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丰_好大夫在线

刘小丰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 乳腺病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3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112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刘小丰

刘小丰

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学术前沿

(复发转移性乳腺癌)MBC的化疗和靶向治疗之二 化疗

发表者:刘小丰 4604人已读

(复发转移性乳腺癌)MBC的化疗和靶向治疗之二 化疗

 

刘小丰 译

二、 化疗

 

1. 化疗在MBC中的作用

如联合化疗6个月肿瘤不见消退视为无效。化疗病人中位生存期很少超过30个月。大样本生存超10年者3-5%。化疗部分缓解者生存期24个月。但是化疗可改善病人症状,有明确的作用。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乳腺病科刘小丰

本部分内容首先对各类常用或较新的药物进行说明。然后说明大剂量化疗、化疗持续时间和有无最佳的一线治疗方案等问题。最后说明化疗中的方案选择。

 

2. 常用或较新的药物:

(1).蒽环类药物

蒽环和蒽醌 —--- 蒽环类药物是大多数辅助化疗方案的基石。对于首次应用蒽环类药物进行治疗的,以及应用包含蒽环药物辅助治疗12月以后发生的女性MBC患者,其单药治疗的有效率35-55%, 盐酸米托蒽醌的治疗效果比阿霉素、表阿霉素的效果稍差。但它的恶心、呕吐、脱发、骨髓抑制的发生率也低。

蒽环类药物适用于没有接受过辅助化疗或接受CMF方案的患者,由于考虑肿瘤耐药以及蒽环类药物累积剂量对于心脏的毒性,一般不用于接受过蒽环类药物辅助化疗的患者。常用方案为CAF,FAC和FEC(给出具体剂量)。

 

CAF                    FAC                        FEC

阿霉素  60mg/m2       阿霉素 60mg/m2           表阿霉素  70mg/m2

环磷酰胺 600mg/m2         环磷酰胺 600mg/m2                 环磷酰胺 600mg/m

5-Fu   500mg/m2             5-Fu   500mg/m2                     5-Fu   500mg/m2

 


心肌损害引发的心衰是此类药物的主要毒性。 心衰的发生率与药物的累积剂量明显相关。阿霉素的累积剂量达到450 mg/m2以上时, 心衰的发生率急剧升高。虽然表柔比星和盐酸米托蒽醌的心脏毒性小些,但它的效果比同样剂量(mg为单位)阿霉素要差。

 医生关心的是在使用中如何减少心脏毒性—---- 通过以下措施可以降低心衰的风险。

①. 持续静脉滴注(6 到 96小时)与同样剂量的短时间用药,疗效相似,但心脏毒性减小。因为前者的血药浓度的高峰值低。不过,很明显,延长用药时间给医患双方均带来不便。
    ②. 脂质体阿霉素可以在使用较高的累积剂量(总剂量)同时减少心脏的毒性。两种剂型都与游离的阿霉素有相似的抗肿瘤作用,有盐酸多柔比星脂质体和阿霉素脂质体两种剂型,两者在药效上都与游离的阿霉素效果相似,只是两者在脂质体方面不同。

给MBC患者使用这些剂型在美国日益普遍,尽管两者在MBC这个方面的适应症都还没有取得批准。

③. 同时服用心脏保护剂 (右雷佐生) 可以显著降低心衰的发生几率。大多数病人在对阿霉素耐药前,积累剂量还不至于导致心衰。右雷佐生通常在阿霉素的累积剂量达到300 mg/m2以后方才使用。

 

加用leucovorin不增加疗效。

一项试验比较了CAF (环磷酰胺 500 mg/m2,第一天,阿霉素40 mg/m2 ,第一天, 5-Fu200 mg/m2 ,第一天到第五天静脉用药)与CAF(用药同前)加用四氢叶酸的疗效(四氢叶酸,200 mg/m2 ,第一天到第五天在应用5-Fu前一小时用药)。CAF组和CAF+四氢叶酸组的OS分别为29%,28% 。中位治疗失败时间和中位生存期两组都是 9月和1.7年。

