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建华_好大夫在线

田建华

主任医师 教授

安阳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1

在线问诊量 134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田建华

田建华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中医技术发展

中西医全部是有缺陷的医生和骗子

发表者:田建华 3916人已读

田建华

    题目有些雷人,但却是客观现实。或虽然该问题几乎与医生的本意无关,但其却不能撇清或者自拔。因为国家政策如此,或由于我国目前只给医生中西医其中的一种名头或者标签,因此只要其在中国的国土上行医,不管其是有意还是无意,均逃不出标题所做出的判断。因为我国目前并不开放中西医相互资质互考,或其均无法或没有机会通过学习,考取对方的执业资质。因此,尽管国家同时也不限制其没有资质的使用对方的技术,或在一定范围内无资质行医并不违法,但其无疑要么忠于技术,背叛患者;要么忠于患者,背叛其标签或其标签之上所载明的技术或执业范围。而无资质行医或超范围执业无论怎样辩解也只能是骗子。或不告诉患者现有技术研究进展或解决其问题的能力现状,无论其是主观故意,还是知识或资讯局限,同样还是骗子。或尽管好医生仍然是我国目前医生队伍的主体,但没有资质谁也不能保证质量或被有效管理。因此,便也成就了大批真的骗子,或尽管大部分医生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为骗子的,但别有用心的人却可以真骗。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辨别呢?或一桶黑水之中,谁也没有办法自清?安阳市人民医院中医科田建华

    于是,行为与其执照或资质不符、无知但却很可以非常骄傲、不知天高地后的“大嘴”、伪概念的医学道理漫天、有茅坑的不拉屎、没茅坑的乱拉屎、中西医相互隔离谁也道不清、谁也管不了、热情却陷于畸形思维的中西医口水战等,一波过去又一波开始。唯独中医技术发展被伤害与停滞,只有患者不断受骗与遭殃。

    或客观现实是不是这样呢?咱们不妨探讨一下。

   章节提示:一、中西医医生的伪概念性

            二、中西医分治所造成的思想混乱及其并重概念的荒谬性

            三、目前国家政策对于中医技术发展及其患者的伤害

            四、比急急忙忙“中西医并重”更为重要的一些问题

            五、建议

    一、中西医医生的伪概念性

    中西医技术是东西方不同文化在解决现实问题过程中所形成的重要产物或医学方法。然而,与其相互理论及其技术可以独立有所不同,它们在现实当中却是相互比较、发明与相互为用的。并且由于比较、发明的目的还是为用,因此只能在为用的基础上才有意义。或与分析、比较、发明等可以仅仅考虑其相互技术优势有所不同,为用却不能不考虑其相互技术劣势及其风险,否则便会出卖患者。即:无论中西医或其它什么技术,全部都是优劣相伴,甚至一个方面的优势,恰恰正是另一个方面劣势的原因。但医生的选择或患者的需要却只能是其相互优点,或并不能接受或容忍其固有或不可能避免的各种缺点。因此,便出现了理论与实际需求的相互分离。即:其相互理论、方法、技术资源等都是独立的,但使用者或医生的能力却不能独立。否则,不仅无法比较或撷取其相互技术优势,同时还会附带技术能力不足、缺陷甚至致命风险。其中特别是后者,患者是不能承受或医生的职责一定要规避的。否则,无论中西医均会伤害患者。原因是其没有或没有能力选择最佳技术方案,从而也不可能完善解决问题或具有完善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就是无法或不能尽到医生的基本职责。前提是中西医技术之间仍然还有相互比较的哪怕一点点优势或者缺陷,甚至只是方法、资源及其路径不同。即:虽然中西医均曾经非常独立,但在其见面之后,却不能继续这样。

    因为医生本身不是技术,而是不同技术的组织与使用者。或虽然其曾经代表过某种技术,但其与各种不同技术的真实关系却仅限于使用、工具或选项之一。或其如果仍然只是忠于或代表某种技术,便会出卖患者以及医生的良心。不论中西医均是如此。因为,不论任何技术方法,均不可能完美,或携一技而行天下。不论其是中医的、西医的、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均是如此。因此,医生必须不断学习,与时俱进,倾心于适合患者需要的最佳技术组合。而不是只选择某一属性、时段、来源及其概念之下的某一技术。否则,不是称职的医生。并且这与其曾经获得的各种荣誉、口碑、评价等根本不是一回事。或其并不能真正表达对于患者的忠诚度。

