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光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4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02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李振光

李振光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学术前沿

癫痫的中药治疗经验总结

发表者:李振光 7191人已读

中医治病讲究理法方药的完整统一,组方遣药当识病机、据证候,在治法指导下加以灵活运用,目的在于追求满意的疗效。近代医家治痫经验不一,用药特点各异,大大丰富了癫痫病的方药辨证体系。根据家传用药经验及自已临床的心得体会,结合部分现代药理学研究成果,择其要者介绍如下,以起提示作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脑病专科李振光

           一、 醒脑开窍用散剂多配香药 [医学教育网整理发布]

  脑为髓海,位居高巅,密闭颅内,称元神之府,主持人体精神、意识、思维活动,靠五脏六腑之精血供养,具有主宰十二官安危的使命 摘自: 医 学教 育网www.med66.com 。痫发者因于气血逆乱,扰乱神明,脑髓受损,或痰浊瘀滞神明之府,元神失控病发昏迷、抽搐窍闭诸症。对于包括痫病在内的许多脑病,根据家传经验,配药制方多用麝香、牛黄、冰片、穿山甲、细辛等香药治疗。该类药物一能引诸药入于脑髓神机起到引经药的作用,可直达密闭于颅内的脑髓血脉,另可芳香走窜醒神开窍,可达速效之功。复习文献,如安宫、紫雪、钱乙抱龙丸、凉惊丸多有上意,似寓意深远,可资深究。
  包括癫痫在内的诸多脑病,难以速愈,多需长久用药。在剂型的选择上,根据家传经验,多配用散剂治疗,因散剂量少而易服,且可急用,又便于久服,很适合癫痫患者使用。
  《本草述》云"麝香之用,其要在能通诸窍。"麝香香窜透窍,引药上达巅顶,有开壅散结通闭之功。临床应用麝香开脑窍之闭,通脑络之瘀,是开窍醒神治中医脑病之要药,功效之捷,确非它品所能替代。有药理实验证明H3标记麝香有效成分麝香酮能通过血脑屏障,在大脑、延髓处分布最高,尚有保护脑细胞超微结构,提高脑细胞对缺氧的耐受性等作用。另外麝香抗炎作用比较明确,能抑制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减轻局部水肿,炎症后期,抑制肉芽组织增生。麝香入煎的方法很为讲究,可用一定量研细以绢包之,上系棉线,将过滤好的汤药再置炉火之上煎煮,待药沸,拿来绢包之麝香以手提棉线,沉于绢包中的麝香阴干左右,再将绢包取出,盖锅置温后饮用。至于绢包中的麝香阴干之后放入小瓶中密封,还可配丸药用。现临床多用人工麝香取代。
  牛黄味甘苦相兼,性凉平,其气清芳香,入心肝二经,善祛痰,清肝热,专熄内风,能开启清窍,《本经》记载"主惊痫寒热,热盛狂痉",本品为凉开之剂,为临床治痫治惊的要药。牛黄主要含胆酸、去氧胆酸、牛黄酸等,能抑制中枢病理性兴奋,在镇静大脑皮层的同时,又能兴奋呼吸中枢,并有抗缺氧,保护脑组织,减少其损伤的作用,最适合痫病发作期使用。冰片,味辛苦,性寒,归心、脾经。辛散苦泻,芳香走窜,能散郁热,有类似麝香的开窍醒神作用,但药力较逊,可以作为麝香的辅助药。《本草纲目》云"通诸窍,散郁火",本品气味芳香,含脂溶性成分容易透过血脑屏障,进入"用药之最准"的"空灵之所"。用量极小,一般用量为0.1-0.5g,研极细末,入散剂。珍珠清热镇惊而安神,清肝熄风,当下多用珍珠研粉冲服,每次0.3-0.9g,重症可冲入煎剂中鼻饲,本品为安魂定魄之上品,不但增加脑缺氧的能力,还有促智作用。石菖蒲辛、苦、温,归心、胃经,有开窍、豁痰、理气、活血之功,乘芳香清爽气,辟秽浊不下之邪,对痰浊蒙闭脑窍者,能振发清阳,宣窍醒神。实验研究证明本品提取物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镇静作用,具有安定、抗惊厥、抗癫痫的作用,同时还有健脑益智,聪耳明目的作用。《本草从新》载其"辛苦而温,芳香而散,开心孔,利九窍,明耳目,发声音"。穿山甲性平,气腥而窜,其走窜之性无微不至,故能宣通脏腑,贯彻经络,透达关窍,凡血凝、血聚为病皆能开之,《本草从新》云"善窜,专能行散,通经络,达病所"。临床用之,确有良效。
  细辛芳香气浓,性善走窜,引诸药直达巅顶,其走而不守,可以散风宣窍止痛,《本草正义》言"细辛,芳香最烈,故善开结气,宣泄郁滞,而能上达巅顶,通利耳目,旁达百骸,无微不至,内之宣络脉而疏百节,外之行孔窍而直透肌肤".药理研究发现细辛挥发油有明显的中枢抑制作用,对兔脑皮层、海马、中脑网状结构脑电图记录显示,其对中枢的作用与巴比妥类相似。在治诸痫日久及痫病有头痛诸痛症表现者有重要作用。但细辛用量及使用时间都要严格控制,以免中毒。 医学教 育网收集整理
  中医治疗脑病用香药有值得进一步研究的价值。

