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6

在线问诊量 12119

赵东奇

赵东奇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古今医统大全 明·徐春甫

内经要旨(上)病能篇第三

发表者:赵东奇 3835人已读

至真要大论篇
    帝曰∶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变也。经言盛者泻之,虚者补之。工巧神圣,可得闻乎?岐伯曰∶审察病机,无失气宜,此之谓也。曰∶愿闻病机。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
  诸寒收引,皆属于肾。诸气郁,皆属于肺。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诸热瞀,皆属于火。诸痛疮痒,皆属于心。诸厥固泄,皆属于下。诸痿喘呕,皆属于上。诸禁鼓栗,如丧神守,皆属于火。松原市中医院治未病科赵东奇
  诸痉项强,皆属于湿。诸逆冲上,皆属于火。诸腹胀大,皆属于热。诸躁狂越,皆属于火。诸暴强直,皆属于风。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属于热。诸病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诸转反戾,水液混浊,皆属于热。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此言百病皆生于五脏,五脏之病又不外乎风寒暑湿燥火之六淫,而诸病莫不兼之,病机大要实病于此矣。)故大要曰∶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胜,疏其血气,令其条达,而致和平,此之谓也。
  (此总结上文之意,有无求之,求其五脏六淫之有无也;盛虚责之,责其五脏六淫之虚实也,如虚则补之,实则泻之。五胜,五运之胜也。)
    风论篇
    帝曰∶风之伤人也,或为寒热,或为热中,或为寒中,或为厉风,或为偏枯,或为风也,(或,当作均。)其病各异,其名不同,或内至五脏六腑,不知其解,愿闻其说。岐伯对曰∶风气藏于皮肤之间,内不得通,外不得泄;风者善行而数变,腠理开则洒然寒,闭则热而闷,其寒也则衰饮食,其热也则消肌肉,故使人栗而不能食,名曰寒热。风气与阳明入胃,循脉而上至目内,其人肥则风气不得外泄,则为热中而目黄;人瘦则外泄而寒,则为寒中而泣出。
  风气与太阳俱入,行诸脉俞,散于分肉之间,与卫气相干,其道(气道也)不利,故使肌肉愤而有疡,卫气有所凝而不行,故其肉有不仁也。
  厉者,有荣卫热,其气不清,故使鼻柱坏而色败,皮肤疡溃,风寒客于脉而不去,名曰厉风。
  (此风气入于经脉之中也,荣行脉中,故风入脉中与荣气合,则热而血腐坏也。其气不清,言溃乱也。然而血脉溃乱,荣复挟风,阳脉上头,鼻为呼吸之所,故鼻柱坏而色为恶,皮肤破而溃烂。经曰∶脉风盛为疠溃是也。)以春甲乙伤于风者为肝风,以夏丙丁伤于风者为心风,以季夏戊己伤于邪者为脾风,以秋庚辛中于邪者为肺风,以冬壬癸中于邪者为肾风。风中五脏六腑之俞,亦为脏腑之风,各入其门户,所中则为偏风。风气循风府而上,则为脑风。风入系头,则为目风,眼寒。饮酒中风,则为漏风。
  入房汗出中风,则为内风。新沐中风,则为首风。久风入中,则为肠风飧泄。外在腠理,则为泄风。故风者百病之长也,至其变化,乃为他病也,无常方,然致(《甲乙经》作故字。)有风气也。帝曰∶五脏风之形状不同者何?愿闻其诊及其病能。岐伯曰∶肺风之状,多汗恶风,色然白,时咳短气,昼日则瘥,暮则甚,诊在眉上,其色白。
  (肺脏有风,则眉间白色。,薄白,肺色薄白,时咳短气,昼则阳气在表故瘥,暮则阳气入里,风内应之,故甚。)心风之状,多汗恶风,焦绝,善怒吓,赤色,病甚则言不可快,诊在口,其色赤。
  (焦绝,谓唇焦而文理断绝,风薄于心则神乱,故善怒而吓人也。舌为心之苗,故病甚则舌强而言不快也。)肝风之状,多汗恶风,色微苍,嗌干善怒,时憎女子,诊在目下,其色青。
  (善怒时憎女子,皆木之性曲而又直故也。)脾风之状,多汗恶风,身体怠惰,四肢不欲动,色薄微黄,不嗜食,诊在鼻上,其色黄。
  (脾主四肢,故不欲动。鼻于中而主土,故脾候之而色黄也。)肾风之状,多汗恶风,面庞然浮肿,脊痛不能正立,隐曲不利,诊在肌上,其色黑。
  (庞然,言肿起也。肾脉起于足下,上股内后廉贯脊,故脊痛不能正立也。隐曲者,谓隐蔽委曲之处,肾风薄精气内微,故隐曲之事不利为也。)胃风之状,颈多汗恶风,饮食不下,鬲塞不通,腹善满,失衣则胀,食寒则泄,诊形瘦而腹大。
  (胃风失衣,则外寒而内热,故胀。胃合脾而主肉,胃气不足则肉不长,故瘦也。)首风之状,头面多汗恶风,当先风一日,则病甚,头痛不可以出内,至其风日,则病少愈。
  漏风之状,或多汗,常不可单衣,食则汗出,甚则身汗,喘息恶风,衣常濡,口干善渴,不能劳事。
  (因醉取风为漏风,其状口干善渴,近衣则身热如火,临食则汗流如雨,骨节懈怠,不欲自劳。)泄风之状,多汗,汗出泄衣上,口中干,上渍,其风不能劳事,身体尽痛则寒。
  (泄风汗多,则津液涸而亡阳,故口干而寒也,此为泄风。)
    痹论篇
    帝曰∶痹之安生?岐伯对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也。帝曰∶其有五者何也?岐伯曰∶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者为肌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帝曰∶内舍五脏六腑,何气使然?岐伯曰∶五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其合也。故骨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肾;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所谓痹者,各以其时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凡痹之客五脏者,肺痹者,烦满喘呕;心痹者,脉不通,烦则心下鼓,暴上气而喘,嗌干善噫,厥气上则恐;肝痹者,夜卧则惊,多饮数小便,上为引如怀;(小便上引而痛,如怀孕之状。)肾痹者,善胀,尻以代踵,脊以代头;脾痹者,四肢懈怠,发咳呕汁,上为大塞;肠痹者,数饮而出不得,中气喘争,时发飧泄;胞痹者,少腹膀胱按之内痛,若沃以汤,涩于小便,上为清涕。
  (以上十二痹证,皆风寒湿外邪所伤而致之也。邪舍于其脏腑,则其脏腑之证见焉,治者审之。)淫气喘息,痹聚在肺;淫气忧思,痹聚在心;淫气遗溺,痹聚在肾;淫气乏竭,痹聚在肝;淫气肌绝,痹聚在脾。诸痹不已,亦益内也。
  (此属内伤外邪合而为痹是也。)其风胜者,其人易已也。帝曰∶痹其时有死者,或痛久者,或易已者,其故何也?岐伯曰∶其入脏者死,其留连于筋骨间者疼久,其留皮肤间者易已。曰∶其客于六腑何也?曰∶此亦其饮食居处,为其病本也。
  四方土地高下温凉不同,物性刚柔飧居亦异。经曰∶水谷之寒热,感则害六腑是也。
  六腑亦各有俞,风寒湿气中其俞,而食饮应之,循俞而入,各舍其腑也。曰∶以针治之奈何?曰∶五脏有俞,六腑有合,循脉之分,各有所发,各随(一作治)其过,则病瘳也。曰∶荣卫之气亦令人痹乎?曰∶荣者,水谷之精气也,调和于五脏,洒陈于六腑,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肓膜,散于胸腹,逆其气则病,从其气则愈,不与风寒湿气合,故不为痹。帝曰∶善。
  (此言水谷之精,冲盛荣卫,邪气自不能入而为害,何痹之有?)帝曰∶痹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热,或燥,或湿,其故何也?岐伯曰∶痛者,寒气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荣卫之行涩,经络时疏,故不痛,皮肤不荣,故为不仁。其寒者,阳气少,阴气多,与病相益,故寒也。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湿甚也,阳气少,阴气盛,两气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曰∶夫痹之为病,不痛何也?岐伯曰∶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血凝而不流,在于筋则屈不伸,在于肉则不仁,在于皮则寒。故具此五者,则不痛也。凡痹之类,逢寒则虫,(当作急。)逢热则纵。帝曰∶善。
  
