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北娇_好大夫在线

陈北娇

主治医师

松原市中医院 皮肤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7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83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陈北娇

陈北娇

主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燕京赵氏皮肤科流派

赵炳南临床经验医案选【药物过敏性皮肤疾患(十一例)】

发表者:陈北娇 1216人已读

药物过敏性皮肤疾患(十一例)

    【例一】周×兰,女,32岁,本院职工,入院日期1969年7月2日,出院日期1969年7月21日。

    主诉:颈项部生小疙瘩搔痒已一周。

    现病史:一周前患者参加麦收劳动,因麦芒刺激后感觉颈项部肿起一小疱,刺痒。曾外用药水(药物不详)后出现高烧,颜面、胸部及颈项处皮肤潮红,搔痒明显加重,颜面肿胀更甚,以致双眼封闭。伴有心烦急,不思食,喜冷饮,小便短赤,大便秘结。几个月来,月经量少。因病情逐渐加重住院治疗。松原市中医院皮肤科陈北娇

    检査:体温40.1℃,颜面、胸部及颈项部分布密集粟粒样丘疹,皮肤潮红肿胀,以颜面尤甚,双眼封闭,不能睁开。皮损面有大量渗出液。

    脉象:弦滑略数。

    舌象:苔薄黄,舌质微红,舌边有齿痕。

    西医诊断:药物性皮炎。

    中医辨证:血热蕴湿,湿热结毒,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方药:

    生玳瑁(另包)三钱 龙胆草四钱 金银花一两 干生地一两 生槐花一两 生栀仁三钱 黄柏五钱 生苡米五钱 生白术五钱 白藓皮一两 车前草一两 六一散(包)一两

    另人工牛黄散(附方1)三分,分两次冲服。外用新三妙散(方见305页)一两,黄柏面一两,冰片一钱,混匀后甘草油(方见328页)调如糊状搽敷。

    7月4日服药二剂后,体温恢复正常,皮损面仍有瘆出液,大便已畅,心烦急消失。原方继服三剂,停人工牛黄散改用羚羊粉每次一分,日冲服两次,六神丸每次六粒,日三次口含化。外用马齿苋二两,黄柏二两,龙胆草二两,煎水湿敷。7月7日,颜面、颈部皮疹已退,肿已消,皮色恢复正常,其他部位皮损渗出液减少,未见新皮疹出现。自述月经量已增多,小溲清。停羚羊粉,余药同前继服,外用药及湿敷不变。7月10日,病情好转,患者外出受风以致颈部及双颊部又出现粟粒样丘疹,色红,搔痒。内服药同前,外用药增加寒水石一两,油调外敷患处。7月16日,皮损已无渗出液,皮疹逐渐消退/停止湿敷,余药同前。7月19日,颈项部、颜面、胸部皮疹全部消退,皮肤颜色恢复正常,按前法拟以清热解毒、凉血利湿之法:

    金银花一两 连翘五钱 公英五钱 龙胆革三钱 茜草根五钱 赤芍三钱 干生地一两 花粉五钱 白术五钱 黄柏一两 菊花四钱 白藓皮一两

    7月21日,病情稳定,临床治愈。带龙胆泻肝丸(附方70)三袋,牛黄上清丸(附方70五丸,普连软膏(方见316页)、止痒药膏(方见317页)各20克出院,以巩固疗效。

    本例患者,根据其临床表现,湿、毒热象均较重,因而表现为高烧,皮损潮红,肿胀,而且渗出液较多,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脉滑数,舌苔黄,舌质红,边缘有齿痕,所以在治法上清热解毒与凉血利湿并用,但以清热解毒为主。方中生玳瑁、金银花、黄柏、龙胆草、栀子清热解毒,平肝镇心。其中玳瑁一药,在本病热重的情况下是常用的。因其价格较贵,也可用生石育代替。因体温较高,又加人工牛黄散以加强解毒清热的作用。干生地,生槐花凉血清热养阴;生苡米、白术、白藓皮、车前草、六一散健脾清热利湿。处方严谨而且重点突出,所以服药两 剂后体温恢复正常,以后随症加减,症状好转。在康复阶段,因外出受风,颈部及趣部又出现粟粒样丘疹,继续服药后又消退。因而本病的护理,应强调避风,并忌食腥发之物。

    【例二】王×忠,女,59岁,门诊号:894894,初诊日期:1971年10月25日。

    主诉:面部及全身起红疹,发烧半天。

    现病史:患者过去有关节炎病史。服西药保太松两片,四小时后全身及面部开始发痒,继而红肿,自觉皮肤灼热,有明显搔痒,体温增高,不恶塞,烦躁不安,胸闷恶心欲吐,口苦臭,舌干,大便未解,小便黄赤,遂来我院门诊。

    检耷:体温39%,面部及全身潮红、水肿、起红斑,部分融合成片,压之退色,两 眼睑浮肿不能睁开,表面有少许抓痕。

    脉象:弦滑稍数。

    舌象:苔薄白,舌质红。

    西医诊断:过敏性药疹。中医醉证:血热蕴湿,湿热结毒,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方药:

