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玉堂_好大夫在线

杜玉堂

主任医师 教授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乳腺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2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977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杜玉堂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医学科普

浆细胞性乳腺炎典型问答选登

发表者:杜玉堂 人已读

  自从我在“好大夫在线”网站发布“浆乳”知识以来,收到很多病人、网友的咨询,提出了海量的问题,网上回复的终归是少数,为让更多的病人了解“浆乳”与“肉芽肿”,争取及早得到正确的诊治,现就几个普遍的问题答复如下:

  一、 一般医生说的“浆乳”实际包括了那些病?
      “浆乳”是我们对浆细胞性乳腺炎的简称,是乳腺科专业里的一种特殊的慢性炎症,非专业医生一般不了解,由于发病率不高,有些乳腺科医生对此研究的也不深。我常对病人说你的医生能告知你“浆乳”已经不错了,乳腺科业务知识就算及格。在我经治的近百例“肉芽肿”病人毫无例外的都有经过各地多家大医院辗转求医的过程,只有极少的几例明确诊断为“肉芽肿”,说明他们所说的“浆乳”实际包括了“肉芽肿”和导管扩张症在内。我们所说的“浆乳”指的是乳腺瘘管,学名叫慢性复发性乳晕旁脓肿或瘘管,是乳头及其输乳管、大导管发育不良的畸形所致,病变是以乳头或乳晕为中心的反复发作性炎症。“肉芽肿”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的简称,是对以前积存的乳汁的迟发型超敏反应,在外伤、激素、过敏等诸多因素刺激下突然发病,病变以腺泡小叶为中心,与大小导管无关,因此是弥漫全乳甚至双乳的病变,经常伴有高催乳素血症或风湿性改变,所以是全身性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一种类型。至于导管扩张症的概念就更加混乱,大多数病理专家是看到导管扩张就叫“扩张症”,而不管临床表现如何,甚至包括我们所说的“浆乳”,因此各地病理报告极不规范,导致各地对乳晕旁瘘管即浆乳PCM、导管扩张症MDE、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GLM诊断差异甚大,着实有召开全国研讨会的必要。我们的病理切片均经两家三甲医院病理科诊断,最后由我国著名的乳腺病理专家丁华野教授亲自把关,以确保病理诊断的正确性和权威性。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乳腺科杜玉堂
 
  二、 “浆乳”与“扩张症”、“肉芽肿”有什麽区别?
  以前我有专门的文章讲述“浆乳”、“扩张症”、“肉芽肿”的区别,在此不再赘述。只是就临床特征简述如下:“浆乳”病变范围很小,总离不开乳晕,与乳头畸形有关,而与婚姻、哺乳无关。发病年龄很轻甚至中学生,红肿、疼痛、肿块总不会离乳头很远。临床特点是反复发作,断断续续好多年,常记不住发病的具体日期。但是“肉芽肿”发病的起始部位常远离乳头,患者往往能说出某月某日突然发作,疼痛剧烈,甚至发热或伴有关节痛,多是30多岁的经产妇,有哺乳障碍、药流、紧急避孕药(毓婷等)、小孩碰撞等等病史。“肉芽肿”常在几个月内此起彼伏的发病最后累及全乳,穿刺孔出脓,切开更不愈,外敷中药烂成大洞,请看我们“肉芽肿”术前的千姿百态,“浆乳”术前大同小异的两组照片,虽有点恐怖难以入目,但发布这些照片实属无奈之举,因为不少医生说的不明确,病人自己可以对照一下,看看得的到底是什麽病?免得自己不明不白。现在再看扩张症的术前照片,见照片1、2,3,多少能看出她们三者的不同之处。典型的“扩张症”好发于年纪较大的妇女,平均年龄54岁,是集合导管老年性退化的结果,导管淤积发炎也会有大量浆细胞侵潤,故也叫“浆乳”。可见浆细胞侵潤并没有什麽特异性,我们把乳晕旁瘘管称作“浆乳”,仅是遵照大家的习惯而已。有些人年龄并不很大,导管扩张却很明显,甚至全乳的大小导管均扩张,内含草绿色牙膏样物,大部分人没有任何症状,仅少数人乳头有多孔溢液或肿块。没有症状的导管扩张可以与“肉芽肿”、“浆乳”或乳癌、增生等任何乳腺病同时并存,此时的病理报告应以后面的主要病变为主,注明伴有“扩张症改变”即可,不要把“浆乳”、“肉芽肿”误报为导管扩张症。
  1、浆乳:19岁未婚,乳晕旁脓肿,先天性乳头内翻,患病大导管扩张是前端阻塞所致,病理上以导管周围炎为特征,炎性细胞有时以浆细胞为主,有时白细胞较多。 

