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晓军_好大夫在线

蔡晓军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北京301医院第三医学中心 普通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2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251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蔡晓军

蔡晓军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医疗实践期待“患主意识”的觉醒

发表者:蔡晓军 1631人已读

    人们看病,要是遇上位技术强医德高的好大夫,都会说这下我可把心放下了,这心情就如封建社会里的老百姓,仿佛有了位青天大老爷,能替他们主持公道,其它就再也不应该奢想了。病人完全处于被动盲从的地位,听由医生包办诊疗的活动。自古以来中外医生也是遵奉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或是按照孙思邈大医精诚的古训,以此为道德标准来规范自己的行医准则的。他们依照古代清官“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的思维,习惯于全面统治诊疗工作的工作模式。我们可以套用“医裁”这个词汇来表述这种医患关系的特点,长期以来也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这是由于过去医疗知识,只为少数从医人员所掌握,公众对此知之甚少。信息掌握的不对称,医生不可动摇的权威地位,“医裁”有着时代的合理性。医生意识不到公开透明行医的必要性,有意或无意地保持诊疗的神秘性,而认为告知患者诊疗工作中的疑虑和分歧,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徒增患者的烦恼和忧虑,还破坏了患者对医生的崇拜和信赖感。北京301医院第三医学中心普通外科蔡晓军

    随着广播、电视、报刊杂志书籍等现代公众媒体的普及和覆盖,电信技术的高速发展,交通的便捷,互联网的日常生活的深度介入,整个社会的人流、物流和信息流得以高速运转,当今社会已进入了信息时代,使得各种信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大众间传播。健康和医疗知识的日见普及,对大众不再那么深奥神秘。许多病人对自身疾病的了解已到了让专业医生都惊讶的地步。病人出于对自身健康的关切,必然要求医疗工作的每一步都要行之有据,依据现行公认的诊断方法和治疗措施进行医疗活动,从而催生了循证医学的发生发展。现代医学伦理学强调病人的知情同意权,这在相当程度上促进了医患双方对医疗行为的共同监督作用,客观上推动了医疗服务体制的健康发展。

    然而许多医务工作者在为患者服务的过程中,对于现代医学伦理学强调的患者对诊疗活动的知情同意权,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很多场合只是流于形式的粗略的病情交待,患者只能回答简单是或不是,成果就是完成了应对法律的走过场文件。借用“民主和独裁”的词汇语义,医疗过程中普遍缺乏“患主意识”。许多患者自主意识也相当淡薄,当医生就重大的诊疗相关问题告知患者及家属,让他们提出意见或做出抉择时,常常见到的是病人和家属的手足无措,无所适从。表面上或许会回答一句“相信你们,你们看着办吧”。暗地里可能还会怨恨医生,“我们要是知道该怎办,还要你们干什么”。对谁受益谁承担风险的价值观念还不能理性面对。我们不能因为在封建社会缺乏民主的土壤,民主是社会生活多余的奢侈品,就否认民主的价值。行医和行政,道理是相通的。我们现在依法行政,政务公开的精神,延申到医疗上就是循证行医透明公开的原则。