     二、 化痰熄风之品为治痫常用药物,但调气、开胃之品不可少
医学教 育网收集整理
  《素问·举痛论》云"百病生于气",对于癫痫一症,临床若见患者情绪抑郁,多有忧虑,表情淡漠,或呆滞,或胸脘痞满等症,乃为气郁之症象,并多为化风、化火、痰凝、瘀阻的病机之一,所以在痫病治疗上理气解郁对于防止气机逆乱,痰凝络阻等很有意义。特别对于女性癫痫发作与经期有关系者,调气血很重要,其中较常采用的药物有黑木耳、山楂、刺蒺藜、柴胡、香附、郁金、绿萼梅、佛手、香橼、合欢皮等。
  木耳一药,《神农本草经》载其有"益气不饥,轻身强志"之功,黑木耳又名桑耳,具有调气柔肝、养阴解毒之功,对于郁痫、食痫能柔肝和胃。有学者报道用其为主药治疗癫痫者,并相继有了一些黑木耳临床应用经验的资料。
  刺蒺藜性微温,行肝经气血而无升阳弊,最适于肝郁兼血瘀者。香附性平,既疏肝理气,又调经止痛。柴胡微寒,升散力强,善疏肝解郁,宜用于肝气郁滞,又兼升举阳气。郁金微寒,既解郁清心,又活血行气,且凉血利胆,适用于肝有热、肝郁气滞血瘀者。绿萼梅芳香性平,力缓而无耗气伤阴之害,癫痫患者气郁犯脾,伤阴者多用之。佛手、香椽性微温,舒肝理气,化痰和中,适用癫痫患者脾胃虚弱者,青皮性温,疏肝破气力强,能散结消积,食痫患者多用之。痰气郁结者用苏梗等。栀子、边翘,性味苦寒,对于心烦、失眠、口舌生疮者可解热郁,对于血瘀化热者用之合适。灯心草、白茅根清热利湿,令小便通畅,火热之邪蕴积多用之。
  痫为痼疾,多难速愈。患者虽见情志抑郁,气机不畅,临床也不可妄加疏导,而应给予柔缓、顺气之法。清热化痰,镇肝熄风之品,多药味凉味苦,久服碍胃伤脾,配用橘红、陈皮、佛手等柔缓顺气,并可纠正口味,另用山楂、麦芽、内金、莱菔子以开胃消食,且消食亦足以除痰,所谓无食不成痰也。山查入丸散可一药多能,药性平和,有消食积、化瘀滞的作用。

