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辉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2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5568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曾辉

曾辉

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乳腺癌

Best of ASCO-乳腺癌摘要-2018

发表者:曾辉 504人已读

Abstract LBA1

以21-基因表达测定指导乳腺癌的辅助化疗

背景:基于21-基因乳腺癌检测的复发评分如果很高,可以预测化疗获益,并且在低的复发风险的评分,则化疗不导致获益;然而,对于大多数具有中等评分的患者,化疗的获益仍存在不确定性。武汉市第六医院肿瘤科曾辉

方法:我们进行了一项前瞻性试验,入组10 273例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腋淋巴结阴性乳腺癌患者。在9719例符合随访资料的符合条件的患者中,6711例(69%)中位复发评分为11至25分,随机分配接受化疗+内分泌治疗或单独的内分泌治疗。该试验旨在显示,单独内分泌治疗对于无侵袭性病生存(定义为免于侵袭性疾病复发,第二原发癌或死亡)的非劣效性。

结果:内分泌治疗与化疗+内分泌治疗相比,在无侵袭性病生存率(侵袭性疾病复发风险比,第二原发癌或死亡[内分泌治疗与化疗内分泌治疗],1.08;95%置信区间,0.94-1.24;P=0.26)。9年时,两个治疗组的无侵袭性病生存率相似(内分泌治疗组为83.3%,化疗内分泌治疗组为84.3%),无远处疾病复发的无病生存率分别为94.5%和95.0%)或局部区域(92.2%和92.9%)和总体生存率(93.9%和93.8%)。无侵袭性病生存期的化疗获益随复发评分与年龄的组合而变化(P=0.004),50岁及以下女性的化疗有一定获益,复发评分为16至25。

结论:辅助内分泌治疗和化疗+内分泌治疗对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腋淋巴结阴性的乳腺癌患者具有相似的疗效,虽然在某些50岁年龄或更年轻女性,21基因有中等程度复发评分的患者具有化疗效果。(由国家癌症研究所和其他人资助;TAILORx ClinicalTrials.gov编号NCT00310180)。

Abstract 104:

在三阴乳腺癌(TNBC)中进行包含紫杉烷-蒽环类的化疗中加durvalumab新辅助随机二期研究(GeparNuevo)。

背景: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化疗联合治疗转移性TNBC的患者获得高反应率。因此,我们评估了添加durvalumab,一种抗PD-L1检查点抑制剂,到原发性TNBC患者的标准新辅助化疗。

方法:GeparNuevo随机分配到durvalumab(D)1.5 g i.v.或安慰剂每4周。D/安慰剂(0.75 g i.v.)前2周(窗口期),随后进行活检和D/安慰剂加nabpaclitaxel(nP),每周125mg/m2,12周,D/安慰剂加表柔比星/环磷酰胺(EC)q2周4个周期。随机化是通过基质肿瘤浸润淋巴细胞(sTIL)分层(低=10%,中等=11-59%,高=60%)。原发性cT1b-cT4a-d的患者,包括中心确认的TNBC和sTILs状态。主要目标比较pCR(ypT0 ypN0)率。次要目标是pCR率,根据其他pCR定义分层患者;反应率;乳房保存率;毒性;依从性和生存时间。样本大小的计算假设基于GeparSepto的结果,安慰剂组的pCR率为48%,D为66%(提示临床意义的获益),需要158例患者显示D的优越性(2侧a=0.2,80%效率)。假设10%退出率,计划随机174例患者。

结果:共有174例患者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入组,所有均已完成治疗。中位年龄为49.5岁[范围23.0-76.0];44.5%的患者cT1,49.7%cT2,3.5%cT3,2.3%cT4;83.3%的G3和31.4%的cN超声评估肿阳性瘤;sTIL类别分别为低37.9%,47.7%中级,高14.4%;中位Ki67为49.0%[范围3.0%-96.0%]。总共有报道86个SAE和65个与免疫相关的AE(irAESI);34.5%的患者至少有一次SAE,27.6%至少有一个irAESI。总体而言,174例患者中有84例患者(48.3%95%CI[40.7-56.0])pCR。