    因为,尽管医生在一定环境或时空条件下可能代表某种技术,但其基本职责却只能对于患者负责。否则便是本末倒置。因为,学习和使用不同技术,既不是人的能力所限,也不与其所使用的技术完全对称或是同价关系。换句话说,尽管其曾经贡献于某一技术,或其行为在轨迹与源流上与某一技术有关,但其本身却不能仅限于此。否则,不仅医学就会陷于停顿,更为重要的是其就会不由自主的背叛患者,也就是其所执业的行业职业基本道德。不管其曾经有过多大贡献,或为患者办过多少好事,也是如此。因此,无论中西医均是兼容与开放的技术,只不过时代不同,内容各异罢了。

    因此,中西医技术本身客观存在,但其医生却是历史,或在不同技术已经相遇、交叉、重叠、交互之后,便是伪概念。或如果我们仍然依此将其分为或定义为不同的医生,其要么背叛患者,要么背叛招牌。二者必居其一。

    二、中西医分治所造成的思想混乱以及中西医并重的荒谬性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卫生部目前仍然在依中西医不同技术本身划分和管理医生。完全不看其实际行动或其行为内容。仿佛只要绑架了医生或为其冠上了中西医其中之一的技术标签,其就只会老老实实永远只需要或忠于一种技术似的。但医生却不管这一套。或只要其上帝,也就是患者或其自己的生存需要,其是什么技术都可以使用,或也可以不用的。但由于任何技术都需要学习,然后才能具有能力或才能保证最低质量。因此,如果不管理其能力而只是命名技术标签,骗子就会到处都是。但却没有人管。或由于这种现象本身是由于政策所导致的,因此无论其如何管理都会自陷尴尬、无法自圆其说,甚至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或虽然其名义上要“中西医并重”,但实际上连墙上的“馅饼”也不是。或其最后的结果只会劳民伤财、事倍功半、中医技术发展更加困难,并且患者无法受惠。即:医生不会忠于技术这是需要,但没有能力却要使用就是骗子。然而政策如此,或他们又不违法,因此大家虽然心知肚明,但却谁也不管或谁也管不了。或由于其依托了东西方不同文化及其背景,便使人丧失了对于事物的基本判断能力。因此也就熟视无睹、视而不见,仿佛中医的名头仍在,它就真的仍然在继续发展或仍然能够继续发展似的。但却不知结果恰恰相反。或只要目前的中西医医生、中西医医院等概念和实体仍然存在,人们就会不由自主的畸形思维、思想混乱、甚至连最为基本的科学道理也忘得一干二净。关于中西医的口水战就是如此。或依据其一方的理论,讨论到最后,连其认同一方的历史也不能解释。因为,这样的管理方法就是悖论。

    因此,卫生部对其目前的政策及其中西医并重的口号也是不能解释或用逻辑进行分析的。例如:它是要保护和发展中医技术吗?但中医院已经与西医院没有分别。而其放在西医院的中医资源也已经被残害得不成样子。或最基本的,目前已经很少有哪家西医院仍然能够达到其政策所规定的最低规模标准。原因只为中西医不同。因此,尽管中医也是其所在西医院的资源之一,或其自己身体的一个部分,但却永远只会受到打击。甚至,所受不公平待遇也是不能用逻辑进行分析的,更不用说用什么科学发展观进行衡量或者管理了。例如:几乎所有西医院的中医科,均被设置在最差地块。与此同时,环境、设备等业务条件也是最差的。这也罢了,但他们却不能与其业务最为接近的内科系列科室放在一起。原因是不允许其干扰西医业务,更不用说还会有什么公平及其竞争了。或当一种技术被其所在医院作为限制对象进而封锁、冰冻与隔离的时候,其结局与命运实际上早已注定。但结论却是意外与无比滑稽的。例如:我断你的发展之路,但却怪你不发展或不能为医院挣钱。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但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样的狗屁逻辑却被大多数人所认可。真是奇乎怪也,无法理喻!因此,效益不佳、无所作为、人才断档、生存窘迫,也就成了几乎所有西医院中医科的真实写照。但大家却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甚至真的认为中医技术不行或处于弱势了。但这样的判断可信或是科学的吗?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人去想。或就连卫生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光喊口号,就是不给予其丝毫实质性的有效帮助。例如:不帮助中医增加西医身份,并不允许其进行分科发展。仿佛患者得病真的是中西医分开似的。那你又不控制质量及其资质地授予中医西医技术、西医中医技术使用权做什么?难道你卫生部连无资质行医的危害,这样基本的道理也不知晓吗?那你是干什么吃得?或如果你知道其会为患者造成风险,为什么又不管理或不控制其基本能力呢?开放其相互资质认证是最简单的方法,那你又何须再建什么中医院呢?或你建了中医院,又去发展其西医技术,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只为中西医的标签不能混淆,就不再看其行为或事实真相了吗?那你卫生部的基本智商又在哪里呢?种种奇怪不一而足。唯独没有考虑患者的权益和医生的基本职责。真是笑不出来的笑话!因此,不仅已经严重阻碍中医技术发展,否则又何需中西医并重?与此同时,国家倡导的中西医结合也被其搞成了悖论。试想,中西医连语言都不通,怎么结合?或如果你真的要其结合,又何须分离或者分治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更加遗憾的是,在目前中西医概念不清、管理定位不准的情况下,国家又抛出了所谓中西医并重的发展口号。真不知其将怎么贯彻执行或是什么结果。