         三、 祛风熄风药分类施用

  平肝之品:平肝凉肝以熄内风,滋阴清热以消火势,这是治疗内风动越的大法之一。白羚羊解粉、天麻、生白芍、白菊花、钩藤、僵蚕、地龙、生地、玄参等皆为常用之药。
  白羚羊角,味咸、性寒,入肝、心经。能平肝熄风,清热镇惊。主治热病神昏痉厥,谵语发狂、惊痫搐搦。风痫、热痫、惊痫皆为常用。白羚羊角平肝凉肝功效独特,熄风、清热尤为擅长,是为平肝熄风的代表药物。如肝热得清,化火之源得以平息,肝风得平,相煽之势得以消褪,则痫作停止。现代药理研究认为此药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并能解热。实验表明羚羊解外皮浸出液能降低小鼠的朝向性运动反应,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可加速苯巴比妥及乙醚麻醉的开始速度,显著降低对五甲烯四氯唑、士的宁电休克的敏感性,但不导致肌肉松驰。黄羊解亦有类似作用,临床可代替羚羊角使用。有报道用生羊角粉制成糖衣片,日服4-9g,治疗癫痫患者246例,总有效率达87.5%。
  天麻,乃肝经气分之药,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主诸风湿痹,四肢拘挛,小儿风痫惊气。"《素问》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故天麻入厥阴之经而治诸病。据罗天益云:"眼黑头旋,风虚内作,非天麻不能治。天麻乃定风草,故为治风之神药。今有久服天麻药,遍身发出红丹者,是其祛风之验也。"《本草汇言》又说:"天麻主头风、头痛、头晕虚旋癫痫强痉,四肢挛急,语言不顺,一切中风、风痰。"实验研究证明,天麻有明显的抗惊厥作用,能够有效地制止癫痫样发作。近20年来,不少国内学者做过动物实验证明天麻有抗痫作用。
  钩藤,生惊,入肝、心经。能清热平肝,熄风定惊。主治小儿惊痫抽搐、成人血压偏高、头晕、目眩、妇女子痫等。《药性论》记载:"主小儿惊啼、瘛从热壅。"《本草汇言》记载:"钩藤,祛风化痰,定惊痫,安客忤,医疗痘厝之药也。"钱仲阳先生曰:"钩藤,温、平、无毒,婴科珍之。其性捷利,祛风痰、开气闭、安惊痫于仓忙顷刻之际。"《本草纲目》曰:"钩藤,手、足厥阴药也。足厥阴主风,手厥阴主火,惊痫眩晕,皆肝风相火之病,钩藤通心包于肝木,风静火熄,则诸症自除。"西医学研究证明,钩藤煎剂0.1g/kg给小鼠腹腔注射,能产生明显的镇静作用,但无明显的催眠作用,剂量加大25倍也不加强戊巴比妥的催眠、麻醉作用,即使加大剂量50-100倍也不能使翻正反射消失,亦不引起运动障碍,与现有的催眠药、镇定药似有不同。用大鼠的防御运动性条件反射也证明,钩藤煎剂1g/kg腹腔注射,可降低大脑皮层的兴奋性,表现在使部分大鼠阳性条件反向破坏,条件反向时间延长。
  白菊花,善清肝热,以熄风止痉。生白芍味苦酸性寒,和血泻肝以平肝之阳亢,并具酸甘化阴之效。僵蚕、地龙清其肝热,以定惊止痉,平肝熄风,并兼有通络的效能。生地、玄参养阴凉血,以取滋水涵木之用。
  镇肝之品:多用金石介贝。应用金石介贝之品,镇肝潜阳以熄风。药选既具重镇之效,又有降逆清热之功的药物。如珍珠母、青礞石、灵磁石、龙骨、牡蛎、生石决明、生赭石、玳瑁等。生赭石镇肝降逆,并能使冲上逆乱的气血下潜归经。生石决明、珍珠母具镇肝熄风潜阳的功效,但珍珠母入心、肝二经,遇有意识丧失者必应选用,此品还能镇心定惊。玳瑁性寒凉,味甘咸,具有清热解毒镇惊养阴的作用。