    白茅根一两 大青叶两 黄芩三钱 天花粉五钱 干生地一两 赤芍三钱 生枳壳三钱 金银花一两 凌霄花三钱 生白术四钱

    绿雪(附方19)六钱,每次五分至一钱,冲服,日二次。外用龙胆草搽剂(方见330页)。

    10月29日复诊,服前方一剂后体温渐退,三剂后体温正常,全身皮疹渐退,残留轻度脱屑,唯口唇部有单纯样疱疹,微有痛痒感。外用甘草油清洁后,涂化毒散软膏(方见316页),疱疹消退而治愈。

    本例系因服用保太松后所引起的过敏性药疹。临床表现以毒热盛为特点,而且这种热象与外感风热有所不同,往往很快入于营分,故见高烧,面部全身潮红水肿,舌质红。又因脾运失健,枢机不利,见胸闷,恶心欲吐,气郁不舒,毒热更易化热,故在治疗时必须抓住毒热盛的特点,重用金银花、大青叶、黄芩清热解毒;白茅根、赤芍、凌霄花清热凉血解毒,凌霄花又能载药上行;花粉、生地清热生津护阴;枳壳开胸理气以解郁;佐以白术健脾、助胃气且能利湿,兼有扶正之意。另加绿雪清热解毒退高烧。一方面要注意到毒热盛入于营血,在解毒凉血时若不养阴生津护阴,势必热成燎原之势。本例,除了重视毒热以及由于毒热所引起的机体反应外,而且对于患者的内在因素也比较重视。因为患者有胸闷、恶心欲吐、心中烦躁不安等症,是由于脾湿不运,气机不畅,所以佐以健脾利湿疏通气机。药虽白术、枳壳两 味,对于舒通气机,调整其机体状况,还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例三】吕×,女,4岁,门诊号:480363,初诊日期1972年1月14日。

    主诉:面部潮红,痒,出皮疹已两天。

    现病史:昨日下午因咳嗽曾服婴儿肢后即发现面部起红点,自觉痒感明显,今日加剧,皮肤肿胀,眼睛不能睁幵,红点增多,中心有小疱,搔痒明显,抓后不出黄水,食纳不香,二便如常。因为搔痒,夜间不能入睡。

    检査:颜面部及躯干、四肢皮肤发红轻度肿胀,散发集聚状

    粟粒大之粉红色皮疹,其问可见绿豆大之水疱,尤以面部为多,上下眼睑因高度肿胀睑裂变小,不能睁幵,躯干、四肢皮疹较少,部分水疱搔破可见鲜红色的糜烂面、渗出液及痂皮。

    脉象:滑数。

    舌象、苔薄白,舌质稍红。

    西医诊断:过敏性药疹。

    中医辨证:血热蕴湿,湿热结毒,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方药:

    龙胆草—钱 大青叶三钱 黄芩二钱 黄连钱 花粉三钱 丹皮一线半野菊花二钱 干生地三钱 六一散五钱 金银花五钱

    外用大青叶三钱,龙胆草三钱,黄柏三钱,水煎后湿敷。再以祛湿散(方见305页)一两,甘草油调敷。

    1月16日进上方三剂后,皮肤红肿已明显消退,皮疹大部消失,未见新疹出现,糜烂面大部结痂,局部肿肤已消,上、下眼险肿胀明显消退,眼已能睁开,继服上方三剂。1月18日又服三剂后,颜面部、躯干、四肢肿胀全消,皮肤恢复正常,有少许轻度脱屑,痒已解,临床治愈。

    本例患儿因服婴儿肢而引起过敏性药疹,局限于面部,基本法则与前两例相似。局部渗出液较多,外用中草药煎水湿数收到良好效果。

    【例四】邓×宝,男,43岁,门诊号:4卯397,初诊日期1972年5月6日。

    主诉:全身出红疙瘩作痒两天。

    现病史:两天前在工地服预防用药“柳叶汤”,第二天发现颈部有少数红色皮疹作痒,今晨开始泛发全身,因为搔痒剧烈,彻夜不能入睡,双眼上、下险肿胀,口干,纳食尚可,小便如常,大便两日未解。近期来未服用或外用任何中、西药。

    既往史:无有关之病史及过敏病史。

    检査:颜面部及躯干、四肢皮肤潮红,散发粟粒大粉红色皮疹,大部集聚成群,部分已抓破,可见少许渗出液与痂皮,双眼上、下眼睑因肿胀睑裂变小,不能睁眼。

    脉象:弦略数。

    舌象:苔薄白,舌质红。

    西医诊断:过敏性皮炎。

    中医辨证:湿热结毒,兼感风邪,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疏风解表。

    方药:

    大青叶一两 紫草三钱 赤芍三钱 黄芩三钱 酒军三钱 生石膏一两 薄荷一钱 防风三钱

    5月10日服上方三剂后,颜面部及躯干、四肢之皮肤潮红明显消退,各部之皮疹大部已变淡,口已不干,痒感减轻,眼睑肿胀已消,睑裂恢复正常。按上方再进一剂后,颜面部及躯干、四歧之皮疹全部消退,未见新生之皮疹,仅有少许脱屑,临床治愈。

