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侠明_好大夫在线

肖侠明

主任医师 教授

好大夫工作室 儿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5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387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肖侠明

肖侠明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论文精选

幼儿表达性语言延迟(“说话晚”)

发表者:肖侠明 2155人已读

幼儿表达性语言延迟(“说话晚”)概述好大夫工作室儿科肖侠明

Laura Sices,翻译 侯梅主任医师

引言 — 下文将概述幼儿表达性语言延迟(“说话晚”)。儿童言语和语言障碍的病因学、评估和治疗将单独讨论。 (参见儿童言语和语言障碍的病因学儿童言语和语言障碍的评估和治疗)

概述 — 沟通和语言技巧的发育是儿童期早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早期学习和社交技巧的关键。

初级保健人员会接诊到一些婴儿和学龄前期儿童,他们的早期表达性语言发育和沟通技巧似乎未如预期进展(“说话晚”)。感受性语言延迟通常与表达性延迟同时存在,但可能要到儿童年龄较大时才引起临床医生或父母的怀疑。 (参见下文患病率注意事项)

一些表达性语言延迟的儿童会在学龄前时期赶上来”(“智力发育较晚者”),而其他人则会出现持久性延迟(参见下文自然病史)早期评估有助于正确识别那些可从干预和/或额外评估中获益的晚说话儿童。发育史、心理社会史和家族史都特别重要。大多数语言延迟的儿童并没有相关躯体疾病发现或体格检查异常发现,但不能因为缺乏此类发现而推迟将患者转诊进行疑似延迟的功能性评估。 (参见下文初级保健评估)

在发育问题中尚无普遍公认的延迟定义,而出于研究和治疗目的,使用的定义可能也不相同(参见下文定义)。具体项目的入选标准要求不应阻碍临床医生对延迟儿童的识别,但可能会影响怎样与其家人交流关于此类病情的信息。即使儿童没有达到服务项目的标准,意识到可能出现延迟也可以促进进行较密切的监测,并为其父母提供促进早期语言技巧发展方法的相关信息(参见下文预防)。所有晚说话儿童的家庭都会获益于儿童早期沟通发育的指导和严密监测。提供适当的支持性服务和设施可以帮助语言延迟儿童获得充分的发育和学习潜力。 (参见下文处理预后)

定义  言语生成语音的能力。表达性语言生成或使用语言的能力。感受性语言理解语言的能力。

姿势沟通非言语沟通的能力(如,通过指示、点头或摇头、面部表情的使用与解读、眼神接触的使用与协调)。姿势沟通是成功进行人际交往所必需的。
人们越来越意识到非言语沟通发育在幼儿语言和社交发育中的重要性。非言语沟通技巧发育的缺乏或延迟会影响总体沟通发育的质量,并可是更加整体性的延迟和/或不典型发育(如孤独症谱系障碍)的标志[1]。 (参见“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Clinical features”, section on ‘Impaired social communication and interaction’)

语言延迟在发育问题中,尚无公认的延迟的定义。出于研究目的的情况下,如果在标准化语言评估中儿童的表现低于同龄儿童平均水平至少1个标准差(standard deviation, SD),则通常被认为存在延迟。 

要关注的临床界限(危险信号”)通常是90%的典型发育儿童已获得某临床预期技巧时的年龄(如,12个月时使用“mama”“dada”来叫母亲或父亲)。语言延迟的危险信号见附表(图表 1)

治疗项目,例如早期干预(early intervention, EI)(对于出生至36个月的儿童)及公共学校系统提供的特殊教育(对于≥3岁的儿童),筛选有资格获得服务的儿童的入选标准可能更为严格。缺乏普遍性接受的标准意味着儿童可能有发育问题但没有资格在某些或甚至许多社区或机构中得到服务。

不同州、社区或治疗项目可能采用的标准举例如下[2,3]