  珍珠母,味咸、性凉,入肝、心经,能平肝潜阳、清肝明目、定惊。主治癫狂、惊痫、头眩、耳鸣等。《饮片新参》记载曰:"平肝潜阳、安神魂、定惊痫、消热痞、眼翳。 "有学者报告用珍珠母为主药,随证加减,水煎服,每日一剂,治疗30例,痊愈28例,好转1例,无效1例。治疗时间最长者9天,最短者3天。
  灵磁石,味辛、咸,性寒,归肝、肾经。为补肾益精,重镇安神之品,用于肝肾阴亏,阴亏阳亢动风的癫痫抽搐。《名医别录》云"养肾脏……,小儿惊痫,炼水饮之",《本草从新》云"治恐怯怔忡",对于小儿惊痫较为适用,一般用量宜重,用量在10-30克左右,入汤剂宜打碎先煎,如入丸散内服,一定煅透入药。对于灵磁石张汤敏老师的治痫多加推崇,认为其能降低血液中铁离子的浓度,从而控制癫痫发作。在金石介贝之品中,多质重有毒,不可久服,唯独该药无猛捍之气,有补益之功。
  龙骨,味甘、涩、性平,入心、肝、肾、大肠经。能镇惊安神,敛汗固精,主治惊痫癫狂、怔忡健忘等。《本草经读》曰:"惊痫癫痉,皆肝气上逆,挟痰而归迸入心,龙骨以敛火安神,逐痰降逆,故为惊痫癫痉之圣药。"《本草思辨录》又曰:"龙骨,其用在心肝二经为多,能收敛浮越之正气,安魂魄,镇惊痫。"
  青礞石,味咸,性平,无毒,入肝、肺、胃经。能坠痰消食、下气、平肝,其气下行,主治癫痫惊狂、顽痰癖积。《本草纲目》:"治积痰惊痫、咳喇喘急。"临床多用于顽痰、老痰壅等塞于上所致的惊痫癫狂等症,有"治惊利痰圣药"之称,本品入煎剂宜包煎,入丸散可用至2g左右。有作者报告用青礞石93g,皂剂、蛇床子、僵蚕各62g,蜈蚣7条,胆星 45g,朱砂9g研细制蜜丸,每丸含生药1.25g,每次1丸,日服3次,治疗180例,其中单用上药者30例,总有效率为82.04%,余150例在原药基础上加服上药,总有效率83.33%。另有作者报告用青礞石18g,姜半夏24g,天南星21g,海浮石18g,沉香9g,生熟牵牛子各45g,炒六曲120g,分别为粉,混匀,为1粒,每料药再加白面600g,捣匀加水制成薄饼,成人烙饼(使微焦)20个,小儿1-3岁者烙饼40个,4-7岁烙饼 30个,8-15岁烙饼25个。每晨空腹1个,用白开水送下。服药期间,不得中断,其治疗痫证139例,结果痊愈93例,有效34例,无效12例。
  朱砂,味甘,性凉,有毒,入心经。能安神、定惊、明目、解毒。主治癫痫、惊悸、心烦、失眠等。《本草钢目》记载有"治惊痫、解胎毒痘毒,躯邪疟。"《本草纲目》又言:"朱砂,入心可安神而走脉,……故可以镇心逐痰、祛邪降火,治惊痫、杀虫毒。"《圣济总录》记载用丹丸治疗风邪诸痫,狂言妄走,精神恍惚,思虑迷乱,乍歌乍哭,饮食失常,疾发仆地,口吐白沫,口噤戴眼,年岁深远者,取辰砂一两,酸枣仁、乳香各半两。上三味合并令匀,先令病人尽量饮酒沉醉,次取药五钱,酒一盏,调下,于静室中安睡,勿令惊动。有学者用加味磁朱丸(磁石、朱砂、生赭石、南星、半夏、全蝎、蜈蚣、白芍、神曲、甘草)治疗癫痫30例,23 例发作停止半年以上,好转4例,无效3例。本品用量宜小,研末入散剂,不宜久服,以防中毒。
  平肝与镇肝两类药物均用于风动的急症,但具体应用尚有一定的区别。平肝药物多用于阴虚阳亢,化火生风,肝风内动,或肝风易动之体,或肝阳亢盛肝风已动之患。平肝法所用药物性较平和,质多较轻,植物类、虫类居多,尚有清热养阴的作用。镇肝药多用于阳亢冲逆,肝风狂越,血之与气并走于上的重症肝风,非重镇不能潜阳,非镇肝不能熄其风势,药选矿物类、贝壳类居多,质虽重,而性非峻猛,故无遗害,有是证则放胆用之,可镇风邪浮摇之势。