    痿论篇
    帝曰∶五脏使人痿何也?岐伯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脉,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肾主身之骨髓。故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着则生痿也;心气热,则下脉厥而上,上则下脉虚,虚则生脉痿,枢折挈,胫纵而不任地也;肝气热,则胆泄口苦,筋膜干,则筋急而挛,发为筋痿;脾气热,则胃干而渴,肌肉不仁,发为肉痿;肾气热,则腰脊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骨痿。帝曰∶何以得之?岐伯曰∶肺者,藏之长也,为心之盖也,有所失亡,所求不得,则发肺鸣,鸣则肺热叶焦,故曰∶五脏因肺热叶焦,发为痿。此之谓也。
  (五脏之痿,皆固肺热而致之,然本脏各有相火而生痿也。)悲哀太甚,则胞络绝,胞络绝则阳气内动,发则心下崩数溲血也。故本病曰∶大经空虚,发为肌痹,传为脉痿。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及为白淫。故《下经》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内也。(使内谓劳役筋力,费竭精气。)有渐于湿,以水为事,若有所留,居处相湿,肌肉濡溃,痹而不仁,发为肉痿。故《下经》曰∶肉痿者,得之湿地也。有所远行劳倦,逢大热而渴,渴则阳气内伐,内伐则热舍于肾,肾者水藏也,今水不胜火,则骨枯而髓虚,故足不任身,发为骨痿。故《下经》曰∶骨痿者,生于大热也。(《下经》,古经也。)帝曰∶何以别之?岐伯曰∶肺热者色白而毛败,心热者色赤而络脉溢,肝热者色苍而爪枯,脾热者色黄而肉蠕动,肾热者色黑而齿槁。帝曰∶如夫子言可矣,论言治痿者独取阳明,何也?岐伯曰∶阳明者,五脏六腑之海,主润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冲脉者,经脉之海也,主渗灌溪谷,与阳明合于宗筋,阴阳总宗筋之会,会于气街,而阳明为之长,皆属于带脉,而络于督脉。故阳明虚则宗筋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各补其荣而通其俞,调其虚实,和其逆顺,筋脉骨肉各以其时受月,则病已矣。
  (时受月,谓受气之时月,如肝王甲乙,心王丙丁之类是也。)
    厥论篇
    帝曰∶厥之寒热者何也?岐伯曰∶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阴气衰于下,则为热厥。(阳谓足之三阳脉也;阴谓足之三阴脉也。)帝曰∶热厥之为热也,必起于足下者何也?岐伯曰∶阳气起于足五指之表,阴脉者集于足下而聚于足心,故阳气胜则足下热也。曰∶寒厥之为寒也,必从五指而上于膝者何也?曰∶阴气起于五指之里,集于膝下而聚于膝上,故阴气胜则从五指至膝上寒,其寒也,不从外,皆从内也。曰∶寒厥何失而然也?曰∶前阴者,宗筋之所聚,太阴阳明之所合也。春夏则阳气多而阴气少,秋冬则阴气盛而阳气衰。此人者质壮,以秋冬夺于所用,下气上争不能复,精气溢下,邪气因从之而上也。气因于中,阳气衰,不能渗营其经络,阳气日损,阴气独在,故手足为之寒也。帝曰∶热厥何为而然也?岐伯曰∶酒入于胃,则络脉满而经脉虚;脾主为胃行其津液者也,阴气虚则阳气入,阳气入则胃不和,胃不和则精气竭,精气竭则不营其四肢也。此人必数醉若饱以入房,气聚于脾中不得散,酒气与谷气相搏,热盛于中,故热遍于身,内热而溺赤也。夫酒气盛而悍,肾气日衰,阳气独胜,故手足为之热也。
  (此言寒热二厥,皆损其阳气,竭其精气之所致也。四肢无气以营乏,则为厥逆。寒热虽异,虚损则同。)帝曰∶厥或令人腹满,或令人暴不知人,或至半日远至一日乃知人者,何也?岐伯曰∶阴气盛于上则下虚,下虚则腹胀满,阳气盛于上则下气重上而邪气逆,逆则阳气乱,阳气乱则不知人也。帝曰∶善。愿闻六经脉之厥状病能也。曰∶巨阳之厥,则肿首头重,足不能行,发为(音县)仆。阳明之厥,则颠疾欲走呼,腹满不得卧,面赤而热,妄见而妄言。少阳之厥,则暴聋颊肿而热,胁痛,不可以运。太阴之厥,则腹满胀,后不利,不欲食,食则呕,不得卧。少阴之厥,则口干溺赤,腹满心痛。厥阴之厥,则少腹肿痛,腹胀泾溺不利,好卧屈膝,阴缩肿,内热。
  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
  此六经之说厥状,皆有盛衰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只以本经留呼多少而取之。
  太阴厥逆,急挛,心痛引腹,治主病者。(经脉行有左右,候其有过者取之,故云治主病者。)少阴厥逆,虚满呕变,下泄清,治主病者。厥阴厥逆,挛腰痛,虚满前闭,谵语,治主病者。三阴俱逆,不得前后,使人手足寒,三日死。太阳厥逆,僵仆呕血善衄,治主病者。少阳厥逆,机关不利者,腰不可以行,项不可以顾,发肠痈不可治,惊者死。阳明厥逆,喘咳身热,善惊衄呕血。手太阴厥逆,虚满而咳,善呕沫,治主病者。手心主少阴厥逆,心痛引喉,身热,死不可治。手太阳厥逆,耳聋泣出,项不可以顾,腰不可以俯仰,治主病者。手阳明少阳厥逆,发喉痹,嗌肿,,治主病者。
  
    五脏生成论
    曰∶卧出则风吹之,血凝于肤者为痹,凝于脉者为涩,凝于足者为厥。此三者,血行而不得反其空,(大经队也。)故为痹厥也。
  
    评热病论篇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何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从之则厥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
  上从之,谓少阴从太阳而上也。饮之汤,为止逆上之肾气也。
  