结论:化疗联合durvalumab/安慰剂在TNBC中产生高pCR率。治疗是可行的。揭盲的结果将在会议中报道。临床试验信息:NCT02685059。

Abstract 500:

辅助denosumab治疗早期乳腺癌:在ABCSG-18试验中3,425例绝经后患者的无病生存分析。

背景:辅助芳香酶抑制剂(AI)是激素受体阳性(HR+)绝经后早期乳腺癌的标准治疗,但会导致骨质疏松症和骨折。以前ABCSG-18显示,辅助denosumab显着减少临床骨折(主要终点,HR=0.5,p=0.0001,Lancet 2015)。在这里,我们探讨辅助denosumab对无病生存的影响。

患者和方法:3,425例绝经后早期HR+BC患者,在58个试验中心招募进入这一前瞻性双盲,辅助AI安慰剂对照的III期临床试验。患者被随机1:1至接受denosumab 60mg s.c.(N=1712)或安慰剂(N=1713),AI治疗期间每6个月1次。我们在这里介绍ABCSG-18的结果,次要终点无病生存率(DFS),包括相关亚组和敏感性分析(考虑到互换,使用秩保持结构失效时间模型)。

结果:中位随访(FU)为72个月,安慰剂组发生287例事件,denosumab组240。denosumab组DFS显着改善(HR=0.823,95%CI 0.69-0.98,Cox p=0.026*)。在denosumab组,DFS在5年时为89.2%(95%CI 87.6-90.7),在8年时为80.6%(78.1-83.1),而在安慰剂的患者,5年时为87.3%(85.7-89.0)和8年时77.5%(74.8-80.2)。从敏感性分析中获得了类似的结果。迄今没有下颌骨(ONJ)坏死的情况,尽管由独立专家小组主动裁决。在denosumab组中,发现一例潜在的非典型股骨骨折

结论:辅助denosumab可改善绝经后HR+,接受AI的乳腺癌症患者的无病生存率。基于这些结果和以前显着减少骨折的报道,辅助denosumab 60mg s.c.,q6个月应该提供给绝经后HR+接收AI的乳腺癌患者。临床试验信息:EudraCT#:2005-005275-15。

Abstract 506:

辅助曲妥珠单抗6个月对比12个月治疗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EBC):随机3期非劣效性试验,确定的4年无病生存率(DFS)结果。

背景:辅助曲妥珠单抗治疗显着改善HER2+EBC的预后,使用12个月持续时间的经验采用于关键的注册试验。持续时间较短可以减少毒性和成本,同时提供相似的疗效。迄今为止还没有减少疗程的试验表现出非劣效性。

方法:PERSEPHONE是一个最大的国际随机3期,比较6-12个月的减量曲妥珠单抗,非劣效性试验。按照标准的英国实践进行,所有HER2+EBC患者均符合资格。分层是通过ER状态,化疗(CT)类型,以及CT和曲妥珠单抗的给药时间。主要终点是诊断的DFS(首次复发或任何原因死亡)。随机分配4000例(1:1)评估6m非劣效性(5%单侧意义,85%效率),定义非劣效性为“不低于3%”12月组假设80%4年的DFS。预先计划好的最终DFS分析需要500个事件。

结果:4089例从152个英国中心随机分配(2007年10月-7月)。ER+69%;CT-41%;蒽环类(A)/49%A和紫杉烷(T)/10%T;辅助CT 85%;序贯曲妥珠单抗54%。中位随访4.9年,有319例(8%)死亡和500例(12%)DFS事件。4年的DFS率双组均为89%(95%CI 88-91),风险比(HR)非劣效性限制定为1.29。计算的HR为1.05(95%CI为0.88-1.25,95百分位数=1.22),表明6m的曲妥珠单抗具有非劣效性(HR,1.29)(单侧p=0.01)。总体生存率(OS)以及预先规划的DFS和OS分析(曲妥珠单抗6月以后)发现,结果均一致。在一些分层变量中,观察到异质性。6m组的心脏事件减少了(4%vs 8%,12月组患者因心脏毒性停止治疗,p=0.0001)。