  搜风止痉多用虫药:痫发,肢体抽搐,不唯熄风,还要止痉,而虫类药是为常用。虫药如蜈蚣、僵蚕、全蝎等不但具搜风祛风作用,特有驰缓神经的功用。我在痫速康的系列方药中,实证者多伍虫药,恽树珏在《惊风成方说》甲篇列惊风成方21首,其中论及"凡全蝎、蜈蚣、僵蚕、靳蛇、虎睛,乃驰缓神经之正药,抽搐拘挛,撮口直视,得药可制止"。综观现今,许多医家对虫类药治痫也较推崇并积累了宝贵经验。
  僵蚕,亦名白僵蚕,味辛,咸,性平。入肝、肺、胃经。本品辛能发散,盐能软坚,为祛岗解痉、化痰散结之药。主治惊痫、中风、失音等。《本经》云"主小儿惊痫夜啼。"实验证明,僵蚕有催眠与抗惊厥作用。僵蚕醇水浸出液给小鼠皮下、腹腔注射或灌服,或给家兔静脉注射,均有催眠作用。小鼠灌服2.5g/kg,皮下注射0.25g/kg,其催眠作用与皮下注射苯巴比妥50mg/kg的效力相当。小鼠灌服100%僵蚕煎剂,能降低士的宁所致小鼠惊厥的死亡率。古代以僵蚕配紫苏子、牛蒡子、朱砂治疗癫痫,近年研究以僵蛹为代用品,即用白僵菌接种蚕蛹,使发病而成僵蛹,实验证明,僵蛹有一定的退热、止咳、化痰、镇静、止抽、消肿以及调节神经、参与脂肪代谢等作用。并能对抗硝酸士的宁引起的小鼠惊厥,应用于临床,20例中有10例癫痫发作间隙延长,抽搐次数减少。有研究报告以脱脂僵蛹片(国产商品名为痫瘫宁)治疗各型癫痫100例,总有效率77%,以后研究还证明,僵蚕和僵蛹中抗士的宁的有效成分是草酸铵,草酸铵对癫痫大、小发作均有一定疗效。
  全蝎,亦名全虫,如单用尾,名为蝎尾,味咸,辛,性平,有毒。入肝经,能祛风、止痉、通络解毒。主治惊风抽搐、癫痫等。《本草求真》记载"全蝎,专入肝祛风,凡小儿胎风发搐,大人半身不遂,口眼呐斜,语言謇涩,手足搐掣等。"本品止痉作用较僵蚕强,且可攻毒散结,本品有毒,量宜控制。实验证明,东亚钳蝎毒和从粗毒中纯化得到的抗癫痫肽有明显的抗癫痫作用。东亚钳蝎毒和抗癫痫肽均有使癫痫的潜伏期延长,发作程度减轻,平均总持续时间缩短,与苯妥英钠、卡马西平和抗痫灵相比,抗癫痫肽作用强、用量小、毒性低。
  蜈蚣,味辛,性温,有毒。入肝经。能祛风、定惊、攻毒、散结。主治中风、惊痫、破伤风等。《医学衷中参西录》记载:"蜈蚣,走窜之力最速,内而脏腑,外而经络,凡气务凝聚之外皆能开之,……其性尤善搜风,内治肝风萌动,癫痫眩晕,抽掣瘛从,小儿脐风;外治经络中风,口眼呐斜,手足麻木",本品镇镇惊作用较全蝎为强,用量宜轻,入煎剂3g左右,散剂减半。据药理实验研究,止痉散(全蝎、蜈蚣)每天1g,连服1、3、9天后,对上学地阿佐、士的宁、烟碱的半数惊厥量引起的小鼠惊厥均有对抗作用,在同剂量的蜈蚣对抗上述3种药物惊厥效价比全蝎高。
  地龙,亦名蚯蚓。味咸,性寒,入肝、脾、肺经。清热、平肝、止喘、通络、利尿为主要功效。性善走窜,能引药直入病所,咸寒而降泄,既能熄风止痉,又能清热,主治惊风抽搐、高热狂躁等。实验研究证明,地龙提取液对小白鼠及兔均有镇静作用,对戊四氮及咖啡因引起的惊厥及电惊厥均有对抗作用,但对士的宁引起的惊厥则无对抗作用。有报告认为,地龙中所含的琥珀酸有解痉、治疗癫痫的作用;并有中枢神经抑制作用。实验证明,给小鼠、大鼠等动物腹腔注射琥珀酸,能保护动物对抗高压氧引起的惊厥,并能使化学物引起的小鼠惊厥出现明显延迟。
  蝉蜕 ,味甘咸,性凉。入肺、肝经。能熄风止痉、疏散风热。主治小儿惊痫等。《药鉴》记载"蝉蜕气寒、味甘咸,无毒。主治小儿惊痫夜啼,大人眼目赤肿。"现代药理实验证明,蝉蜕及五虎追风散因马钱子碱、可卡因及烟碱等引起惊厥死亡,部分消除烟碱所引起的肌肉震颤,五虎追风散还能对抗卡地阿佐引起的惊厥死亡。

