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放射治疗的风险与收益

“肿瘤的治疗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们要理性的认识和对待肿瘤。家属、患者和医生在这个时候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们的目标是想减轻患者的痛苦,把这个病治好,如果这个病不能根治的话也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减轻病人的痛苦,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王绿化

本期访谈嘉宾:王绿化 医科院肿瘤医院副院长

放射治疗对于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效果很好

访谈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欢迎收看专家访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了医科院肿瘤医院副院长放射治疗科王绿化主任医师来到访谈间,和我们一起谈谈肺癌放疗的话题。欢迎王院长

王绿化:谢谢,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提起放疗大家都不陌生,但是您真正了解疗吗我们先来看一个问题肺癌放疗的适应症和禁忌症都有哪些?身体虚弱的患者能否耐受放疗?

王绿化:实际放射治疗也是肺癌治疗重要的手段之一,肺癌治疗目前为止主要的有四个治疗手段外科手术、放射治疗、化疗就是药物治疗,还有生物靶向治疗--最近几年出现新的治疗模式。放射治疗在肺癌治疗中间还是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实际上给大家一个数据,我们所有的肺癌病人可能60%左右的患者需要接受放射治疗,当然可能在他的疾病不同时期不尽相同。差不多45%50%的病人一开始就要做放射治疗,在他确诊以后根据治疗计划就要做放射治疗。可能还有15%20%的病人在以后的治疗过程当中或者因为疾病又进展了或者因为其它地方复发了要做放射治疗,加在一起可能60%左右到70%的病人接受放射治疗。

第二个问题,适应症和禁忌症,大的方面有那么多病人要做放射治疗,肺癌病人哪些需要做放射治疗?首先我们大家都知道肺癌分成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早期就是一二能手术的病人我们现在治疗规范的话还是首先考虑手术治疗但是大家也考虑到肺癌是一个老年性疾病,很多高龄患者尽管是早期肺癌,但是合并一些内科疾病,包括高血压、心脏病、心脑血管疾病或者慢性肺病、肺功能不全等等。特别是肺癌的病人合并慢阻肺的情况是常见的,这种病人不能耐受手术对于早期的肺癌放射治疗就是首选的治疗模式。

最近几年的研究显示,放疗对于早期的非小细胞肺癌治疗的效果还是很好的。通过我们现在用三维适形放射治疗也叫图象引导放射治疗,有的叫X刀或者是射波刀这种先进的治疗技术早期的非小细胞肺癌的治愈率在不断提高,并且它的治愈率根据以前资料的总结显示,与外科手术接近的可以相媲美的,因此大家都提出来,不能耐受手术的能通过放疗达到那么好的结果,不是也可以考虑早期做放射治疗?实际现在国际上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能手术的早期病人在比较放疗和手术的差别。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对早期不能手术的病人应该首先考虑放射治疗,这是对早期的。当然对于局部晚期的病人,所谓的局部晚期是指病变在胸腔内在肺和纵隔淋巴结转移这种叫局部晚期,这一部分病人现在的治疗规范的标准叫同步放化疗同步放化疗其实在我们临床中间真正能耐受的差不多就是2/3左右的病人也就是百分之六七十的病人能耐受同步放化疗。还有30%左右的病人因为身体的情况放疗化疗同时做治疗强度太大,耐受不了同步放化疗,这种可能就要两个分开或者先做化疗再做放射治疗或者先做放射治疗再做化疗,这是对局部晚期的。对更晚期的四期的病人有转移的病人,放疗和靶向治疗合理结合的话可以提高疾病的控制,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都发挥重要的作用。

第二个问题实际刚才回答了一般来讲的话放疗病人都能耐受,真正身体太弱的这种病人占的比例还很少的。我们一般来说身体情况不好的不能耐受手术的病人做放射治疗,要不能耐受放射治疗的病人其它方式都很难介入,只是一个辅助治疗,辅助的对症治疗。