因而 CAF 合用LV 不改善缓解率和生存期。

2. 紫杉烷类(Taxanes—--- 紫杉烷类药来自与太平洋西岸和欧洲的紫杉属树木的树干(紫杉醇)和针叶(多西紫杉醇)。但两者目前都是化学合成药。紫杉烷类可以破坏微管系统的动态平衡,使细胞的有丝分裂停止于细胞周期的G2晚期和M期。

紫杉醇的赋形物聚氧乙烯蓖麻油的超敏反应(hypersensitivity reactions, HSRs)可能致命,可以用地塞米松、苯海拉明和降低注射速度来减少减轻超敏反应的发生。多西紫杉醇没有这种赋形物,但仍有可能发生严重的超敏反应,只是机会少些。

Paclitaxel(紫杉醇)

作为单药,对于蒽环类耐药的患者仍有一定疗效,介绍常用剂量和使用方案(每周和3周)。

单药方案的紫杉醇方案对于阿霉素初治和阿霉素耐药的MBC患者都有一定的疗效。尽管最佳方案还没定出。但目前,三周一次的175 mg/m2的紫杉醇剂量,在三小时用完是一个合理的标准方案。肝功能不好的患者首次剂量应减少。

每3周方案的用法:175mg/m2,静滴,持续3小时以上,21天为一个周期。每周周方案的用法:80~90mg/m2,静滴,持续1小时以上,每周1次。

作为一线方案,紫杉醇治疗MBC的有效率为32%~60%,有效时期常维持在3~6月。并没有优于Doxorubicin。

从1993 年2月至 1995年9月, E1193试验入组739 名MBC 患者,比较了阿霉素

(60 mg/m2), 紫杉醇 (175 mg/m2/24 h), 以及两者联用(AT)作为一线方案的疗效比较(AT, 阿霉素50 mg/m2,紫杉醇150 mg/m2/24 h, 加用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5 mg/kg). 单药方案的患者在疾病进展是进入两药联合方案。阿霉素、紫杉醇、两者联用组的缓解率分别为36%, 34% ,47% ,(P =.84阿霉素较之紫杉醇, P =.007阿霉素较之AT, P =.004紫杉醇较之AT),阿霉素和紫杉醇单药比较无统计学的差异。阿霉素、紫杉醇、两者联用组的中位治疗失败的时间分别是(time to treatment failure ,TTF) 5.8, 6.0, 8.0 月。(P =.68阿霉素较之紫杉醇,, P =.003阿霉素较之AT, P =.009紫杉醇较之AT),阿霉素和紫杉醇单药比较无统计学的差异。三组的中位生存期分别是18.9 月, 22.2 月 22.0 月。无统计学差异。阿霉素--> 紫杉醇组缓解率 20% ,紫杉醇组-->阿霉素组的缓解率为22%, (P = not significant). 研究开始后的16周,三组的生活质量无明显差异. 因此,以上剂量的阿霉素和紫杉醇同样有效。AT方案的 OS较高, TTF较长。 AT和单药方案相比,不改善生存期和生活质量。介绍每周和3周方案的比较。

CALGB 9840试验比较了每周方案 (80 mg/m2) 和三周方案 (175 mg / m2)。初步结果显示:每周方案的缓解率明显高于三周方案(分别为40%,28%)并有更长的肿瘤进展时间(分别为9月,5月),但总体生存率相似,同时神经毒性更大。因此,应用每周方案或三周方案还应考虑到药物的毒性反应和患者的便利。