    热论篇
    帝曰∶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或愈或死,其死皆以六七日之间,其愈皆以十日以上者何也?伤于四时之气,皆能为病,以伤寒为毒者,最乘杀厉之气,中而即病名曰伤寒,不即病者名曰寒毒,藏于肌肤,至夏至气变为温病,夏至后变为热病,皆原于伤寒所至,故曰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校正】按《伤寒论》变温变暑与王注异,王注本《素问》为说,仲景本《阴阳大论》为说。
  岐伯曰∶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寒毒薄于肌肤,阳气闭密不得发散,而内怫结,故伤寒反病热。)其两感于寒而病者,必不免于死。帝曰∶愿闻其状。岐伯曰∶伤寒一日,巨阳受之,巨阳者,诸阳之属也,其脉连于风府,(穴名)。故为诸阳主气也,故头项痛腰脊强。
  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挟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疼而鼻干,不得卧也。三日少阳受之,少阳主胆,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耳聋。三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脏者,故可汗而已。
  四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五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六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脏脉,病日衰已矣。其未满三日,可汗而已,其满三日,可泄而已。其病两感于寒者,一日则巨阳与少阴俱病,则头痛口干而烦满;二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则腹满身热,不欲食谵言。三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耳聋囊缩而厥,水浆不入,不知人,六日死。(六日当作三日,下文可见。)三阴三阳、五脏六腑皆受病,荣卫不行,五脏不通,则死矣。帝曰∶五脏已伤,六腑不通,荣卫不行,如是之后,三日乃死何也?岐伯曰∶阳明者,十二经脉之长也,其血气盛,故不知人,三日其气乃尽,故死矣。
  此言两感于寒者,邪气悍暴之甚必死。
  其不两感于寒者,七日巨阳病衰,头痛少愈。八日阳明病衰,身热少愈。九日少阳病衰,耳聋微闻。十日太阴病衰,腹减如故,则思饮食。十一日少阴病衰,渴止不满,舌干已而嚏。十二日厥阴病衰,囊纵少腹微下,大气(大邪气也。)皆去,病日已矣。
  此言不两感者,六日之后,邪气从始次第而自退,病日愈。
  帝曰∶热病已愈,时有所遗者何也?(所遗,邪气未尽去也。)曰∶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搏,两热相合,故有所遗也。曰∶治遗奈何?曰∶视其虚实,调其逆从,可使必已。曰∶病热当何禁之?曰∶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
  此言遗禁者皆病愈不知禁谨而复作热,故曰遗也。
  凡病伤寒而成瘟者,先夏至日者为病瘟,后夏至日者为病暑,暑当与汗皆出,勿止。
  
    评热论篇
    帝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为何?岐伯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已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能食者,精无裨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一生,虽愈必死也。
  汗出脉躁,不胜其病,狂言失志,此三死也,乌能生?
    疟论篇
    帝曰∶夫疟皆生于风,其蓄作有时者何也?岐伯曰∶疟之始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痛如破,渴欲冷冻饮料。
  此论疟病之形状也,下皆发明此节之意。
  帝曰∶何气使然?岐伯曰∶阴阳上下交争,虚实更作,阴阳相移也。阳并于阴,(阳兼疟邪而言,谓疟邪随阳气而入于阴分。)则阴实而阳虚,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巨阳虚则腰背头项痛;三阳俱虚则阴气胜,阴气胜则骨寒而痛,寒生于内,故中外皆寒。阳盛则外热,阴虚则内热,内外皆热则喘而渴,故欲冷冻饮料也。
  此释上文阴阳交争,随经而作寒热也。
  此皆得之夏伤于暑,热气盛,藏于皮肤之内,肠胃之外,此荣气之所舍也。(舍,犹居也。)此令人汗空疏,腠理开,因得秋气,汗出遇风,及得之以浴,水气舍于皮肤之内,与卫气并居。
  卫气者,昼日行于阳,夜行于阴,此气得阳而外出,得阴而内薄,内外相搏,是以日作。曰∶其间日而作者何也?曰∶其气之舍深,内薄于阴,阳气独发,阴邪(指疟邪)内着,阴与阳争不得出,是以间日而作也。夫疟气者,并于阳则阳胜,并于阴则阴胜,阴胜则寒,阳胜则热。疟者,风寒之气不常也,病极则复。曰∶疟先寒而后热者何也?曰∶夏伤于大暑,其汗大出,腠理开发,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藏于腠理皮肤之中,秋伤于风,则病成矣。夫寒者阴气也,风者阳气也,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故先寒而后热也,病以时作,名曰寒疟。曰∶先热而后寒者何也?曰∶此先伤于风,而后伤于寒,故先热而后寒也,亦以时作,名曰温疟。其但热而不寒者,阴气先绝,阳气独发,则少气烦冤,手足热而欲呕,名曰瘅疟。
  此疟寒热所因,至此乃言疟有数种也。
  帝曰∶夫疟之寒,汤火不能温也,及其热,冰水不能寒也,此皆有余不足之类。当此之时,良工不能止,必须其自衰乃刺之,其故何也?曰∶经言无刺之热,无刺浑浑之脉,无刺漉漉之汗,(漉漉,汗大出也。)故为其病逆未可治也。故经曰∶方其盛时必毁,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此之谓也。夫疟之始发也,阳气并于阴,当是之时,阳虚而阴盛,外无气,故先寒栗也。阴气逆极,则复出之阳,阳与阴复并于外,则阴虚而阳实,故先热而渴。夫疟之未发也,阴未并阳,阳未并阴,因而调之,真气得安,邪气乃亡,故工不能治其已发,为其气逆也。曰∶攻之奈何?曰∶疟之且发也,阴阳之且移也,必从四末始也,阳已伤,阴从之,故先其时坚束其处,令邪气不得入,阴气不得出,审候见之在孙络盛坚而血者皆取之,此直往而未得并者。
  四末,言四肢也。此言牢缚四肢,令气各在其处,则邪所居处必自见之,则剌出血耳。
  帝曰∶疟不发其应何如?岐伯曰∶疟气者,必更盛更虚,当气之所在也。病在阳,则热而脉躁;在阴则寒而脉静;极则阴阳俱衰,卫气相离,故病得休;卫气集,则复病也。(离谓不相争,集谓邪相会。)疟者,阴阳更胜也,或甚或不甚,故或渴或不渴。论曰∶夏伤于暑,秋必病疟。
  今疟不必应者何也?曰∶此应四时者也。其病异形者,反四时也。其以秋病者寒甚,以冬病者寒不甚,以春病者恶风,以夏病者多汗。曰∶夫病温疟与寒疟而皆安舍?舍于何脏?曰∶温疟得之冬中于风,寒气藏于骨髓之中,至春则阳气大发,邪气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脑髓烁,肌肉消,腠理发泄,或有所用力,邪气与汗皆出,此病藏于肾,其气先从内出之于外也。如是者,阴虚而阳盛,则热矣,衰则气复反入,入则阳虚,阳虚则寒矣,故先热而后寒,名曰温疟。帝曰∶瘅疟何如?曰∶瘅疟者,肺素有热气盛于身,厥逆上冲,中气实而不外泄,因其所用力,腠理开,风寒舍于皮肤之内、分肉之间而发,发则阳气盛,阳气盛而不衰则病矣。其气不及于阴,故但热而不寒,气内藏于心,而外舍于分肉之间,令人消烁脱肉,故命曰瘅疟。
  
    至真要大论篇
    帝曰∶火热复,恶寒发热,有如疟状,或一日发,或间数日发,其故何也?曰∶胜复之气,会遇之时,有多少也。阴气多而阳气少,则其发日远;阳气多而阴气少,则其发日近。此胜复相搏,盛衰之节,疟亦同法。
  阴阳齐等,则一日之中寒热相半;阳多阴少,则一日之发,但热不寒;阳少阴多,则隔日发,先寒后热。虽胜复之气,若气微则一发之后,六七日乃发,故云愈而复发。或频三日发而六七日止,或隔十日发而四五日止者,皆由气之多少,会遇与不会遇也。俗谓鬼柙暴疾而从祈祷避匿者,病势已过,旋至于毙,自谓其分,宁不伤乎?习俗既久,卒难离革,悲哉奈何?
    咳论篇
    帝曰∶肺之令人咳何也?岐伯曰∶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曰∶愿闻其状。曰∶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邪气谓寒邪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内外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五脏各以其时受病,非其时各传以与之。
  此言五脏受病之由。各以其时,谓旺月也,若非旺月则不受邪,故各传以与之,是也。
  人与天地相参,故五脏各以治时感于寒则受病,微则为咳,甚则为泄为痛。乘秋则肺先受邪,乘春则肝先受邪,乘夏则心先受邪,乘至阴则脾先受邪,乘冬则肾先受之。曰∶何以异之?(异,分别也。)曰∶肺咳之状,咳而喘息有音,甚则唾血。心咳之状,咳则心痛,喉仲介介如梗状,甚则咽肿喉痹。肝咳之状,咳则两胁下痛,甚则不可转,转则两下满。(,亦胁也。)脾咳之状,咳则右下痛阴阴引肩背,甚则不可以动,动则咳剧。肾咳之状,咳则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咳涎。曰∶六腑之咳奈何?曰∶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腑。脾咳不已,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咳而呕,呕甚则长虫出。肝咳不已,则胆受之,胆咳之状,呕胆汁。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大肠咳状,咳而遗失。心咳不已,则小肠受之,小肠咳状,咳而失气,气与咳俱失。肾咳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状,咳而遗溺。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三焦咳状,咳而腹满,不欲食饮,此皆聚于胃,关于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逆也。(通结上文。)曰∶治之奈何?曰∶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
  此总结一篇之义也。
  