主持人:实际肺癌的放疗耐受范围还是比较广的。

王绿化:它的耐受范围比较广,使用的范围也比较广。在不同的病期里面都能用到放射治疗,但是用的时机要由医生确定什么时候用放射治疗。

主持人:现今的科学技术都在不断发展,放疗技术现在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与过去相比,放疗这种手段对肺癌的治疗贡献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王绿化:实际上放射治疗技术和其它学科一样也在不断发展,放射治疗有一百年左右的历史,一开始人类发现放射线以后很快就用到疾病治疗中,并且放射治疗这个专科基本上来说是针对肿瘤成立的学科,而不像内科外科这样所谓的传统科室。放疗是专门针对肿瘤而产生的科室,因此对肿瘤治疗的贡献可想而知了。很多大的肿瘤医院开始的时候都是以放射治疗为基础的,包括上海复旦肿瘤医院还有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还包括中山肿瘤医院、天津肿瘤医院放射治疗都相当强的,因此放射治疗在肿瘤治疗中间还是举足轻重的。

第二个就是放疗对肺癌治疗的贡献,实际上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肺癌病人需要做放射治疗,因此它在肺癌治疗整个过程中也是不可或缺的必须的治疗手段。至于小细胞肺癌,实际目前来讲大部分小细胞肺癌都要做放射治疗,因为放射治疗还有它的特殊性一个是我们对相对早期的小细胞肺癌需要做同步的放化疗,对有转移的小细胞肺癌的话我们研究显示在化疗的基础上的话做胸部放射治疗对提高他的生存率生存时间减少复发都是有帮助的。

第三个方面,小细胞肺癌大家都知道治疗容易有效,治疗有效的病人但是容易复发的地方是颅内,脑子容易出现复发,这是由于生理的特殊性。我们认为药物进入脑子的药比较少一些,这是所谓血脑屏障的存在,进入脑的药物浓度会降低,这样造成脑转移复发的机会就高。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会做脑的预防照射,大部分的小细胞肺癌无论局限期还是广泛期都需要做脑的预防照射,因此可以说一提到肺癌的治疗大家就可能离不开放射治疗。

主持人:我们在网友咨询当中经常会提到一个词叫做放疗剂量,这个放疗剂量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是不是说放疗剂量越高放疗效果越好呢?

王绿化:实际上很多药物有剂量的,一治疗有强度的指标就都会有剂量的。放射治疗也会有剂量的。剂量实际上是计算组织吸收的射线的能量,这个有具体的物理计算方式。不同的疾病作用的剂量不一样的,不同的恶性肿瘤所照射的剂量不一样,淋巴瘤照射的剂量就比较低,肺癌的话照射剂量就比较高。

关于剂量的选择实际上就像药物治疗一样,我们应该选择合适的剂量,太高也不好太低也不好,所以它的剂量不是越高越好。我们学术上大家有时交流会说剂量高的话可能会更好,像局部晚期的非小细胞肺癌随着剂量的提高预后可能会好一些,但是应该是在正常组织能够耐受的前提下可以增加剂量的。因此我们说至少要完成一定的剂量,但是对于高剂量的追求的话应该有经验的医生决定而不是说患者要求再给我加点有时候开玩笑这个又不是买菜可以给你饶一点。我举个比较通俗的例子,就像做的时候,经常做饭的人知道菜不是做的越老越好,要把饭做糊了也不是好事,当然做夹生饭也不是好事,因此我们要掌握一个合适的恰当的剂量。

这个剂量有时候需要个体化的,不同的治疗模式可能会不一样。对于一期的早期非小细胞肺癌可以采用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的技术就是所谓的X刀技术,这种技术我们可能要给很高的剂量,照射的次数也要比平常的照射次数少,整个疗程缩短,这个剂量是比较高的。但是我们做常规的放射治疗的剂量可能还是在6070Gy之间,无论是合并不合并化疗都是这种情况。对脑的预防照射就是在30Gy,最高不超过40Gy这种情况,因此它的剂量对不同的情况都会有合适的或者可参考的剂量范围,但总的来讲还是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去选择。我们既不能做夹生饭,我们叫治疗不足,也不能把饭做糊了导致过度治疗,这两个方面的结果大家可想而知都是不希望得到的。

主持人:像王院长说的,要由有经验的专家来确定最终的治疗剂量。刚才您提到一个词“三维适形放疗”?和常规放疗相比有什么不同?