除了疗效外,注意比较毒性有无区别。介绍Abraxane的情况,特别是毒性优势(没有过敏反应,不需要激素预处理)。

Abraxane —--- 2005年1月7日美国FDA批准新一代紫杉类药品Abraxane用于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Abraxane是纳米白蛋白结合的紫杉醇不含克列莫佛,是用人的白蛋白制成匀浆,紫杉醇与之结合,结合的微粒大小约130纳米,组成  Abraxane。该药具有毒性小,不需要预先使用类固醇激素,可以不用特殊的输液管,在30多分钟内用完药物等优点。对于那些不能接受紫杉醇的MBC患者,也能接受三周或一周的方案,有很好的耐受性。在已经结束的多中心II期临床试验中,它作为一线治疗和一线以上的治疗选择,缓解率分别为64%,21%。另外,最重要的是 Abraxane没有超敏反应。  

ABI-007,是第一个比较纳米白蛋白包被的紫杉醇(ABI-007)和聚氧乙烯蓖麻油包被的紫杉醇(标准紫杉醇)在MBC患者中治疗情况的试验。III临床试验表明,ABI-007有更好的治疗缓解率和更好的生活质量的改善,是对于标准高的紫杉醇方案的改进。试验中,MBC病人被随机地分为3周方案的ABI-007,260 mg/m2 (无前驱给药) (n = 229) 或标准的紫杉醇组175 mg/m2(有前驱给药)(n = 225). 试验显示:ABI-007 有更高的缓解率(33%,19%, P = .001)和更长的至疾病进展时间(TTP分别为23.0 周和16.9 周, 危险比0.75; P = .006)ABI-007 的4级中性粒细胞较之标准的紫杉醇减少明显 (9% ,22%; P < .001), 尽管紫杉醇的剂量增加了49% 。粒细胞减少性发热的发生率< 2%,两药无差别。 ABI-007 的3级感觉神经病较之标准的紫杉醇俎(10% ,2%,; P < .001) ,但该病易控,时程短(中位时间22天)。试验中, ABI-007没有前驱用药而且用药时间短,但没有超敏反应的发生。

基于以上数据, Abraxane在美国获得治疗 MBC的批准。已经发表的关于Abraxane疗效的文章较少,因而很难总结Abraxane 在治疗MBC方面的确切情况。.

   泰素帝

常用剂量和使用方法(每周和3周),作为一线方案,并没有优于阿霉素。

泰素帝和泰素没有完全的交叉耐药,对于泰素治疗失败的患者,泰素帝仍有可能有效。

多西紫杉醇(Docetaxel —---尽管在结构和机制上,多西紫杉醇与紫杉醇类似。但两者的临床特点并不一样。和紫杉醇一样,对于之前经过多种药物治疗的患者,多西紫杉醇仍有较好的疗效,它的缓解率是35-60%。多西紫杉醇的耐药性与多药耐药蛋白的关系不大。这两种紫杉类药物不完全交叉耐药,即部分交叉耐药。一项试验评价了紫杉醇耐药的患者应用多西紫杉醇的效果,患者接受的化疗方案不超过2种,她们在紫杉醇治疗时都出现了疾病进展,接受了多西紫杉醇(100 mg/m2)的化疗。可评估的44名患者中有8人缓解,中位缓解期为29周,中位至疾病进展时间为10周,中位生存期为10.5周。因而,对于紫杉醇耐药的MBC患者,多西紫杉醇仍然有一定的疗效。在紫杉醇治疗时疾病进展的病人有接近25%的比例对多西紫杉醇的治疗仍有效。

和紫杉醇相比,多西紫杉醇的用药方式较单一。常用的多西紫杉醇的剂量是100 mg/m2, 三周一次。前期用过大量药物治疗的和肝功能差的应该注意血象的监测。

每周一次的多西紫杉醇的方案(每周用30 - 40 mg/m2 ),缓解率为40-50%。但每周的多西紫杉醇方案有较高的催泪作用,较高的皮肤和指甲(趾甲)毒性。

紫杉醇和多西紫杉醇可以引起严重的骨髓抑制,白细胞的降低和发热性粒缺。但无积累作用,临时的恶性和呕吐较少,但脱发常常较严重,周围神经病变是累积的。

326名之前用过烷化剂的MBC患者,随机化方式分组,161人分在多西紫杉醇,165名分在阿霉素组(75mg/m2,3 周方案,疗程最多为7个周期),多西紫杉醇单药和阿霉素单药作为一线治疗MBC, 疗效较高,(47.8%,33.3%;p=0.008),但中位复发时间无差别(26周,21周)。两组的中位OS无差别。