    换句话说,在中西医仍然是不同的医生的前提下,不管你怎么配置资源,都将直接出卖在西医院工作的中医,以及在那里同样需要中医技术支持的患者。而这样的损失何止50%。与此同时,你就是将中医院的数量增加至超过50%以上,环境、设备等全部超过西医院,也只是建设了那里西医,而与中医技术毫无关系。并且你自己的政策是中西医相互技术隔离,否则便不存在中西医及其中西医的医院。既:在不对中西医开放相互技术能力认证或授予其相互对方医学资质的情况下。要么,意味着其投入全部是浪费。因为中医技术本身根本不需要任何这些现代化医疗设备。要么,只能是低效率。因为其帮助的所谓中医技术只是被称为中医的医生,但其西医技术能力却没有经过控制,不能保证质量。然而,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或其最大的忧虑或糟糕的现实是:不懂西医的中医,根本不可能知道西医的缺陷,也就意味着也不可能知道中医技术本身的优势及其价值。因为没有其相互技术的比较,其自己是不存在所谓好坏优劣的。那么,他们会干什么呢?往好里说,可能是“半操子”的西医加“半操子”的中医。而更客观的情况却是,多半只会成为“半操子”的西医,而与中医技术毫无关系。须知,人性是懒惰和逐利的。或一帮只知道中西医不同获利能力,但却不知道其真实相互价值的人,最终只会选择逐利。甚至使用中医技术的频率,连其对手西医也不如。也就是占着中医的“茅坑”,拉不成形、不规范,无疑会受到质疑与诟病的,人家西医的“屎”。因为你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不控制其最低西医技术能力。换句话说,被指责为有意无意的骗子,并不完全委屈。与此同时,西医也不能外。因为其中医技术能力同样不被控制,或要找一个没有用过中药的西医,与要找一个没有用过西药的中医同样困难。

    但这却不是所谓医生的道德问题,而是人性使然。或贯彻执行目前国家医疗行政管理政策,最后必定是这样的结果。或其虽然与西医院的西医们不愿意学习中医看似不同,但实质和结果完全一样。即:所谓西医学不会中医的说法只是托词或自欺欺人。看看中医们能不能学会西医,就知道其是谎言。否则,他们就是白痴。然而,一群白痴竟能有效掐住中医的脖子,让其欲活不成、欲死不能,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因此,真实的原因只能是,没有会西医的中医与之比较,因此便没有生存危机或学习中医的动力。所以,他们同样不会为患者着想,尽管其常常自诩科学的化身与患者的卫道士。因为他们同样是有人性弱点的人。或之所以西医可以自豪,原因只是要撇清中医。或尽管其有时也会部分使用中医技术。例如:中成药或请中医会诊等。但其一,其自己使用肯定是不会规范或保证医疗质量的,因为其根本不会、不懂或没有资质。并且其多数自己也很客观、坦白或心胸坦荡;其二,中西医医生相互语言不通,因为从来的国家政策都是中西医隔离,因此其也是必然结果,所以也不会有好的效果;其三,相当部分的西医请中医会诊,只是做做样子,以安患者之心。甚至从头到尾只是为了证明“我不行,中医也不行”,如此而已。所以,中医会诊第二次开药,往往找不到患者。因为患者已经被出院。除非患者自己主动央求西医停用中药,否则他就只能去找中医看病。但目前的中医却是已经被妖魔与畸形化了的医生,况且真的纯中医在患者病情危重时,缺陷更加明显或患者的风险更大。因此,有经验或聪明的患者只敢腹诽,而不敢真的要求什么中医配合,或更多的患者只能分别就医。所以,中医技术在西医那里是几乎无法发展的,因为中西医技术被卫生部搞成了对立关系,并且西医打心眼里看不起中医。