  2、导管扩张症:本例38岁(国外报告平均年龄54岁),乳头外形正常,有溢液,肿块用“阳和汤”治疗后局限在乳晕上,也可以红肿化脓,病理上也有浆细胞侵潤,但是以大导管扩张为特征。

  3、“肉芽肿”:29岁,肿块大,十个溃破伤口,乳头正常,小孩4岁。病理上是以小叶为中心的肉芽肿性病变为特征,纤维组织包绕,上皮样细胞、巨噬细胞、淋巴细胞、中性和少量嗜酸粒细胞侵潤,中心是小脓肿,后期大片融合,地道式蔓延至各个象限,化脓破溃,难以愈合。
    

  三、 “肉芽肿”是怎么得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多?
  我是坚守乳腺专业年头最长的医生,从1977专门搞乳腺一直到2001年,我没有见过一例“肉芽肿”,我们发表的论文所总结的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和东方医院的162例,全是“浆乳”,2002年见过一例“肉芽肿”也当成“浆乳”,用“斩头术”也不成功,激发了我深入研究“肉芽肿”的决心,查阅文献,对比资料(具体内容请见“国内肉芽肿文献评述”的长文)。退休后安静于普祥小医院,放弃乳癌手术,专门研究“肉芽肿”的治疗,每个病例亲自主刀、问病史、管病人、复查病理切片,对“肉芽肿”的认识逐渐深入,也发现“肉芽肿”病人逐渐增多,按以前国外的统计乳癌与“肉芽肿’的比例是25:1,据武汉天美乳腺专科医院的资料几乎是1:1了。“肉芽肿”发病率上升与致敏因素逐渐增多有关,激素类药物广泛使用或残留于饮食之中,频繁的药物流产,紧急避孕药多次使用,内分泌紊乱现象增多,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上升。遗憾的是现在不少医生的知识远远跟不上疾病的发展,临床和病理医生不能在第一时间作出正确的诊断,几乎使所有病例都错过了最佳手术时机。我呼吁病人自己解救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上网查询,奉劝医生上网学习,知识陈旧是跟不上疾病发展的。