             四、 豁痰化浊药

  痫病由于痰者甚多。风夹痰浊或痰热互结,闭窍匿神,脑气与脏气不相顺接,一遇诱因而发痫证,或神识昏蒙,或四肢抽搐,凝视呆滞,口吐痰涎,或胸脘痞满,喉中痰鸣,痰湿内盛,气机失降,则舌苔腐腻或似豆腐渣状。此时主用豁痰化浊法,但治痰之法,下气为上。庞安时谓"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亦随气而顺矣",所以攻下、调气皆是祛痰之法,当需互参。药用节菖蒲、胆南星、半夏、草果仁、天竺黄、竹沥水、海浮石、化橘红等。
  石菖蒲,味辛、性微温,入心、肝、脾、胃经。本品气味芳香,能宣窍化浊,兼祛痰湿,但尤以豁痰化浊见长。能开窍宁神、豁痰、理气、活血、散风,主治癫痫、痰厥等。现代药理实验研究,菖蒲有镇静作用,煎剂或挥发油均有使小鼠自发活动减少,解除单笼饲养小鼠的攻击行为,亦能延长戊巴比妥钠所致的睡眠时间,对阈下催眠剂量的戊巴比妥钠有协同作用。此外,尚能显著延长戊巴比妥钠的麻醉时间。研究表明,挥发油中的细辛醚是镇静的有效成分,但除去挥发油后仍有镇静作用,提示其镇静万分不只一种。
  石菖蒲煎剂对戊四氮引起的小鼠惊厥有一定的对抗作用,与对照组相比,能使自主活动减少,抽搐开始时间推迟,抽搐鼠数较少,除去挥发油的水煎剂亦有作用。有作者报道,用石菖蒲煎剂,每30ml含生药干品9g,每次10ml,口服3次,30天为1疗程,可连续服用。治疗60例,显效17例,有效28例,无效15例,对原发性癫痫和颅外伤所致症状性癫痫疗效较好。天竺黄、竹沥油常作为豁痰化浊的代表药。化橘红与胆南星均能燥湿祛痰,但化橘红通调理脾胃气机,化其痰湿浊邪;胆南星则专祛风豁痰,走窜经络,通闭塞之窍。
  天南星,亦名虎掌、虎膏等。味苦、辛、性温、有毒,入肺、肝、脾经。能燥湿化痰、祛风定惊。本品能祛经络之风痰而解除痉挛,故可用于风痰壅所致的抽搐伴头晕、目眩、胸闷纳呆等症者。实验证明,天南星煎剂给大鼠和家兔腹腔注射,能使其活动减少、翻正反射迟钝。给小鼠腹腔注射能显著延长环已巴比妥惊厥作用。临床上一般用胆南星为多,主要清化痰热、熄风定惊,而燥烈之性大为减弱,癫痫抽搐,痰热神昏者,常与牛黄、天竺黄、全蝎等同用。
  半夏,味辛性温,有毒,归脾胃经。本品具有辛散温燥的特点。能行水湿,降逆气,凡脾湿生痰,或痰湿上犯致的癫痫均可使用本品。半夏因加工炮制的不同,其功能亦有所差异。法半夏偏于燥湿健脾;清半夏长于化痰;姜半夏善于止呕;半夏曲化痰消食。南星与半夏均为燥湿化痰之品,对于脾虚湿痰,两者可同用。然半夏专理脾胃湿痰,南星辛散之力胜过半夏,主入肝经,善治经络风痰。临床治痰,属湿痰者,以半夏为君,南星佐之;风痰者,南星为君,半夏助之,诚如《本草汇言》云"天南星,开结闭,散风痰之药也。但其性味辛燥而烈,与半夏略同,半夏之性,燥而稍缓,南星之性,燥而颇急;半夏之辛,劣而能守,南星之辛,劣而善行。若风痰湿痰,急闭涎痰,非南星不能散。
  草果仁,性辛温,归脾胃经,具燥湿祛痰,消食化积之功,其味芳香扑鼻,且能增食欲,临床凡痰痫、食痫见中焦湿不化,伴有舌苔白厚腻者,加草果仁6-10g,化湿浊之功效非常明显。