    本例系因服“柳叶汤”而引起的过敏性皮炎。发病快,病程短,表热重,里也有热,所以用防风、薄荷散风解表热;大青叶、紫草、赤芍、生石青清热凉血解毒化斑;黄芩、酒军上清肺热,下涤胃肠蓄热,上、下、表、里之毒热得清,迅速奏效。按柳叶性苦寒无毒,功能解毒清热,一般很少引起过敏反应。柳枝煎水还有治疗风肿搔痒的作用,柳叶目前有用于治疗和预防肝炎,而本例反引起过敏性皮炎,这是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分析本例发病过程,可能与内湿蕴热有关。

    【例五】申×瑞,男,34岁,门诊号:895381,初诊日期1971年12月1日。

    主诉:面部红肿作痒三天。

    现病史;前天晚上因患痢疾服“四环素”六片,第二天发现面部搔痒,手部也发痒,灼热,随后开始肿胀,眼肿不能睁开,大便干燥而且有脓液,尿黄,饮食不香。

    既往史:无过敏史,以前曾服过“四环素”无反应。检査:颜面部及双手高度肿胀、发红,皮肤可见散在粉红色之丘疹,双眼上、下睑因高度肿胀而不能睁眼。

    脉象:弦细稍数。

    舌象:苔薄黄,舌质红。

    西医诊断:过敏性药疹。

    中医辨证:湿热结毒,外感风邪,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疏风解表。

    方药:

    黄芩三钱 生石膏一两 赤芍三钱 泽泻三钱 芥穗三钱 防风三钱 薄荷三钱 酒军三钱

    12月3日服上方二剂后,面部肿胀渐消,红斑渐退,未见新生丘疹,.站食已香,大便通畅,小便黄赤,表症已解,湿热未清。前方减去介穗、薄荷、赤芍,加车前草一两,白术三钱,再进三剂。12月6日,面部及双手红肿大部已消退,皮肤稍红,痒感减轻,皮肤有轻度脱屑,口稍干,脉稍数,舌苔白稍黄。因热过盛乃因热灼阴液,前方去泽泻、车前草、防风、白术,佐以养阴生津的麦冬、石斛、知母,再加藿香、佩兰,以升清降浊,芳香化、湿,再服五剂后,症状全解临床治愈。

    本例表现为表里俱热,所用的法则为表里双解。方中薄荷、芥穗、防风解表热散风;黄芩、生石膏、赤芍清气分热,凉血解毒;酒军清胃肠积热。面部肿消,大便已通,为热象见解,进而利湿,最后佐以养阴和芳香醒脾之剂以治本。

    【例六】马×琴,女,24岁,门诊号:894893,初诊日期1971年10月25日。

    主诉:颜面部红肿、搔痒两天余。

    现病史:颜面部原有一块皮损,自己以外用药膏治疗,第二天面部即发现起红疹,皮肤发红,肿胀,双眼封闭不能睁开,以涂药部位肿胀最为明显。自觉搔痒,有灼热感,口渴不思饮,二便如常。

    检査:颜面皮肤潮红,分布密集粟粒样丘疹,有少量渗出液,双目上、下眼睑肿胀,以致眼睛不能睁开,颜面表面有少量抓痕、血痂。

    脉象:弦滑稍数。

    舌象:舌苔白腻,舌质微红。

    西医诊断:药物性皮炎。

    中医辨证:血热蕴湿,湿热结毒,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方药:

    龙胆草三钱 连翘五钱 干生地五钱 黄芩三钱 丹皮三钱 栀子三钱 木通三钱 泽泻三钱 薏米一两 菊花三钱 生甘草三钱

    绿雪六钱,每次一钱,日服二次,冲服。

    外用龙胆草一两,豨签草一两,川椒五钱,煎水湿敷。以祛湿散(方见305页)二两,化毒散(附方5)一瓶,混匀草油调敷。

    10月28日复诊,服药三剂后,颜面部肿已消,灼热感已消失。11月1日继服三剂后,皮色发红转淡色,皮疹全部消退,仅后遗皮肤粗糙干燥。外用药改冰片鸡蛋油(方见328页)、甘草油混用。前方稍加减,以除湿止痒之法以收功。

    患者因外用药膏而引起的药物性皮炎。系内有蕴湿而感毒邪,毒热内盛,故以龙胆草、生地、丹皮、栀子、黄芩、生甘草清热凉血;薏米、菊花、连翘、泽泻、木通解毒利湿;更以绿雪加重清热凉血解毒之功,故收效较快。

    【例七】刘×芳,女,33岁,门诊号:513232,初诊日期1965年7月17日。

    主诉:颜面灼热潮红、肿胀起疱四天。

    现病史:五天前中午面部擦清凉油后,该部即发红作痒。第二天面部肿胀,潮红,有小水疱,奇痒难忍。当天赴某医院就诊,经内服药及外用药后疗效不明显,面部症状不解,夜不能眠,胃纳不香,大便干燥,小便色赤。