  四、 “浆乳”、“肉芽肿”为什麽术后还会复发?
  “浆乳”是乳头畸形所致,乳头发育不良必然大导管也不正常。正常的乳头是由纤维组织、15—20条平行排列的输乳管(内衬鳞状上皮)、肌上皮细胞等构成,所以能够勃起发硬。乳头发育不良造成内翻、分裂等各种畸形,有的根本没有乳头组织,仅是一层皮,输乳管怎么长?只好扭曲地附着在乳晕真皮下,后面相连的集合导管又叫大导管必然同样扭曲变形,很容易阻塞发炎,一旦发炎就不是一根导管病变而是多条甚至全部,简单的切开引流只能引流一个脓肿,没有清除阻塞处的病根怎么能彻底?复发就在所难免。我们做的叫病灶清除术,即使把肉眼所能见到的病灶、扩张的导管全切除,还是可能有残留,因为暂时尚未扩张的输乳管或大导管像头发丝那么细,很难发现。如果大范围切除,需从真皮下刮净,这就会破坏乳头血运,导致乳头坏死发黑,所以在保全乳头的情况下难免复发,即保护乳头与切净导管是一对矛盾,手术操作不亚于“走钢丝”。我近3年作的浆乳中也有2例复发,我的体会是炎性病变越轻、越靠近乳头根部、病理切片以淋巴细胞浸润为主者复发的可能就越大。因为炎症很轻,没有坏死病灶,看不清病变范围,就有可能残留曾经发过病的导管,留下死灰复燃的种子,所以掌握手术最佳时机是很重要的。以前我曾认为炎症消退伤口愈合期是最佳手术时机,现在看来完全没有炎症表现也不利于根治。
  至于“肉芽肿”术后复发,当然是病变没切净,但要想切净肉眼看不见的散在病灶谈何容易!地道、暗堡隐藏于正常的腺体和脂肪内,只靠眼看、手摸很难一点不残留,只好把可疑的腺体全切除,这样就牺牲了乳房外形,如果想保留看似正常的腺体做内部移位整形,那就会冒很大的复发风险,因为病灶只要残存一点点,术后2天内闪电般复发,我们有3例这种情况,立即再做小手术才治愈出院,一例先后做了4次,病变沿引流管蔓延,渗出的液体PH值8、2,具有很强的腐蚀性,最后怀疑碘伏过敏,回家换药伤口直至愈合。武汉的一例是术后一个月复发,因无意中怀孕所致,二次手术治愈,所以“肉芽肿”术后1—2年内,禁止妊娠,应当严格避孕。
  应当知道“肉芽肿”的性质是自身免疫性疾病,是迟发型超敏反应,以细胞免疫为主的瞬间过激的炎性反应,敌我不分,伤及无辜,波及极广,损害极大,肿块突然出现、变大,甚至发热,波及关节或皮肤造成风湿性改变,血沉快,抗链“0”、类风湿因子阳性,C3补体增加,催乳素升高等等一系列改变,所以“肉芽肿”应当属于一种全身性疾病。手术切除一侧病变腺体,决不能保证对侧不复发,因为双侧乳腺同处于一个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之中,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普遍规律应当累及双侧,对称性发病,就像风湿性关节炎那样。但目前所见双侧同时发病者甚少,先后发病的只见3例,具体原因目前我还解释不了。
  
  五、 怎样防止术后复发?
  “浆乳”就是因为复发率高,所以有的医生不愿意做。“肉芽肿”国外报告复发率38%,我们的病人随访时间不长,还不能统计复发率,闪电般或近期复发率在8%左右,“浆乳”也有2例复发,因此复发的问题仍是我们研究的难题。当然复发就是手术不彻底,但要彻底就可能失去乳头,或牺牲乳房外形,这是一对难以统一的矛盾。“浆乳”复发就是切除不彻底,所以为保证手术成功,选择手术最佳时机是很重要的。“肉芽肿”单靠手术是不行的,环磷酰胺、氨甲喋呤、地塞米松等免疫抑制剂西药是可以考虑应用的,但不宜久用,有的病人不愿意接受激素治疗,因此中药应当发挥主力作用,我通过对有免疫作用中药的研究,认为抑制迟发型超敏反应的中药或调节免疫的中药可能合适,单纯增强免疫的中药对“肉芽肿”可能不宜。尽管目前取代手术的中药方剂还没有研究出来,但我想要改变机体的免疫状态绝不是短期行为,可能至少半年或更长,汤药口服难以坚持,因此“化岩颗粒”就成首选,其中浓缩的紫草能降低催乳素(催乳素是参与多种自身免疫疾病的重要因子),是较强的迟发型超敏反应抑制剂,能使乳腺导管和腺体萎缩,所以有效的治疗增生和“肉芽肿”。我们的病人手术后都服化岩颗粒半年,暂时不能来手术的病人也让服这药,有一例学生可以免了手术。不过化岩颗粒是普祥医院制剂,其他地方没有,只能从医院邮购。
  最后奉劝病人远离致敏因素,积极治疗已有的过敏性疾病,慎用激素,及早解决哺乳障碍,不要淤奶,断奶不要硬憋,不做药流,保护乳房少受外伤。
 
