"这是郭桦在1998年因为甲亢治疗后体重增加再次面临的问题。于是每晚跑8000米,经纪人骑着自行车在后面督着。

     对模特来说,保持住身材也就保住了饭碗。打江山不容易,保江山也难。现在郭桦每周一、三、五去健身房锻炼,每次两个小时。"我也偶尔吃吃零食,但都是在健身前吃。"她说。

     郭桦说,目前用于展示的时装一般分两种尺寸,一种是身高1米76到1米78,另一种是1米79到1米80。后者对胸围的要求是84-85厘米,腰围1尺9到2尺,臀围小于90厘米。

     著名时装设计师顾林说,时装模特要求身材偏瘦是因为要使身体的局部比例拉长,从而产生一种空灵感,"时装与大众是有一定距离的。模特是靠体形来吃饭的,所以人们没有必要拿自己跟模特比。"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王旭晓教授认为,时装模特展示的是时装,而不是人,所以模特的身材标准并不能代表最美的标准。"但这种形象的确有极大的煽动力。"王教授承认。

     以健康的名义

     3年前,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病房来了一位骨瘦如柴的14岁女中学生。因为第一节舞蹈课上别的女孩都是"豆芽菜",而她不是,于是开始进行自己制定的减肥计划。不睡觉、不吃饭,每天游泳2千米。被父母强行带到医院的时候,身高1米50的她体重只有25公斤,停经,头发开始脱落。

     "最可怕是出现偏执型的精神症状。明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会死,可已经遏制不住地厌恶吃饭、增体重。"主治医师潘慧回忆道。

     吃饭的时候,总是两位医师陪她吃。"女孩先是表演性地大嚼大咽,然后跑到卫生间哇哇地吐出来。"静脉输液后体重增加1公斤,医生高兴地告诉她,但她感到的只有更紧张,病情反而加重。

     据潘医师了解,这位被诊断为"神经性厌食"的女孩出院后仍旧无法上学,病情多次反复,并出现严重的抑郁症,"曾企图割腕自杀。"

     "现在人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胖还是瘦。"潘慧说。"社会上广泛存在着‘体像障碍'这种心理问题,也就是说对自身体型不满意,局部很小的变化会导致严重的不安。"

     现代医学近年才承认肥胖是疾病,界定肥胖症单纯依据体重指数,是用体重(公斤)除以身高(米)的平方,大于25被认为是肥胖。"这个公式仅仅考虑了体重和身高两个因素,没有考虑肌肉、脂肪的比例等问题,因此是不全面的。"潘慧说。

     潘慧承认医学界对什么是肥胖,什么不是的宣教不够,而广大靠"减肥事业"为生的商家假借医学的名义误导人们。

     "商家、媒体很多时候扮演着杀人不见血的角色。"谈到协和医院每年都要收治十几例神经性厌食患者,潘医生深感忧虑。

     在"贬胖褒瘦"的策略中,大力宣传"瘦即是健康"是片面的。"事实上,身体消瘦往往是许多疾病的临床症状。"潘慧说。

     2001年,协和医院计划开设减肥门诊,潘慧担心的是"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都来了"。

     胖人受歧视

     在教育部工作的陈先生对自己的胖身材并不在意,"但每次吃饭时旁人那种关心的眼神让我受不了。"他说。

肥胖是女性普遍的烦恼。

     来自长沙的李先生是经济学硕士,应聘了几家公司最后都没有被录取,"他们老是问我有什么病,我说没有,他们表面上装得相信,其实心里怀疑。"这位外号为"大胖"的人说。

     设计师顾林以制作中国传统样式时装著称,她说:"到我店里来订做服装的顾客,除了因为有彼此认同的审美取向外,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顾客是因为特体的缘故。身材太胖或者身体某部分肥胖的人很难买到合适的成衣。"

     走进位于人民大学东门南侧的服装城,在里面众多摊位间走走,摊主会告诉你,这里的衣服大多都是"均码号",适合身材苗条的人穿着;即使少数有两到三个尺码的衣服,也是依据标准身材裁剪的,肥的衣服纵向也长。

     舍宾俱乐部的健身费用在所有同类服务中是最贵的,但曾担任舍宾中国总部国内业务部经理的伊静告诉《新闻周刊》,成员中不乏月收入刚过千元者。"现在社会上的竞争激烈,有良好的体型就能赢得许多优势。"

     身材苗条的伊静现在是国际女子俱乐部的总经理,在该公司忙碌的办公职员中,的确没有一个胖人或身材丰满者。走出俱乐部,整个写字楼里的服务人员也都是瘦人。再进街上的餐馆、饭店,同样的景象不禁使人充分感受到胖人就业的压力。

    《新闻周刊》为此拨通了麦当劳公司的电话,公关部张子云小姐认为,对胖人的歧视在麦当劳是没有的,"你可以在麦当劳见到高矮胖瘦各种体型的店员,我们更重视一个人是否适合他的职位。"

    劳动法律专家左祥琦先生认为目前劳动市场上存在着对胖人的就业歧视,"违背了人就业权利平等的原则,但现在《劳动法》关注更多的是不同民族、性别、年龄等问题,没有具体到胖瘦。"

