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恩昊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1

在线服务满意度 100%

在线问诊量 52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赵恩昊

赵恩昊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论文精选

胃手术后淋巴漏和乳糜漏预防及治疗

发表者:赵恩昊 5406人已读

    淋巴漏和(或)乳糜漏是指淋巴管破裂或阻塞,导致淋巴液渗漏并积聚于腔隙的临床疾病。全身的淋巴系统除了将组织液回流进入血液循环以外,在脂质代谢中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主要通过肠道黏膜的毛细淋巴管吸收包括长链脂肪酸和脂溶性维生素在内的脂质代谢产物,进入淋巴结,进而由各级淋巴管进入淋巴干并最终汇入乳糜池。因此在毛细淋巴管中淋巴液的渗透压与肠管内液的渗透压更加接近,而其甘油三酸酯含量与血清几乎一致,但越靠近乳糜池,淋巴液的渗透压越高,甘油三酸酯含量也越高。这也就意味着不同部位淋巴管的破裂造成淋巴液或乳糜液的渗漏有所不同,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讲,淋巴漏和乳糜漏的概念是有一定差别的。前者是由于毛细淋巴管远端破裂或损伤造成的渗漏,淋巴液的性状为浆液性或淡黄色液体,不含乳糜,其甘油三酸酯含量与血清几乎一致;后者的破裂部位则靠近乳糜池,淋巴液呈乳糜样的白色液体,甘油三酸酯含量明显升高[1]。而对于胃的手术,尤其是胃癌根治性手术中,由于胃周区域淋巴结的部位更加靠近乳糜池,同时手术对于远端血管和淋巴管的结扎更为确切,因此乳糜漏的发生率更高。目前胃手术后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定义缺乏公认的国际标准,国内大多数学者认为应该按照以下标准[2]:(1)腹腔引流量>200 ml/d,持续时间超过7d;(2)引流液为非血性且淀粉酶和胆红素测定值正常,同时排除出血、胆漏、肠漏或胰漏等其他并发症;(3)经乳糜定性或甘油三酸酯测定确定为乳糜液。本文将结合文献及笔者经验对此并发症的原因,预防和治疗做一阐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胃肠外科赵恩昊

 

1 原因

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发生是由于局部区域的淋巴循环途径被破坏或中断,淋巴液压力大于组织液压力或体腔内压而外漏所引起,受到多种因素影响,主要包括原发病灶和淋巴结转移情况,手术操作以及术后处理等几方面。

解剖学研究显示,乳糜池位于降主动脉的右后方和T12-L1椎体的右前方,并被右侧膈肌角所遮盖,距离腹腔干起始端的距离为47mm左右;肠干多数位于降主动脉左侧、肠系膜下静脉内侧、左肾动脉的上方和腹腔干的下方之间的区域内,以腹腔淋巴结、肠系膜上淋巴结的输出管为主所构成[3]。因此位于胃中上部后壁的肿瘤压迫或突破浆膜后侵犯该区域的淋巴管后造成阻塞,手术切除后可能导致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发生,国内多位学者研究均显示胃中部癌术后淋巴漏的发生率高于胃下部癌[4],但是否与肿瘤的分期(尤其是T分期)相关则仍然存在争议,部分学者认为肿瘤外生性或浸润性生长造成淋巴管外压阻塞,客观上造成清扫范围的扩大,切除后梗阻因素解除但同时也造成淋巴漏的发生,因此分期越晚术后漏的发生率越高,而Zhang等[5]的回顾性分析则显示T1-2期(26/667,3.9%)和T3-4期(27/876,3.08%)之间淋巴漏的发生率并无显著差异。同时胃周区域淋巴结尤其是第8,9,14,16,110,111组淋巴结有转移亦可能造成淋巴管阻塞。在这部分较晚期病人的手术操作中,局部可见肿大的淋巴结和扩张的淋巴管,甚至有时清扫后立即就可以发现有乳白色或淡黄色的淋巴液流出。

与手术操作相关的因素则包括了淋巴清扫范围大小和电外科及能量平台使用两方面。手术过程中淋巴清扫范围愈大,对淋巴管网的破坏就愈大,淋巴管损伤概率增加,不易辨别的淋巴管遗漏结扎的可能性加大,尤其是在靠近乳糜池区域清扫第16,110,111组淋巴结,或是靠近肠干区域清扫第8,9,12p,14v组淋巴结时,从而引发淋巴漏和(或)乳糜漏。多项回顾性研究均显示行D2以上淋巴清扫术后淋巴漏的发生率显著增加。但近年来,胃癌行D1+淋巴清扫术出现乳糜漏也有报道,考虑D1手术对于上述区域的淋巴结并不实施切除,因此出现乳糜漏的原因仍然考虑与解剖变异有关[6]。同时文献报告,与术中使用传统电刀或电刀加上局部结扎的方法相比较,采用新型的能量平台包括超声刀、百克钳、氩气刀等可以有效地降低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发生率[7]。后者的主要优势在于对细小淋巴管道的凝固和闭锁效果优于传统电刀。