王绿化:实际上现在三维适形放射治疗是比较普及的,差不多有十几年二十年的历史了三维适形放射治疗是一个技术,通俗一些说就是肿瘤的形状是不规则的像个土豆似的,我们需要让照射剂量的射线能够在不规则的肿瘤里面尽量得到一个高的均匀的剂量分布,但是周围正常组织也是限制我们治疗的一个因素。我们要把周围的正常组织很好的保护起来,这样就需要我们现在的影像技术还有计算机技术治疗计划通过计算确定肿瘤的位置,然后才能实现三维适形放射治疗技术。现在的技术就是与以前的不一样,以前所谓常规的就是两维技术,当然可能造成肿瘤剂量不够高,正常组织的剂量又过高,这样的话造成总是平衡不好肿瘤的控制和正常组织的并发症发生这两个方面。现在采取新的治疗技术,我们就最大可能降低正常组织的损伤,还有最大可能提高肿瘤的照射提高肿瘤的控制率,这样当然换来我们的治疗疗效提高生活质量的提高。

主持人:还有一个词患者经常提到叫做姑息性放疗,这种放疗手段是对晚期肺癌患者有什么帮助呢?

王绿化:当然姑息治疗本身这个词就是对晚期肿瘤患者治疗总体的总结,所谓姑息治疗,姑息相对应的是根治,根治我们想把它控制住,控制住以后把肿瘤完全彻底控制住所谓治好。姑息实际上是在一定程度的控制肿瘤,没有往前把它消灭,而是限制它由于正常组织的情况我们不可能根治,只能去想怎么样更好的限制肿瘤当然姑息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怎么去改善病人的一般状况提高他的生活质量,这样的话限制肿瘤改善病人的状况,势必面临着要让肿瘤对病人生命的威胁小一些,生存时间更长一些改善他的状况使他的生存质量更好一些的问题,这是一个姑息治疗的理念。怎么延长病人的生存期,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这是我们的治疗目标把肿瘤完全消灭,已经不作为一个治疗的目标了,因此这样叫姑息治疗。

姑息治疗的发展随着各个方面治疗技术的进步,它的理念在不断的改变以前大家对姑息治疗比较消极,提起姑息治疗可能就会想到最后生存时间不会太长了这种情况,当然现在随着诊断技术和治疗技术的提高,实际上即使出现远处转移的病人,有一部分病人如果治疗得当的话还可以长时间生存。长时间生存的话,这就要求我们不能消极,要主动一些。去年我们在《Cancer发表一篇文章提到,广泛的小细胞肺癌的胸部放疗能提高生存率,这个结果提出一个理论叫主动的姑息治疗,而不是被动的消极的姑息治疗,这样的话希望即使是晚期的病人能与肿瘤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使患者生存时间更长一些,生存质量更高一些。一个是身体的感受,一个是心理的感受,包括心理治疗方面都需要我们更进一步的加强。

主持人:实际上姑息性放疗也是姑息性治疗的一个治疗手段

王绿化:还是以前概念的延续叫姑息治疗。

主持人:患者经常提到一些名词比如像伽马刀、射波刀、TOMO刀等各种各样的刀是不是也是一种放疗技术?实际对肺癌的治疗有没有作用?

王绿化:所谓的这些刀实际最早是从脑子伽马刀开始,伽马刀是治疗脑的一些良性的病变,还有一部分恶性病变的手段。之所以叫刀,实际给一个很高剂量的照射,相当于手术切除一样的效果,把所有的组织都给杀死了,这样的话与手术切除是相同实际是看不见的刀。我们把立体定向放射治疗有的翻译出来都叫刀,射波刀也是刀,TOMO刀是咱们中国的说法,是不同的治疗技术,所有的治疗都有适应症的,当然有一部分病人适合做这种刀的治疗,很多情况下不适合做这种刀的治疗。一个好的技术硬要把它用烂了,实际是对这个技术的不尊重,当然也是对患者的不尊重不严谨。因此,一个新的技术要用在合适的病人身上才是很好的技术,如果用在不合适的病人可能就是一个错误的治疗,因此我们要很好的理解新技术,适合我们的就是好的技术,不适合的话我们要选择适合患者的技术,而不能因为这个名字响亮或者是技术先进我们都去做的。临床上也经常看到一些过度的放宽治疗指征来做一些不当的治疗,过度的使用这些刀的情况也可以看到,实际对病人提供的帮助不大,有的时候可能还起到相反的作用。因此,公众不要太追风,好像是刀都能解决一切问题,实际不是这样的。

主持人:最先进的技术不一定是最适合患者的技术。

王绿化:对。

主持人:我们有的患者提出做完放疗之后医生告诉他有放射性肺炎或者放射性肺纤维化,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应该如何避免?如果已经产生了这种情况又是如何应对?

