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晓荣_好大夫在线
2届年度好大夫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5

在线服务满意度 100%

在线问诊量 5925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董晓荣

主任医师 教授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学术前沿

董晓荣教授:免疫治疗超进展细分说

发表者:董晓荣 人已读

 近年来,以PD-1/PD-L1单抗为代表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在多种瘤种中均表现出不错的疗效,在肿瘤治疗领域中的地位也日益重要。由于免疫治疗独特的作用机制,肿瘤对免疫治疗的反应也与传统治疗不尽相同。部分患者接受免疫治疗后会出现影像先进展再缓解的现象,也就是所谓的“假性进展”,也有部分患者在免疫治疗后出现肿瘤快速进展现象, 称为“超进展”,值得一提的是,超进展不是免疫治疗的特有现象,化疗和靶向治疗也有超进展的报道。本文现就免疫治疗超进展的发生机制、影响因素、诊断以及应对原则详细梳理,与广大读者共享。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董晓荣


超进展的定义

在2016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年会(ESMO)会议上,免疫超进展的研究首次被报道,当时一份不太显眼的壁报提出“Paradoxical progressive disease”(PPD)这一概念,并使用肿瘤生长速率(TGR)>50%来定义PPD,TGR则主要通过免疫治疗前后CT扫描测量的肿瘤大小改变,以及发生这些变化所用时间来进行计算。随后古斯塔夫·鲁西研究院的Champiat团队明确提出了超进展 (HPD)这一概念,在这之后,很多学者都对超进展现象进行了报道,并将其定义进行补充和完善。

目前,比较全面的超进展定义如下,在免疫治疗后肿瘤进展满足以下三个条件:①在免疫治疗中,肿瘤进展时间小于两个月;②肿瘤负荷相比于基线期增长超过50%;③免疫治疗后肿瘤生长速度超过之前速度2倍以上。

超进展的发生率及预后

超进展的发生率在不同的肿瘤类型及不同报道中有较大差异,目前报道在4%~29%之间,该差异除了与瘤种有关,可能还与研究中超进展的定义不同有关。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免疫治疗超进展发生率最大样本量的研究,来自古斯塔夫·鲁西研究院的Ferrara团队,该团队回顾分析了法国8家中心的406例免疫治疗患者,发现NSCLC患者免疫治疗超进展的发生率为14%(56/406),是化疗组患者超进展发生率的3倍(5%,3/59)。

目前研究显示,超进展患者生存期更短。法国Ferrara的回顾性研究显示,HPD患者预后更差,中位总生存(OS)3.4个月,与非HPD患者的 6.2个月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3);而在化疗组的59例患者中,未发现HPD患者与非HPD有生存差别,也可能因为样本量少。来自韩国的一项研究分析了263例免疫单药患者,该研究首次分析了普通疾病进展(PD)患者与HPD患者预后的不同,在99例PD患者中,55例发生HPD,PD患者(除去HPD)中位OS 205天, HPD患者中位OS仅为 50 天。其他研究也报道了相似结果。

超进展的可能影响因素

1.年龄

Champiat团队研究报道,发生HPD患者的中位年龄高于未发生HPD的患者(66岁 对 55岁, P<0.007)。而在Ferrara的研究中,年龄大小(≥65岁和<65岁)与HPD发生率无相关性。CheckMate 171 (NCT02409368) 研究,即Nivolumab治疗经治晚期鳞癌的欧洲多中心、单臂、Ⅱ期研究分析显示,年龄≥70岁的患者与全组人群9周的部分缓解(PR)率均为14%,两组中位OS分别为9.9个月与11.2个月,老年患者未出现生存更差的表现。

2.远处转移灶数目

Ferrara团队研究报道了HPD发生率与转移灶数目相关,多因素分析显示>2个部位比≤2个部位HPD发生率更高;但Champiat团队的研究未得出同样结论。

3.巨噬细胞

Lo Russo等的研究回顾分析了152例接受免疫治疗的NSCLC患者,发现HPD患者与非HPD患者相比,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无差别,而HPD患者浸润的巨噬细胞在肿瘤细胞周围聚集,使用免疫荧光染色发现,在HPD患者中观察到一种免疫表型的巨噬细胞,其CD163、 CD33和 PD-L1 都为阳性,且共表达;与非HPD患者相比具有统计学差异(P <0.0001)。

4.T细胞差异

韩国的一项回顾性研究,分析了2014年4月-2018年11月263例接受免疫治疗的NSCLC患者,按照肿瘤生长动力学(TGK)、肿瘤生长速率(TGR)、肿瘤进展时间(TTF)等指标发生率划分,HPD的发生率分别为 20.9% (55例), 20.5% (54例), 和37.3% (98 例)。病理类型与HPD无关,而外周血分析显示,HPD相较非HPD患者,血液中效应/记忆T细胞中比例更少,而耗竭CD8+T细胞比例更高。

