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奇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中医临床家医案研读

湿疹长在“菊花”上,忍无可忍!清热祛湿、祛风养血赶走肛门湿疹

发表者:赵东奇 人已读

湿疹是常见的皮肤疾病,发作时瘙痒异常。如果肛门周围发生湿疹,那就更折磨了——平时连挠痒都不好意思啊!

全国名老中医、有60余年肛肠病治疗经验的宋光瑞教授认为,肛门湿疹的基本病机是湿热下注、血虚风燥,临床可这样入手——

肛门湿疹是一种由多种内、外因素引起的肛门周围浅层真皮及表皮的炎症。相当于中医学的“湿疮”。本病病因复杂,反复发作,可发生于任何年龄及性别的人群。其临床特点为剧烈瘙痒,急性期为多形性皮损,有明显渗出倾向,慢性期以皮肤局限性浸润肥厚为主。中医学认为肛门湿疹的发生内因主要是机体素虚,禀赋不耐,情志内伤,饮食不节而致肝、脾功能失调,从而产生内湿、内热及久病耗伤阴血而致内风。外因主要为外感湿、热之邪。其发病以内因为主,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湿热下注、血虚风燥是本病的基本病机。宋老常以清热、利湿、祛风、润燥、止痒、养血等法取效。

验案一:龙胆泻肝汤、萆薢渗湿汤合二妙散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湿疹一例

孙某,女,55岁。

初诊: 2001年06月03日。患者以“肛周潮湿瘙痒1月余”为主诉门诊求治。1个月前患者因平素喜食辛辣肥甘食物出现肛周潮湿,瘙痒,皮肤潮红,糜烂,大便秘结,2日行1次,小便短赤,伴精神差、纳差、眠差,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专科检查:视诊:肛周半径约2.5cm皮肤潮红、肿胀,散在皲裂口、糜烂;指诊:肛门松弛。余无异常。

诊断:中医诊断:湿疮(湿热下注证);西医诊断:肛门湿疹。

治法:清热利湿止痒。

处方:萆薢渗湿汤合二妙散(或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12g,黄芩4g,栀子9g,泽泻9g,木通4g,车前子4g,当归4g,柴胡4g,生地黄18g,萆薢30g,茯苓15g,黄柏15g,丹皮15g,泽泻15g,滑石30g,甘草3g,水煎服,15剂;白矾10g,石榴皮10g,苦参10g,蛇床子10g,黄柏15g,苍术15g,15剂,水煎肛门部熏洗;甲硝唑栓(院内制剂)两枚日两次,纳肛。肛周涂抹海雪膏(院内制剂,成份:薄荷油,冰片,苦参,甘油等),一日三次。

二诊: 2001年06月17日。服上方14剂,患者神志清,精神可,纳可,眠一般,患者诉潮湿瘙痒感明显减轻,大便日行1次,便质软成形,小便调。舌质红,苔黄,脉滑。专科检查:视诊:肛周皮肤抓痕结脓痂;上方加蒲公英5g,地丁草5g,金银花5g,续用半月,外用药同前。

三诊: 2001年07月01日。服上方14剂,患者神志清,精神可,纳眠可,患者未诉特殊不适,大便日1次,质软成形,小便调。效不更方,续用半月,外用药同前。追访1年未再发,生活如常人。

按语

该患者为急性期,患者素体脾虚,饮食伤脾,脾失健运,湿从内生。情志抑郁,肝气郁结,横逆犯脾,则加重内湿。肝气郁久化火,则肝经火热与内湿相结,复加外感湿、热之邪,下注于肛门而出现湿疹。龙胆泻肝汤出自《医方集解》,方中龙胆草大苦大寒,既能清利肝胆实火,又能清利肝经湿热,故为君药。黄芩、栀子苦寒泻火,燥湿清热,共为臣药。泽泻、木通、车前子渗湿泄热,导热下行;实火所伤,损伤阴血,当归、生地黄养血滋阴,邪去而不伤阴血;共为佐药。柴胡疏肝经之气,引诸药归肝经;甘草调和诸药,共为佐使药。草薢渗湿汤出自《疡科心得集》,方用萆薢、苡仁、滑石、通草、赤苓、泽泻清热渗湿利水为主,配以黄柏解毒而除下焦湿热,丹皮凉血活血。二妙散出自《丹溪心法》,方中黄柏为君,取其苦以燥湿,寒以清热,其性沉降,长于清下焦湿热。臣以苍术,辛散苦燥,长于健脾燥湿。

验案二:四物消风饮治疗血虚风燥型肛门湿疹一例

王某,女,23岁。

初诊: 1999年05月03日。患者以“肛周瘙痒半月余”为主诉门诊求治。半月前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肛周潮湿,瘙痒,皮肤肥厚、粗糙,自行购买止痒药(药不详),效不佳,此后症状。日趋加重,瘙痒剧烈,皮肤肥厚,粗糙,颜色暗淡,结痴,脱屑,伴头昏乏力,腰膝酸软,舌质淡,苔薄,脉细濡无力。专科检查:视诊:肛周皮肤肥厚,散在抓痕,部分脱屑结痂;指诊:肛门松弛。余无异常。

诊断:中医诊断:湿疮(血虚风燥证);西医诊断:肛门湿疹。

治法:养血祛风,润燥止痒。

处方:四物消风饮加减:生地黄12g,当归身6g,赤芍6g,荆芥5g,薄荷5g,柴胡4g,川芎4g,黄芩4g,生甘草3g,水煎服,15剂;白矾10g,石榴皮10g,苦参10g,蛇床子10g,黄柏15g,苍术15g,15剂,水煎肛门部熏洗;甲硝唑栓(院内制剂)两枚日两次,纳肛。肛周涂抹海雪膏,一日三次。

二诊: 1999年5月17日。服上方14剂,患者神志清,精神可,纳可,眠一般,患者诉肛周瘙痒感明显减轻,伴腰膝酸软,大便日行1次,便质软成形,小便调。舌质淡,苔薄,脉沉细。专科检查:视诊:肛周皮肤脱屑减轻,抓痕已结痂。加狗脊5g,淫羊藿5g,菟丝子5g,续用半月,外用药同前。

三诊: 1999年06月01日。服上方14剂,患者神志清,精神可,纳眠可,患者未诉特殊不适,大便日1次,质软成形,小便调。效不更方,续用半月,外用药同前。

追访1年未再发,生活如常人。

按语

肛门湿疹病因复杂,本病多因风、湿、热邪客于肌肤;或血虚生风,化燥伤阴,肌肤失养;或脏腑蕴毒。肛门瘙痒局限于肛门局部的瘙痒症多与肛门及直肠疾病有关或继发于肛门直肠疾病。局部炎症充血使皮肤循环增加,温度上升,臀间又是不易散热的部位,促使汗液排泄增多,湿润浸渍,引起不适和瘙痒。该例患者处于湿疹慢性期,因病程缠绵,渗液日久,或过饮燥湿、利湿之剂,伤阴耗血,肝失所阳,则风从内生,风胜则燥可出现血虚风燥之湿疹。四物消风散出自《医宗金鉴·外科心法》,根据“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的原则,用当归、川芍、赤芍、生地黄、大枣补虚养血;“痒自风来,止痒必先疏风”,故又用荆芥、防风、白鲜皮、蝉蜕、独活、柴胡、薄荷疏风透表,和营止痒。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举报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2-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