    那么,会西医的中医那里去了呢?全让卫生部以中西医分治的名义关到“笼子里”去了。即:中医院是一只笼子,西医院的中医科是另一只笼子。总之,就是不能让其同台竞技。因此,所谓中西医的强弱,实质只是指其挂招牌的医生,而与其相互技术本身没有任何关系。或就是中医院在硬实力方面完全超过西医院,也仍然不会有公平的竞争。因为,你的招牌决定你只能按一定的势力范围行事,否则便是不守规矩,或任何人都可以站出来指责你,或其自己不用战斗,早已气馁和甘拜下风了。况且,一支没有经过最低技术能力控制的队伍,真的能和人家正规军竞争或作战吗?结果显而易见。因此,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或中西医什么也不是。

    三、目前国家政策对于中医技术发展及其患者的伤害

    毫无疑问,任何技术方法只要使用,就需要学习和最低技术能力控制。但目前的医疗行政管理政策却不是这样的概念。因此,其所谓中西医并重,只能更加伤害中医技术发展。至于患者,那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与出卖干净了的。

    只是,中医的粉丝们不知就里、欢呼雀跃,还以为中医的春天终于来到了呢。甚至,有人认为中医使用西医技术还是对于中医的最大侮辱。于是,中医便被架到了“竹竿”之上,并且一部分中医的“腰杆”确实也还硬了起来。大言不惭、信誓旦旦。豪言什么“西医只是中医的小技”,“中医为体,西医为用”。好像宝马车头插上奔驰的标志便能高于二者;老鼠换上小鸟的脑袋也能立即飞翔一样。完全忘记了“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样同是中国文化的古训。并且似乎也没有看懂“远看成岭侧成峰,高低远近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等,仍然是中国文化的诗句中所蕴含的哲理。只是一味好斗,好像不“竖杆子”便是孬种似的。完全忘记了中国近代史的教训及其耻辱。更不知,中华文明之所以灿烂辉煌,乃是由于我们的祖先胸怀宽广、来者不拒;中医理论之所以博大精深,乃是中医的先哲从善如流。所以,中医不只是当时的中国某一族群之医,中药也不仅仅是中国出产之药,而是当时的世界之药。

    然而,我们目前的医疗行政管理政策却效“闭门锁国”的愚蠢思路,锁不住却也不思悔改,反而“曲线救国”。既低估了学习过中医技术的医生的学习能力及其智慧,也看低了同是中华民族子孙的现代医学学者的客观和科学求实精神。屈从于根本不懂医学的类似方舟子、何祚庥等貌似强大的背后的狗屁帽帽,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及其调查。獐眉鼠目、小肚鸡肠,好像其不是卫生部似的。难道“有其能力司其职”一条再平常不过的科学真理,竟堵不住那帮信口雌黄家伙的臭嘴吗?真真气死人也!