王绿化:放射性肺炎对于胸部放射治疗的话就人的一个影子,只要有人就有影子,所以有这个放射治疗就会有放射性肺炎的存在。与放疗就是同一个事情的两个面。就像我们开刀要出血要有切口要切掉一部分组织,药物治疗有药物治疗的毒性,放疗治疗可能我们要付出代价。放射性肺炎我们临床上应该控制在比较低的水平,当然现在从新技术方面从大家放射性肺炎的理解方面来说都把它都控制得越来越好,因此放射性肺炎是跟胸部放射治疗伴随的,只要控制得好就不用太担心。就像我们的麻醉我们的外科,麻醉不会因为麻醉醒不过来就不麻醉,外科不会因为它的出血病人救不过来就不开刀,放射治疗也是同样的把这个放射性肺炎控制在很低的风险。

放射性肺炎有不同的程度,多数病人一种轻微的情况,就是放疗以后会有一点干咳,干咳不是太厉害,当然做CT的话可以看到肺有一些毛玻璃样的改变或者是纤维样的改变,但是他的日常工作生活都不到影响,这就像我们开刀切口长好一样,这个没影响的。这种情况可以说是放射性肺炎或者放疗后的改变,那都没关系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会稍微重一点我们剧烈的活动工作会影响,但是在一般的生活情况下不会影响的,这就是我们说的一个是零级的一个是一级的活动还有二级的就是安静的状态下还好,轻微活动的话就会有呼吸困难,还有三级就是比较重一些的。一般严重的肺炎三级以上的应该在10%以下的情况,发生率不是太高。

另一方面,即便放射性肺炎出现,我们能很好的治疗,大部分能恢复的。实际上我们医院放疗科对放射线研究这十几年还是比较多的,无论在国际上还是在国内上我们做的工作还是挺好的,有一定的影响。随着对放射的认识,临床当中更能把握好治疗的情况,实际能保证这个病人肿瘤得到很好的控制。在发生风险比较低的情况下。我们不要因为担心放射性肺炎就放弃治疗。可以举一个简单的道理,没有因为担心麻醉醒不来就不去开刀,因为担心出血不去开刀,同样的道理,放射肺炎大家不需要过度的担心这种情况。担心的应该是大夫,不应该是患者大夫如果说认为可行,认为是安全的,风险是可以接受的,那患者就无需太过担忧。

当然我们不能说没风险的,任何医疗活动都有风险,如果这个风险是可以接受的,我们就可以接受这个治疗。当然有的时候风险会很大的,我们大夫就说你这个不能再做放射治疗了,可能风险太大耐受不了,那还是听大夫的意见大夫认为能做患者害怕不做的这种情况患者不害怕大夫害怕的,这个不可能的事情大夫不可能给他做的。因此我们做好这方面的工作还是能够临床上很好的避免避免的方法很多,放射肺炎和很多因素有关系,一个是病人的因素,病人的因素包括年龄多大,肺部局部肺功能的好坏,病变的大小和位置,还有有没有抽烟这种情况都会有关系的。第二剂量学的因素,剂量学的因素就是说你治疗的剂量大就会发生的风险越高,现在我们可以评价肺的照射剂量作为体积剂量,20Gy的剂量有百分之多少就是这种体积剂量的,根据体积剂量我们可以评价治疗肺的照射强度,然后评价它的发生肺炎的风险决定这个方案能不能实施。当然还有一种就是说放射性肺炎大部分是二级少部分是三级的放射性肺炎,真正威胁到生命的放射性肺炎在5%以下,我们认为放疗总体来讲作为一个治疗的手段还是安全的。

主持人:王院长强调放射性肺炎这种风险实际是可以控制的,患者不能因噎废食害怕这种东西不去治疗了。刚才您也提到预防性脑放射,您能否再简单解释一下预防性脑放射性主要用在什么时期,它有怎样的作用?

