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东_好大夫在线

吴伟东

副主任医师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 胸外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0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4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吴伟东

吴伟东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学术前沿

中国博士的悲哀

发表者:吴伟东 1839人已读

中国博士的悲哀

 

吴伟东

 

       我知道你一看见这个题目一定会咬牙切齿,脾气好点的说我是无病呻吟,差点的骂我是腰里揣着博士文凭在大街上喊冤。且慢,列位看官,请在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听俺慢慢道来。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胸外科吴伟东
  本文谈的是社会普遍现象,不排除有些博士也混得有摸有样。正好象农民是弱势群体,但很多农民企业家却富得流油。
  闲话少说,言归正题:
                 
  1.博士生生源来自弱势群体
                 
  笔者在八十年代初读了小说《教父》。书中描写的黑手党徒大多来自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农夫,他们生活在美国社会的最底层,是真正的弱势群体。这些无产者不需要什么伟人的号召,自觉地联合起来。他们翻身之后,希望他们的下一代受到良好的教育,成为大学教授、医生或者律师,过体面的生活。而这一切的先决条件就是得有个博士文凭。当今中国社会,大户人家,官员也好,商人也好,也希望自己的子女读博士,但决不是在中国读,而是在欧美。他们每年花十多万元,让他们的孩子在中学时代就开始在国外受教育。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即使在中国得了博士学位,还是要回到弱势群体中。只有那些穷人家的孩子,农民,工人,大、中、小学教师的子弟,除了苦读书外,难有别的出路。借用文革时的术语,这种家庭是世代贫农、苦大仇深、根红苗正。他们的子女在低收入的生活中苦苦挣扎、在读书的孤灯下苦苦艰熬、在各种考场的寒窗边苦苦冥想、在等待入学通知书的日子里苦苦期盼、在人才招聘会上对着顾主冷漠的面孔苦苦哀求。就象飞蛾扑火,愈穷愈读,结果却是愈读愈穷。
                                   
  2.博士论文及发表的文章没有人看。
                 
  谁读博士论文?是否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认为有两种人读:第一,论文评审成员和答辩小组成员。这类人有八成仅仅是粗略的浏览,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认真阅读。第二,同类研究方向的后来学子。这类人中,绝大多数是师弟师妹。他们可能非常认真地研读了师兄师姐的已有成果,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生产出同样没人阅读的新的博士论文。现在我国每年有几万人拿到博士文凭,也就是说每年出产几万篇博士论文。他们的研究领域包罗万象,文、理、工、医、农、生、经、管无所不有。可悲的是,这些沉甸甸的博士论文象睡美人一样,静静地躺在神圣的大学图书馆里,无限期地等待某一天被某个白马王子轻轻地唤醒。

笔者的博士论文共印了六十份。看着这些凝结了我四年心血的厚重论文,我心理一片凄凉。在千千万万由博士制造的垃圾中,我又贡献了一份。六十份论文的去向大致如下:五份寄给评审成员,七份送给答辩小组成员,导师留一份,母校图书馆三份,国家科技情报所或别的类似机构三份,给同学和师弟师妹几份,自己留一份,其余的三十多份被废品站回收。每次送友人论文时,我都在扉页上写下同样几个字:请某某惠存。如果两、三年后他们书架上还存有我的论文,我会感激不尽,那可是真正的“惠”存。
  当然有人会说,博士论文的精华已经发表在刊物上了。因为各大学规定,博士生必须在一级学术刊物上发表两、三篇文章才被允许答辩。其实这是一回事,只有形式的区别。别人读这些学术文章无非是为了再制造些仅仅是被那些再后来者阅读的文章,而很难有什么实际意义。有谁听说过某企业的发展或某产品的开发取决于某博士的论文或发表的文章。更不要说企业管理或政府行为会受到博士论文的影响。
  笔者不才,碰巧也在国内的一级学术刊物上发表了数篇文章。某日在酒桌上遇到一位同行,觥杯交错之余,他告诉我他在中国某权威网站上读了我的文章。我顿时热泪盈眶,然后泪流满面,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
                 