必须指出,虽然该试验Docetaxel提高了TTP和OS,但建立在增加毒副反应的基础上,请给出具体数据(特别是发热性粒缺)。并且与Doceltaxel的剂量(100mg/m2)相比,Paclitaxel的剂量(175mg/m2)并不是最大耐受剂量。总结,该试验的结果不值得广泛推荐,大多数肿瘤学者认为2者疗效类似。   

一项随机、多中心的临床试验试验比较了紫杉醇和多西紫杉醇的有效性.MBC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分别接受多西紫杉醇 100 mg/m2 (n = 225) 和紫杉醇 175 mg/m2 (n = 224),都为三周方案. 中位总体生存期(OS, 15.4月 12.7月; P = 0.03) ,中位至疾病进展时间( time to progression, TTP)分别是 5.7月, 3.6月; P < .0001) 多西紫杉醇组的生存期明显比紫杉醇组长.总体缓解率高于紫杉醇组(ORR分别为 32% 25%; P = .10). 多西紫杉醇的血液学和非血液学的毒性比紫杉醇高.但两组患者的生存质量的评分没有区别. 该试验认为,在OS 和 TTP方面,多西紫杉醇好于紫杉醇.

    蒽环联合紫杉烷—--- 考虑到两者在单用时对于MBC患者都有很好的疗效,因此,人们对于两者的联合用药的有效性寄予很大的希望。早期关于两者联合应用的临床II期试验报告表明有很好的效果(缓解率分别为58%,94%),但联合方案有很高的血液毒性。而且,很多报告表明,此时发生心衰的阿霉素累积剂量比通常要小的多。 累积的阿霉素剂量不足400 mg/m2时,接近20%的联合应用紫杉醇和阿霉素的患者发生心衰。 导致两药合用时心脏毒性增加的一个可能的原因紫杉醇可能降低了阿霉素的清除率。

综上所述,只有部分的MBC患者,可以慎重地联合应用蒽环类/紫杉烷的方案。对于曾经用过蒽环类药物和有心脏疾病的,联合用药要慎之又慎。但是,对于临床上那些有内脏转移的快速进展的患者,在无有效治疗的情况下,预期生存期很短的情况,联合应用蒽环类/紫杉烷作为一线治疗是可取的。因为患者的体力状态可能很快恶化,第一个方案失败时,难以有机会更换方案。

和传统的细胞毒性剂相比,紫杉烷迅速成为内分泌治疗无应答或内分泌治疗失败的MBC患者治疗的基石,特别是当这些患者已经接受过蒽环类药物治疗后。在一些试验中单用紫杉烷显示了比无蒽环方案更高的生存率。

最适合的紫杉烷的剂型、剂量、用药时程的确定,仍需进一步的临床试验。

(3).卡培他滨

卡培他滨是一种口服抗代谢类的化疗药氟尿嘧啶氨基甲酰脂,氨基甲酰脂代谢的最终活性产物是氟尿嘧啶(5-Fu),属于细胞周期特异性药物,氟尿嘧啶氨基甲酰脂经胃肠道吸收,肝脏内代谢,然后在肿瘤中代谢生成氟尿嘧啶而发挥抗肿瘤作用。该药是5-FU的前体药物,由于在肿瘤细胞内选择性的产生氟尿嘧啶,其浓度可为周围正常组织的3倍以上。由于代谢酶的差异具有在肿瘤组织中高浓度的优势,相应的毒性比较轻微,除了手足综合症(特有毒性)