王绿化:目前预防性脑放射主要用在小细胞肺癌的治疗中间,小细胞肺癌以前有很大样本的临床研究显示,在局限期的小细胞肺癌治疗以后CR(完全缓解)的病人,所谓CR就是疾病控制了没有病灶的这种病人做脑的预防照射能够提高整体的生存率,也能降低脑转移的机会。第二种就是广泛期的,广泛期的病变已经超出肺以外有转移了,这种化疗以后加治疗有效的病人,包括肿瘤完全消失的还有大部分消失的病人做脑预防照射也是对生存率还有脑的转移率都有帮助的,提高生存率降低脑转移率。当然患者普遍对脑预防照射有一个顾虑,会不会照傻了?会不会对记忆力影响根据过去的研究表示影响不是太明显的,以后随着早期病人多或者患者治疗的效果提高了生存时间长了,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相比之下两害相取其轻,它的影响比肿瘤的影响要小的多得多,大家还是能够接受脑预防照射的。

主持人:我们说患者吃药关心吃多久,一个完整的肺癌放疗疗程是多长时间,临床医生怎样评价患者的收益?

王绿化:一个完整的放射治疗疗程根据不同的病人不一样,我们在早期的病人如果做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的话最短的一个多礼拜,有时候我们给四到五次,一次可能10Gy,一个礼拜就或者一到两个礼拜就完成。有的时候我们给的剂量没有那么高68Gy可能两个礼拜或者两个礼拜多一点就完成了,这种早期病人的治疗时间会比较短的。

    局部晚期的病人我们做这种常规的剂量分割的话,一天一次,一个礼拜五次的常规剂量分割,每次2Gy的话要六七个礼拜才能完成它的治疗。当然有时我们要做放射治疗准备工作,准备工作做模拟定位做计划,这个加在一起可能一个多礼拜的时间,这样加在一起可能差不多得八个礼拜的时间,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整个肺癌的放射治疗,尤其是同步放化疗的时间要长的时间。当然脑预防照射一般也是两个礼拜的时候,还有姑息治疗的时间也在两到三个礼拜的时间不是那么太长,所以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患者的收益来说大家都希望有所谓根治性的治疗,希望给它治好,姑息治疗的话就想提高肿瘤的控制时间,能够提高患者的生存时间,提高他的生活质量,这种情况。这都是获益的,这种获益应该是大部分患者都能从中获益,当然预防照射的话,治疗的时候虽然获益情况不明显,但是有一部分照射以后不再出现复发了,那就是获益了。当然有一部分人可能还会出现复发,但是也有可能复发的时间会延迟了也是一获益。因此,获益应该是接受这个治疗就有不同程度的获益。

主持人:其实放疗和化疗患者最担心的就是像刚才王院长说的,有哪些副作用,我们怎么来区分这个是放疗带来的副作用还是因为肿瘤疾病本身引起的状况?

王绿化:所有医学都有一些副作用,因为医疗是治病不是一个享受。放疗的副作用根据不同的疾病可能有所不同,还有治疗剂量大小不同,有一些疾病我们现在治疗的剂量用低了的话,它的副作用可能不那么明显,淋巴瘤的治疗我们尽量定的范围小了不像以前那么大了。当然对其它的肿瘤比较常见的副作用可能是皮肤的反应,皮肤反应不同肿瘤也不一样的,像胸部肿瘤放疗皮肤反应比较少,因为我们给多个照射的方向,把皮肤的剂量降低了保护好了皮肤反应少一些

当然可以出现消化道的反应,像胸部会出现食管的反应,腹部会出现胃肠的一些反应,包括盆腔的治疗会有大便次数多这种消化道的反应。治疗不同会出现口腔黏膜的反应,比如嗓子疼、咽东西吃不进去这种情况都有的,当然也可能出现皮肤的反应。这些反应医生都会给予适当的处理,处理之后这些症状会减轻一些,由于治疗是一直在进行的,症状可能减轻一些,但是不会一下子消失的。一般的话这个症状在治疗结束以后一般两个礼拜左右慢慢就消失了,嗓子疼慢慢好,肺部的反应食管的反应也慢慢好了。有的患者说,本来我咽东西不疼,结果治疗以后反而治坏了,吃不下去饭了,什么原因?因为咽东西疼不能吃饭。这是治疗反应的问题不是肿瘤的问题,不能以为自己的病加重了。我们一般给病人做好解释工作的话,都能理解,告诉他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当然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肿瘤自身引起来的症状,这个实际上临床医生能区分出来的,给病人做好解释工作。这些作为患者或者家属在这方面的顾虑可能还需要接诊的医生做一些耐心的解释工作,告知治疗中间伴随的一些反应一些现象,并且通过这个痛苦的阶段之后慢慢会好的,以后对治疗疾病非常有用,多数患者能坚持这种治疗。

主持人:刚才王院长也提到放疗开始阶段医生的解释工作非常必要,有患者也会问医生,我得肺癌手术切除不就完了,为什么有时候在术前或者术后进行放疗?

