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伦旭:胸腔镜下的起舞者

2013-06-26 18:12:35 来源:医师报 作者:廖志林 本报记者 耿璐

在医学界,任何一项新技术的诞生,都可以用其发明者名字来命名。当有人向他提出,把新技术用他的名字命名时,他回绝了。而是采用了更技术性的名称“单向式胸腔镜肺叶切除术”。他很实在地道出了理由:“自己不想那么出头,希望得到推广的是技术,而不是推广我个人。”

这位不爱出头的医者就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胸心外科主任刘伦旭。他以创新性的“单向式胸腔镜肺叶切除术”,一举获得2011 年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评审时,25位评审专家全票赞成,成果鉴定一栏里这样写到:该成果对我国胸腔镜肺癌外科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就连世界顶级的哈佛大学医学院胸外主任史文生先生在观摩了手术后,也不由赞叹:“没想到中国人能把胸腔镜手术做得这么好!”

我们看到了刘伦旭上台领奖的无限风光,却很容易忽略一个事实,“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任何人都不可能随随便便成功。

首创“垂直 - 平行”胸腔镜切口方式

新技术的诞生总需要漫长的过程,尤其是人命关天的医学技术。

今年 47 岁的刘伦旭,1989年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但求知欲极强的他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觉得 , 大学本科掌握的知识并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为了能够潜心学习,毅然放弃了已有的工作,考取了全日制的研究生,回归校园生活。博士毕业后,1997 年回到华西医院,做了一名胸外科医生。

而真正使他对胸腔镜产生浓厚兴趣的还是当年他的老师——华西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华西医院院长石应康的一番话。刘伦旭还清晰地记得,石应康教授告诉他,器官移植与微创手术将是世界医学的未来。事实上,这也是后来得以支撑他完成探索的动力源泉,“微创是能让更多患者获益的坚定方向。” 刘伦旭说。

刚开始开展胸腔镜手术时,刘伦旭和同事们发现,对患者而言,尽管胸腔镜手术比开胸手术有更多的益处,比如切口小、恢复快等,但却存在着技术要求高、操作受限制、大出血时缺乏有效的止血手段等缺陷,也正是因为这些问题,使得胸腔镜肺癌切除术很难广泛开展。事实上,自发明了胸腔镜切除术后,直到2008年美国的开展率也仅占肺癌切除手术的20%,我国则更少。

这么好的手术为什么不能推广呢?刘伦旭在思考,是不是手术方法上有问题,有没有解决办法?

新技术的诞生总是需要漫长的过程,尤其是人命关天的医学技术。为搜集到全世界有关胸腔镜手术的开展情况、技术指标等资料,在电脑前他常常一呆就是四五个小时,收集的资料足足有厚厚的7大本。在平常进行开胸手术时,刘伦旭对各种肺癌的部位、结构都要仔细分析,同时还对人体模型或标本进行认真研究,找出新方法的路线图。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刘伦旭渐渐发现,过去的胸腔镜切口虽小,但过于集中在侧胸壁,存在器械进入时指向心脏、且与切割的肺内结构呈夹角的问题,容易造成心脏损伤,加大了手术难度。如果改变切口的位置,用“垂直 - 平行”的方式,使器械进出时与心脏平行,与切割的肺内结构垂直,就能克服原来的缺陷,使器械进出流畅、操作角度好,同时减少心脏大血管损伤风险。

在具体的手术操作中,过去的胸腔镜手术都是多点解剖式,术中需要将器械深入各片肺叶中,而导致手术技术难度大、风险高等问题,因此推广速度慢,手术适应范围小。而刘伦旭在反复的探索中发现,如果采用单点单向、层次推进的办法,只在肺的根部操作,不进入肺内,只沿一个方向递进切除,既能简化难度易于操作,又能达到效果。

万事俱备,崭新的手术方法需要在实践中得到印证。

创新止血法将成功率跃升至 85.7%

在新技术日渐完善后,刘伦旭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推广新技术。

就在刘伦旭 40 岁那年,他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至今刘伦旭还记得,那是2006 年 6 月的一天,一名非常适合进行新技术的患者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名 60 多岁的患者,患有右下肺肿瘤,包块不大。而且老人肺功能十分不好,如果进行常规的开胸手术,危险系数较大,愈合期也很长。但如果进行胸腔镜手术的话,则各种条件都十分适合。在获得老人及家属的同意后,刘伦旭与他的团队,开始了新技术的第一次试水。

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不到一个小时,患者的肿瘤成功切除。手术的成功给刘伦旭带来了巨大的鼓励,他与他的团队不断在新技术上进行完善、补充。在完善过程中,伴随着切除术的另一些辅助新技术又随之产生。