卡培他滨对于蒽环类和紫衫类药物均耐药的患者仍然有效,一项试验评价了 126名之前用过蒽环类和紫衫类药物的MBC患者,她们接受了1250 mg/m2,BID, 第1至第14天,接着休息1周)中位至疾病进展时间是 4.9月,,35名患者有缓解,包括5名患者完全缓解.中位总体生存期是15.2 月,试验中,3~4级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低.主要的不良反应是手足综合征和胃肠道不适.试验认为,卡培他滨是一个耐受性较好的药物,可以改善蒽环类和紫衫类药物均耐药的患者的生活质量.卡培他滨已经成为蒽环类和紫衫类药物均耐药的患者的治疗标准.

卡培他滨也作为难治性乳腺癌的一线用药,特别是对部分蒽环和紫杉类药物治疗无效的乳腺癌患者,也能达到较好的疗效。

卡培他滨的推荐剂量为2510mg/m2,分早晚两次口服。连服14天,停药7天为一个周期。

卡培他滨的不良反应较轻微,有手足综合征(hand-foot-syndome)。

(4)    Gemcitabine 吉西他滨 (健择) —--- 吉西他滨是胞嘧啶类似物,,为细胞周期特异性的抗肿瘤药,主要作用于细胞周期的S期,阻止细胞自G1期向S期进展。在-40%的病人有效,与患者之前有无化疗有关。恶心、呕吐、秃发的发生率较低,但骨髓抑制可能较严重。 特别是大范围的含有骨髓的骨接受过放疗的患者。肺的毒性不多见,不过可能在与紫杉类合用时增加肺的毒性。

吉西他滨与顺铂、长春瑞滨、 特别是紫杉类合用时,效果比单药好。缓解率可达到48-70%,即使是对于已经治疗的患者。毒性反应是可以接受的。

简单介绍该药特点(毒性较小),可以用作上述药物治疗失败后的解救治疗。其可以单药使用,另外由于其与铂类药物具有协同作用(特别是顺铂),也可联合用药。

治疗的MBC患者接受顺铂 (30 mg/m2)加健择(1,000 mg/m2)的方案,第 1, 8, 15 天, 28天为一个周期.第12周期后转换为顺铂  (30 mg/m2) 加健择(750mg/m2)的方案(第1 , 8 天用药, 21天为一个周期).

30 名患者中, 3名 (10%) 完全缓解, 12名 (40%) 部分缓解,总体缓解率 50%. 中位至疾病进展时间是14 周,毒性反应包括III级IV级的中心粒细胞减少症,发生率13%,贫血发生率6%,血小板减少发生率31%,以及脱发等.没有因为治疗导致的死亡.

吉西他滨的毒性较小,主要是骨髓抑制所致的剂量限制性毒性,常见的有中性粒细胞下降,贫血,血小板降低等。

吉西他滨可以用作上述药物治疗失败后的解救治疗。吉西他滨与顺铂合用作为晚期乳腺癌的二线治疗方案。

 

(5)Vinorelbine长春瑞滨----

简单介绍,其特点是毒性较小,单药使用特别适用于老年患者。

其与蒽环类药物的联合并未增效,相反增加毒性,不推荐使用。

长春瑞滨是长春花碱类的抗肿瘤药物,其作用机制是阻止微管蛋白聚合形成微管,使细胞处于有丝分裂的中期,是抗有丝分裂的细胞周期特异性药物。剂量为30mg/m2。单药对于MBC有较好的治疗作用。特点是毒性较小。特别适合高龄有合并症的患者。即使是之前用过多种药物治疗的患者,长春瑞滨单药也有很好的缓解率(RR25%-53%)。它几乎没有恶心、呕吐、脱发等不良反应。它有时可以引起急性的肿瘤外疼痛,从药物注射开始,可能持续几分钟到几小时不等,该反应是自限性的,无后遗症。主要的毒副作用是骨髓抑制,3~4度的中性粒细胞下降约占75%。

303名未经蒽环类和长春花碱治疗的患者随机分为阿霉素长春瑞滨合用组,(阿霉素 50 mg/m2 ,第1天,长春瑞滨25 mg/m2 第 1 ,第8 天).阿霉素单用组(70 mg/m2 第 1天),两组均为3周方案,直至阿霉素的累积剂量为 450 mg/m2. 当入组的65名患者中有16人出现了中心粒细胞减少性发热(febrile neutropenia ,FN)后, 用药减量.