  六、 中药能彻底治愈“浆乳”、“肉芽肿”吗?
  “浆乳”、“肉芽肿”等是乳腺比较少见的慢性炎症,发烧、红肿不剧烈,属于中医的阴证疮疡或半阴半阳证,我建议用“阳和汤”加减治疗,不宜大苦大寒的清热解毒重剂。凡是暂时来不了北京,我都让她们先用“化岩颗粒”,这是“阳和汤”化裁的浓缩剂,对肾阳虚型增生、乳癌均可用。河北一位学生因高考不能手术,服用化岩颗粒治疗一直很好。武汉一例导管扩张症,开始肿块波及全乳,用阳和汤一个月后肿块缩小至3ⅹ4厘米,创造了手术最佳时机。所以我认为“浆乳”、“肉芽肿”中药治疗是有效的,但目前还不能根治。我们的病人在来京之前曾经中医治疗过,有的无效,有的一度好转,我目前用中药的目的是为创造手术最佳时机。根据我发明“乳块消”、“化岩颗粒”的经验,尽管目前还没有研制出能代替手术、能彻底治愈“浆乳”、“肉芽肿”的中药制剂,但我坚信中药可以逐渐改善机体的免疫状态,缓解过激的自身免疫反应,就有可能治愈“肉芽肿”。有的医院采用口服汤药,外敷药膏,内用药捻化腐生肌,但疗程太长,上海需住院2—4个月,北京需换药半年,我们通常术后8—10天拆线出院,但也需服化岩颗粒半年。  

  七、 切开引流能彻底治愈“浆乳”、“肉芽肿”吗?
  “浆乳”或“肉芽肿”都会有局部红肿或脓肿形成,一般医生遵照常理,认为与一般脓肿无别,做切开引流理所当然,但在我看来切开引流只是暂时的减压措施,一种权宜之计,算不上治疗性手术。可是我们的病人毫无例外的做过不止一次的切开引流,仅有一例看了我们网站的文章,才幸免切开,但还是留下一个穿刺的洞眼流脓。对于“浆乳”或“肉芽肿”来说不可能单靠切开引流彻底治愈,浆乳的病根在乳头下,累及多根大导管或输乳管,当有乳头畸形时,这些管子并不按常规分布,扭曲变形粘于乳晕皮肤之下,很难把她们切净,残留就会复发。切开引流只在皮肤开一个口,脓是放出来了,但病根还在,即使暂时愈合日后还会发作,这就是“浆乳”为什麽多年不愈的原因。
  “肉芽肿”的病灶是始发于腺小叶,哪里积存过乳汁哪里就发病,因为是弥漫性、全乳性超敏反应。病灶之间可以大片融合形成脓肿,或地道式蔓延,或独立散在,小的微脓肿只能显微镜发现,手术切净所有病灶也是相当困难的,普通的切开引流术想引流所有大小脓肿是绝不可能的,对于这一点,如果你不亲眼看看“肉芽肿”的弥漫病灶,不亲自做几台手术,你是不会理解的。
 
  八、 为什麽打吊针输抗菌素不管用?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红肿疼痛发炎或脓肿,吊针输液用抗菌素是天经地义的,病人愿意接受,医生心安理得,抗菌素越高级越好而且时间越长越好,其结果怎么样呢?大部分病人无效,仅少数人疼痛减轻,最终局面仍不能控制。这是为什麽呢?因为“肉芽肿”不是细菌感染,是超敏反应,无菌的。我们试过“肉芽肿”脓液的PH值是8、2,与化脓菌一起培养寸草不生。回想我年轻时曾经往大片溃烂的乳癌创面上接种过其他病人的葡萄球菌脓液,想用细菌杀死癌细胞,结果是脓液不翼而飞,癌细胞照样繁荣。所以应当对疾病的性质深入理解,不要一见到脓就害怕,就必需使用抗菌素。感染是白血球与细菌的战争,双方尸体就化作脓。超敏反应是多种免疫细胞与致敏原的交火,释放很多细胞因子或炎性介质,这是一种无菌性炎症,即没有硝烟的战场,伤及无辜损伤大片正常组织,白血球、淋巴细胞、巨噬细胞战死后混杂在组织坏死的液体中,表面上与一般感染的脓液一样,只是没有细菌。是有人培养出棒状杆菌,但不能证明它就是病因。那为什麽个别人输液有效呢?可能混杂有什麽细菌感染?目前还不能解释,因为现在深入研究的人太少。

