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宪杰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肝脏移植

将生命延续的器官捐献COTRS系统!

发表者:史宪杰 人已读

将生命延续的器官捐献COTRS系统

医学顾事

1个月前 · 中华医学会理事 神经外科教授

关注


当生命不能维持,将生命延续给他人,这是人世间最高的善举

。当前全世界都在推进脑心死亡器官捐献活动,而ICU医生发现潜在器官捐献者,应通知哪个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China Organ Transplant Response System)则保障了这一工作的公平性。

2013年9月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试行《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下称《规定(试行)》)。该《规定(试行)》要求: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必须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一领导下,成立一个或多个OPO,各OPO只负责其划定区域内的捐献器官获取工作。


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在所有移植医院强制实施。这与之前各地的操作方法有很大差异。之前,在获得国家卫生计生委移植资质的164所医院中,各家医院均设立了相应的OPO。但各OPO并未清晰划分服务范围。而此次按区域划分各OPO的服务范围,以及将OPO与移植医院剥离,无疑将成为中国OPO迈向独立与规范的第一步。同时,《规定(试行)》中还提到,OPO必须组建具备专门技术和资质的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队伍,并规定了其职责。其内容包括器官获取前的宣教与识别、器官获取中的辅助评估与维护、器官获取后的转运及监督,几乎涵盖了器官获取的全过程。


此前,各地红十字会(下称“红会”)下属的协调员,多为志愿者,因缺乏医学专业知识而广受诟病。不过,OPO和红会在器官获取识别中的工作重叠,还是引起了部分专家的忧虑。由于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建立之初,便形成了卫生部门与红会系统共同协作开展的二元体制。其工作职责和服务范围,至今尚无有效厘清,尤其是在器官识别问题上。而此次公布的《规定(试行)》,仍未涉及OPO与红会各项工作的衔接和划分,重叠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的设计者、香港大学研究主任王海波,详述了COTRS的应用以及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在器官获取与分配过程中的职责。如何识别潜在捐献者,专家对患者进行评估后,确定已经达到脑死亡状态。随后,其主治医生向家属交代了病情。家属自动提出终止治疗的意愿,其主治医生便第一时间通知了OPO协调员。OPO协调员在接到通知后,迅速赶往ICU病房,并应用COTRS中的COTRS“潜在器官捐献者识别系统”,通过捐献可行性和适合度评分,对患者的生命状态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分值达到器官捐献值。此后,患者主治医生和OPO协调员,共同向小唐的家属征求器官捐献意愿。待家属同意并填写《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自愿书》后,OPO协调员则开始对供体进行维护工作,同时还需要搜集更多的临床数据。OPO协调员的另一项任务,是进入COTRS的器官捐献者登记及器官匹配系统,完整填写供体器官的19个医学参数。“根据中国的分配政策,系统会自动在当前的等待者名单中挑选出合适的等待者,并生成匹配名单。”COTRS研究中心表示这里所说的分配政策,其所遵循的分配原则,包括区域优先和综合评定两大原则。前者是指供体所在移植医院的等待者可以优先被匹配;若医院没有合适的等待者,系统会自动进入到省级移植医院等待者名单;若仍然没有匹配,便会进入全国移植医院的等待者名单。而后者则包括病情危重优先原则(肝)、儿童匹配优先原则、HLA配型优先原则(肾)、血型相同优先原则、等待顺序优先原则、稀有机会优先原则(肾)、器官捐献者直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COTRS)。COTRS负责严格遵循国家分配政策,执行自动化、无人为干预、以患者病情紧急度和供受者匹配程度医学数据作为唯一排序原则的器官分配过程,以具体落实《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要求的公平、公正、公开的器官分配。当移植医院收到OPO协调员的电话或者短信后,需要登陆COTRS中的等待者系统,查看器官分配通知书,上面有详细的供者信息,以及该院被匹配的等待者名单。通知书查看完毕后,该院主治医生需立刻与匹配的等待者取得联系,并与其充分沟通。这是为了避免匹配等待者随后发生变动,而变动就很可能造成器官浪费。一旦排位第一的等待者放弃匹配,则顺次由排位第二的等待者接受匹配,并以此类推。当最高位次的匹配等待者接受了分配到的器官后,整个分配过程会自动结束。此时,系统会发出终止分配的短信。最先通知的是OPO协调员,告之分配结束,并通知其由哪家移植医院、编号为多少的等待者获得了器官的最终分配。与此同时,其他移植医院,无论是否得到器官,系统都会通知其器官分配已经结束。倘若得到器官,系统会发出得到的信息;若没有得到,系统则会通知器官已被更高排位的等待者接受。为了不影响后续的器官获取与移植工作,系统不会将器官最终分配的医院告知其他几家移植医院。供体医院的OPO便开始实施器官获取手术,然后将供体器官按照分配系统的结果,送到相应的移植医院。在器官送到移植医院后,OPO要与该移植医院的相关负责人签署《器官接收确认书》。这份确认书,是当整个分配过程结束后,系统默认并自动打印出的。《器官接收确认书》将所有信息详细列举,接受器官的移植医院则需在确认书上签字,之后反馈给OPO,“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文件证明,也是器官捐献可溯源的标志。同时,它也是OPO与移植医院费用结算的凭证。COTRS自动将接受者信息传输至肾移植肝移植注册系统。不难看出,COTRS是一个可以保证器官捐献者和器官移植等待者合法权益的保护系统。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追溯每一个器官的来源。COTRS详细列出了每家移植医院以及每个器官的流向。例如,有哪些器官是OPO所在移植医院自用的;有哪些器官是分配至其他移植医院共享的;有哪些器官是获

取之后,没有用于移植的,原因又是什么。这些均体现在系统中。健康人自愿填写捐献申请,是器官捐献链条的第一环。


要求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须具备医学专业背景,要有两年以上临床工作经验,今后还须通过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资格认证才能上岗。相关专家也指出,捐献协调员应主动前往医院,与ICU、急诊病房、神经内外科等病房医生交流患者病情,从而最大限度地挖掘潜在捐献源。医院必须强制使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的规定,仍有巨大的进步意义。

COTRS系统摒除了人为干预,以患者医疗状况的紧急程度和器官匹配程度等医学需求,作为器官分配的唯一准则,是确保器官捐献与移植透明、公正和可溯源性的根本措施。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举报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2-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