对其中的300名(3 名患者出组)患者进行了至疾病进展时间,治疗失败时间,总体生存率等的评价, 99名有缓解的病人进行了缓解时间(response duration ,RD)的评价。在中位RD, 至疾病进展时间, 治疗失败时间方面,两组无明显差异。 在3 或4 级的粒细胞减少症发生率方面,两组无差异,但联用两药组有更多的 3/4级神经毒性,静脉毒性和中心粒细胞减少性发热。

该实验认为:阿霉素和长春瑞滨的合用比起单用诺维本,不能改善生存率。

另一实验评价了长春瑞滨和表柔比星合用作为一线治疗MBC是否能延长患者的无疾病进展时间.

387名未经蒽环类患者随机分为表柔比星、长春瑞滨合用组,(表柔比星 90 mg/m2 ,第1天,长春瑞滨25 mg/m2 第 1 ,第8 天).表柔比星单用组(表柔比星90 mg/m2 第 1天),两组均为3周方案,疾病进展或严重毒性以及表柔比星的累积剂量达到1,000 mg/m2时停药。直至阿霉素的累积剂量为 450 mg/m2.  两药的合用组和单用表柔比星组的缓解率分别是50%,42%; 合用组的完全缓解率明显高,(分别为17%, 10%; P = 0.048) 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分别是(10.1 月,8.2月; P = 0.019).中位生存期两者相似,分别是19.1 月和18.0月; P =0 .50). 白细胞减少, 口腔炎,和周围神经病更多见于两药合用组.心脏毒性和便秘情况两组相似。

该实验认为,合用两药可以有更高的完全缓解率和更长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但不能改善生存期。

3. 化疗的几个争议问题.

 

(1) 蒽环类和紫衫类药物的联合是否是最佳方案

   先介绍蒽环类和紫衫类分别是最有效的乳腺癌2个单药,与单用蒽环类的方案相比(AC或FAC),联合方案似乎仅提高了缓解率,并未延长生存,并且增加了血液学和心脏毒性。请说明许多试验的结果并不统一,故列举荟萃分析的结果,

一项荟萃分析研究了在蒽环类作为MBC一线治疗时增加紫杉烷后的获益情况, 共研究了2805名MBC患者,荟萃分析的结果认为;加用紫杉烷后,总体缓解率、完全缓解率明显提高,总体生存方面的改善没有统计学的差异。加用紫杉醇后,增加了血液学和心脏毒性。如前所诉,与单用蒽环类的方案相比(AC或FAC),联合紫杉醇方案似乎仅提高了缓解率(48%,33%),但并未延长生存期,并且增加了血液学和心脏毒性。

    此外,序贯使用这2种药物的联合不差于联合用药,并且有毒性上的优势。

    一项试验比较了序贯应用和同时应用表柔比星、紫杉醇的效果。该实验排除了序贯治疗没有同时用药有效的假说。总之:原则上不推荐使用该项组合,但对于身体状况较好,可耐受药物,且病情进展迅速,迫切需要较快的肿瘤缓解时,仍然可以考虑。

 