  3.毕业后,社会地位使博士成为弱势群体。
                 
  博士毕业后,路在何方?换句话说:社会怎么定位博士文凭拥用者?一言以蔽之,劳力者治于人。社会普遍认为:博士在某个狭窄领域是专才,但其它方面不行。所以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劳心者是本科生,劳力者是博士生。这让笔者想到,文革前,知识分子是被团结、改造的对象。当时的知识分子以本科毕业生为主体,改造者以工农为主体。人们以自己是大老粗而自豪,因为他们是改造者兼裁判者;知识分子整天耷拉着脑袋,灰头土脸,任何一场政治上的风吹草动他们都是被运动者。文革后,知识分子为了要回管理权,讽刺别人是“外行管理内行”。如果说“内行管理内行”是正确的,那么天底下还有什么社会群体比博士群体更内行?
  我在南方医科大读博士时,学校为博士生搞了一次社会实践活动。这次不是走与工农想结合的道路,而是到西藏参加医疗队。我由于医院工作走不开,而且报名的人太多,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为失去一次极好的为人民作仆人的机会而遗憾。
  在如此的社会共识下,博士能得到的社会美誉就是:学术带头人,科研骨干。想想也该知足了,总比“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好听得多。事实上,决大多数“学术带头人”是洋博士或者在国外作博士后的“海龟”。一个纯粹的“土鳖”恐怕终身都要被别人“带”。 就像在我们红会医院,像我们这种土鳖博士永远也只有给人在背后取笑挖苦的份!
                 
  4.毕业后,生活待遇使博士成为弱势群体。
                 
  博士生一毕业时想什么?捞钱!可以肯定有这种想法的人占99.87%以上。他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把这三、四年的经济损失夺回来。正象文革后的一句口号:把“四人帮”耽误的时间夺回来!可是一走出校门,往往迎面碰到一盆浇来的冷水。除了IT等热门专业,社会对博士的需求非常少。谁对博士感兴趣?高校!特别是那些不在大城市、名不见经传、专门录取勉强上本科线考生的高校!笔者的母校在大都会,消费指数非常高。90年代末,博士生留校月薪800多元。幸运的是,我还可以回到红会医院继续工作,就没有必要去从事“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类高尚职业了。只是,博士四年,交学费四万多块,医院才象征性奖励五千,院长们才不管你,不满意,有本事你别干,大把人要来找工作。
  高校教师的分布也很说明问题。热门专业很少博士留校,自然难培养好学生;冷门专业类,好教师倒是后继有人,但培养的好博士难寻出路。当大学老师显然不是博士的职业首选。除了纯粹的低工资外,什么都没有,送礼人的影子都见不到,更不要说什么灰色收入了。
  专业是死的,人是活的。不少冷门专业的博士千方百计钻进热门公司当勤杂工。笔者就见到了大量的这类事实。某学造纸机械的博士,在该企业当元器件管理员,在别的企业里,这是中专生干的活;某学地质的博士,在该企业二级单位当管人事的办事员;某学医学的博士,在一外资公司当医药代表,而在该公司医药代表的队伍里,有一些是中专毕业的护士……这种例子举不胜举。尽管他们受尽了白眼,但他们也很知足,在他们的本行中,能得到比这里低一半的薪水就得烧高香。
                 
  1979年,基辛格博士访华,我还是个小学生,第一次听到“博士”这个名词。那时,我是个小孩子,觉得这个词语即新鲜又神秘。1985年读本科后,知道有个胡适博士,他是上世纪初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后来知道胡博士头上还戴着三十多顶名誉博士帽,可谓“前无古人”,无法想象“后有来者”。再后来知道,今年评选的上世纪中国十大“文化名人”,胡博士不在其中,甚至不在候选人之列。而身穿日本军旗作秀的某女艺人,却堂而皇之地成了十大文化名人。悲哉!悲哉!!

       我常常纳闷:知道的第三个博士正是“在下”。且作小诗一首,用以自嘲:

 

一篇鸿论罕风情,半纸书后近正声。
恐被导师嗤浅陋,耻与孺子斗尖新。
优秀奖励应无分,化浆池边待沉沦。
莫怪气浮言语差,卿须怜我我怜卿。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2-06-05 21:42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游** 2012-11-11

    深深感叹!我逃出来了,我爱人还在博

吴伟东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吴伟东大夫

吴伟东的咨询范围: 肺部良性病变, 如肺大疱、肺部良性结节、支气管扩张、肺囊肿、肺动静脉瘘、肺结核瘤等的外科手术治疗,及肺部恶性病变,如支气管肺癌、肺部转移癌、胸膜间皮瘤等以及食道良恶性肿瘤、纵隔肿瘤、乳腺恶性肿瘤的外科综合治疗。尤其在晚期肺癌的外科治疗以及术后监护方面有独特的见解和造旨。 更多>>

咨询吴伟东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