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喜双_好大夫在线

宮喜双

主治医师 讲师

安阳市妇幼保健院 妇产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315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宮喜双

宮喜双

主治医师 讲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诊前须知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对妊娠结局的影响

发表者:宮喜双 2890人已读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对妊娠结局的影响
王曌华,张建平
摘要: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是产科的常见病,最常见病因为 Graves 病。国内报道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发病率为 0. 1% ~ 0. 2%。该病可以导致妊娠相关并发症的发生风险增加,导致流产、早产、胎儿生长受限、妊娠期高血压疾病以及低出生体重儿等不良妊娠结局。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宮喜双
关键词:
妊娠;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妊娠并发症
中图分类号: R714. 256 文献标志码: C
Abstract: Pregnancy with hyperthyroidism is a com-mon disease of obstetrics. The most common cause isGraves disease. Hyperthyroidism occurs in 0. 1% to0. 2% pregnancies in China. Pregnant women withmay be at increased risk of fetalloss,fetal growth restriction,premature labor,pre-
eclampsia,having low birth weight infants and other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s.
Keywords: pregnancy; hyperthyroidism; pregnancycomplication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甲亢) 是指由于甲状腺本身或甲
状腺以外的多种原因引起的甲状腺激素增多,进入循环血
中,作用于全身的组织和器官,造成机体的神经、循环、消化
等各系统的兴奋性增高和代谢亢进为主要表现的疾病的总
称。育龄妇女甲亢的患病率较高。甲亢最早曾被描述为
“产后 3 个月巨大甲状腺肿”,表现为罕见的“双侧颈动脉
怒张、突眼、易怒和悲伤等”。妊娠作为妇女一生当中的一
个特殊时期,可以使孕妇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系统处于
一种特殊的应激状态,妊娠这一生理状态和甲亢这一病理
状态可以相互影响,产生一些妊娠期特有的合并症和并发
症,对母胎造成各种影响,本文将详细阐明。
1 妊娠合并甲亢的发病率
研究表明,约 0. 8%的妊娠妇女合并甲状腺疾病,甲亢
约占0. 2%,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甲减) 约占0. 6%。与正常
年龄组的正常人群相比,发病率明显降低,可能与甲状腺功
能异常使生育能力下降有关。妊娠期患者约占甲状腺疾病
患者的 1%[1]。
目前妊娠期一般将促甲状腺激素和血清游离甲状腺素
作为妊娠期甲状腺功能的主要筛查指标,而甲状腺过氧化
物酶抗体的水平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
妊娠合并甲亢是仅次于妊娠期糖尿病引起孕妇及胎儿
死亡率升高的主要原因。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发病率有