    举痛论篇
    帝曰∶余闻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验于今;善言人者,必有厌于已。如此,则道不惑前要数极,所谓明也。今予问于夫子,令言而可知,视而可见,扪而可得,今验于已,如发蒙解惑,可得闻乎?岐伯再拜而对曰∶何道之问也?(发问甚大,而此只及五脏卒痛,甚不可晓。)帝曰∶愿闻人之五脏卒痛何气使然?岐伯曰∶经脉流行不止,环周不休,寒气入经而稽迟,涩而不行,客于脉外则血少,客于脉中则气不通,故卒然而痛。曰∶其痛或卒然而止者,或痛甚不休者,或痛甚不可按者,或按之而痛止者,或按之无益者,或喘动应手者,或心与背相引而痛者,或胁肋与少腹相引痛者,或腹痛引阴股者,或痛夙昔而成积者,或卒然痛死不知人少间复生者,或痛而呕者,或腹痛而后泄者,或痛而闭不通者,凡此诸痛,各不同形,别之奈何?曰∶寒气客于脉外则脉寒,脉寒则缩蜷,缩蜷则脉绌急,绌急则外引小络,故卒然而痛,得炅则痛立止,因重中于寒,则痛久矣。寒气客于经脉之中,与炅气相搏则脉满,满则痛而不可按也。(此当作痛甚不休也。)寒气稽留,炅气上从,则脉充大而血气乱,故痛甚不可按也。寒气客于肠胃之间、膜原之下,血不能散,小络急引故痛,按之则血气散,故按之痛止。
  寒气客于侠脊之脉,则深按之不能及,故按之无益也。寒气客于冲脉,冲脉起于关元,随腹直上,寒气客则脉不通,脉不通则气因之,故喘动应手矣。寒气客于背俞之脉则血脉涩,脉涩则血虚,血虚则痛,其俞注于心,故相引而痛,按之则热气至,热气至则痛止矣。寒气客于厥阴之脉,厥阴之脉者,络阴器系于肝,寒气客于脉中,则血涩脉急,故胁肋与少腹相弓痛矣。厥气客于阴股,寒气上及少腹,血涩在下相引,故腹痛引阴股。寒气客于小肠膜原之间,络血之中,血涩不得注于大经,血气稽留不得行,故夙昔而成积矣。寒气客于五脏,厥逆上泻,阴气竭,阳气未入,故卒然痛死不知人,气复反则生矣。寒气客于肠胃,厥逆上出,故痛而呕也。寒气客于小肠,不得成聚,故后泄腹痛矣。热气留于小肠,肠中痛,瘅热焦渴则坚干不得出,故痛而闭不通矣。帝曰∶所谓言而可知者也,视而可见奈何?曰∶五脏六腑固尽有部,视其五色,黄赤为热,白为寒,青黑为痛,此所谓视而可见者也。曰∶扪而可得奈何?曰∶视其主病之脉,坚而血及陷下者,皆可扪而得者也。
  
    生气通天论篇
    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支氏曰∶人不知节欲而数犯,伤其正气,则邪气乘正气之虚而入为害也,故曰邪气伤人。王注直云邪气伤正气,而不先言耗损之由,则邪何从而入也?)苍天之气,清冷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因于寒,欲如运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
  因于暑,汗,烦则喘喝,(大声也。)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而散。
  病因于暑,则当汗泄,不为发表,邪热内攻,中外俱热,故烦躁喘数大呵而出其声也。
  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短,小筋弛长,短为拘,弛长为痿。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
  湿气熏蒸,清道不利,故首如有物蒙之若裹也。热伤血,不能养筋,致为拘挛。湿伤筋,不能束骨,故为痿弱。湿热甚,以致正气不宣通,故四维发肿。诸阳受气于四肢也,今人见膝间关节肿痛,便作风治者误矣。
  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煎迫而成厥逆。)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乎不可止。
  阳气烦劳则主阴绝,辟积不已,至夏火愈亢,而时若煎迫而气逆上,火既亢上,则目盲耳闭,精败神去,如溃散之坏都,所储之水散流而不可遏矣。病而至此,为坏极矣。
  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
  怒则气上,血随积焉。阴阳相搏,气血奔并,因薄厥生。菀,陈积也。薄,迫也。怒气伤于筋则为痿,而不维持也,故曰纵,其若不容。
  汗出偏沮,使人偏枯。
  身常偏汗出者,久久而成偏枯。
  汗出见湿,乃生痱痤。
  阳气发泄,寒水制之,热郁皮肤,则为疮痱。
  膏粱之变,足生大疔。
  膏粱浓味,内多滞热,皮浓肉疏,故内变为疔。足,多也。
  劳汗当风,寒薄为,郁乃痱。
  此阳为阴遏,而不通畅,故迫为,粉刺也。轻为痱痤。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陷脉为痿,留连肉腠。
  内精微以养神,外柔和以养筋。开阖失宜,为寒所袭,则筋络拘,形容偻俯矣。寒气下陷于脉中,则为痿。留连于肉腠而不舒。
  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
  营气不顺,血郁肌肉,故成痈肿。
  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
  汗出未止,形弱气消,风寒薄之,穴俞随闭,热藏不出,以至秋阳复收,两热相合,寒热相移。以所起为风,故为风疟。
  风者,百病之始也。清净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
  起居有度,不妄作劳,是为清净。真气内固,故皮腠闭密。虽有大风苛毒,弗能伤害也。
  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良医弗为。
  病久上下不通,则阴阳否隔,良医妙法莫能为何也。
  阳蓄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
  三阳蓄积不通,不急泻之则死。
  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
  淫气甚而风客之,则伤精。邪气伤于肝,为本经也。
  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为痔。因而大饮,则气逆。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食甚饱,则肠胃横满而筋脉解,故有肠为痔之患。大饮甚,则肺气逆而上奔。强力入房,则肾气伤,高骨坏而不为用。高骨,谓腰之高骨。
  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疟。秋伤于湿,上逆为咳,发为痿厥。
  冬伤于寒,春必病瘟,四时之气,更伤五脏。
  
    阴阳应象篇
    曰∶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夏伤于暑,秋必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冬伤于寒,春必病瘟。
  二论大同。王安道云∶此四章诸家注释多戾经旨。盖非有四伤一定之说,原其病之根因有此耳。其气盛者,有伤之而过后消散不作者,及过后作者,其为各时一病,而治各有方,又不必拘定前之伤也。成无己、王海藏之注,皆推求过极。
  
    阴阳应象论
    曰∶寒伤形,热伤气。气伤痛,形伤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胜则濡泄。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
  此言天以五行,以应人之五志。善摄养者,得其中和。不善节者,生乃不固。
  
    脉要精微篇
    曰∶风成为寒热。
  经曰∶因于露风,乃生寒热。
  瘅成为消中。
  瘅,湿热也。湿热内积,故为消中。王注∶善食而瘦,乃食也。
  厥成为颠疾。
  厥,气逆也。气逆上则为颠。
  久风为飧泄。
  即春伤于风,夏生飧泄,此其候者也。
  脉风成为疠。
  经曰∶风寒客于脉而不去名疠。
  