5.MDM2/4扩增

Kato 等对155例免疫治疗患者进行了分析,6例MDM2/4扩增患者TTF<2个月,4例符合研究HPD定义,肿瘤体积增加55%到 258%,生长速率分别是基线的2.3-, 7.1-, 7.2- 和42.3-倍,MDM2/4扩增HPD发生率远高于MDM2/4未扩增患者。而Lo Russo等的回顾分析有30例获得MDM2/4信息的患者,MDM2/4 扩增在HPD和非HPD患者中并无差别。

超进展的发生机制

免疫超进展的发生是否是免疫检验点抑制剂(ICI)引起还没有定论,因为大多报道HPD的研究都是单臂,没有设置对照。Ferrara团队406例NSCLC的回顾分析中设置了化疗治疗的队列,HPD发生率免疫治疗更高,但不是随机对照研究。在一系列免疫治疗对比化疗的RCT研究中,例如:CheckMate 057、CheckMate 141、Keynote 045、IMvigor211等,发现在试验的早期(开始治疗后3-6个月)免疫治疗组相比化疗的存活率更低,也许与两组超进展发生不同有关,但以往RCT研究没有收集患者治疗前肿瘤生长速率数据,不能证明这点。对于免疫超进展发生机制的研究可能釜底抽薪解决这个问题。

超进展可以视为免疫治疗原发性耐药的一种类型,其机制仍在探索中,涉及到肿瘤细胞本身及肿瘤微环境如肿瘤相关抗原表达的缺失、免疫抑制细胞(Treg等)的浸润等等多种因素。此外,表达PD-1的Treg细胞的大量扩增也是免疫治疗超进展的潜在机制之一,与肿瘤细胞一样,Treg细胞表面同样表达免疫检查点(CTLA-4,PD-1)以及刺激性受体,当PD-1/PD-L1被阻断后,引起Treg细胞的反馈性增殖,进而抑制机体的免疫功能。

目前认为,导致免疫治疗超进展现象发生的机制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阻断PD-1/PD-L1可能增强调节性Treg细胞,导致免疫抑制肿瘤微环境;

  阻断PD-1/PD-Ll,替代检查点的代偿性上调可能导致耗竭T细胞增加;

 抑制PD-1/PD-L1可能影响免疫抑制细胞亚群的极化,如M2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DCs)或髓源性抑制细胞(MDSCs),导致分泌免疫抑制细胞因子或可溶性介质;

 PD-1/PD-L1阻滞可能引发不受控制的Th1和Th17细胞介导的炎症反应,这种反应有利于肿瘤免疫逃逸和加速肿瘤生长;

  PD-1/PD-L1阻断可能通过激活原癌基因信号通路直接影响肿瘤细胞生长。

意大利Capalbo 等的研究发现Gal-3高表达患者接受免疫治疗容易进展(19/21PD),并观察到早期超进展现象。在基础研究中已证明,肿瘤细胞分泌Gal-3可以将M1型巨噬细胞极化为M2型巨噬细胞,发挥免疫抑制和促肿瘤作用。Lo Russo等的研究用发生免疫治疗耐药的肺癌细胞系移植小鼠和PDX小鼠,证明抗PD-1单抗(去掉FC段)治疗对比完整的抗PD-1单抗可以抑制肿瘤细胞生长,提出HPD的发生的可能机制是抗PD-1单抗通过Fc-Fc受体激发M2样巨噬细胞介导了超进展。如果这些机制能被更加严格的研究证实,才能下免疫治疗引起了HPD的结论。同时,也期待免疫HPD的前瞻性随机对照临床研究。

超进展的应对原则

超进展在免疫治疗中发生率相较化疗明显升高,并且无法预测,那么在临床实践中该如何应对超进展呢?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告知患者。接受免疫治疗的患者有权知晓超进展可能是免疫治疗“不良反应”之一以及其可能导致的不良影响;另外,则是肿瘤评估模式的改变,目前的免疫治疗肿瘤评估方式基本都是基于假性进展进行设计的,尽管能够很好的识别哪些患者发生了假性进展并且使其受益,但缺失治疗前以及治疗后的肿瘤生长动力学的评估,使相当一部分患者没有及时的发现超进展的发生。