结论:PERSEPHONE已证明,6m曲妥珠单抗疗效不低于12m(3%非劣性)。鉴于在7-12个月内治疗心脏和其他毒性,我们的结果将支持标准曲妥珠单抗的持续时间减少为6个月。临床试验信息:52968807。

Abstract 1000:

Ribociclib(RIB)+氟维司群(FUL)在绝经后女性激素受体阳性(HR+),HER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ABC):来自MONALEESA-3的结果。

背景:在HR+,HER2-ABC的绝经后女性中,一线RIB+来曲唑显着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PFS)。这里我们报告了来自MONALEESA-3(NCT02422615),一项3期随机,RIB+FUL的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HR+,HER2-ABC,没有进行大于1线的内分泌治疗(ET)。

方法:HR+,HER2-ABC绝经后女性,随机2:1(依据存在肝脏和/或肺转移,以前ET进行分层)至RIB(600mg/天,3周-停药1周)+FUL(500mg)或安慰剂(PBO)+FUL。主要目标:评估PFS。次要目标包括总体生存率,总体反应率(ORR),临床获益率(CBR)和安全性。

结果:入组726例患者。基准点特征在各组之间保持平衡。从随机化到数据截止中位随访:20.4个月。主要目标是满足的:RIB组相对于PBO组,PFS显着改善(危险比率:0.593;95%CI:0.480-0.732,p=4.10310-7);中位PFS:20.5个月vs 12.8个月。盲法独立审查委员会数据支持主要疗效结果。在没有危险的患者以及之前最多1线ET的ABC中,观察到一致的PFS获益比率:0.577;95%可信区间:0.415-0.802,风险比:0.565;95%CI:0.428-0.744)。患有可测量疾病的患者在基线时,ORR为41%比29%(RIB vs PBO组,p=0.003);CBR是69%比60%(p=0.015)。常见的全部级别不良事件为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70%vs 2%),恶心(45%vs 28%)和疲劳(31%vs 33%)。在RIB vs PBO组中,G3/4中性粒细胞减少发生率为47%/7%vs 0%/0%,G3/4升高ALT为7%/%2%vs 1%/0%,G3/4的AST升高5%/1%比1%/0%。基线后QTcF 480 ms(RIB vs PBO组)发生率为6%vs 3%。

结论:在HR+绝经后,先前没有超过1线ET治疗的HER2-ABC患者中,RIB+FUL比PBO+FUL显着延长PFS,证实了可控制的安全性。因此,RIB+FUL可能是该人群的治疗选择。

临床试验信息:NCT02422615。

Abstract 1005:

依维莫司(EVE)+依西美坦(EXE)与EVE或卡培他滨(CAP)的比较,雌激素受体阳性(ER+),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ABC):BOLERO-6,一项开放标签的2期研究。

背景:对于非甾体芳香酶抑制剂治疗后进展的ER+HER2-ABC,BOLERO-6(NCT01783444)旨在估计EVE+EXE与单独EVE或CAP的临床获益。

方法:患者随机1:1:1到EVE10毫克/天+EXE 25毫克/天,单独EVE或CAP1250毫克/平方米,每天两次。主要目的是估计EVE+EXE vs EVE的无进展生存期(PFS)风险比值(HR)。次要目标是估计EVE+EXE与CAP的PFS-HR。其他次要目标是总体生存率(OS)和安全性。这是不是一项确定性研究,也没有计划进行统计比较。