    现代人们随着生活的富裕,对健康的关注越来越大,定期的体检在城市已成为流行的时尚。而医学技术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无创影像检查技术的显著进步,由体检而发现这样那样的异常,在普外科领域的就有诸如胆囊息肉、无症状的胆囊结石、肝血管瘤、甲状腺结节等。他们在相当长的阶段里,没有任何不适,临床上可以认为是正常人群的变异,是否需要治疗,业内也充满争议。过去患者看病是带着“主诉”,不是这里疼就是那儿有个包什么的,伴随症状有相应的体征或检查异常。现在许多健康的人,就是凭超声或CT的检查结果异常来就诊的。更有时代特征的就是“亚健康状态”“第三态”的概念出现,许多人有症状主诉,限于医疗技术条件,目前还无法查出相关的体征及检查异常,一样承受着精神压力和痛苦。病人和健康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就诊的动机和期望值也各不相同。疾病谱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胆道蛔虫症就随着环境和个人卫生习惯的改善而少见多了,各种肿瘤发病就有增多的趋势。而症状和检查异常的因果关系也不是简单的对应关系。如上腹隐痛可以是肝胆胃肠胰腺的诸多疾病共同表现,超声检查发现的胆囊结石,不可轻易粗率地断定的这个异常,就是病人相关的症状不适的病因,还要细致地分析它们间因果联系。甚至只有进行外科治疗干预之后,症状消失,我们才能肯定它们的因果关系。这就要求医患进行交互式的沟通交流,医生要用通俗的词句形象生动的语言,使患者理解医疗问题的复杂性。临床医学的发展日新月异,过去的外科疾病如急性胰腺炎现在内科治疗为主,而溃疡病的外科治疗基本放弃;内镜和介入治疗使得内科疾病外科化,腹腔镜手术的普及,等等这些,使得诊疗活动出现了多元化选择,各有着不同的适应症和预后,性价比也大不相同。诊疗措施具有时效上的迫切性,受制于就诊医疗机构技术力量的局限性,本身常常具有侵害性,尤其是外科治疗,对个体患者来说,基本上是不可逆的,无法重复的临床实践。即使再微创,往往也不可避免地要改变机体的原有功能结构。若患者还只是被动地接受各种诊疗安排,没有相应的知情权和话语权,医生单方面地包揽医疗决策,显然是不合时宜。无法回避的医疗风险,无论谁来承担都是不合适的。外科择期手术如术后肠粘连,胆囊结石的病人,因反复肠梗阻、急性胆囊炎发作,长期受病痛折磨,渴望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改善生活质量,同时又对手术创伤、并发症充满忧惧,对疗效的期望往往过高。他们常常在不同的医疗机构就诊过,咨询搜索到了不少良莠不齐的相关讯息,有些甚至还相当前沿,但他们没有相关的的人体生理病理等医学基础背景知识,对自身疾患的了解多是一知半解,零碎不系统,甚至有些先入为主的固执偏见。外科医生应该自觉地成为一名医学科普知识的宣传者,针对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做好服务型的沟通交流,解除患者的种种疑虑,使之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如肠粘连为什么会引发肠梗阻,胆囊结石为什么不溶石排石,胆囊为什么不保留等等。共同分析症状,剖析病理,介绍诊断依据,告诫疾病的危害性。在确立诊断的基础上,介绍现行的各种治疗措施的效价,根据患者个体的特点,提出导向性推荐,作出预后推测性展望。这些都是医生公开透明行医的具体内容。由病人及家属在充分知情的条件下,作出最后的决定和取舍。

    现代的诊疗服务要求客观、公正和理性。在医生主导的诊疗过程中,实行公开透明的循证行医理念,病人就会感受到医生服务的诚意,真正信赖医生,同时也理解生命问题的复杂性,对意外问题有较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共同分担医疗风险。许多医疗纠纷中对医疗效果的不满意不认可,很大程度上是术前医患双方没有进行有效的交流沟通,对预期的疗效缺乏共识的结果。医患关系紧张缺乏信赖,相互提防,谁都不会是赢家。医疗过程中“患主意识”的觉醒和强化,可以深层次地调整医患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增强互信,和谐医患关系。当前社会“患主意识”还很薄弱,在当前有限的医疗资源配置条件下,在为普通民众的诊疗过程中,如何逐步公开透明的循证行医,还要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层次不同的实践。现行的首长保健医疗制度实质上就是“患主意识”的具体体现,可以借鉴参考。随着整个社会的进步和民主化进程的加快,“患主意识”必将越来越受到推崇,期待着医务工作者为此作出更大地的奉献和努力。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01-14 13:23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2010-05-06

    我是一名基层医务工作者,您的让患主觉醒的理念非常切合当今的医患市场。每天我们接触的患主不是二三个,每个患主后面的团队又可能是庞大的,当我们向二三个人解释时我们还是相当有耐心的,但面对几十人的时候我已力不从心了,所以让每个患主都满意在我来看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儿了!

蔡晓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蔡晓军大夫电话咨询

蔡晓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蔡晓军大夫

蔡晓军的咨询范围: 1、最受欢迎疗效也最理想的患者,是一次或两次中下腹腹部术后,间发性机械性肠梗阻反复发作,均保守治疗成功。此类病友若腹腔粘连类型适合,有望获得根治,过上正常人的饮食生活。 2、术后肠粘连 如为术后短时间内(3-6月)的并发症,不在本网站咨询范围。术后一年以上的腹腔粘连,才适宜外科干预,一般不接受胃肠改道重建的患者。 3、嵌甲性甲沟炎微创治疗 限于北京当地患者,提供患处照片。 更多>>

咨询蔡晓军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