所不同,美国报道的发病率为 0. 1%,英国为 0. 2%,非洲为
1. 3%[2]。我国报道为 0. 1% ~0. 2%。
年轻女性发生甲亢最常见的原因为 Graves 病[3]。妊
娠期间,Graves 病导致的甲亢发生率 0. 1% ~ 0. 4%。其次
妊娠早期最为常见的甲状腺疾病是暂时性的妊娠期甲亢,
在欧洲其发生率 2% ~ 3%,在南非发生率更高。据报道,
早孕期 70%的妊娠合并甲亢是由于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
( HCG) 升高导致的暂时性的甲亢。Tan 等[4]发现,妊娠剧
吐引起的一过性甲亢,血清游离甲状腺素水平通常在孕 15
周时自然恢复到正常水平,妊娠期其他原因导致的甲亢较
少见。在欧洲,大约少于 5% 的病例是由于单独的毒性腺
瘤和多结节的毒性甲状腺肿所致; 妊娠期亚急性甲状腺炎
很少见。据报道,妇女未诊断的甲亢发生率约 4. 7/1000,
并且 0. 2%的患者孕前已被诊断并治疗。
2 妊娠合并甲亢对妊娠结局的影响机制
在妇女妊娠过程中,母体甲状腺出现一系列适应性生
理变化,包括甲状腺组织增大、甲状腺血流量增多、甲状腺
激素水平和甲状腺免疫微环境的特异性改变等,上述伴随
妊娠的生理变化对母婴健康至关重要,影响着各种并发症的发生。
2. 1 妊娠对甲状腺的影响 妊娠期甲状腺受胎盘激素的
影响,处于相对活跃状态,孕期甲状腺体积较孕前增大
30% ~ 40% ; 且随着妊娠的进展,由于自身免疫作用的增
强,往往使甲亢的病情有不同程度的变化,从而使妊娠与甲
亢相互影响[5]。( 1) 由于肾小球滤过率和肾脏碘清除率增
加,碘的代谢加快。理论上,这会引起甲状腺聚碘的减少及
甲状腺激素释放减少,导致促甲状腺激素( TSH) 增多,引起
甲状腺一定程度的肿大。( 2) 甲状腺结合球蛋白( TBG) 在
肝脏中合成,雌激素通过降低其唾液酸化作用的程度而延
长 TBG 的半衰期,从而更多的甲状腺素( thyroxine,T4) 与循
环中 TBG 结合。循环中总甲状腺素随 TBG 的增多而增加,
但游离的、有生物学活性的 T4保持在正常代谢范围内。
( 3) 妊娠 16 ~20 周时 TSH 对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 thy-
rotropin-releasing hormone,TRH) 的反应性增强,可能与雌激
素对垂体的影响和内源性 TRH 的升高有关。( 4) 孕期血清
HCG 水平升高,HCG 的 α 亚基与 TSH 的 α 亚基相同,两者
受体结合存在交叉反应,HCG 与 TSH 受体有低度亲和力,
有内在的促甲状腺活性,可使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研究
表明,游离甲状腺素轻微升高( 尚在正常范围) 以及较低的
TSH 水平,与妊娠早期 HCG 出现高峰的时间相一致。( 5)
人类免疫调节包括 Th1 与 Th2 的平衡,Th1 主导细胞免疫,
Th2 主导体液免疫。成功的妊娠是 Th2 型免疫,使得作为
半同种异体移植物的胎儿可以被母体所容受。这可以使
Graves 病以及其他的免疫性疾病在妊娠初期有所减轻。孕
前发生的甲亢在妊娠期间有可能缓解,但是在产后,当机体
的免疫状态恢复成 Th1 型免疫时,仍会复发。因此,当妊娠
合并甲亢的原因是 Graves 病时,甲亢症状可在妊娠初期加
重,随后有所缓解,分娩后再次加重。这是由免疫因素和
HCG 共同作用所致[6]。
2. 2 妊娠期甲亢对妊娠并发症的影响 妊娠合并甲亢的
高代谢率使机体处于负氮平衡及交感神经兴奋性增强状
态,故可对母儿造成严重危害。
妊娠合并甲亢时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会发生以下变
化。( 1) 增加神经、肌肉的兴奋性,使机体耗氧增多,影响
整个机体的能量代谢。( 2) 去甲肾上腺素和血管紧张素亦
增加,使体内血管痉挛,宫缩加强。( 3) 抑制垂体分泌促性
腺激素,影响三羧酸循环的氧化磷酸化过程,使得能量不能
以 ATP 形式储存而被耗尽,易发生胎盘功能低下。( 4) 可
导致心血管系统等的器质性病变,导致甲亢性心脏病; 由于
妊娠期血容量增多与并发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出现心力衰
竭与甲亢危象的风险大,直接威胁母儿生命安全。
妊娠早期的甲亢可增加治疗性人工流产率。