(2) 联合化疗是否优于单药方案

迄今为止,仅有2项联合联合方案(细胞毒药物)延长了生存。以下加以简介。

其一是卡培他滨与紫杉烷的联用 —--- 在这个联用方案获得通过前,有一个联用卡培他滨(1250 mg/m2,三周方案) /多西紫杉醇(75 mg/m2,三周方案)方案的获益和单用多西紫杉醇(100 mg/m2,三周方案)获益相比较的试验,511名对蒽环类治疗失败的妇女,联合用药有较高的缓解率(RR为42%), 且能显著延长肿瘤进展时间(TTP为6.1月),还有较长的中位总体生存时间(OS为14.5月)。 相比之下,紫杉烷的单用的RR为30% ,TTP为4.2月,中位生存期为11.5月。胃肠道的毒性和手足综合征的发生多见于联合用药组,而肌痛、关节痛、发热/败血症更多见于紫杉烷的单药用药组。

该实验认为,两药的联用在TTP和生存获益方面较有优势,是之前用过蒽环类药物化疗的患者的较好的选择。

基于以上的试验,卡培他滨与紫杉烷联用的联合方案,在美国获得通过。但当广泛用药后的情况如何,尚不清楚。

 

其二是紫杉醇和健择的联用(GT)与单用紫杉醇(T)的比较,

实验中共有529内脏转移为主的MBC患者,卡式评分70分以上入组 (GT组 267人, T 组262人)。GT组用药情况,G 1250 mg/m2 d1,8, T 175 mg/m2 ; T 组用药情况,T 175 mg/m2。 因毒性停药的GT组、 T组分别占病人数的6.7%、 5.0%, GT组和T组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是18.5月, 15.8 月. 一年生存率方面,GT组和T组分别是70.7% 和60.9%。该实验认为紫杉醇和健择的联用(GT)与单用紫杉醇(T)相比,联用可以明显的改善生存。 该实验的结论认为应该考虑GT作为MBC的一线方案。

虽然FDA批准了上述方案的联合,但是必须指出联合方案并未与两种药物的序贯治疗加以比较,因此考虑到毒性的原因,联用方案多适用于身体状况较好,而病情进展迅速的患者。而对于其他患者,仍然可以考虑序贯治疗。

总结,虽然FDA批准了上述方案的联合,但是必须指出联合方案并未与2种药物的序贯治疗加以比较,因此考虑到毒性的原因,多适用于身体状况较好,而病情进展迅速的患者。而对于其他患者,仍然可以考虑序贯治疗。

(3)  持续治疗是否有益

由于转移性乳腺癌是不可治愈性疾病,治疗后追求最佳疗效后达到病情稳定是一个合理的停药指证,维持治疗没有益处,相反可能增加毒性。

由于转移性乳腺癌是不可治愈性疾病,治疗后追求最佳疗效后达到病情稳定是一个合理的停药指证,维持治疗没有益处,相反可能增加毒性。

另外,至少有5个随机试验认为持续化疗比起那种先用周期的诱导,接着停药,然后在疾病进展时再次用药要好。

(4)     大剂量化疗和自体移植是否有益

迄今为止,绝大多数试验均未发现有益处

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支持的高剂量的化疗,和标准计量的常规化疗相比,没有OS的显著差异。Farquhar, C 等荟萃分析五个随机对照试验中的740 妇女治疗得出以下结论。

    大剂量的化疗在两年内有较好的疾病无进展的可能,但在两年后没有统计学的差异。第一年(相对危险度 [RR] 1.81, 95% CI 1.39-2.34) ,第二年(RR 1.96, 95% CI 1.32-2.90), 

   高剂量化疗在一年、三年、五年 没有显著的 OS改善 (RR 分别为0.99, 1.16, 1.28 )。
  和预测的一样,高剂量化疗有更高的毒性反应。考虑到毒性和费用,大多数专家认为,大剂量化疗只适用于临床试验。

 

(5). 有最佳的一线治疗方案吗?—---  理想的MBC一线治疗方案应该能达到30%-60%的应答率、症状缓解和生活质量改善的治疗目标,而不是什么具体的方案。下面讨论的是选择某些方案的证据。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07-24 10:43

刘小丰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刘小丰大夫电话咨询

刘小丰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刘小丰大夫

刘小丰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刘小丰的咨询范围: 乳腺癌(乳腺肿块),男性乳房发育,乳腺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