    或目前医疗行政管理政策的主要危害在于,它的结果只能使我国几乎所有医生,均不同程度的存在医疗技术能力缺陷。不管其是以中医还是西医的面目出现,均是如此。因为,中西医之间毫无疑问仍然存在一定的优劣势或优缺点,因此中国的医生缺少其中一种能力便是“残疾”。这和人家老外只有一种或一类医学方法可用是有条件不同的,或最起码你卫生部也不能人为设置这样的学习障碍。否则,你与卖国求荣的汉奸有什么区别?因为你实际上就在干连汉奸也办不成的伤害中医技术的事。甚至,就是偶尔有几个不守规矩或不服命运的家伙,不小心兼具了这两种技术的能力,也会被你所制定的政策所导致的鱼龙混杂、一桶黑水所淹没。即:由于你卫生部只给其中西医其中的一种能力认证、资质或者执业牌照,因此其便只能困守于不能发挥其能力的技术岗位。不仅如此,其还必须承担你卫生部所造就的,不知道中西医为何物的中西医们“胡吹乱侃”、“胡说八道”所招致的所有“污水”及其后果。因此,不仅中医技术发展倍受损失、毛泽东他老人家站在哲学路口所作“中西医结合”的英明论断反复蒙羞,就是其反复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的。谁能抗得过虽然错误,但却具有强制性的国家政策呢?尤其是中医出身的医生如此。因此,上智者弃医从政,虽凤凰涅槃,却也遗憾不止;中智者渔些小利,虽能养家糊口,但要光耀中医却比登天还难。因为其上班第一天就已注定“不出成绩中医科”;只有下智者偏要瞎胡折腾,提什么建议、议案,但又能如何呢?于是,最后也只能听朋友之劝,山不转人转。至于中医技术如何发展?最后只剩下令人发笑的“杞人忧天”了。但管不着,发泄一下还是可以的。幸亏博客不对中医说不。

    或只是笔者不能明白:不学习一种技术就给予其使用权的危害,人人应该知道。难道卫生部作为医疗技术监管部门,却唯独不知?抑或其中有什么高深的道理咱还搞不明白?但愿如此。否则,就是犯罪,或就是在制造中国近代医学发展史,而不仅仅是中医技术发展史上最大的乌龙、笑话及其悲剧!

    或有一点是非常非常明确的。即:不管医生是不是真的具有“两条腿”,卫生部都给予其“两把刀”的做法肯定不对或是欠妥的。因为,没有资质的“那把刀”不用还好,要用,必定砍在患者的伤口。这里不是指可以祛除患者疾病的手术,而是指其钱包、本已伤不起的疾病加重、看病难与看病贵、明知一种医生有技术能力缺陷,但却只能假装接受了最好治疗的笑脸,以及从中西医不同的医生那里出来之后,心急火燎奔向另一种医生或另一家医院的沉重脚步。但医生能够看着其自己所使用的,符合其身份的正宗技术方法存在缺陷,却不使用虽然其不太熟悉、精通和不符合其身份的,但却聊胜于无的其它技术吗?答案同样是不能!否则,就是医疗事故,更是出卖良心。或其不出卖良心,便将出卖忠诚!那忠诚与良心哪个更重要呢?或在中西医技术实际无法隔绝,也没有必要隔绝,或你卫生部还要中西医结合的情况下,还要分什么中医的“草”还是西医的“苗”吗?或你卫生部有能耐分得清吗?或你是要分,还是不分呢?你自己就说不清楚、前后矛盾或就是糊涂蛋!与此同时,全中国的医生们均被你卫生部忽悠成了“残疾”、“骗子”、“偏执思维者”,并且中医技术发展也被你搞得“七零八落”。

    或只要中西医还是不同的人,而不是人人均可以学习的不同技术,人的思维就会不由自主的发生混乱。或你无论站在中西医哪个人群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均会不能客观或失于偏颇。

    但你是国家卫生部啊!也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也太不够专业了吧!或你究竟是干什么吃的呢?

    那么,有没有一种两全其美的方法呢?毫无疑问是有的!

    四、比急急忙忙“中西医并重”更为重要的一些问题

    实际上,似乎只要“有其能力司其职”一条就已足够。具体做法就是尽快开放中西医相互技术能力鉴定或允许其考取第二资质。这在卫生部并不是难事。目的只是恢复医生的本来面目、职责及其良心。不再让兼具中西医两种技术能力的医生,其中尤其是初始学历为中医的人,由于身份问题而仍然被困于无法施展其能力的有限的技术平台或者岗位。与此同时,也不能再让那些无资质行医者继续浑水摸鱼者、危害患者、制造无差别泼向同行的污水及其它谬论。无论其是中医,还是西医,均应如此。否则,歧视、不公平等医生群体内部的问题还是小事。更为重要的是,其会不自觉危害中西医相互技术科学发展,以及患者的合法权益。