    检查:颜面部潮红肿胀,分布有大小不等密集小水疱,双眼睑肿胀明显,二目难睁,精神不振,触及面部有灼热感。

    脉象:弦滑而数。

    舌象:苦白,舌质绛。

    西医诊断:药物性皮炎。

    中医辨证:湿热结毒,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方药:

    金银花五钱 连翘四钱 菊花三钱 大青叶四钱 炒山栀二钱 黄芩二钱 板蓝根四钱 赤芍三钱 竹叶二钱 六一散四钱 桑叶二钱 蒲公英三钱

    外用马齿苋四两,黄柏二两,分四次煎水湿敷。另用甘草油调新三妙散一两,冰片五分,外涂患处。

    7月19日服药二剂后,颜面红肿显着消退,水疱缩小,胀感减轻,胃纳已复,大便已正常。舌苔白,舌质红,脉弦滑略数,故继以前法,内外药均同前。7月22日,面部肿胀全消,仅有轻度发红,成小片脱屑,微痒,舌苔白,舌质红,脉弦滑。处方:

    金银花四钱 连翘三钱 菊花二钱 白藓皮三钱 地肤子三钱 黄芩二钱 大生地四钱 鲜茅根五钱 竹叶二钱 炒稻芽三钱 赤芍药三钱 橘皮二钱

    7月27日服药三剂后,面部肿消红退,轻微作痒,饮食、二便如常,舌苔白,质淡红,脉弦滑。拟方调理善后:蒲公英二两,茵陈两半,均分七次煎水代茶饮。

    例六、例七均系因皮肤接触了外用药物而引起的过敏性皮肤病,其特点是接触后发痒较快,接触的部位发病,不接触的部位不发病。赵老医生认为是属于湿毒疡的范围,因内有蕴湿,外受毒邪,化热而致。在临证时要辨别湿、热、毒、邪的轻、重、缓、急进行治疗。例六除基本症状外,突出的一点为口渴不思饮,二便如常,舌苔腻,表现为湿热并重,但湿热之中湿象偏重,所以方中重用木通、泽泻、苡米以健脾清热利湿;胆草、黄芩、连翘等清热解毒;又用绿雪以加强清热之功效。而例七热偏盛,所以重用清热佐以利湿。因其为接触药物而引起的过敏症状,所以局部处理很重要。如局部用药不当,也可引起过敏,反而使病情加重。

    【例八】李×麟,男,49岁,简易病历,初诊日期1963年6月21日。

    主诉:面部及胸背部发现红斑,自觉痒感已六、七天。

    现病史:一周前曾因感冒头痛服止痛片(药名不详)后,皮肤即开始发痒,随即在面部及胸背部发现紫红色斑,紫斑的中央出水疱,饮食不佳,大便燥结,溲黄,夜寐不安。半年前曾因服“止痛片”出现过红斑,经治疗后红斑虽已消退,但色素斑仍不退。二月后,服同类药后又在原来的发病部位出现红斑,比前次稍大,而胸及腹部又见新的红斑,并出现水疱。

    检査:口周围、颈、胸、腹及背部散发榆钱 大或银元大圆形红斑,中心呈紫暗色,外周有红晕,其间有水疱,破溃后有大量黄色浆性渗出,基底呈鲜红色之糜烂面。

    脉象:滑数。

    舌象:苔白中黄,舌质红。

    西医诊断:面定性药疹。

    中医辨证:湿热之毒邪内蕴,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方药:

    金银花四钱 连翘三钱 公英四钱 大青叶四钱 干生地五钱 野菊花三钱 紫草二钱 茵陈四钱 外用甘草油、黄柏面调敷糜烂面。

    6月24日服上方三剂后,饮食增加,大便已通但不畅,溲稍黄,脉见缓,黄腻苔已退,面部红斑周围的红晕明显消退,糜烂面大部已为新生上皮所覆盖,未见新生之红斑。上方去野菊花、干生地,加白藓皮、泽泻;外用药同前。6月27日服三剂后,食欲好转,大便已畅,溲清,红斑周围红晕大部已退,遗有色素沉着斑,糜烂面愈合,临床痊愈。再服除湿丸(方见298页)以利湿清余热,巩囲疗效。

    固定性药疹也是常见的药物过敏性皮炎的一种。此类患者有的人俱有头痛、面红、目赤、身热、溲黄、便秘以及脉滑数,舌苔黄腻,舌质红绛等热象,表现了湿热蕴毒,热毒入营,凝聚于肌肤而发斑的证候。本例患者发病开始皮肤散发红斑,有水疱,并有黄色渗出液,部分糜烂呈鲜红色,饮食不香,大便燥结,溲黄,夜不能眠,苔白黄,舌质红,脉滑数,均为明显之湿热结毒,灼伤营血之征。方中金银花、连翘、公英、野菊花、大青叶清热解毒;赤芍凉血活血;生地、紫草清热解毒,凉血消肿;茵陈清热利湿,利小便。所以服上方三剂后,纳食已香,便通,全身之红斑均见明显消退,脉缓,苔化,毒热渐退,故去野菊花、干生地,加白藓皮、泽泻加强清利湿热而不伤其阴,得以奏效。