超进展的诊断需要进行三次CT扫描:即在基线前进行初始CT扫描;在治疗开始前进行基线CT扫描;在治疗后第一个评估点进行第三次CT扫描。然后测量基线前CT扫描和基线CT扫描之间的肿瘤生长速度,然后测量基线CT扫描和第三次CT扫描之间的肿瘤生长速度。对于免疫治疗,除了评估用药后的疗效,其用药前的肿瘤生长动力学资料也非常重要。但是这在临床常规中的操作较为繁琐,新的治疗评估方式在免疫治疗中非常重要,这也对临床试验的设计提出了新的挑战。

超进展在免疫治疗中并不少见,但其具体机制仍旧不明。关于超进展的争议很多,但总体而言,免疫治疗中的超进展现象似乎限于10%左右的患者中。免疫治疗超进展的提出,提示临床实践中进行早期肿瘤评估与肿瘤生长动力学评估可能对PD-1/PD-L1抗体的使用具有指导意义,此外,免疫治疗生物标记物的检测也不应仅局限于免疫治疗的疗效预测,也应筛选能够预测超进展患者的生物指标。

免疫治疗超进展的发现并不会使人们放弃PD-1/PD-L1抗体的临床实践,而让我们更加关注免疫治疗的细节问题,从而为更多患者的精准治疗提供指导。

                                                                                                      作者 | 董晓荣 张瑞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

参考文献

向上滑动阅览

1.Bourhis J, Wilson G, Wibault P, et al. Rapid tumor cell proliferation after induction chemotherapy in oropharyngeal cancer[J]. The Laryngoscope, 1994, 104(4): 468-472

 2.Helena A Y, Arcila M E, Rekhtman N, et al. Analysis of tumor specimens at the time of acquired resistance to EGFR-TKI therapy in 155 patients with EGFR-mutant lung cancers[J].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13, 19(8): 2240-2247.

3. Lahmar J, Mezquita L, Koscielny S, et al.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IC) induce paradoxical progression in a subset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J]. 2016.

4. Champiat S, Dercle L, Ammari S, et al. Hyperprogressive disease is a new pattern of progression in cancer patients treated by anti-PD-1/PD-L1[J].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17, 23(8): 1920-1928.

5. Kato S, Goodman A, Walavalkar V, et al. Hyperprogressors after immunotherapy: analysis of genomic alterations associated with accelerated growth rate[J].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17, 23(15): 4242-4250.

6. Champiat S, Ferrara R, Massard C, et al. Hyperprogressive disease: recognizing a novel pattern to improve patient management[J]. Nature Reviews Clinical Oncology, 2018: 1.

7. Ferrara R, Mezquita L, Texier M, et al. Hyperprogressive disease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treated with PD-1/PD-L1 inhibitors or with single-agent chemotherapy[J]. JAMA oncology, 2018, 4(11): 1543-1552.

8. Kim C G, Kim K H, Pyo K H, et al. Hyperprogressive disease during PD-1/PD-L1 blockade in patients with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J]. Annals of Oncology, 2019.

9. Saada-Bouzid E, Defaucheux C, Karabajakian A, et al. Hyperprogression during anti-PD-1/PD-L1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recurrent and/or metastatic head 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J]. Annals of Oncology, 2017, 28(7): 1605-1611.

10.  Popat S, Ardizzoni A, Ciuleanu T, et al. 1303PDNivolumab in previously treated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squamous NSCLC: Results of a European single-arm, phase 2 trial (CheckMate 171) including patients aged≥ 70 years and with poor performance status[J]. Annals of Oncology, 2017, 28(suppl_5)

11. Russo G L, Moro M, Sommariva M, et al. Antibody–Fc/FcR Interaction on Macrophages as a Mechanism for Hyperprogressive Disease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Subsequent to PD-1/PD-L1 Blockade[J].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19, 25(3): 989-999.

12. Sharma P, Hu-Lieskovan S, Wargo J A, et al. Primary, adaptive, and acquired resistance to cancer immunotherapy[J]. Cell, 2017, 168(4): 707-723

13. Capalbo C, Scafetta G, Filetti M, et al. Predictive Biomarkers for Checkpoint Inhibitor-Based Immunotherapy: The Galectin-3 Signature in NSCLC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2019, 20(7): 1607.

14. Farhad M, Rolig A S, Redmond W L. The role of Galectin-3 in modulating tumor growth and immunosuppression within the tumor microenvironment[J]. Oncoimmunology, 2018, 7(6): e143446


本文是董晓荣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19-06-26 15:25

董晓荣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董晓荣大夫电话咨询

董晓荣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董晓荣大夫

董晓荣的咨询范围: 肺癌、食管癌、纵膈肿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和个体化治疗.年龄不限 更多>>

咨询董晓荣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