    因为,患者权益及其对于中西医技术的实际需求,以及我们发展医学的目的,都是不同医学方法之间相互为用。即:更好的解决问题。无论其技术出产于东方,还是西方,过去,还是现代,均是如此。与此同时,中西医等不同技术对于科学的贡献,主要在于其相互发明。而中西医技术相互隔离或者隔绝,是没有办法实现这样的目的、目标及其相互价值的。或目前我们对于中西医的评价,是一种畸形管理状态下的不客观表现。并且只要其仍然是不同的医生,而不是人人均可以学习的不同技术,便会形成对立关系。而这样的关系及其后果,就是不由自主和不能控制的产生相互资源内耗、错位竞争、管理混乱、国家投资低效益、歪理横行、概念混乱、厥词漫天,以及相互粉丝的口水战。因此,不仅根本无法实现国家所提倡的中西医结合。同时所谓中西医并重,更是不知所云、自欺欺人。或最起码,也要保证其相互最低医疗质量,否则就是对于患者的犯罪和医生的继续绑架。而没有相应的资质或第二能力认证,便也无法控制、管理或做到最低医疗质量。不管其在中医院,还是西医院,均是如此或概莫能外。这实际上才是目前医学乱象的根本。实质是人与技术不分。

    不用怕其没有来者或中西医相互学习困难。或就是其有暂时的困难,学校也会根据需要很快培养出来。而实际上,这样的顾虑根本就是多余,或只要认真、客观的调查一下,就会知道这样的人才比比皆是。只不过在鱼龙混杂、一桶黑水之中,他们无法自清罢了。或其最大的问题在于西医能否学习或学得会中医。但担心仍然是多余的。因为,他们可不是什么真的白痴,或只要有会西医且有资质的中医在其能力之上,他们马上、立刻就会搞掂。或你就是不让他学习和考取中医技术资质,也是不可能的。须知,他们可不是能量有限的中医,那是动不动就会有小条传到部长那里的。说你办事不公平,那还是小事。搞不好还要编造一些,诸如中医使用了小药丸之类的什么,那也是极有可能。所以,最后你只好也让他们学和也让他们考了。所以,资质管理这一条非常重要。因为它不仅关系患者权益,同样关系医生的能力及其效益。不要找所谓西方或国际通例作为理由,中医是你中国才有的技术,关人家外国屁事。或你如果怀疑中医是不是科学,或兼具中西医两种技术能力的人才,是不是强过单纯的中西医,你又何必要中西医结合?并且你又提出什么中西医并重的基本国策所为何来?或如果一个人知道了更多的医学信息、资讯及其真相,他会变得更傻吗?或如果其会变傻,你又为什么在没有资质保证的情况下,就敢允许或默认其使用对方的技术呢?

    因此,所谓中医技术人才培养困难本身也是伪概念,原因是他们全让你卫生部自己的政策给绞杀、吓跑、阉割和关到笼子里去了。或其真正的原因只是养不住、没前途、不敢学、不用学、懒得学、学也白学。因为一桶黑水之中,是没有清白可言的。是骡子是马,不拉出来溜溜,怎么可能知道能与不能?最基本的道理,同是中国人,吃过“洋馍馍”之后,便再也咽不下家乡的“粗粮”了?那就饿一饿好了!况且又不是不让他继续吃“洋馍”,只是不要继续占着茅坑不拉屎,害得不再单纯只会中医技术的中医兄弟揣着金饭碗要饭、被“声名狼藉”,患者却到处跑着就医,最后还要违心装出一副心满意足,真实感觉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笑脸,然后再悄悄的跑去找中医干活罢了。须知,为了学习西医,中医个个都是拼过命的。只不过由于你卫生部的政策,限制了他们发挥作用的舞台罢了。或哪有学不会的技术呢?或如果事实真是那样,又如何解释比学习现有技术困难百倍,却又不断涌现的新技术与新方法呢?

    因此,只要卫生部肯“浇水”,好“苗苗”是不会缺乏的。或学不会的只是少数。那就让他们在其能够胜任的岗位继续工作好了。只是不要再继续虚担名头、沽名钓誉、信口雌黄、占着好的茅坑,无能却可以非常骄傲罢了。另外,也可以少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吹牛”者、理直气壮的“骗子”、别有用心的害群之马,以及更多的无辜者和直接受害的患者。

    否则,按患者以中西医各50%的患病率计算医疗资源?那笑话可就大了去了。或你制定政策与医学发展规划的卫生部,自己会相信其是真的或其确实是能够实现的目标吗?我们总不能连着这样严肃的科学问题,也搞“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那一套吧?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2-01-23 21:37

田建华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田建华大夫

田建华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田建华的咨询范围: 糖尿病、高血脂、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