有甲状腺激素抵抗的妇女( 甲状腺激素以及促甲状腺激素的水平过
高不是由于免疫因素所致) 流产率较高,提示甲状腺激素
对于胚胎有直接的毒性作用。孕早期的甲亢可使自然流产
率及治疗性人工流产率增加至 25. 7%[1]妊娠中、晚期甲
亢主要影响胎儿、胎盘的正常发育,母体甲状腺分泌过多会
抑制腺垂体分泌促性腺激素的作用,影响三羧酸循环的氧
化磷酸化过程,使胎盘能量不足、胎盘功能低下,胎儿生长
受限的发生率增加。引起胎儿生长受限的 4 个因素为: 孕
妇甲亢持续时间≥30 周,Graves 病病史≥10 年,毒性弥漫
性甲状腺肿在 20 岁以前发病,分娩时孕妇 TSH 受体抗体
水平≥30%[7]。多数学者认为,妊娠期甲亢血清甲状腺激
素水平升高可使神经、肌肉兴奋性增高,机体耗氧增加,去
甲肾上腺素和血管紧张素增加,引起血管痉挛和宫缩加强,
导致流产、早产、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生。由于妊娠期血
容量增加,引起充血性心力衰竭。胎盘功能低下、孕妇并发
症增多,增加了围产期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妊娠合并甲亢导致的早产与宫内供血、供氧不足致内
源性前列腺素 E2分泌增加,进而诱发宫缩有关。此现象已
在动物实验证实。甲亢所致的母体长期交感神经兴奋、耗
氧量增加、ATP 储存减少,胎盘-胎儿能量供应不足而导致
缺氧,致胎儿生长受限,从而进一步造成低出生体重儿等发病率增高。
妊娠合并 Graves 病时,相关的免疫球蛋白能通过胎盘
导致胎儿及新生儿甲亢,胎儿甲亢会导致早产、颅骨早闭、
眼球突出、胎儿水肿、肝脾肿大、血小板减少。
2. 3 妊娠合并甲亢对产程和分娩的影响 妊娠合并甲亢
并不是剖宫产的指征。但因其可导致严重并发症增加,故
会相应增加剖宫产率。在少数案例中,分娩、剖宫产以及感
染可以使甲亢加重,诱发甲亢危象的发生。
甲亢经药物控制良好者,产程和分娩不会有太大风险。
但是病情控制不满意或未用药者,产程和分娩有诱发甲状
腺危象的可能。患者可能会出现甲亢的极端症状,尤其是
心血管症状( 心悸、心动过速和快速心室率房颤) 。如果症
状严重,可能会出现高心排出量心衰。脉压常升高,但是血
压多为正常。如果症状持续时间长,可能会发生休克。一
般都会出现发热,多在应激几小时开始出现,体温呈进行性
升高,可超过 40℃。精神异常也常出现,包括不安、精神错
乱、惊厥和昏迷。也可出现严重腹泻、恶心、呕吐和非特异
性的腹痛。如果怀疑甲亢危象,则应及时治疗。
3 妊娠合并甲亢对妊娠结局影响的循证医学依据
妊娠合并甲亢会导致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包括流产、
胎儿生长受限、早产、胎盘早剥、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子痫前
期、感染和围产儿死亡率增加。Millar 等[8]为了研究妊娠
合并甲亢对于新生儿体重以及母体子痫前期发病的影响,
将 181 例妊娠合并有甲亢的妇女分为 3 组,孕期和分娩时
甲状腺功能( 甲功) 均控制正常的控制良好组( 34 例) ; 孕
期患有甲亢但在分娩时甲功控制正常的孕期控制良好组
( 90 例) ; 孕期和分娩时均为甲亢状态的未控制组( 57 例) 。
发现与正常妊娠的妇女相比,低出生体重儿的发生风险在
控制良好组为 0. 74( 95%CI 0. 18 ~0. 38) ,孕期控制良好组
为 2. 36( 95% CI 1. 36 ~ 4. 12) ,未控制组为 9. 24( 95% CI
5. 37 ~ 15. 6) 。重度子痫前期的风险在未控制组较控制良好
组显著升高( OR = 4. 74,95% CI 1. 47 ~ 19. 7) 。升高的
TSH 受体抗体水平与子痫的发病无关。该研究证明了治疗
妊娠合并甲亢能改善预后。这一结论同样由另一项研究证
实,这项研究表明甲亢未控制者死产率为 24%,而接受治
疗者仅为 5% ~ 7%; 治疗还使早产发生率从 53% 降低到
9% ~ 11%[1]。Pillar 等[9]进行了一项回顾性研究,收集了以色列 19
年间 185 636 名单胎妊娠妇女,其中甲亢的发病率为
0. 1% 。发现以下危险因素与甲亢显著相关: 胎盘早剥、剖
宫产率以及母体年龄。正常组与甲亢组孕妇围产结局无明
显差异。并且,甲亢是剖宫产的独立危险因素,控制混杂因
素后,合 并 甲 亢 组 和 对 照 组 剖 宫 产 率 分 为 20. 1% 和
13. 1% 。复发性流产、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生率在妊娠
合并甲亢组明显升高。新生儿结局例如 1 min Apgar 评分、
5 min Apgar 评分、先天畸形以及胎儿生长受限的发生率在
两组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虽然以前研究认为,妊娠合
并甲亢的妇女胎儿生长受限的发生率会明显升高,但在该
研究中甲亢组和对照组间无明显差异。这可能是由于孕期
甲功控制良好从而降低了其他合并症的发生。
Hamburger[10]的一项回顾性研究,纳入 11 项报道,共