结果:309例患者中,接受EVE+EXE(n=104),EVE(n=103)或CAP(N=102)。基线特征基本一致;然而对比EVE+EXE组,CAP组患者更年轻(68%vs 63%,小于65岁),更多的患有骨病变(24%vs 13%),是高加索人(89%vs 75%)或完全活跃(56%vs 52%),而内脏则较少疾病(62%比66%)或小于3个转移灶(44%比50%)。从随机化到数据截止(2017年6月1日)随访为37.6个月。估计EVE+EXE与EVE的PFS HR为0.74(90%CI 0.57-0.97)。EVE+EXE与CAP的PFS估计HR为1.26(90%CI 0.96-1.66),但调整了分层多变量Cox回归模型预后因素和基线协变量与各组之间的不平衡使HR接近1(HR 1.15;90%CI 0.86-1.52)。更多的患者在CAP组退出研究,开始新的抗肿瘤治疗(20%vs9%与EVE+EXE)。EVE+EXE中位OS为23.1个月,EVE为29.3个月(HR 1.27;90%CI 0.95-1.70)和CAP为25.6个月(HR 1.33;90%CI 0.99-1.79)。3/4级不良事件(AE),最常见的是CAP。严重的AE在EVE+EXE中最常见。

结论:EVE+EXE vs EVE的PFS估计HR(0.74),提示治疗的获益。虽然EVE+EXE对CAP的PFS-HR的估计为1.26,但CAP组可能更优,受到基线的不平衡和潜在的信息丢失。EVE+EXE的安全与以前的研究是一致的。临床试验信息:NCT01783444。

Abstract 1007:

AZD5363加紫杉醇与安慰剂加紫杉醇作为一线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PAKT):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期试验。

背景:三阴性乳腺癌(TNBC)中,PI3K/AKT信号通路经常被激活。AZD5363是一种高选择性,口服,小分子AKT抑制剂。PAKT试验研究了AZD5363加紫杉醇作为TNBC的一线治疗。

方法:双盲,安慰剂对照,随机II期试验,招募之前未经治疗的转移性TNBC,在6个国家的42个中心进行比较。随机分配(1:1)紫杉醇90mg/m2(第1,8和15天),AZD5363(400mg BiD)或安慰剂(第2-5,9-12,16-19天),每28天一次,直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OS),在PIK3CA/AKT1/PTEN亚组的PFS改变,反应和安全性。

结果:2014年5月至2017年6月期间,140例患者被随机分配到紫杉醇+AZD5363(n=70)或紫杉醇+安慰剂(n=70)。中位随访时间为18.2个月(95%CI,13.6~24.0)。在ITT分析中,中位AZD5363的PFS为5.9个月,安慰剂为4.2m(危险比率[HR],0.75;95%CI,0.52至1.08,单侧p=0.06,双侧p=0.11[预定义的显着性水平0.10,单侧])。AZD5363中位OS为19.1m,与安慰剂12.6m相比(HR,0.64;95%CI,0.40至1.01;单侧p=0.02;双p=0.04)。PIK3CA/AKT1/PTEN改变亚组的肿瘤,结果不同。最常见的3级或更差不良事件为腹泻(AZD5363治疗组12%[8/68]与1%安慰剂治疗患者的1/70),感染(4%对1%),中性粒细胞减少(3%vs3%),皮疹(4%vs 0)和疲劳(4%vs 0)。

结论:试验达到了主要主要终点。AZD5363加紫杉醇1线治疗TNBC,导致明显更长的PFS和OS。AZD5363治疗TNBC值得进一步研究。临床试验信息:NCT02423603。

本文是曾辉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8-07-01 13:05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简短易懂(1) 内容实用(1) 消除了我的困惑(1)

曾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曾辉大夫电话咨询

曾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曾辉大夫

曾辉的咨询范围: 肺癌,消化系肿瘤,淋巴瘤,前列腺等

咨询曾辉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