    脉要精微篇
    曰∶五脏者,中之守也。中盛脏满,气胜伤恐,声如从室中言,是中气之湿也。
  腹中气盛,肺脏满变伤于恐,声如在室,腹中有湿气也。
  言而微,终日乃复言者,此夺气也。
  言微声低,不能相续,乃夺气不足然也。
  衣被不敛,言语善恶,不避亲疏者,此神明之乱也。
  此心火炽甚,而神志昏乱,故不知其亲疏也。
  仓廪不藏者,是门户不要也。
  仓廪,为脾胃。门户,为魄门,即肛门也。不藏、不要,皆不得其正,不禁固而时泻也。
  水泉不止者,是膀胱不藏也。
  小便流注而不度是也。
  得守者生,失守者死。
  总结上文两节之意,以起下文。
  五脏者,身之强也。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腰者肾之府,转摇不能,肾将惫矣。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则偻附,(一作俯。)筋将惫矣。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则振掉,骨将惫矣。
  五脏者,身之强也。今若所言皆失强也。盖五脏之气,内属本脏,外循各经,故为守为强,有如是者。下文云∶得强者生,失强者死。
  总结上文之义。
  
    玉机真藏篇
    曰∶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其气动形,期六月死,真藏脉见,乃予之期日。
  肺司治节,气息由之,其气动形,为无气相接,故耸举肩背,以远求报气矣。夫如是,皆形脏已败,神脏亦伤。见是证者,则后一百八十日内死矣。见真脏之脉候,乃与死日之期矣。此肺之脏也。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真藏见,十月之内死。
  此脾脏之病也。真脏见,十月之内死,恐当作真脏未见,故远至十月方死。,肉之标,肘膝后内如块者。阴气微弱,阳气内燔,故身热也。脾主肉,故肉如脱,如破败也。
  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肩髓内消,(缺盆深陷。)动作益衰,真藏未见,期一岁死。见其真藏,乃予之期日。(此肾之脏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期一月死。真藏见,乃予之期日。
  (此心之脏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腹内痛,肩项身热破脱肉,目匡陷,真藏见,目不见人,立死。其见入者,至其所不胜之期则死。
  此肝脏病,故目陷也。不胜之时,谓庚辛也。
  帝曰∶愿闻虚实以决死生。岐伯对曰∶五实死,五虚死。脉盛,(心也。)皮热,(肺也。)腹胀,(脾也。)前后不通,(肾也。)闷瞀,(肝也。)此谓五实。
  此五实,为五脏邪气之实。
  脉细,(心也。)皮寒,(肺也。)气少,(肝也。)泄利前后,(肾也。)饮食不下,(脾也。)此谓五虚。
  此五虚,为五脏真气不足也。
  帝曰∶其时有生者何也?岐伯曰∶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汗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
  五虚五实得此二者则生,无此二者,其死必也。
  
    五脏生成论
    曰∶头痛颠疾,下虚上实,过在足少阴、巨阳,甚则入肾。蒙招尤。
  膀胱脉,从颠络脑,侠脊抵腰中,循膂络肾属膀胱。然肾虚不能引巨阳之气,故头痛而为上颠之疾也,经病甚则入于脏。当作蒙招摇。蒙谓目瞬动而蒙昧,下文之目冥是也;招摇谓头振掉不定也。
  目冥耳聋,下实上虚,过在足少阳、厥阴,甚则入肝。腹满胀,支膈胁。
  ,胁上也。支,执持也。胸膈胁,皆不执持,不利也,肝胆之经也。
  下厥上冒,(谓气逆上而冒于目。)过在足太阴、阳明。咳嗽上气,厥在胸中,过在手阳明、太阴。
  此咳嗽上气,厥逆之病,在于胸中也。
  心烦头痛,病在鬲中,过在手巨阳、少阴。
  此相火为病,热在膈而心烦,上行而头痛。
  
    阳明脉解篇
    帝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者何也?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十也,故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曰∶其恶火何也?曰∶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则恶火。曰∶其恶人何也?曰∶阳明厥则喘而惋,(惋然郁内也)惋则恶人。(恶人,作烦也。)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曰∶厥逆连脏则死,连经则生。
  厥连于经脉者易愈,连于脏者则神去而死也。
  帝曰∶病甚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屋,所上之处,皆非其素能也,病反能者何也?曰∶四肢者,诸阳之本也。(阳受气于其四肢之故也。)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曰∶其弃衣而走者何也?曰∶热盛于身,故弃衣而欲走也。曰∶其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歌者何也?曰∶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不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
  
    阴阳别论篇
    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
  汪氏《质疑》注,此言阳明燥金之气为病也。心以燥血不能生,而荣于百脉;脾以燥弱不能卫津液,而润于四肢,则筋脉无所滋养,故肢体为之劲急,而不能伸曲也。在于女子则月经不利,此燥之至也。燥立传变亦终归其所主,故燥甚则风热上攻于肺而为消渴。东垣云∶上消者多饮水而少食,主于肺是也。其或津液生痰而不生血,痰积肺中,有时孤阳泛上,则痰随之贲上,而喘急大作。孤阳降下,则痰随坠而喘急憩息,斯皆燥其不治之验。王注以大肠胃四经混说,强谓以男子少精,牵扯曲说,愈讲愈繁而不通矣。
  三阳为病发寒热,下为痈肿,及为痿厥痛。其传为索泽,其传为颓疝。
  三阳为太阳,寒气郁而不散,则发寒热,久之为痈肿,如流注之疾。痿厥,足冷无力。,酸疼也。索泽,润泽之气消索也。颓疝,即睾垂纵缓,内作颓疝也。
  一阳发病,少气善咳善泄。其传为心掣,其传为鬲。
  此少阳相火为病,壮火食气,故少气。火烁肺金则善咳,火入于心故掣,三焦内结故隔塞不通,皆火之过。
  二阳一阴发病,主惊骇咳背痛,善噫善欠,名曰风厥。
  此肝经风燥为病,故惊咳噫欠,为风厥。
  二阴一阳发病,善胀心满善气。
  君相二火之病,故善胀满。经曰∶诸腹胀大,皆属于热。
  三阳三阴发病,为偏枯痿易,四肢不举。
  此寒湿二气合病。寒湿之邪滞于经络,则血气不周荫于肢体,故偏枯痿易,四肢不举之证作矣。
  阴结者,便血一升,(阴主血故。)再结二升,(二盛。)三结三升,阴阳结斜,多阴小阳曰石水,少腹肿。
  经曰,三阴独至,期于石水,为腹坚如石而水肿也。
  二阳结谓之消。
  阳明热结,故善消水谷。
  三阳结谓之鬲。
  太阳寒水凝蓄胸膈则嗝,其饮食犯寒而吐逆亦然。
  三阴结谓之水。
  太阴湿土人感之,内聚于脾,不能散布,积于腹而为水肿。其或溢于四肢,而为水肿之类是也。
  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
  此少阳相火与厥阴风木相扇而为病也。风火俱阳邪,阳邪从类而上攻,故为喉痹之病。治以薄荷、荆芥以去风;生甘草、桔梗、玄参、黄芩之类以泄火是也。
  阴搏阳别谓之有子。
  阴脉中有阳之别,如尺脉搏手与寸口殊别,则为有孕。今诊尺脉滑利是也。
  阳加于阴谓之汗。
  阳气上搏,则蒸而为汗是也。
  阴阳虚,肠辟死。
  辟,利也。胃气不留,肠开不禁,此阳气竭绝,故死。
  阴虚阳搏谓之崩。
  阴脉不足,阳脉盛,搏则内崩而血下流,此阴中附火然也。
  