组织游离容易出血也难止血是过去进行胸腔镜手术时必须面临的巨大难题,在过去,一旦出现大出血,唯一的办法是立即转为开胸手术,但刘伦旭在新技术的应用中,创新了传统器械,创立了吸引器——电凝钩无血化游离方法,这种方法采用一压一勾、边切边吸的方式,使术中出血量大大减少。正是这看似简单的“一压二夹三缝的吸引器侧压止血法”,把过去的胸腔镜止血零成功率提高到 85.7%。

就这样,一项项纪录被打破,一项项禁区被突破。过去全球医学界普遍认为,超过 5 cm 的肿瘤就不能进行胸腔镜手术,但刘伦旭的新技术却让这成为了可能,至今他已成功运用新技术切除了超过 5 cm 的肿瘤 40 多例,其中最大的达到 12 cm。

新技术的成功让世界死亡率最高的肺癌患者看到了希望,也让刘伦旭的名声大振,慕名而来的患者一批接着一批。

“任何一项医学技术都是为人类服务的,需要不断地进行推广。”刘伦旭说。在新技术日渐完善后,刘伦旭的另一项工作就是推广新技术。培训班,学术会议,大型医院短期参观、进修,国内国际会议宣讲,他都在尝试。“有时真的感到很累,但这种累是值得的”,刘伦旭感慨。由于新技术难度较低,掌握速度快,如今,全国已有几千名医生通过到华西医院胸外科学习,使手术成功率提高到 97.8%,并在除西藏外的所有省份都得到了应用,甚至目前能够开展腔镜手术的医院大部分都应用了这项技术。

然而,他没有满足于新技术带来的荣誉,更没有固步自封,而是带领团队进行新一轮的改进。他说:“‘单向式胸腔镜肺叶切除术’解决了一般性的肺癌手术操作,而疾病是复杂的,还需要更精细有效的方式解决。”事实上,他已经研究出了解决中央型肺癌的新技术,可以在胸腔镜下切除中央肿瘤,再将旁边好肺的支气管和血管重新接上,这在全世界也属首次。

对于微创领域的未来,他同样没有停止过思考,比如肺癌淋巴结清扫如何能够做得更加容易;如何用机器人理念带动技术及器械的开发,开刀时将 3-4个洞减少到2个洞,甚至1个洞。“以前大型的手术很多,患者在术前和术后往往会有恐惧的情绪和非常痛苦的感受,我希望未来可以实现舒适化手术的理念,让患者创伤更小、痛苦更少、恢复更顺利。”这是刘伦旭的希冀,也是很多微创医生的共同梦想。

不断学习才能创新

只有正确理解流程与创新的辨证关系,才能在流程下合理创新。

每周二的上午都是刘伦旭的门诊时间,按医院的规定,每名医生只能看 25 名患者,但刘伦旭看的患者每次都会大大超过这个数字。“没办法,有的是专门来找你的,有的是从外地来的,不能让患者没有看上病就离开医院吧。”刘伦旭无奈地说道。

同事们说,每天刘伦旭都是最早到病房的,医院规定 8:00上班,但他早上 7:10 左右就会出现在病房里,查看患者的情况,哪怕头天晚上忙到凌晨三四点。甚至在春节这样举家团聚的日子,每一个大年三十、大年初一,刘伦旭从未缺席患者床边。

作为胸外科主任,刘伦旭对自己和科室同事有着严格的要求,他常常告诫年轻医生,“真正成长,需要 8 小时以外的额外努力,不要及早想着收获,想得更多的应该是学习、是奉献。”

不断的学习才能更好地创新,他认为,医学是具有延续性特点的经验科学,需要有章可循,只有将前人的东西充分消化和吸收,在传承的基础上才能做改进,不能盲目的创新。“我赞成创新,但每个步骤都要在已有的流程上进行,要进行熟练掌握,如果你没有新办法,就要按照流程来做,进行规范化的诊疗运作;如果有新的想法,经过讨论后得到一致通过,认定想法科学,我们就要合理采用,即便可能突破了流程。只有正确理解流程与创新的辨证关系,才能在流程下合理创新,因为医疗活动,牵动的是患者的生命健康。”刘伦旭说。

线索推荐: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点评

他的钥匙孔手术舞台在胸腔。全新的视角,系列的创新技术,他为地处中国西部的微创团队带来了世界的惊叹。改变传统的微创手术切口位置,使动辄就会伤到心脏的胸腔内操作不再战战兢兢;不进入肺内,仅在肺根部单点单向推进的术式,简单高效;新式止血法,不必开胸且大大提高了手术成功率……令人期待的是,他下一步挑战的是舒适化手术,希望他永不停步。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原院长 石应康

去好大夫首页

可电话问诊的专家

更多 >>

病情复杂,求助权威专家,咨询治疗方案:

  • 107827位可直接通话专家;
  • 付费后90%当天即可通话;
  • 患者满意度99%。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编号:11010502030429 京ICP证080340号 京ICP备06057344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92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1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京)-非经营性-2017-003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举报邮箱:service@haodf.com

好大夫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2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