        五、 活血化瘀、通络活络药

  活血化瘀为癫痫常用之法,肝风妄动,扰乱气血,内则清窍气血瘀滞,外则肢体筋脉失控,故见神识昏蒙,或呆滞,肢体抽搐拘挛,舌质暗,边现瘀斑等症,此时宜用活血化瘀之法,可化神明之府的瘀滞,开诸经络的闭塞,舒指趾的拘挛,是谓癫痫主治的大法之一。
  药选全川芎、当归、干漆、茺蔚子、三七、丹参、赤芍、桃仁、红花、丹参、琥珀、川牛膝、乳香、没药等药,其中当归祛瘀血、养新血,又能补血,一药而多能,川芎上行头目,畅血之气,为血中气药,当归、川芎配伍,能上开脑络之瘀闭,外舒肢体筋脉之拘挛,效果较好;红花辛香走窜,活血通经脉,以通经络之不利,达四肢祛瘀血,桃仁甘苦相兼,性平濡润,祛瘀血,润肠道,治四肢麻木,大便燥结,桃仁、红花相伍,辛润结合,功效益彰;川牛膝引血下行,以化脑脉之瘀滞,并通利四肢关节。丹参、乳香、没药合并,组成了张锡纯的活络效灵丹,用于活血化瘀,通络止痛,尤见其长。干漆味辛苦,有毒,辛温散结,入肝经血分,能活血通第,祛瘀破积,还可导滞杀虫,张元素云其可"削年深坚结之积滞,破日久凝结之瘀血",癫痫病久,舌质紫暗,瘀象明显者,可用本品,虫痫者也可配合其它药物使用本品。一般入丸散剂,用量1-3g。茺蔚子即益母草的果实,性味功效与益母草相似,兼有凉肝明目、益精养血之功,为"行中有补"之品,所以临床上对于血热有瘀,或阴虚血瘀者多配用本品。三七《本草纲目》载其有"止血、散血、定痛"之功,其活血散瘀功效甚强,尚有止痛之功,适用于外伤致痫日久病深者,临床既可以三七粉冲服,用量一般3g左右,也可汤剂煎服。丹参为活血通络的常用药物,以于瘀痫常多配合其它药物使用,但根据临床体会,丹参性平无毒,用量宜重,成人日用量可至 30g。水蛭《神农本草经》称其"治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利水道",对于该药临床文献多称其力峻、有毒,临床使用有畏惧之感,多不敢大胆采用。当今对于水蛭的临床使用报道愈来愈多,特别是对于中风病治疗的报道,取得了满意的临床疗效。在痫病临床上,对于瘀痫应用一般活血通络药物疗效不明显者,我多加用水蛭等破血力峻之品,发现临床疗效提高,也未见明显毒副作用。对于水蛭的使用,我们一般用其1-3g干粉入丸散。张锡纯治脑病尤推崇牛膝,《医学衷中参西录》云"牛膝善引上部之血下行,为治脑充血证之好品",共镇肝熄风汤、建瓴汤均重用本品。牛膝活血化瘀通络,引血下行,治疗脑部疾患,对于热痫、风痫、瘀亲可引热,引血下行,故配合其它药物尤为多用。
  桑枝通利关节,善通上肢之经络,兼有祛风清热之功;桑寄生养血通络,犹善通下肢之经脉,兼有补益肝肾之效;天仙藤、忍冬藤、鸡血藤、海风藤、伸筋草,主用通经活络,其中天仙藤尚能理气活血而利关节,鸡血藤又兼补血活血,舒筋活络,就老人、虚人、血不养筋的经络不通者尤宜;忍冬藤兼有清热通络,用于经络闭塞,风湿痹者较好;络石藤、伸筋草专于舒筋活络,用有舒筋通络、搜剔经脉络道之能;蜈蚣、全蝎、小白花蛇对痫病的痉挛抽搐具有卓越之效。
  临床上使用活血化瘀药物常与通经活络药物结合运用,但据证用药则各有侧重。活血化瘀类药兼有补益行气,推陈致新的作用,其药多气味芳香,而通经络之法则以疏通经络、舒展筋脉,通利关节为其主要作用。它能使瘀滞的经络得以疏通,拘挛的筋脉得以舒展,屈伸不利的关节得以通利,其用药大都是能够镇惊熄风,平肝潜阳,通经祛痰,舒筋活络,活血除滞的藤类之品。