    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张中秋教授从美国考察归来,觉得"中国的胖子与美国的胖子比根本就不是胖子",而"他们对自己的胖体型泰然处之"。张教授认为,中国社会缺乏高层次的文明度,人们对他人、自我的尊重远远不够。"应该看到西方文化背后的东西,那就是美的多元化、社会的宽容。"张教授说。

你减我肥

     一年前,有位顾客到顾林的店里量身订做一套衣服。两周后,她来了,瘦了20多斤,说是吃了9000多元的一种国外减肥药,于是衣服都改瘦。两个月以后,她又来了,体重又反弹回去,跟开始一样,但改瘦的衣服没法改肥,只好重新做。

     舍宾进入中国三年,已在北京设立了30多家连锁机构,外地有70多家,总共110家。

     新成立的国际女子俱乐部集舍宾减肥及各种美容形式为一体。舍宾健美减肥,它们叫"全身各部分的经典雕塑",据说是俄罗斯的专家汇总了体育、舞蹈、芭蕾、音乐、心理、医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成果,制定的一套"人体美化系统工程"。

     来到舍宾,先要经过一套严格而细致的身体测试,工作人员会告诉你,你的什么部位需要锻炼。《新闻周刊》问,有没有人的身材是合格的呢?回答是:没有。

     舍宾认为:每个人的身材都是可以有所改变的。当然,你必须到这里来。因为这里有专家提供的"个性化服务",从设定目标到开运动处方和饮食建议能"综合治理","而美式的有氧运动是‘单一'的运动,化学的、药物的减肥方法是‘非绿色的'。"

     国际女子俱乐部设在一家高档写字楼内,地上是柔软的地毯,中央空调送来的热风让你忘了北京初春的寒冷。伊静介绍说,舍宾规定,软硬件标准都不能低于饭店的三星级标准。

     打开价目单,年卡是4320元,半年卡2520元,季卡1480元......每周两次,估算一下,每次90分钟的"雕塑"费用在70元左右。

     伊静透露,舍宾的成人组,以白领女性为主,其中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是全职太太。

     根据2000年市场调查,减肥产品已占据中国保健品市场的一半,年产值将近一百亿元。中国保健品市场于1992年刚刚全面启动时,北京的商场只有三分之一经营减肥食品,而到1996年所有商场都已经营减肥产品。

     根据卫生部网站提供的统计资料,5年来经卫生部审批合格的国产减肥药已达49种之多。加上用于减肥的器械、服装、手术等各种项目,减肥产业的总额已很难估计。

    《新闻周刊》从北京甘家口附近的福寿春药店了解到,每年春节后到5月是减肥药卖得最好的一段时间。据店员介绍,现在刚上市的进口药"塞尼可"最受欢迎,尽管每盒21粒196元,"10天已经走了1件(箱)了。"

符号化塑身

      2000年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国际减肥大会的信息表明,中国目前有7千万人受到肥胖病的困扰。病理性肥胖者固然是减肥的主角,但目前减肥早已泛化到不胖甚至瘦人中。

      回顾40年前的环境紧张时期,"饿死的人比战争死的人还多,"张中秋教授说。"那时的审美标准是身材丰满。"

      张中秋教授认为,当前减肥风潮兴起与经济发展有关,但目前国人的审美标准更多地参照了西方的标准。她说:"‘三围'标准是西方的审美标准,是由他们的人种特征决定的。中国人依照它来衡量自己的美丑往往进入了误区。"

舍宾运动是白领女性减肥的时尚选择。

  20年前,刚刚从饥饿中逃离出来的中国人一提"有钱人",脑子中就会冒出大腹便便的财主;看看现在的电视广告,事业有成者早变成了一副身材矫健的模样,穿着得体的西服、开着高级轿车、喝着洋酒。

     根据进化论学者的观点,与现代社会物质环境的发展速度相比,人自身生理结构的进化是极其缓慢的。有专家称,现代人的生理适应能力仍停留在30万年以前,也就是说,人在食物充足的今天仍旧受尽量进食以备不久闹饥荒的本能的支配,所以通常过量摄入食物特别是甜食(甜味觉是大脑筛选无毒物的信号)。而人的代谢系统并没有进化到能及时消耗高热量食物的地步,所以热量以脂肪的形式积聚起来,成就了今天众多的胖人。

     据说李泽楷谈生意都是在健身房、高尔夫球场或游泳池里,四处赶饭局的都是"小老板",而成天以"三高"型快餐充饥的则是劳苦大众了。能享受生活又能从容地控制体重已经演化为有钱和有闲的标志。

     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余莲说:"身材瘦是一种文化符号,它意味着与之伴随的智慧、才能和巨额财富。与其说减肥追求的是健康,不如说追求的是一种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1-01-29 23:04

潘慧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潘慧大夫

潘慧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潘慧的咨询范围: 1、目前只接受3岁以上患者的咨询 2、成人与青少年肥胖的治疗;个矮包括特发性矮小症、小于胎龄儿、特纳综合征等,性早熟以及小儿性发育异常;垂体功能低下、垂体瘤,如肢大、泌乳素瘤等以及术后,生殖细胞瘤、颅咽管瘤等以及术后、尿崩症患者的随访和诊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