此外,术后的贫血和低蛋白血症影响手术创面的愈合,也会造成淋巴管闭合时间的延长。但过早的肠内营养引起淋巴管流量和压力增加,使已闭合的淋巴管重新开放,反而会促使淋巴漏和(或)乳糜漏发生。Laterre等[8]研究发现,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是术后淋巴漏的危险因素之一。

 

2 预防

胃癌患者术后一旦发生淋巴漏和(或)乳糜漏,处理困难,易引发严重的营养不良、水电解质平衡失调和感染等并发症,治疗时间大幅度延长,影响预后,因此努力预防重于治疗。在明确可能发生的原因和影响因素后,预防的策略也应从以下方面入手:(1)术前精准的分期和病人全身营养状况的评估:通过术前胃的多排螺旋CT检查,明确肿瘤部位以及胃周淋巴结转移情况,制定合理的手术方式和淋巴清扫范围,尤其是局部进展期胃癌是否可以采用新辅助治疗实现肿瘤的降期,从而避免不合理的手术损伤造成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发生。此外,术前及时纠正贫血和低蛋白血症,改善病人的一般情况,提高组织愈合能力;(2)选择合理的淋巴清扫方式:手术方式不必无限扩大,切勿盲目追求手术彻底性而扩大手术范围。采用标准的D2根治术,既可减少术后淋巴漏的发生,使患者术后有较高的生活质量,也可避免术后早期复发以及提高根治率。而对于早期胃癌,更应该选择个体化的手术方式,选择D1或D1+的淋巴结清扫方式,避免无谓的淋巴清扫带来的医源性损伤;(3)手术精细操作:淋巴清扫应遵循整块切除原则,同时建议使用超声刀代替传统电刀,而在腹腔干周围、贲门部和肠系膜上静脉根部淋巴结清扫时,应细致操作,尽量采用逐步结扎的方式。如在术中发现有较粗的淋巴管有淋巴液外渗,应及时采用3-0或4-0可吸收线缝扎,确切地封闭淋巴管。尤其值得重视的是位于食管下端和胃食管结合部的肿瘤,与乳糜池和胸导管毗邻,淋巴管网丰富,且常存在异常通路,故在实施贲门食管周围和下纵隔淋巴结清扫、离端食管周围迷走神经和分离食管后壁时,应注意预防淋巴管的损伤;(4)手术区域充分显露和密切观察:手术结束时术野重要区域的冲洗,拭净,以及仔细反复检查有无可疑渗漏也至关重要。近年来随着腹腔镜胃手术的开展,术后出现淋巴漏和(或)乳糜漏也已有相关报道[9]。由于腹腔镜手术中较高的腹腔内压力能暂时性压迫离端的淋巴管而无法观察到渗漏,因此更要求术者仔细地检查,也可采用降低气腹压力、局部冲洗后进一步探查可疑部位;(6)术后肠内营养使用时机的把握:对于术中清扫范围较大,术后可能发生淋巴漏的病人,不宜过早使用肠内营养。

 

