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韵平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4.5

在线问诊量 474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樊韵平

樊韵平

主任医师 教授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临床感悟

喉癌与吸烟的一点感慨

发表者:樊韵平 778人已读

今天做“喉(癌)全切+双侧颈淋巴结清扫+气管造瘘”。算是个大手术了。

听住院医师说,想到今天手术后,将再也没办法吸烟了,这位患者昨天傍晚在楼下不停地吸了两个小时香烟。

年轻人说:他都这样了,还是断不了吸烟,唉?!…。

我说:他的生命之烛可能已经没什么火力了,就靠这两口烟硬撑着了吧?!

患者61岁,吸烟四十多年。外貌形销骨立、萎靡枯干。喉癌+肺癌、从贵州乡下来中山七院耳鼻喉科做手术。没有医保。早年做过13年的矿井采煤工。

体力劳动者吸烟者多。半是无知…半是苦闷!落后的小农经济下,很有可能付出最后一口气力,也不过是仅得隔夜的粮米。在工业之神和科学之神的光芒到来之前,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一个苦字!

有谁意识到:五千年的“文明史”,同时也是一部“饥荒史和杀戮史”?!所谓的汉唐盛世,大概也仅仅是庙堂之上肉食者的盛世!绝大多数老百姓,也不过是吃了几年饱饭!

虽然、我没有下过矿井,但可想而知、下小煤窑十三年,劳累、孤寂、恐惧…!黑暗的地下、就靠着“一口烟”撑着,给妻儿挣口饭吃吧?在这样的境地下,我可以“哀其不幸”,未必敢“怒其不争”!

今天手术后,他将再也没办法吸烟了。希望、生命之火的余烬,还有若干的热力!

这不是为嗜烟者的辩护词,而是一个外科医生在职业的视角下,对尘世的一丝慨叹!

我曾任“控烟协会”副主席…!

本文是樊韵平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预约就诊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0-06-18 13:39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樊韵平大夫电话咨询

樊韵平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樊韵平大夫

樊韵平的咨询范围: 鼻窦炎,喉咽反流,中耳炎

咨询樊韵平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