    经脉别论
    帝曰∶人之居处动静勇怯,脉亦为之变乎?岐伯对曰∶凡人之惊恐恚劳动静,皆为变也。是以夜行则喘出于肾,淫气病肺。有所堕恐,喘出于肝,淫气害脾。有所惊恐,喘出于肺,淫气伤心。渡水跌仆,喘出于肾与骨。当是之时,勇者气行则已,怯者着而为病。
  此言病之变而淫气于别脏,勇壮者不能淫,怯弱者则受害也。
  饮食饱甚,汗出于胃。惊而夺精,汗出于心。持重远行,汗出于肾。疾走恐惧,汗出于肝。
  摇体劳苦,汗出于脾。故春秋冬夏,四时阴阳,生病起于过用,此为常也。
  不适其性而强云为,过则病生,此理之常也。
  
    皮部论
    曰∶百病之始生也,必先于皮毛,邪中之则腠理开,开则入客于络脉,留而不去,传入于经,留而不去,传入于腑,廪于肠胃。邪之始入于皮也,淅然起毫毛,开腠理;其入于络也,则络脉盛色变;其入客于经也,则感虚乃陷下;其留于筋骨之间,寒多则筋挛骨痛,热多则筋弛骨消,肉烁破,毛直而败。
  此言病始于皮毛,不愈而渐入于筋骨间,有寒热之易也。
  
    逆调论
    帝曰∶人有逆气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有不得卧而息无音者,有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有得卧行而喘者,有不得卧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卧而喘者,皆何脏使然?以上六问而下止三答,亦脱简也。
  岐伯对曰∶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是阳明之逆也,足三阳者下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
  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水谷海也。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上古经也。)曰∶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夫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此肺之络脉逆也,络脉不得随经上下,故留经而不行,络脉之病患也微,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也。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是水气之客也。夫水者循津液而流也,肾者水藏,主津液,主卧与喘也。
  
    病能篇
    帝曰∶人之不得偃卧者何也?(偃,仰也。)岐伯对曰∶肺者藏之盖也,肺气盛则脉大,脉大则不得偃卧。帝曰∶人有卧而有所不能安者何也?岐伯曰∶藏有所伤及,精有所寄则不安,故人不能悬其病也。
  五脏有伤,精气有所之寄,故卧不安,人不能悬其病于空中也。
  
    评热篇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然壅,害于言,可刺否?然,肿起貌。壅,为目下壅,如卧蚕。肾脉入肺中,循喉咙,挟舌本,故妨害于言语。
  岐伯对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五日其气必至。
  至,谓脏气未至也。此言肾虚真气不足,不可刺,故五脏五日一至,循至肾脏而邪气至也。
  曰∶其至何如?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出手热,口干善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鸣,身重难以行,月事不来,烦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则咳,病名曰风水。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阴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不能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咳其,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其气上逆,故口苦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清水也。诸水病者,故不能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鸣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不能食,食不能下者,胃脘鬲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此肾气不足之至,悉皆小阴经之病,水不胜火,故其病然也。
  
    水热穴论
    帝曰∶少阴何以主肾,肾何以主水?岐伯对曰∶肾者至阴也,至阴者盛水也,肺者太阴也,少阴者冬脉也。故其本在肾,其末在肺,皆积水也。曰∶肾何以能聚水而生病?曰∶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
  关者,所以司出入也。肾主下焦,膀胱为腑,主其分注关窍二阴,故肾气化则二阴通。二阴闭则胃满,故云肾者胃之关也。关闭则水积,水积则气停,气停则水生,水积则气溢,气水同类,故云关闭不利,聚水而从其类也。经曰∶下焦溢为水,此之谓也。
  上下溢于皮肤,故为肿。肿者,聚水而生病也。曰∶诸水皆生于肾乎?曰∶肾者牝藏也,地气上者属于肾,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阴。勇而劳其则肾汗出,肾汗出逢于风,内不得入于脏腑,外不得越于皮肤,客于玄府,行于皮里,传为肿,本之于肾,名曰风水。
  风客玄府,汗未出,内伏皮肤,传化为水,从风而水,故名风水。
  所谓玄府者,汗空也。故水病下为肿大腹,上为喘呼,不得卧者,标本俱病,故肺为喘呼,肾为水肿,肺为逆不得卧,分为相输,俱受者水气之所留也。
  此虽肾肺二脏之病,要皆水气所留也。
  
    平人气象论
    曰∶颈脉动喘疾咳,曰水。
  颈脉为耳下及结喉两旁人迎脉也。水气上溢则肺被热熏,阳气上逆,故颈脉鼓盛而咳喘也。
  目裹微肿如卧蚕之状,曰水。溺黄赤安卧者,曰黄胆。
  《正理论》云∶肾劳胞热,溺黄安卧,谓之劳疸,以女劳得之也。
  食已如饥者,曰胃疸。
  胃热则消谷,故食已如饥。
  面肿曰风。
  风从上行,故面肿者,曰风。
  足胫肿曰水。
  下焦有水,则足胫肿也。
  目黄,曰黄胆。
  火气上蒸,故目黄。《灵枢》曰∶目黄者病在胸。
  
    逆调篇
    帝曰∶人身非常温也,非常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岐伯对曰∶阴气少而阳气胜,故热而烦满也。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气也,寒从中生何也?曰∶是人多痹气也,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此言寒气,阴寒之为,非衣之寒,而中寒也。
  帝曰∶人有四肢热,逢风寒如炙如火者何也?曰∶是人者阴气虚,阳气盛,四肢者阳也,两阳相得而阴气虚少,小水不能灭盛火也,而阳独治,独治者不能生长也,独胜而止耳。
  治者,王也。胜者,盛也。独胜谓阴独盛而火止灭也。
  逢风而如炙如火者,是人当肉烁也。(烁,消也。)曰∶人有身寒,汤火不能热,浓衣不能温,然不冻栗,是为何病?曰∶是人者,素肾气胜,以水为事,太阳气衰,肾脂枯不长,一水不能胜两火,肾者水也,而生于骨,肾不生则髓不能满,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冻栗者,肝一阳也,心二阳也,肾孤藏也,一水不能胜二火,故不能冻栗,病名曰骨痹,是人当挛节也。
  肾不生水,则髓不满,而筋骨干槁,所以当挛节也,是矣。
  
    通评虚实篇
    帝曰∶肠便血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曰∶肠下白沫何如?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阴病见阳脉,如相反故死。)曰∶肠下脓血何如?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曰∶肠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曰∶滑大者生,悬涩者死,以藏期之。(肝见庚辛死,心见壬癸死之类。)曰∶巅疾何如?曰∶脉搏大滑,久自已;脉小坚急,死不治。曰∶巅疾之脉,虚实何如?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巅疾之脉,虚则可治,实则死,似与搏而滑大相反,搏而滑非实也,正滑泛而跃也,故自已。
  曰∶消痹虚实何如?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消,瘦也。痹,劳热也。瘦热病久,脉当微弱者生,兹为实大者可治,似相反也,愚谓当时传刻者之误耳。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贵人则膏粱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病也。暴厥耳聋,偏闭塞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中风之病,故瘦留着也。
  此言消瘅仆击偏枯之疾,非内外中风之变证,乃膏粱暴忧,内气暴薄,不得宣通,故二便闭塞,匿留着而不去也。,匿也。
  跛,寒风湿之病也。
  ,足也。跛,不能履也。此则风寒湿之病也。
  黄胆暴病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
  气久厥逆,而不下行,怫积上焦,故为黄胆及厥狂之疾作也。
  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
  六腑不通,则五脏之气壅滞不平,大便闭,则肺气喘逆之类是也。
  头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此亦六腑闭塞之余意,六腑为肠胃最要,肠胃结滞,则气不流通,气不流通则逆上,而为头痛耳鸣者矣。
  