3 治疗

目前临床对于胃手术后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治疗方法尚无定论,多数学者认为应根据术后腹腔引流量来决定治疗策略[10]。若漏出量小于500 ml/d时,无需特殊处理,通过持续引流常可自愈,但此时应注意饮食的调节,采用高蛋白低脂肪、以中链甘油三酸酯为主的饮食可明显降低漏出量。Nakayama等[11]就曾报道采用仅含1.5%脂肪的口服要素饮食爱伦多(Elental)治疗乳糜漏的案例,提示饮食方案的选择对于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自愈会有很大影响,同时针对术后可能发生淋巴漏和(或)乳糜漏的病人,采用要素饮食也不失为合理的方案。当漏出量大于500 ml/d而小于1000 ml/d时,一般采用非手术治疗。主要的治疗措施则包括:(1)腹腔引流:尽管腹腔引流并不能降低漏出量,也没有明确证据表明可促进漏口愈合,但如引流不畅,常常会导致病人出现腹胀、恶心、消化不良等不适症状,严重的甚至引发腹腔感染,因此仍然有必要保持通畅的引流,必要时需在超声引导下穿刺重新置管。同时腹腔引流应避免负压主动吸引而采用低位被动引流,防止由于大量淋巴液丢失造成的重度低蛋白血症和免疫功能损害;(2)营养支持:采用全肠外营养(total parenteral nutrition,TPN)可使肠道获得休息,并补充机体所需的热量和蛋白质,不仅能显著降低淋巴漏量,同时也能保持较好的营养状态。而对于长时间采用TPN的病人,应密切注意监测包括水电解质、肝肾功能、微量元素等各项指标,防止出现并发症。如存在贫血和低蛋白血症,也应该积极给予补充和纠正。当漏出量降低至500 ml/d后,逐步过渡到低脂或无脂饮食直至停用肠外营养;(3)生长抑素的使用:1990年Ulibarri等[12]首先报道了TPN联合生长抑素成功治疗淋巴漏的病例,但2年后Van Gossum等[13]报告的病例却显示采用TPN治疗淋巴漏时联合生长抑素并未能有效减少漏量。尽管此后文献报告对于发生淋巴漏时使用生长抑素或奥曲肽存在一定争议,但大多数学者仍然倾向支持使用。有学者认为,生长抑素不仅能减少消化液的分泌量,而且能显著地减少腹腔内脏器官的血流量,抑制胃肠道和胰腺肽类激素分泌,减慢胃肠道转运时间,从而使腹腔脏器淋巴液产生和肠道吸收减少,进而使流经淋巴管的乳糜液明显减少。同时还能抑制内脏分泌的血管扩张激素,通过与肠壁的生长抑素受体结合减少脂肪吸收,从而降低淋巴流量[14]。当漏出量大于1000 ml/d或者呈现更大量的淋巴漏和(或)乳糜漏时,非手术治疗仍是首选,但如果长时间的保守治疗仍未能降低漏出量,病人又出现严重腹胀,甚至呼吸困难等表现时,手术探查也成为或是被迫成为最后的选择。再次手术前应尽量改善病人的全身营养状况,纠正水电解质紊乱、贫血和低蛋白血症,同时尽可能通过术前淋巴管造影或核素淋巴显像来明确漏口的位置。术中采用结扎或缝扎漏口均是较为确切的方法,对于小肠系膜淋巴漏如担心结扎或缝扎会影响血供,也可采用部分肠段切除。但有时术中难以辨明漏口,以创面的广泛渗出为主要表现时,选择可疑处进行缝扎或覆盖网膜后加压缝扎,并在局部喷涂医用蛋白胶。该方法虽有成功的报道,但也不乏失败的个例。笔者单位于2010年曾报告过2例二次手术治疗淋巴漏的病例,其中1例为早期胃癌术后发生的淋巴漏,因最大漏出量达到8200 ml/d被迫行二次手术,术后漏出量虽由减少,但仍然达到平均3900 ml/d(最大漏出量4500 ml/d),于再手术后第24天死于严重腹腔感染及肝肾功能衰竭[15]。有学者认为腹腔静脉分流术治疗淋巴漏的效果较为确切,但对于易发生腹膜转移的进展期胃癌来说,采用该方法存在医源性肿瘤播散的风险,是绝对禁忌的。

近年来,随着微创技术的发展,包括经皮淋巴管造影和栓塞,腹腔镜下淋巴管结扎等方法也有较为成功的报道和探索。Gruber-Rouh等[16]报告单纯采用经足背皮下淋巴管造影的方法治疗淋巴漏的有效率达到70.3%,主要还是得益于碘化油造影剂本身的可能引起局部肉芽组织增生,并造成局部淋巴管的堵塞。但该方法的缺点在于存在局部组织坏死、过敏反应和肺栓塞等并发症。而一旦单纯造影无效或漏出量大于1000 ml/d,则可采用栓塞法,栓塞剂是将含有N-丁基氰基丙烯酸酯的混合物的胶水与碘化油按1:1混合,同时还可以置入弹簧圈以提高栓塞效果[17]。尽管腹腔镜技术在胃手术中的应用已日趋成熟,但采用腹腔镜下淋巴管结扎术来治疗淋巴漏和(或)乳糜漏却仍然鲜有报告。Powell等[18]报道一例腹腔镜下胃底折叠术(Nissen术)后6周出现乳糜漏,保守治疗无效,遂再次腹腔镜探查。术中探查明确漏口位于右侧膈肌角顶部的淋巴管,使用金属夹成功夹闭漏口。笔者认为腹腔镜探查并尝试结扎或缝扎漏口对于经验丰富的术者是可以选择的方法,但绝不应盲目探查。术前漏口的定位尤其重要,否则一旦失败,不仅给病人造成无谓的创伤,而且对于术者也带来莫大的压力。

本文是赵恩昊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8-01-27 21:15

患者评价
2
有帮助
有我关心的内容(1)

赵恩昊大夫电话咨询

赵恩昊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赵恩昊大夫

赵恩昊的咨询范围: 胃肠道肿瘤的诊断和治疗,胃癌、结直肠癌、胃肠道间质瘤和小肠肿瘤的腹腔镜手术,肥胖和糖尿病的外科手术治疗,胃食管结合部癌和食管癌的综合治疗 更多>>

咨询赵恩昊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