  九、 手术后乳头为什麽会坏死?坏死了怎么办?
  乳头的正常血液供应有两个系统,一是乳晕周边的环形血管网,与乳晕真皮下血管网相连。二是乳头下来自导管腺体系统,这两组的重要性因人而宜,多以真皮下血管网为主,因为乳头毕竟是皮肤的一部分。“浆乳”或“肉芽肿”的手术通常采用乳晕旁切口,但乳晕旁切口不能超过半周,半周是最大极限。“浆乳”是乳头内输乳管与集合导管(大导管)的炎性病变,常累及多根甚至全部。必需全部切除,这样乳头就与下面脱离,完全失去了下面的一组血运。乳头发育不良所致的各种畸形,诸如内翻、内陷、分裂、扁平等等,因为没有正常的乳头组织,输乳管和大导管必然移位扭曲的紧贴真皮下,要想彻底切除它们就可能伤及真皮下的血管网,乳头就失去两个系统的血液供应,坏死在所难免。侵犯到乳晕下的“肉芽肿”如果采取乳晕旁切口,因为同样要清除乳晕下坏死组织,乳头缺血的风险犹在。如果采用远离乳晕的切口,术后乳头多能成活,但这样伤口刀疤不好看。
  乳头发黑坏死有轻有重,轻的仅表皮坏死,脱落后乳头部分色素缺失,但外形仍在。严重的全部坏死,脱落后结痂,以后可以用乳晕皮肤再造乳头。国外有人用阴唇皮肤造乳头乳晕,国人难以接受。我们已经试用软硅胶填充整形,如果不感染外形很好。
  十一、“浆乳”术后还能哺乳吗?有奶会发炎吗?
  “浆乳”病灶清除术后必然需做乳头外翻整形,这个乳头实际是假的,仅是一堆皮肤,不与乳管相通,所以不能喂奶。这就引发出一个最普遍的问题:产后有奶怎么办?奶憋在里边不就发炎了吗?2004年以前东直门和东方医院共做浆乳162例,没有一例因产后乳腺炎再次来院治疗,也没有发现因不能哺乳产生任何不良后果。从理论上说,妊娠哺乳期乳腺会产生乳汁,但大导管已断,有奶也出不来,会有憋奶的问题。但实际上乳汁是前边不流后面不产,自然不会有多少奶淤积,短暂的发胀过后也就没奶了,所以未见“浆乳”术后乳腺炎。要知道产后的“初乳”量很少,奶是经过婴儿吸允刺激后越吃越多的,如果一开始就没奶,腺泡不会继续产奶,所以不用担心产后憋奶发炎的问题。
再者说,“浆乳”都有乳头内翻等发育不良现象,本身就有哺乳障碍,再加上炎症反复发作,大导管早已堵死,即使不做手术也不能喂奶了,所以不能哺乳与手术与否关系不大,只不过术后断奶更彻底罢了。
  十二、手术对外形影响有多大?是不是都没了?
   乳腺是“天生一对”完美的第二性器官,所谓“第二张脸”,谁也不愿意损毁,有了病那是没辙的事。乳癌是要命的,不切就会像当代林黛玉陈晓旭一样。“浆乳”是反复化脓的,破溃或切开引流是家常便饭,虽然不要命但可烦死人了。“肉芽肿”可厉害了,肿块突然增大,疼痛难忍,小片“鹤顶红”,穿刺口溃烂,切开脓不多伤口不愈合,此起彼伏,很快波及全乳,抗生素无效,中医好一时,遍访名医束手,可真是走投无路入地无门啊!天津的病人说“我要崩溃了”此话不假。此时手术为时已晚,对外形影响较大,腺体全切就瘪了,切少了复发了,千疮百孔的皮肤怎么能恢复原样?所以对外形影响大小要看手术时机的早晚,当然是越早越好,肿块越小可保留的腺体就越多,外形就好。但遗憾的是病人不到“山穷水尽”之时不会来找我,我们的手术是彻底的切除病灶,又要最大限度地保留正常组织尤其是乳头乳晕,但留下疤痕,乳房变小,乳头偏移在所难免。爱美心切之人2年后可以再次硅胶充填整形。
  我们要强调的是为“浆乳”或“肉芽肿”牺牲整个乳房是不值得的,我不赞成做“乳房单纯切除术”,我知道全国各地有人在做,但我呼吁“刀下留乳”。