王绿化:我们现在讲综合治疗,综合治疗就是说我们现有的治疗手段比较合理结合在一起,不是随意的堆在一起,而是合理结合在一起,先做什么治疗后做什么治疗,因此对于一些疾病我们要做不同的组合,就像食管癌做一些术前放疗。术前放疗会使肿瘤分期下降,本来是中晚期的变成中早期的或者更早一些或者本来有病变的做完术前放疗手术以后病灶都没有了,我们叫CR完全缓解,这样会提高疗效。还有一种本来直接手术的话手术可能难度比较大,通过放疗肿瘤缩小以后手术难度也会减轻。还有一些通过术前放疗可以保留器官完整性,像下咽肿瘤做完术前放疗对保护咽喉有一些帮助。还有直肠癌做完术前放疗本来要做改道的,可能做完手术病灶缩小了可以保肛了,对于病人的生活质量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合理的应用不同的治疗手段一个是对提高治疗疗效会有帮助,治愈率提高了,第二个患者生活质量提高了,保留器官的功能,这个比例会增加,这也是提高他的生存率,这种情况我们要做术前的放疗。

术后的放疗有些不需要做术前的放疗,还有一些没有做术前放疗,术后作为一个补救的措施,有些局部失败的复发案例高危险的病人可能通过做完术后放疗降低局部的复发比例,通过降低局部复发的比例对远处转移降低起到一定的作用,带来整体生存率的提高局部复发率的降低是我们现在的一些治疗模式。因此大家可能还是要认识不同的治疗手段,还有不同的组合给患者带来的好处。

主持人:我们在网上看患者咨询,有患者说做完放疗以后觉得好像没有达到我预期当中的效果,这会是什么样的原因?

王绿化:什么叫预期效果,因为每种治疗的有效率都不一样,放射治疗的有效率可能在70%或者80%左右的有效。包括肿瘤能缩小肿瘤完全缩小或者大部分缩小的可能达到这个比例,总会有百分之十几的没有效的,没有效是随机的,治疗前不知道哪个有效哪个没效,大家都希望落在有效这里面,没有效认为没达到预期的疗效,实际不是这样的。预期到有一部分会没效的,当然有一些治疗像肺癌的药物治疗可能它的有效率40%左右,60%都没效,大家对没效的接受程度可能更高一点,多数都没效的。实际怎么定位这个预期,患者和医生目标是一致的希望多数有效,碰到没效的病人医生也感到很无奈,觉得他怎么能没效呢?事实就没效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现实情况。

主持人:任何医疗手段都不是百分之百完美的手段,都有一部分患者可能因为者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无效

王绿化:有效率是有比例的。

主持人:最后请王院长为广大的肺癌患者还有他们的家属讲几句话。

王绿化:实际肿瘤的治疗就像大家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它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们理性的认识它理性的对待它家属、患者和医生在这个时候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们的目标想减轻患者的痛苦,把这个病治好,如果这个病不能根治的也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减轻病人的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当自己的亲朋好友或者自己碰到这种病的话开始可能大家都会有紧张的,这毕竟是一个大病,是一个大的事件。其实这种情况我想大家还是应该慢慢静下心来理性面对这种情况,第一不要急躁,二不要有病乱投医,理性找有一定经验的好的医院找有经验的专科大夫去听取意见接受合理的治疗,得到最佳的效果,再次感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王院长的精彩讲解,也感谢广大网友的收看,我们会在后面的节目当中陆续请到医科院肿瘤医院其它肺癌专家委大家讲解肺癌有关的知识,欢迎到时收看,再见!

好大夫在线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关注“好大夫在线”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资讯、查询医生信息、申请一对一专家咨询

出品:好大夫在线 | 策划:王凯 | 摄像:杨超 | 制作:王凯 | 设计:于佳颖 |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