    腹中论篇
    帝曰∶有病心腹满,旦食则不能暮食,此为何病?岐伯对曰∶名为鼓胀。
  曰∶治之奈何?曰∶治之以鸡矢醴,一剂知,二剂已。曰∶其时有复发者何也?曰∶饮食不节,故时有病也。虽然,其病且已,时故当病,气聚于腹也。曰∶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肢清,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为何?何以得之?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也。曰∶治之奈何?曰∶以四乌骨一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为后饭,饮以鲍鱼汁,利肠中及伤肝也。
  按乌骨、茹、鲍鱼汁,皆攻积血,散恶血,雀卵治阴痿,起阴之药,并非生血治血枯剂,学人详之。
  曰∶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为何病?可治否?曰∶病名伏梁。曰∶何因而得之?曰∶裹大脓血,居肠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曰∶何以然?曰∶此下则因阴,必下脓血,上则迫胃脘,上鬲,挟胃脘内痈,此久病也,难治。居脐上为逆,居脐下为从,勿动亟夺。
  此伏梁,冲脉之为病。以其裹大脓血,居肠胃之外,上行循腹,下行络阴,上则迫近于胃脘,下则因薄于阴器。若因薄于阴,则便下脓血;若迫近于胃,则病气上出于鬲,复侠胃脘,内长其痈也。所以然者,以本有大脓血在肠胃之外故也,久则难治。居脐上为近心,故为逆;居脐下为远心,故为从。亟,数也。
  夺,去也。言其不可移动,但数数去之斯可矣。
  曰∶人有身体髀股皆肿,环脐而痛,是为何病?曰∶病名伏梁,此风根也。其气溢于大肠而着于肓,肓之原在脐下,故环脐而痛也。不可动之,动之为水溺涩之病。
  此亦冲脉之病,所以髀股皆肿,亦名伏梁。其气溢于大腹着肓之原,故环脐而痛。不可动,谓不可用大毒之药,击动而峻下之,则为水而溺涩也。
  
    病能篇
    帝曰∶人病胃脘痈者,诊当何如?岐伯对曰∶诊此者当候胃脉,其脉当沉细,沉细者气逆,逆者人迎甚盛,盛则热。人迎者胃脉也,逆而盛则热聚于胃口而不行,故胃脘为痈也。
  此言胃痈病,胃脉不常沉细。胃脉细故人迎脉大。人迎,结喉两旁之动脉也。人迎大则热聚于胃口,故成胃脘痈,由气逆热盛而致之也。
  曰∶有病颈痈者,或石治之,或针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曰∶此名同异等者也。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去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此所谓同病异治也。
  此言痈虽同而治异也。痈为气之息,故气盛血聚宜用砭石针之,泻去恶血而自愈,今用排针者是也。
  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曰∶生于阳也。曰∶阳何以使人狂?曰∶阳气者,因暴折而难决,故善怒也,病名曰阳厥。曰∶何以知之?曰∶阳明者常动,巨阳少阳不动,不动而动大疾,此其候也。
  阳脉动则人迎脉常动者也。巨阳脉在天容位分,少阳脉在天窗位分,二脉不常动而反动,故病也。
  曰∶治之奈何?曰∶夺其食则已。夫食入于阴,长气于阳,故夺其食则已。(食少则气衰,故节去其食,则病自已。)使之服以生铁洛为饮。(则铁浆也。)夫生铁洛者,下气疾也。(气上逆则狂,饮铁洛所以下其逆上之气也。)曰∶有疾身热解堕,汗出如浴,恶风少气,此为何病?曰∶病名曰酒风。曰∶治之奈何?曰∶以泽泻、术各十分,麋衔五分,合以三指撮为后饭。
  泽泻去风湿益气,术止汗去火风,麋衔治风湿筋痿。后饭,药先食后,故曰后饭。
  
    奇病篇
    帝曰∶病胁下满气逆,二三岁不已,是为何病?岐伯对曰∶病名曰息积,此不妨于食,不可灸刺,积为导引服药,药不能独治也。
  气逆息难,故曰息积。气不在胃,故不妨食,灸则火邪内攻,刺则正气外泻,故皆不可。惟宜积为导引而气流行,兼药治,则可矣。若不导引,只以药攻亦难治也。
  帝曰∶人有病头痛以数岁不已,此安得之?名为何病?岐伯曰∶当有所犯大寒,内至骨髓,髓者以脑为主,脑逆故令头痛,齿亦痛,病名曰厥逆。帝曰∶善。
  此寒邪客逆,久而不散,故为厥逆头痛也。
  帝曰∶有病口甘者,病名为何?何以得之?曰∶此五气之溢也,名曰脾瘅。(瘅,热也。)夫五味入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治之以兰,除陈气也。
  食甘肥则内热,郁积而不外泄,令人中满,气上溢为消渴。治之以兰草,兰辛能发散陈久肥甘不化之气,故曰以兰除陈气也。
  曰∶有病口苦者,病名为何?何以得之?曰∶病名胆瘅。(胆汁味苦,故口苦。)夫肝者,中之将也,取决于胆,咽为之使。此人者,数谋虑不决,故胆虚气上溢,而口为之苦,治之以胆募俞。
  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咽为之使,恐咽字之误也,常作因为之使,故胆虚气上溢而口苦也。胸腹曰募,背脊曰俞,胆募则在期门下五分,俞在脊第十椎下两旁,各开一寸半。支秉中曰∶胆上溢入咽,故口苦,咽为使是也。
  
    金匮真言论
    曰∶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冬气者病在四肢。
  故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胁,长夏善病洞泻寒中,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
  此四时不节而各致其病也,故下云∶能节养者皆不病也。
  故冬不按跷,春不鼽衄,春不病颈项,仲夏不病胸胁,长夏不病洞泻寒中,秋不病风疟,冬不病痹厥。
  此言冬不按跷,则四时不能为病也,何也?冬乃藏精秘密,若冬按跷,则精不能藏而致四时病。
  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于精者,春不病温。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
  
    五脏生成篇
    曰∶诸脉者皆属于目,诸髓者皆属于脑,诸筋者皆属于节,诸血者皆属于心,诸气者皆属于肺。故人卧则血归于肝,肝受血而能视,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
  血气者人之神,故受血者,皆能神于运用。
  
    宣明五气论
    曰∶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是谓五入。
  五气所病∶心为噫,肺为咳,肝为语,脾为吞,肾为欠为嚏,胃为气逆为哕为恐,大肠小肠为泄,下焦溢为水,膀胱不利为癃,不约为遗溺,胆为怒,是为五病。
  胆为中正决断无私,其刚决故为怒也,十一脏皆取决于胆也。
  五精所并∶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是谓五并,虚而相并者也。
  五脏以胜相并,故有五志。如肺虚,心精并之故喜。故曰∶虚而相并也。
  五脏所恶∶心恶热,肺恶寒,肝恶风,脾恶湿,肾恶燥,是谓五恶。
  五脏化液∶心为汗,肺为涕,肝为泪,脾为涎,肾为唾,是谓五液。
  五病所发∶阴病发于骨,阳病发于血,阴病发于肉,阳病发于冬,阴病发于夏,是谓五发。
  五邪所乱∶邪入于阳则狂,邪入于阴则痹,搏阳则为颠疾,搏阴则为喑,阳入之阴则静,阴出之阳则怒,是为五乱。
  五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是谓五脏。
  同精而出入者谓之魄,同神而往来者谓之魂,心有所忆谓之意,专意不移谓之志。
  五脏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是谓五主。
  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
  