    【例九】郝×林,男,19岁,门诊号:8叩397,初诊日期1971年12月15日。

    主诉:面部红肿,全身起皮疹已两周。

    现病史:两周前接触聚脂油(化纤四号油),吸入后第二天全身开始有搔痒感,以后自腹部开始向上蔓延,起小米粒大红疹,痒感明显,不流水,面部红肿,不发烧,大便干燥,三、四天解一次,口干,尿稍黄,食纳尚好。会服中药三剂,大便已通,服抗过敏的西药后,面部及全身皮疹未消退而且痒感加重。

    检査:面部轻度肿胀,皮色红,躯干及四肢均有红色斑丘疹,

    融合成片,表面有少许细碎鳞壻及继发性搔痕,口唇干燥。

    脉象:滑数。

    舌象:苔薄黄,根陚,舌质红。

    西医诊断:过敏性皮炎。

    中医辨证:湿热结毒,毒邪伤阴,发为湿毒疡。

    立法:清热凉血,养阴除湿。

    方药:

    生石膏一两 知母三钱 生地五钱 木瓜三钱 麦冬三钱 六一散四钱 黄芩三钱 苦参三钱 白藓皮一两 12月21日服上方三剂后,面部肿消,显露皱纹及脱屑,痒感减轻,皮肤发红已转淡。上方去生地、麦冬加车前草、泽泻以加强清热利湿的作用。再服三剂,全身红色斑丘疹已基本退尽。12月25日再进五剂后临床治愈。

    本例系因吸入聚脂油而引起的过敏性皮炎,为时已两周,曾用中、西药治疗,而面部红肿未消,全身皮疹未见消退。证系湿毒热邪入于气营,阴分有伤,所以用知母、生地、麦冬养阴凉血解毒;生石膏、黄芩渍解肺胃之余热;木瓜引药下行;苦参、白藓皮清热燥湿,散风止痒;六一散清热利湿。本方重点在于清肺胃之热,药少力专,仅内服中药而奏效。

    【例十】郭×昭,男,50岁,住院号:870812,住院日期1973年2月7日,出院日期1973年3月5日。

    主诉:周身皮肤发红、肿胀,大片脱皮五天。

    现病史:近四个月来,颈部、左上肢、后背、小腿陆续出现小疙瘩,搔痒,抓后流水。五天前口服“红霉素”,每次兰片,每日三次,外用黄色药水湿敷。服药后第二天即感两 眼睑肿胀不能睁开,全身皮肤潮红。同时发现凡涂过药水的部位皮肤明显肿胀,呈紫红色,搔痒并有灼热或;未涂药水的皮肤正常。另外伴有发烧,怕冷。近几天来,皮肤鳞屑较多,并有大片剥脱。食欲不振,大便干燥,小便短赤,口渴思饮,头晕,眼花。追朔其病史,在两年前的冬季,曾受潮湿,臀部起小米粒大的皮疹,搔痒明显,抓后流水。于半年前臀部皮疹复发,情况与第一次相同,曾诊断为“神经性皮炎”,给予“地塞米松”、“苯海拉明”、“非那根"、“普列多宁”及外用药水治疗,病情时好时坏,停用“激素”后又复发。在服“激素”期间,有脸肿及血压偏高的现象。

    检查:体温36.8℃,血压120/80毫米汞柱,神清合作,痛苦病容,巩膜未见黄染,头、颈、胸、腹、四肢、脊柱、神经系统均未见异常。皮科情况:除小腿外,全身皮肤明显潮红,肿胀,压之退色,未见渗出。面部及前胸、腹部、双侧大腿均布有细薄鳞屑,双肘及背部、腹部皮肤粗糙,鳞屑较厚并有大片剥脱现象。头部鳞屑与皮脂结成厚痂,颈部、下颌部可见暗红色皮疹,面积约6×7厘米与4×5厘米大小,表面有少量渗出液,双侧小腿皮肤接近正常。自感剧烈搔痒,未见明显搔痕及血痂。血、尿、便常规、肝功能化验均属正常。白细胞计数8800/立方毫米,中性粒细胞58%,嗜伊红细胞5%,淋巴细胞36%,单核细胞1%。

    脉象:沉缓。

    舌象:舌苔黑。

    西医诊断:过敏性药疹继发剥脱性皮炎。

    中医辨证:内热炽盛,外受毒邪,毒热灼伤阴液。

    立法:清热凉血,养阴解毒。

    方药:

    南北沙参一两 丹参一两 黑元参五钱 二冬五钱 干生地一两 莲子心三钱 槐花一两 生扁豆五钱 生芡实五钱 公英一两 金银花一两 花粉五钱

    2月10日,上方服五剂(每剂煎三次,日服三次)后,皮肤潮红大部消退,背部皮肤已大部剥脱,鳞屑较多,前胸双乳间已有部分正常皮肤,双下肢皮肤已接近正常。黑苔已退,舌质淡,脉沉缓。法宜养血润肤,健脾除湿:

    鸡血藤五钱 全当归三钱 赤白芍五钱 二冬五钱 炒薏米五钱 炒扁豆五钱 炒芡实0钱 炒白术五钱 炒黄柏五钱

    怀山药一两 泽泻四钱 丹皮三钱 炙甘韦三教2月16日,上方服五剂后,症状继续好转,皮肤脱屑逐渐减少,痒感已轻。拟以除湿止痒,养血润肤法:

    鸡血藤两 当归三钱 干生地一两 白藓皮一两 刺蒺藜一两 防风三钱 防己五钱 苦参五钱 首乌藤一两 苡米一两

    2月19日,曾因用糠地糊膏(附方72)面部皮肤较前有些发红,停用。按2月7日方及中药湿敷后,面部红肿渐退,搔痒减轻,双臂、前胸皮损面均有表皮新生,颜色接近正常。2月23日,拟以养血散风,除湿止痒之剂:

    生地一两 丹皮三钱 白藓皮一两 苦参五钱 黄芩三钱 车前子(包)五钱 刺蒺藜一两 泽泻四线猪苓四钱 地肤子一两 3月5日,上方继服五剂后,稍事加减,临床治愈出院。本例发病可能与口服红霉素外用药黄色药水(可能是雷佛奴尔溶液)有关。同时,本例治疗过程中,在皮损基本痊愈阶段曾使用糠地糊膏,又出现面部红肿等过敏现象,说明患者系过敏体质,而且对多种药物过敏。赵老医生认为,患者两年来因外受潮湿,内蕴湿热而致“顽湿”,缠绵不愈,经多种治疗,时好时犯;又因长期使用“激素”,致使阴液耗伤,这次发病是因为“触犯禁忌”感受毒邪,以致毒热炽盛,更加燔灼阴津,所以出现高烧,皮肤潮红,肿胀,失于营养而剥脱,口渴思饮,大便干,小便短赤。来院时病已五天,热入阴血,津枯液燥,故见黑苔,脉沉缓,软而无力,头昏,眼花。所以方中重用南北沙参、元参、花粉、二冬、生地、丹参以养阴生津,滋阴润燥,凉血解毒;金银花、公英、槐花清热解毒凉血;丹参、莲子心清热养血以护心阴;芡实能补脾固肾,补脾则能利湿,固肾则能涩阴。原方服五剂后症势大减,说明药证相符,继而在滋阴的基础上养血,阴血足则肌肤得养,又用以健脾除湿之剂以治本,所以在第二方中有鸡血藤、全当归、白芍、二冬补血养阴,活血通络;炒苡米、炒扁豆、炒芡实、山药、泽泻、炒白术、炙甘草以健脾除湿;赤芍、丹皮、黄柏凉血解血分之余热。其他曾加减使用防风、防己、苦参、刺蒺藜、白藓皮、地肤子等,均属除湿祛风止痒之剂。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在治疗过程中,距离这次发生剥脱性皮炎仅有十七天的时间,面部外用糠地糊膏又发现局部潮红肿胀、急性过敏性皮炎的征象,又回头使用2月7日方(笫一方)得以奏效。不但说明了本例患者为过敏体质,对多种药物过敏;从辨证上看属于阴虚血热,同时更说明了这组清热凉血、养阴解毒方药的实际疗效。

    【例十一】朱×臣,男,43岁,住院号:480501,入院日期:1972年1月9日,出院日期1972年2月13日。

    主诉:头面皮肤潮红,发烧一天。

    现病史:前天因颈部粉瘤手术后感染,局部外用甲字提毒药捻(附方8)后,发现头面部肿胀发烧,服中药后好转,局部改用祛湿药油(方见327页),数小时后突然引起高烧,面部肿胀更加严重,1月9日上午11时立即入院。

    检査:患者神清,合作,自动体位,体温39.3℃,血压80/50毫米汞柱,脉搏108次/分,呼吸急促,全身皮肤潮红,轻度浮肿,全身性反应性浅层脓疱,渗出液较多,心脏有吹风样杂音,双肺呼吸音粗糙,腹部检查无异常,白细胞计数31200/立方毫米,中性粒细胞91%,嗜酸粒细胞1%,淋巴细胞8%(复査白细胞计数41,200/立方毫米,中性粒细胞92外,嗜酸粒细胞2%,淋巴细胞6%),其他化验未见异常。

    脉象:滑数。

    舌象:舌苔黄厚腻,舌质红。

    西医诊断:过敏性皮炎并发过敏性休克。

    中医辨证:血热蕴湿,湿热结毒,毒邪炽盛,气阴两伤。

    立法:清热凉血解毒,养阴扶正。

    方药:

    金银花二两 连翘八线生地一两 元参一两 石斛一两 麦冬五钱 花粉五钱 丹皮五钱 白茅根一两 川连二钱

    急煎两剂,每日四次,分服。

    患者入院后,因处于休克状态,立即输入5%葡萄糖液1000毫升,加维生素C 1克、氢化考的松100毫克。赵老医生看过患者后,除服上方外嘱另加犀角粉六分,每煎冲服二分,饮食进绿豆水饭。因体温高,头部湿温敷,血压仍偏低,曾配合使用升压药阿拉明,血压回升至120/60毫米汞柱。第二剂去川连加车前子(包)三钱,以助利湿,犀角粉二分冲服同前。1月10日,体温下降到36.5℃,患者精神尚好,血压160/60毫米汞柱,按前法稍事加减:

    金银花一两 生地一两 连翘五钱 元参五钱 丹参五钱 丹皮五钱 花粉五钱 白茅根一两 白藓皮一两 凌霄花四钱 黄芩四钱

    外用龙胆搽剂。

    1月11日服药二剂,病情明显好转,体温正常,血压维持在110/70毫米汞柱,精神好,饮食好转,大便日解二次,不稀,便色黑。舌质红,舌苔薄白,头部及全身脓疱渗出液消退,仅遗留四肢及末端仍有小脓疱有渗出液,自述有奇痒。复査白细胞30,000/立方毫米,中性粒细胞84%,嗜酸粒细胞5%,淋巴细胞10%,单核细胞1%,西药仍配合支持疗法、脱敏疗法,使用激素。1月12日,患者体温维持正常,复查白细胞已有下降趋势,为21,200/立方毫米,中性粒细胞84%,淋巴细胞16%,嗜酸粒细胞4%。血压偏低,全身皮肤红色减退,仅遗有少许小脓疱,四肢末梢仍有红肿,皮肤有轻微脱屑,脉象沉缓,舌质稍红,法宜除湿清余热:

    茵陈四钱 生苡米一两 生扁豆五钱 生白术五钱 生芡实五钱 车前子四钱 车前草四钱 地肤子一两 干生地一两 厚朴三钱 砂仁一钱

    1月13日服药三剂,病情尚稳定,血压有时有波动,偏低,全身皮肤潮红基本消退,仍有皮肤脱屑现象,白细胞14,200/立方毫米,中性粒细胞60%,嗜酸粒细胞1%,淋巴细胞34%,单核细胞5%,以后继续治疗原发病症,后期会感冒发烧一次,经用药后治愈。共计住院35日,治愈出院。

    本例系因外用中药内含有汞制剂而引起的过敏性皮炎合并休克,病情十分危重,所以采取中西医结合抢救。由于高烧毒热盛,阴液大伤,所以必须解毒养阴、扶正与祛邪同时并用。赵老医生看过患者后又虑其清热不足,加入犀角粉冲服以加强清心肝经之热以凉血,以防毒热入里内传心包。毒热渐清,正气渐复,相应地血压也会趋于回升,休克状态得以扭转。危急征象过后,继续前法以清热解毒、养阴凉血之剂。待其感染性小脓疱逐渐消退,白细胞逐渐恢复正常后,又以除湿清热之剂以收功。本例是根据湿、毒、热、邪作用于机体后的不同反应辨证施治,有机地把中西医结合起来,对于治疗危重药物过敏性休克的病例,取得了一定的治疗经验。

    [按语] 药物过敏性皮肤病,是一种过敏性或变态反应性皮肤病。过敏体质和变应性是发病的内在因素,具有抗原性的药物是发病的外因条件。药物过敏性皮肤病病理过程及临床表现,是由于机体的抗原抗体反应引起的。

    祖国医学文献中虽然査不到“药疹”的记载,但是会提到过某些皮肤病是因为与“食入禁忌”或“触犯禁忌”有关。看来古代医家所说的“禁忌”与现在所谓之“过敏”有一定的关系。赵老医生认为,过敏性疾病主要是由于脾湿不运,蕴湿化热,外受毒邪刺激,湿热毒邪发于皮肤所致。槪括地讲,就是内有湿,外有毒,湿毒化热所致。因而称之谓湿毒疡。西医所谓之过敏性皮炎、药疹、接触性皮炎等过敏性皮肤病,也都包括在湿毒疡范围之内。

    基于上述看法,所以临床治疗是根据湿,毒、热辨证施治的。

    1.早期:来势急,发展较快,多伴有高烧,烦热不眠,口干口渴;又因毒热盛,若热扰神明则可以出现神昏谵语;皮损弥散潮红或深紫色,舌质红绛,脉数,均为热入营血的征象。糜烂、渗液、搔痒为湿盛的表现。法宜清热解毒,凉血利湿。处方:

    大青叶两 生石膏两 金银花五钱 生槐花一两 鲜生地一两 丹皮三钱 黄芩三钱 花粉五钱 车前草一两 六一散(包)一两

    方中大青叶、金银花、花粉、生石膏、黄芩以解毒清热;鲜生地、丹皮、生槐花、车前草、六一散凉血利湿。热极盛时,加生玳瑁三钱,或人工牛黄散三分,亦可用犀角粉二分;皮损明显潮红,大便干燥时,加川军、生栀子、凌霄花;痒感明显时,加白藓皮、苦参;渗出液较多时,加生苡米、白蔹;心神不安时,用莲子心、竹叶、灯芯煎水代茶饮。如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等均属此型。