  十三、“浆乳”和“肉芽肿”何时手术最好?,
  掌握最佳手术时机是减少复发、尽量不损形的关键,“浆乳”是急性期过后最好,但也不是丝毫没有炎症的平静期。急性化脓期可能合并细菌感染,皮肤红肿溃烂不易愈合,虽然我反对大切口的切开引流,但做小口减压也是必要动,等到慢性炎症期仅有瘘管不愈合时手术最好。如果炎症完全消退,术中看不见病灶和病变范围,不容易彻底切净,就有复发的可能性。“肉芽肿”的手术是越早越好,早期主要鉴别诊断是乳癌,穿刺、彩超、钼靶都有助于鉴别,但这需要有对“肉芽肿”有经验的医生。有了肿块就及早手术,宁可在台上等冰冻或等石蜡切片,也要争取时间,不要等肿块突然增大,泛滥全乳,因为水火之灾波及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淤泥火种。如果穿刺是炎症,就应当想到“肉芽肿”的可能。现在的问题是医生对乳癌的态度积极,对炎症就想再观察,输几天抗菌素看看,对“肉芽肿”所知甚少。不少病人曾看过乳腺各位名家也都含糊其辞,有的说是“浆乳”,因为复发率高,怕“费力不讨好”,治疗不那麽热情,至使病人错过手术最佳时机。乳癌要求早治毫无疑问,“肉芽肿”同样要求早手术,及早切除致敏原,终止自身的超敏反应,不要发展到千疮百孔难以收拾的地步。乳癌术后需要后续治疗消除余孽(放化疗等等),“肉芽肿”术后同样需要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以改变机体的自身免疫状态。现在我很想观察术前药物治疗的效果,达到理想的手术时机,但病人有知情权,有些措施需要病人同意和配合,一旦住院后往往急于手术急于出院,不给我时间,显然这是不利于临床研究的。

  十四、你们做的手术与别人有什么不同?
  乳腺手术谁都会做,我们的优势不在技术,而在于理念。首先说“切开引流术”,大夫一见红肿化脓就切开,不想这是什麽病?也不管有菌还是无菌。当切一个大口子,脓又不多又长不上伤口,或另一个地方又鼓起时,才觉得头痛难办,可见想“一刀了之”仅仅是医生个人的一厢情愿。再就是“单纯乳房切除术”,“乳房烂成这样子,干脆全切了吧”!这是县医院大夫的话,我想对于贫困户可能都这么处理了,这种轻易拿掉乳房的做法缺乏人性化,好在农民姐妹“肉芽肿”很少。治疗“浆乳”、“扩张症”、“肉芽肿”是应当保留乳房的,即使切除了腺体也要保留乳头乳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以后想鼓起来很容易。还有“皮下腺体切除术”就是整个腺体全切,乳房变成一个“大柿饼”。我们做的手术叫做病灶清除术,加内部整形术和乳头整形术。手术的原则是既要最彻底的切净病变,又要最大限度地保留无辜(正常的皮肤、脂肪、筋膜、腺体),为此有的病灶是剜除的、电烧的,而不是大刀阔斧的清扫,手法与做乳癌根治术完全不同。我向病人解释手术过程时常说:“要把您家的厕所改装成厨房,而不是简单地拆掉,您说需要多少道工序?”,病人就很快理解了手术的难度。