    刺志论
    帝曰∶愿闻虚实之要。岐伯对曰∶气实形实,气虚形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谷盛气盛,谷虚气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脉实血实,脉虚血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
  形气相反,谷气不应,血脉不浮,故皆反,法当病。
  曰∶何谓反?气虚身热,此谓反也。谷入多而气少,此谓反也。谷不入而气多,此谓反也。
  脉盛血少,此谓反也。
  气盛身寒,得之伤寒。气虚身热,得之伤暑。
  寒伤形,故气盛身寒。热传气,故气虚身热。
  谷入多而气少者,得之有所脱血,湿居下也。
  气小则脱血而下,故湿居下也。
  谷入少而气多者,邪在胃及与肺也。
  谷少气多,乃胃中邪气并入于肺,而非正气之多也。
  脉少血多者,饮中热也。
  饮留胃中而作热也。
  脉大血少者,脉有风气,水浆不入,此之谓也。
  风气盛满则水浆不入也。
  
    阴阳应象篇
    曰∶天之邪气,感即害人五脏;水谷之寒热,感则害人六腑;地之湿气,感则害人皮肤筋脉。
  四时之气,天之邪也,感之则害五脏。饮食寒热,感之则伤六腑。地之湿气,感则有伤经脉,故害于皮肤筋脉,各以其近而受害也。
  
    太阴阳明篇
    曰∶阳者,天气也,主外;阴者,地气也,主内。故阳道实,阴道虚。
  故犯贼风虚邪者,阳受之;饮食不节起居不时者,阴受之。阳受之则入六腑,阴受之则入五脏。
  入六腑则身热不时卧,上为喘呼;入五脏则腹满闭塞,下为飧泄,久为肠。
  此言贼风虚邪,阳受之入六腑。饮食起居,阴受之入五脏。与阴阳应象论∶天之邪气害人五脏,水谷寒热害人六腑,两说相反,其理安在?此谓虚邪外伤有余,饮食内伤不足,二者之伤互有所受,不可执一而言伤也。惟湿从外伤,故及皮肤;湿从内成,亦伤脏腑。此又不可一途而云然也。
  故曰∶阳病者,上行极而下,阴病者,下行极而上。
  此言物极则反,理之常也。
  伤于风者,上先受之;伤于湿者,下先受之。
  风,阳气也。湿,阴气也。阳从上,阴从下,火就燥,水流湿,类也。
  
    阴阳应象篇
    曰∶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忧思悲恐,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故重阴必阳,重阳必阴。
  《灵枢经》曰∶智者之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若五志不常,寒暑过度,戕贼天真,何可长久?
    六元正纪篇
    曰∶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胜则濡泄,甚则水闭肿。
  湿胜濡泄,水气内胜,则伤脾胃,而泻利也。其则脾胃之气一行水道,溢于皮肤,则为水闭。肉如泥,按之陷下而不起也,故曰肿。
  
    太阴阳明论
    帝曰∶脾病而四肢不用何也?岐伯对曰∶四肢皆禀气于胃,而不得至径,(胃气不得径至,以达四肢。)必因于脾,乃得禀也。今脾病不能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禀水谷气,气日以衰,脉道不利,筋骨肌肉皆无气以生,故不用焉。
  四肢禀气于胃,袭脾而布化。脾不布化,故四肢不用,胃气不能独施故也。
  
    脉要精微篇
    曰∶阴盛则梦涉大水恐惧,阳盛则梦大火燔灼,阴阳俱盛则梦相杀毁伤。
  上盛则梦飞,下盛则梦坠。甚饱则梦与,其饥则梦取。肝气盛则梦怒,肺气盛则梦哭。短虫多则梦聚众,长虫多则梦相击毁伤。
  
    气厥论篇
    帝曰∶五脏六腑,寒热相移者何?岐伯曰∶肾移热于肝,痈肿少气。脾移寒于肝,痈肿筋挛。肝移寒于心,狂鬲中,心移寒于肺,肺消,肺消者饮一溲二,死不治。肺移寒于肾,为涌水,涌水者按腹不坚,水气客于大肠,疾行则鸣濯濯如囊裹浆,水之病也。脾移热于肝,则为惊衄。肝移热于心,则死。心移热于肺,传为鬲消。肺移热于肾,传为柔。肾移热于脾,传为虚,肠死,不可治。胞移热于膀胱,则癃溺血。膀胱移热于小肠,鬲肠不便,上为口糜。小肠移热于大肠,为虑瘕,为沉。大肠移热于胃,善食而瘦,又谓之食亦。胃移热于胆,亦曰食亦。胆移热于脑,则辛鼻渊。鼻渊者,浊涕下不止也。传为衄瞑目,故得之气厥也。
  脏腑相移,各以所司而为病,皆由气厥逆而得也。,伏同。
  
    调经论篇
    帝曰∶经言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阳盛则外热,阴盛则内寒,余已闻之矣,不知其所由然也。岐伯曰∶阳受气于上焦以温皮肤分肉之间,今寒气在外,则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则寒气独留于外,故寒栗。
  寒气在皮肤之外,则上焦不通,而发寒栗。
  帝曰∶阴虚生内热奈何?岐伯曰∶有所劳倦,形气衰少,谷气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
  王安道曰此阴字,指人身之阴与水谷之味也。夫有所劳倦者,过动属火也。形气衰小者,壮火食气也。谷气不盛者,劳伤元气,则少食而气衰也。上焦不行者。清阳不升也。下脘不通者,浊阴不降也。夫胃受水谷,则清阳升而浊阴降,以传化出入,滋养一身也。今胃不能纳,而谷气衰少,则清无升浊无降矣,故内热。汪寅谷曰∶人身之中,阴气虚损为热。盖劳倦伤脾,胃气因虚下陷,重压下脘气道之分,而上焦之气,因以不行,少火郁为壮火,而为内热伤气等证。其治以东垣补中益气为宜。斯所谓劳伤形体,饮食失节而致热者乎?内伤之说,盖原于此。
  帝曰∶阳盛生外热奈何?岐伯曰∶上焦不通。则皮肤致密,腠理闭塞,玄府不通,卫气不得泄越,故外热。
  外伤寒毒内薄、诸阳外盛,则皮肤收。皮肤收,则腠理密,故卫气蓄聚无所留行矣。寒气外薄,阳气内争,积火内燔,故生外热也。
  帝曰∶阴盛生内寒奈何?岐伯曰∶厥气上逆,寒气积于胸中而不泻,不泻则温气去,寒独留,则血凝,血凝则脉不通,其脉盛大以涩,故中寒。
  温气,阳气也。阴逆内满,则阳气去于皮外也。
  
    举痛论
    帝曰∶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九气不同,何病之生?(气皆能致病,故问之。)岐伯对曰∶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故气上矣。
  怒则阳气逆上,肝气乘脾,故甚则呕血及飧泄。何以明之?怒则面赤,甚则色苍,经曰∶盛怒不止,则伤志明。
  喜则志气和达,荣卫通利,故气缓矣。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上焦不通,荣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矣。恐则精却,却则上焦闭,闭则气还,还则下焦胀,故气不行矣。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
  腠谓津液渗泻之所,理谓文理逢会之中。身寒则卫气沉,故皮肤文理及渗泻之处,皆秘闭而气不流行,卫气收敛于中而不发泄也。
  炅则腠理开,荣卫通,汗大泄,故气泄矣。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根据,虑无所定,故气乱矣。
  劳则喘且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
  劳于力役,则气奔速,而阳外发。喘息汗出,外内皆逾越常纪,故气耗损。
  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
  九气致病,于此可详矣。

本文是赵东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3-01-14 22:28

赵东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赵东奇大夫电话咨询

赵东奇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赵东奇大夫

赵东奇的咨询范围: 颈肩腰腿痛以及相关中医内外妇儿皮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

咨询赵东奇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