    2.后期:由于毒热盛,必然灼伤阴液,故可见口干、口渴、午后低烧等症,所以应当护阴;又因脾湿不化为其内因,因之也应当注意调理脾胃的功能以治其本。在此阶段,皮疹往往红肿逐渐消退,出现大片状或糠秕样脱屑。法宜养阴健脾除湿。处方:

    南北沙参一两 元参五钱 石斛五钱 紫丹参五钱 白术五钱 扁豆五钱 生枳壳三钱 生苡米一两 黄柏五钱 生甘草三钱 土茯苓一两

    方中南北沙参、元参、石斛、丹参养阴凉血活血。南沙参粗而质松,长于祛痰宣肺;北沙参细而坚实,又称银条参,长于滋阴和胃,补五脏之阴。南北沙参共享,养阴和气血,又能宣达肺气,肺主皮毛,所以赵老医生在治疗热伤阴分的皮肤病的后期,常常使用南北沙参。石斛养胃阴、生津液;白术、扁豆、生枳壳、生苡米健脾利湿;土茯苓、黄柏、生甘草除湿解毒。赵老医生认为,大剂量土茯苓有健脾胃,搜风去湿解毒之功效。有低烧时,加银柴胡、地骨皮、耳环石斛(或石斛、食欲不振,胃纳不佳者,加厚朴、蔻仁、鸡内金、藿香;睡眠不安者,加柏子仁、夜交藤;脱历较多时,加天冬、麦冬、二地、赤白芍、当归生津液调和气血,以养血润肤。如病情危重伴有休克时,应当中西医结合进行抢救。可配合针刺人中、涌泉或十宣放血。并根据亡阴亡阳的症情投以参附汤(附方73)或生脉散(附方74)。如同时伴有髙烧,用犀角粉二分或羚羊粉二分分冲。如例九、十、十一均属此型。

    药物过敏性皮肤病的临床表现,是此较复杂的。常见的有药疹、过敏性皮炎、过敏性休克等,一般依其临床症状可分为:

    1.过敏性药疹:系内服、注射或外用某些药物而引起的皮肤过敏反应。常见的疹型有荨麻疹、惺红热样、麻疹样、紫斑样皮疹等。其特点为有明显的用药历史,发病突然,常伴有发热恶塞,皮疹对称发于全身各部,皮疹开始于某一局部,很快泛发全身,甚至融合成片,最重者可发生水疱。这类多为毒热较盛,如例一、二、三、四、五.治宜清热凉血,解毒利湿。

    过敏性皮炎:多系由于外用某种药物或与某种有刺激性的物质接触,皮肤产生过敏或不能耐受而发生的皮肤急性炎症反应,亦包括接触性皮炎在内,赵老医生亦列入湿毒疡之内。其临床表现多与药疹相似,为毒热盛之现象。但有时往往不如过敏性药疹面积广泛,治宜清热凉血、解毒利湿为主要法则。如例六、七、九均属此类。

    3.固定性药疹:最常见的是由于内服或注射解热镇痛药,如水杨酸类药物、磺胺类药物及巴比妥类药物所引起的皮疹。此类皮疹的特点是常固定在某些部位,如口唇、阴囊或四肢某处。每次发疹往往与前次发病部位相同,亦可有所增加。皮疹开始鲜红,逐渐中心变暗红,以后残留红褐色色素沉着,很久不退;若下次再服此类药物,则色素沉着部边缘又起红晕。发疹严重者,红斑上可起小疱或大疱,特别好发在皮肤粘膜交接之处。赵老医生认为系湿热结毒、灼伤营血所致。治宜清热凉血、解毒利湿。如例八即属此类。

    4.剥脱性皮炎:多数由于严重药疹而引起。病情较重,起病急,有不规则的发烧或寒战,皮肤表现为弥漫性潮红水肿,有的起水疱并大片剥脱,渗出明显;有的可呈干性脱屑,病情较重。临床上可分为两种:原发性剥脱性皮炎,原因不明,也极为少见,治疗上也比较困难;继发性剥脱性皮炎,常继发于多种皮肤病,如银屑病、湿疹、天疱疮、药疹,也可见于血液病、蕈样霉菌病,其中最常见而且严重的是由于过敏性药疹所引起的(如砒、汞、铋等金属制剂、某些抗菌素、巴比妥类药物等)。赵老医生认为,此病多系由于毒热炽盛,燔灼阴津,热入阴血,津枯液燥,肌肤失养。治宜清热凉血、养阴解毒。如例十即属此类。

    过敏性休克:此类多见于使用某种药物后,机体内部抗原抗体立即反应而产生,有的在用药后即刻产生休克。如抢救不及时,往往危及生命。系因素体失养,邪毒过盛,毒热灼于神明而发生神昏;毒热过盛则阴液大伤,正不胜邪所致。治宜清热凉血解毒、养阴扶正。如例十一即属此类。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04-24 22:14

陈北娇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陈北娇大夫

陈北娇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陈北娇的咨询范围: 皮肤病, 妇科病,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心脑血管, 不限, 不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