  十五、我到过多家三甲大医院看的都是乳腺专家,为什麽他们不知道“肉芽肿”?
  这种病如果在2001年以前碰到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可能也会含糊其辞,要么当成“浆乳”,要么说是一种慢性炎症,也会让消炎、换药或引流。只不过近几年集中精力研究了“肉芽肿”,查看了国内所有的相关资料,亲手做了几十例,我才一眼就能认出“肉芽肿”。为什麽不少顶级的乳腺专家不认识这个病,我想可能他们太专于乳腺癌了。乳癌是世界级研究课题,国家有专项基金,乳癌发病率节节上升,专家多专注于手术、放疗、化疗、内分泌药疗、病理、基础研究等等各个领域,各专一门,忙的不亦乐乎,哪有精力管这些小病。要知道什麽事物都有两面性,专业太精尖,面就越窄,热情全集中于癌症,对不要命的炎症可能就不愿费工夫了。另外就是“浆乳”、“肉芽肿”实在难缠,复发率高,流脓淌水不宜与乳癌同住,又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一旦复发自然埋怨大夫技术不行,炎症手术有何难?还不是小菜一碟,可就是治不好!奉劝诸位既然各地专家看不好,就不要再迷信大医院了。我的病人来自北京、上海、长沙、太原、兰州、西宁等省会级城市,除了西藏几乎各地方都有,她们诉说了看病的艰难曲折,真为她们鸣不平,不是她们不早看,而是医生知识陈旧跟不上时代,我相信再过几年专业人士就会明白过来了,我只不过比他们“起床”早了一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在微信端打开网页进行分享。

发表于:2009-10-23 15:48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讲解透彻(1) 内容实用(1)
  • w***9 2019-05-10 13:56:50

    送出30个暖心 诚心诚意

  • 游** 2017-09-14 18:40:54

    刚刚认真读了这篇文章,我也是一名浆细胞乳腺炎患者,病情持续五个月了,双乳都有,已经做过两次手术,一只乳房已愈合,另外一只乳房破溃还在流脓,医生建议我三次手术,清除病罩,现在都不知道该咋办了?因为手术和换药真的很折磨人。求建议

  • h***6 2012-02-24 23:00:42

    我是来自武汉的患者,二次引流让我痛苦不已,看到杜教授的文章后去北京做的手术,现在感觉很好,谢谢您,希望姐妹们早日康复,风中百合留言

  • l***j 2011-07-03 12:57:01

    本人今年35岁,断奶7个月,左侧乳房有些内陷,所以只喂了10几天奶,后来一直用右侧哺乳.今年5月27日左乳突然肿大胀痛,入院消炎10天后乳晕旁红肿,伴随发烧(38°C)穿刺后见脓,医生开刀做引流术(乳晕上部切开4cm,乳房两侧各3CM的刀口),后来做雌激素检测,测值比较高,吃溴隐亭10天后,雌激素值正常.引流后每日换药已经有25天,依然有脓.右侧乳房用力挤压仍然有少量乳汁分泌.主治医生说很像浆细胞乳腺炎.做过脓液血培养,说是阴性,生成不出新细菌.看了杜医生的文章后感觉很符合肉芽肿的症状.我现在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请杜医生给点建议. 杜医生,看到这篇文章,请给lgdyyj@163.com回信好吗?

  • 游** 2011-06-21 12:29:17

    我也是一口气看完了主篇文章,讲的很有道理,我希望有这种病的朋友们不要盲目的手术,看清自己的病症对正治疗。

  • h***y 2011-01-09 23:12:10

    我一口气看了这文章,讲的很有水平,在基层,甚至大医院,对这些病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因为这病不多,我十几年的行医中才在去年看过一个,切排了两次,有三个刀口还有一个自己溃破的口子,现在还有点硬结,溃破口还有点渗液,乳头内陷被牵拉畸形,不知该如何处理?请杜老师指点,谢谢!

杜玉堂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杜玉堂大夫

杜玉堂医生暂时不接受网络咨询

杜玉堂的咨询范围: 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乳腺瘘管, 浆细胞性乳腺炎即导管扩张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