             六、 滋补肝肾,填精补髓药

  癫痫病急性期缘气血逆乱,损血耗精,至休止期多见虚证,小儿可有五迟、五软等症,成人兼有气短懒言、神疲倦怠、眩晕耳鸣、肢体乏力、腰膝酸软等症,治用益养肝肾药物,可使肝血得以濡养,肾精得以填充,元气得以恢复,诸症得以缓解。药用蒸首乌、枸杞果,入肝、肾两经,有补益肝肾,养血祛风的作用,本品不寒、不燥、不腻为滋补良药,对于小儿或成人虚痫阴精不足者尤为适用。枸杞果补益肝肾之精血,兼能明目,多与地黄、麦冬合用,治疗肝肾阴虚,腰膝酸软、视物不清等症。龟甲胶系用龟甲煎而成,滋阴作用较龟甲为强,使用于阴虚阳亢,虚风内动所致的抽搐、瘛从等症,一般用量为3-10g,烊化冲服。其中杜仲还有通血脉、利关节之功;怀牛膝强筋骨、舒筋脉;女贞子尚能安五脏、强腰膝、明耳目。紫河车药力缓和,性温不燥,可作为虚痫久服补益之品。

        七、 补益气血重在健脾,当需久服

  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临床凡见气血虚少等症,应以健脾益气为主,常选用太子参、沙参、黄芪、白术、白扁豆、大枣之品。用太子参、北沙参益养正气,用于气血不足之症,太子参功同人参而力弱,此药益气而不燥,养阴而不腻,无助阳动风之害,北沙参补养肺气,益脾养肾,二者合用,用补气而养血,补阴而制阳之功。太子参、北沙参合用补气之功胜过黄芪,而元黄芪升阳助火之弊,可谓痫病气虚补气之良药。白扁豆补虚不腻,化湿不燥,故常用于治疗痫病脾虚有湿之症,此外本品尚有解毒之功,可解酒毒、河蟹、鱼毒及一切药毒。大枣补中益气,养血安神之药,又有缓和药性的作用,现代药理学研究比较深入,临床对于脑病的补益作用多用有争议,主要表现在升阳助火方面,所以临床应用时可佐以阴凉之品,避其温燥之性。
  患者阳虚甚,或痫病发作持续状态呈气脱者,见神志昏愦,面红如妆,目合口开,鼻鼾息微,手撒肢冷,汗出如油,二便失禁,脉微欲绝等症,此属阴竭于下,阳厥于上,阴阳互不维系,真气外泄,阴阳将要离决,元气败脱之症,治疗急用益元固脱之法。药用生晒参、西洋参、当归身、沙参、枸杞果、蒸首乌、阿胶等,其中生晒参、西洋参、沙参益养元气,固摄真气,生津固本,养阴育阳,即"益补阳者,阴中求之"之意。当归身擅长补血、养血守中,使营血顺行枸杞果、蒸首乌补肝肾,益精血,枸杞能固阴阳之根,使阴阳交互而不致分离相失。阿胶滋阴补血,又善止血,用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出血证效果较好。诸药配合,以期救阴阳离决之逆,固元气欲脱之势,在和醒脑开窍等法的相伍下,尚有使凶险病热险为夷,脱绝之证转危为安的希望。
  痫病阳虚或阳脱者,本人主张慎用桂附之类回阳,桂附辛温大热,性刚烈,而癫痫之病,多因肝肾阴虚,阳亢为害,或以气阴两虚为本,按"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之理,若用桂附之类,易致耗津损液,有由伤阴而致动风、动血、助火之弊,甚而首乌等补益固摄元气,养护真相阴,阴中求阳,使阴复阳回。
  癫痫一病由于病情变化迅速,牵涉多个脏腑,虚实夹杂,寒热交错,阴阳易变,因此上述七类药物难以概全,具体运用亦非孤立不变。如临床见有肝风内动又兼经络瘀滞,治遵"急则治标"的原则,先以平肝熄风为主,待内风平熄,继以疏通经络,终以补益肝肾之法收功。又如既有气阴两虚,又兼气滞血瘀,腑实痰热,治当急用通腑化痰之法,使腑气通顺,浊邪得降,再用补益、化瘀相兼治之。总之,病情千变万化,错综复杂,治疗用药应权衡轻重缓急,随机应变,谨守病机,审因论治,据证立法,依法组方遣药,做到理、法、方、药完整统一,体现辨证论治之精髓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0-11-03 21:17

患者评价
  • 默认头像
    游** 2015-04-10

    感恩感谢您的分享。阿弥陀佛!

  • 默认头像
    游** 2012-03-28

    谢谢

  • 默认头像
    游** 2011-10-12

    感谢李医生无私奉献

  • 默认头像
    游** 2011-01-20

    谢谢 。。

李振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李振光大夫电话咨询

李振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李振光大夫

李振光的咨询范围: 癫痫,失眠,头痛,眩晕,中风,抽动症、多动症、痴呆、精神心理障碍 更多>>

咨询李振光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