评分低于同年龄平均值11.5或甚至2个标准差。

与实足年龄相比延迟一定比例(25%40%)。延迟百分比=[1-(DA/CA)]x100%,此处DA是发育年龄等值,CA是实足年龄。例如,语言技巧处于12个月水平的18月龄儿童为33%延迟:[1-(12/18)]x100%

具体的延迟数值(如,技巧落后于相应年龄预期水平≥1)

总结与推荐

语言发育是早期学习和社交技巧的关键。针对表达性语言延迟的早期和适当干预有助于儿童获得充分的发育和学习潜力。 (参见上文概述)

在发育问题中,尚无公认的延迟定义。要关注的临床界限通常是90%的典型发育儿童已获得某临床预期技巧时的年龄(图表 1)。 (参见上文定义)

表达性语言延迟的危险因素包括:贫困;父母没有从高中毕业;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包括晚期早产(34-36)和早期足月产(37-38);语言延迟、语言障碍或基于语言的学习障碍的家族史;母亲抑郁;以及男性。 (参见上文危险因素)

表达性语言延迟有多种病因和促发因素(图表 2 and 图表 3)。 (参见上文发育和行为问题其他诊断和促成因素)

应该减轻担心或延迟评估/干预的对表达性语言延迟的解释包括:男性;双语家庭;年长同胞;表面上正常的感受性语言技巧;或者在家中能使用表达性语言但在儿童保育所中不能。 (参见上文无效的解释)

多达60%的单纯性早期表达性语言延迟儿童在2-3岁期间似乎会在语言标志性事件方面自发赶上。然而,早期语言延迟可能是将来基于语言的学习差异和困难的重要标志。 (参见上文自然病史)

在识别时,不可能准确地预测哪些儿童将不经特殊服务而赶上来,以及哪些将会存在持久性语言问题。 (参见上文注意事项)

语言延迟的监测和筛查应作为健康儿童常规保健的一部分。 (参见上文监测筛查)

疑似语言延迟的儿童的病史和体格检查应着重于识别与语言延迟相关的危险因素、促发因素和疾病(图表 2 and 图表 3)。 (参见上文病史体格检查)

表达性语言延迟的幼儿应转诊至听力学专家处行正式听力学评估。实验室评估应包括全血细胞计数和血铅水平测定。语言延迟是更广泛神经发育性疾病一部分的儿童可能有必要进行基因检测。 (参见上文听力测试实验室检查)

表达性语言延迟的鉴别诊断包括:单纯性语言延迟;作为更广泛发育疾病一部分的语言延迟;听力障碍;以及不良语言环境。这些疾病通常可以通过发育和行为病史及体格检查进行鉴别。 (参见上文鉴别诊断)

表达性语言延迟幼儿的转诊选择可包括:早期干预服务、特殊教育服务、言语和语言治疗、医学专家和一般性支持服务。 (参见上文转诊选择)

转诊至早期干预项目、言语和语言治疗师、医学专家或一般性支持服务的指征取决于识别方法以及临床医生和/或父母的担心程度(参见上文转诊方法)

我们推荐,通过监测或筛查而识别出的疑似语言延迟的儿童应及时转诊进行评估和干预。

如果父母担心有语言延迟(即使临床医生并不担心),我们建议转诊行语言发育相关的进一步筛查和/或评估。

如果临床医生不能确定儿童是否存在表达性语言延迟,或者如果临床医生担心有语言延迟但父母却不担心,则应该严密监测沟通技巧和总体发育情况。

父母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提高或促进其儿童的语言发育,包括:大声对儿童阅读并鼓励儿童评论图画或故事;叙述日常活动;聆听儿童说话并对儿童的对话主题进行回应;限制电视和媒体接触;提出大量问题;以及说话时配以肢体动作以使儿童更容易理解。 (参见上文预防)

UpToDate临床顾问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5-12-02 10:17

肖侠明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肖侠明大夫

肖侠明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肖侠明的咨询范围: 仅提供免费咨询,不接受付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