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峰大夫的个人网站 drxuefeng.haodf.com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薛峰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仁济医院 > 薛峰 > 文章列表 >肝移植宝宝术后免疫知多少

诊后必读

肝移植宝宝术后免疫知多少

发表者:薛峰 人已读

作者: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小儿肝移植  天  李平  薛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薛峰

背景:肝移植术后的宝宝需要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防止发生排斥反应,包括他克莫司或者环孢素。由于个体差异,每个肝移植宝宝吃药的剂量会有不同,精确调整免疫抑制药物是宝宝术后随访的一项非常重要的环节。

timg-2.jpeg

无标题.jpg

Angela宝宝由于先天性胆道闭锁今年在仁济医院成功进行了肝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术后恢复的也不错但是宝宝术后的免疫抑制药物总是在调整,而且比别的宝宝吃药吃得多,宝妈有点焦虑...

宝妈:

医生,为什么我们家宝宝要吃那么多他克莫司呢?

后复查时我们会检测药物浓度,这对判断宝宝术后免疫抑制药物的剂量很重要。医生会根据宝宝术后的时间一般状况肝功能变化以及药物浓度等综合判断,调整药物剂量。每个宝宝的情况各不相同,吃的药量会不一样哦。

注: 

以他克莫司为例,术后1月内,浓度8~12ng/ml;术后2~6个月,浓度7~10 ng/ml;术后7~12个月,浓度5~8 ng/ml;12个月后,根据肝功能维持在5 ng/ml左右。

而环孢素CsA浓度范围:术后1月内C0为150~200ng/ml,C2为1000~1200ng/ml;第2~6个月,C0为120~150ng/ml,C2为500~800ng/ml;第7~12个月C0为100~120ng/ml,C2为500~800ng/ml;12个月后,根据肝功能情况酌情将C0维持在100ng/ml左右,C2维持在500ng/ml左右。

对于小幼儿,特别注意喂药时要确定宝宝把药物全部吞咽下去,没有从口角流出来哦。

小案例

Angela宝宝术后3个月出现发热,肝功能不正常,这次化验FK506浓度低,验血还发现有CMV(巨细胞病毒)和EBV(EB病毒)的感染。抗生素也用上了,但病情还不见好转,这可怎么办?会不会排斥反应?

2.png

答疑解惑


物浓度低不一定等于免疫抑制不足。

主任建议:“让Angela宝宝去查一下细胞免疫功能检测吧。”第二天,结果出来了,宝宝的免疫功能测定结果是130ng/mL,在正常范围的低限。主任建议维持目前的免疫抑制剂量,“继续抗感染治疗。”

经过医生护士的精心医治,半个月后宝宝的肺炎好转,再过两天就可以出院啦。

什么是免疫功能检查呢?

疫功能(ImmuKnow)测定是美国Cylex公司研发的产品,它是唯一获得美国FDA批准、专利认证的细胞免疫功能检测方法,能通过一滴血来准确反映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患者的细胞免疫状态和水平。

 免疫功能检查和药物浓度有什么不同呢?

物浓度只是反映血液中免疫抑制药物浓度,不同个体对药物的代谢和反应不同,因此,服用同样剂量的药物可能药物浓度不同,身体内的免疫细胞受抑制的程度也不同。药物浓度只能间接反映免疫细胞受抑制的程度,而细胞免疫功能测定能更直接地评价免疫细胞功能的水平。

在一些特定情况下,比如宝宝发生了感染,究竟应该用多少免疫抑制药呢?经验性加减药物并不准确,免疫细胞功能测定可以帮助医生更准确地判断宝宝的细胞免疫状态,精准调整免疫抑制药物,这样既可以让感染恢复得更快,又可以防止免疫抑制不足发生排斥反应。检查只要在复查的时候加抽1ml外周血,就可以帮宝宝预防感染和排异了哟。

3.png

135编辑器


总结

任何一个肝移植宝宝都是重生的天使。从仔细的术前准备,精准的手术操作,到术后规范化的管理,都凝聚着仁济肝移植团队医生护士们的点滴心血。药物调整看似小小一步,但却是肝移植宝宝术后长期稳定成长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药物浓度结合细胞免疫功能测定,能帮助肝移植宝宝更好的恢复。我们用心做好每一步,让宝宝健康成长。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中国儿童肝移植临床诊疗指南(2015版) [J]. 临床肝胆病杂志,2016,32(7):1235-1244.DOI:10.3969/J.ISSN.1001-5256.2016.07.001.

[2] Xue F, Zhang J, Han L, Li Q, Xu N, Zhou T, Xi Z, Wu Y, Xia Q. Immune Cell Functional Assay in Monitoringof Liver Transplantation Recipients with Infection. Transplantation 2010; 89(8):620-26.

[3] Xue F, Han L, Chen Y, Xi Z, Li Q, Xu N, Xia Y, Streicher K, Zhang J, Xia Q. CYP3A5 genotypes affect tacrolimus pharmacokinetics andinfectious complications in Chinese pediatric liver transplant patients. Pediatric Transplantation, 2014, 18(2):166-176.

[4] Zhou T, Xue F, Han LZ, Xi ZF, Li QG, Xu N, Zhang JJ, Xia Q. Invasive fungal infection after liver transplantation: risk factors and significanceof immune cell function monitoring. Journal of Digestive Diseases, 2011, 12(6): 467-475.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7-11-12 17:40

薛峰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薛峰大夫电话咨询

薛峰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薛峰大夫

薛峰的咨询范围: 移植术后感染、排斥的免疫监控,肝移植病理,肝移长期并发症处理,婴幼儿及儿童肝移植管理,乙肝复发与肝纤维化防治、肝癌的靶向治疗等。 更多>>

咨询薛峰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