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辉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0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556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曾辉

曾辉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免疫治疗

T细胞疲劳

发表者:曾辉 1446人已读

好大夫工作室肿瘤综合科曾辉

今天我要说的是,人体的T免疫细胞「疲劳」。你可能要问了,这T细胞怎么会「疲劳」呢?那我反问一句,你说肝炎患者、艾滋病患者和肿瘤患者体内的免疫细胞,咋都不好好干活呢?明白了吗?它们也是累了。而且天天跟这些对身体有害的东西在一起,T细胞也习惯了(我隐约记得前不久有个研究发现,人体的免疫细胞只要已进入实体瘤,很快就会「懵逼」(1),这就好比我们进火锅店,几分钟之后,你基本就闻不到火锅味了)。这也是为什么上面的几种疾病都是慢性病的主要原因之一。

累趴的T细胞(https://www.bloodjournal.org/Thorsten Zenz)

12月2日,顶级期刊《科学》以封面报道的形式,隆重介绍了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团队,关于T细胞疲劳(T cell exhaustion,也译作:T细胞耗竭)的两篇独立重要研究。这两篇研究意义重大,因为它们给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和PD-L1抗体)治疗响应率低,CAR-T治不了实体瘤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解决方案。


T细胞疲劳现象于多年前在小鼠体内率先发现(2; 3),后来科学家在小鼠和人的多种慢性疾病模型中都发现了这个现象(4)。这些疲劳的T细胞的表现是,基因表达与正常的不一样了,杀敌的武器也没了,抑制它起作用的因子却越来越多了。很有一种征战沙场多年之后,解甲归田,不问世事的意味。

那好好的T细胞为何会这样呢?我们有没有办法给它打一针鸡血,让他重新征战沙场呢?

还真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中的PD-1和PD-L1抗体就是解除T细胞对自己的抑制的;CAR-T就是给T细胞重新装上武器的。这两种疗法这几年的确带来了激动人心的研究成果,但是如同前文所言:目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和PD-L1抗体)治疗响应率低,CAR-T还治不了实体瘤。受益者终归是一小撮患者。

要解决问题,还得靠深入的基础研究。

我们先来看看Dana-Farber 癌症研究所W. Nicholas Haining博士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Nir Yosef博士团队的发现(5)。

圆球代表T细胞,里面的电路状态代表T细胞是否疲劳。灰色的已经疲劳了,绿色的很有活力

Haining团队的Debattama R. Sen和Yosef团队的James Kaminski是这项研究的第一完成人。他们就想啊,既然疲劳的T细胞和活力四射的T细胞之间差异这么大,那我们就看看它们调节基因表达的区域有啥区别。

于是,他们就用了号称可以鉴定基因组中所有活跃的调控序列的ATAC-seq技术(6)。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每时每刻调节疲劳的T细胞和活力四射的T细胞基因表达的原件,有44.48%处于不同的状态。难怪差异如此之大。

「我们通过这项技术发现了疲劳的T细胞和活力四射的T细胞之间最根本的区别,」Haining说,「那些在疲劳的T细胞中出现的表达区域,在活力四射的T细胞没有出现;反之亦然,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几千个。这就告诉我们,这两种细胞实际上是两套不同的信号通路。」

Juno的CAR

现在的CAR-T治疗都是简单的给T细胞加上识别肿瘤细胞的武器,而且在血液肿瘤中发现CAR-T的确可以很好的识别癌细胞。但是CAR-T还是会很快就处于疲劳状态。简单了说就是,目前的CAR-T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估计也是免疫细胞一进入实体肿瘤内,就进入疲劳状态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细胞内部很多基因的表达是互相调控的,打开或者关闭某个基因,可能会影响很多基因的开关。「堵上恼人的PD-1,或者破坏PD-1基因,肯定不如找到某个关键的调节基因,通过改变这个位点,扭转整个细胞的状态。」Haining在接受STAT采访时说,「更何况PD-1对人体还有好的一面呢。」

这就是Haining博士和Yosef博士团队的研究成果,给CAR-T提出的研究方向。那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和PD-L1等抗体该咋办呢?

再让我们来看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E. John Wherry博士团队的研究(7)。

T细胞发展的两个方向,上面一支是在急性感染中,蓝色的T细胞很有杀伤力;下面一支表示在慢性疾病中,T细胞被反复折磨最终疲劳而死。

与Haining博士团队的研究相比,Wherry博士团队的研究更加具体,直接具体到PD-1/PD-L1这个信号通路上了。

Wherry博士发现,虽然阻断PD-1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重新激活疲劳的T细胞,并改善对慢性感染和癌症的症状;但是,这种被激活的T细胞在遭受新一轮抗原的刺激之后,马上又进入疲劳状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在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的治疗之后,没过多久病情就会反弹的原因。

为了了解清楚反弹背后的原因。Wherry博士也用ATAC-seq技术分析了疲劳T细胞在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阻断之后,基因表达调控元件的表观遗传学变化。结果发现,使用PD-L1抗体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根本就没有改变Haining博士发现的那种基因表达状态。

「我们认为,我们的研究表明,PD-1/PD-L1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疗效,可能受制于疲劳T细胞表观遗传学层面不可逆的变化。」Wherry实验室的博士后研究员,论文的第一作者Kristen E. Pauken博士说。

PD-L1抗体与PD-L1结合

虽然PD-L1抗体能暂时改变T细胞疲劳的状态,但是疲劳细胞在表观遗传学层面的改变,PD-L1抗体是没法逆转的。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Stephen J. Turner和Brendan E. Russ在本期《科学》杂志发表评论性文章(8)。他们认为,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团队的发现,虽然解释了为什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为啥会失败,但是PD-1/PD-L1抗体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呀,虽然是少数。Turner和Russ也给出了自己的猜想,是不是因为这些人的T细胞都处在可逆转可暂停的疲劳早期阶段呢?同时,他们还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这种现象对其他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是不是也一样,对其他的肿瘤类型呢?

搞清楚这些问题对于推进免疫治疗的发展大有裨益。如果他们的研究成果是广泛存在的,那么我们现阶段就可以做一些改变。例如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发现设计一套检测方案,用于区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效果不好和效果好的肿瘤患者;在给癌症患者做CAR-T治疗时,研究人员可以用这种方法筛选不是那么疲劳的T细胞做改造;再进一步,可以开发一些针对表观遗传学的药物,进一步找到T细胞发生疲劳的深层次原因等等。研究人员应该可以开发出更持久有效的癌症治疗方法。


本文是曾辉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6-12-04 20:47

曾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曾辉大夫电话咨询

曾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曾辉大夫

曾辉的咨询范围: 肺癌,消化系肿瘤,淋巴瘤,前列腺等

咨询曾辉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