249 例患者,死胎或死产的发生率为 5. 6% ,且有 5% 发生
了胎儿或新生儿畸形。一项随访超过 12 年,纳入 60 例病
例的研究发现,分娩时的甲功生化水平与妊娠结局相关。
早产、新生儿死亡率和母体心衰的发生率在未治疗的甲状
腺毒症患者或者妊娠首次诊断甲亢的患者中更为常见。
充血性心衰在妊娠合并高血压的孕妇中以及手术分娩
的孕妇中更为常见。在出现心脏症状的孕妇中,超声心动
图可以检测到各种程度的左心室功能不全,这些改变可逆,
当甲状腺功能正常后,在数周内仍然可以被检测到。尽管
甲状腺水平正常,仍可以检测到外周血管阻力减小以及心
输出量增加。当患有子痫前期时,妊娠合并甲亢的孕妇在
分娩时或者合并有间接的合并症,例如贫血和感染时,可以
出现左心室失代偿。
妊娠合并甲亢的孕妇妊娠结局取决于其代谢是否得到
了很好的控制。在未治疗或未很好治疗的甲亢孕妇中,子
痫前期、心脏衰竭的发生率高达 17% 和 8%。甲亢控制不
良的孕妇较甲亢控制良好的孕妇重度子痫的发生风险增高
达 5 倍。甲亢危象可发生在未治疗的孕妇中,甲亢性心脏病较
甲状腺危象更多见,是甲状腺素长期对心肌作用的结果,特
征性表现是类似于长期运动的高排出量状态,而正常孕妇
也有这种效应,所以这些因素可以叠加和协同。有报道强
调,未经治疗的甲亢,特别是妊娠期持续时间较长者,可能
导致子痫前期和心衰的危险性增加。据报道,妊娠期甲亢
未经治疗,妊娠早期胎儿死亡率为 5%,与一般人群相似,
但是妊娠晚期胎儿死亡率是一般人群的 4 倍多( 6. 6% vs.
1. 6% )[5]。死产和早产率均显著增加,且可能会发生非免
疫性胎儿水肿。然而大多数研究表明,胎儿先天异常的发
生率未见增加。
早期研究显示,当碘疗法联合或者不联合甲状腺切除
术作为甲亢的惟一治疗方式时,孕妇和胎儿有较高的发生
率和死亡率,甲状腺毒症的发生率接近 70%,围产期的死
亡率约 7%; 自然流产的发生率也很高[11]。有研究发现,
当孕妇在 20 岁前就已经出现 Graves 病,病程超过 10 年,并
且在妊娠期有超过 30 周的时间都处在甲状腺毒症的情况
下,小于胎龄儿的发生率会明显增加。另有研究发现,如果
孕母在受孕时就患有甲亢,流产率为 25. 7%,早产率为
14. 9% ,甲功正常的孕妇则分别为 12. 8% 和 9. 5% 。在一
项回顾性的研究中,188 例患有甲亢的妇女,如果在妊娠晚
期仍患有甲亢,则低出生体重儿的发生率增加 4. 1 倍,且独
立于其他的危险因素存在[12]。
子痫前期是妊娠合并甲亢的最常见并发症。除了国外
的报道外,国内学者研究显示,在妊娠合并甲亢的患者中,
子痫前期的发生率为 17. 1%[13]。甲亢病情反复、控制不佳
与子痫前期的发生率密切相关。甲亢未控制时,其子痫前
期的 OR 值为 4. 74。王允锋等[14]研究发现,对于妊娠合并
甲亢患者,治疗不满意组与治疗满意组相比,并发重度子痢
前期、甲亢性心脏病、胎盘早剥、流产及新生儿低体重发生
的风险明显增加; 治疗不满意组中各有 15. 4% 发生心衰和
甲亢危象。早期诊断并积极治疗甲亢,会减少甲亢危象或
心衰的风险。妊娠合并甲亢如未治疗或治疗不当,易发生
死产、胎儿生长受限。抗甲状腺药物透过胎盘引起的胎儿
甲减以及孕妇甲状腺刺激性免疫球蛋白刺激胎儿引起的胎
儿甲亢,都会增加死产率和胎儿生长受限的发生率。曾
艳[15]研究了25 例妊娠合并甲亢患者的妊娠结局,发现有2
例胎死宫内,1 例发生甲亢危象,15 例剖宫产手术终止妊
娠,10 例经阴道分娩。甲亢患者的妊娠结局与甲亢程度、
妊娠期用药情况有关。轻度甲亢并发症少,程度轻,母胎预
后良好。重症甲亢常伴甲亢性心脏病、重症子痫前期。2
例死胎患者均合并重度甲亢,从而提示重度甲亢患者发生
不良结局的危险性更大。并且 25 例患者中合并妊娠期高
血压疾病者占 32%,发生甲亢危象 1 例( 4%) ,发生死胎 2
例( 8%) ,表明妊娠合并甲亢患者的妊娠合并症及不良妊
娠结局发生率显著升高。因此,甲亢是影响妊娠结局的危险因素之一。
阮晓翠等[16]研究了 80 例妊娠合并甲亢的妇女,分为
治疗组和未治疗组,选择正常妊娠妇女为对照组,发现甲亢
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发生率 10. 0%、心力衰竭 3. 8%、剖宫
产61. 4%、早产7. 6%、新生儿窒息 7. 6%、甲状腺功能低下
3. 8% 、病死率 3. 8% ,与对照组相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
义。治疗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心力衰竭、早产、新生儿窒
息等发生率分别为 3. 3%、3. 3%、3. 3%、0,病死率 0,与未
治组的 31. 6%、15. 8%、21. 1%、15. 8%、10. 5% 相比较,差
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而两组甲状腺功能低下发生率、剖宫产
率、畸形发生率等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张晓燕等
[17]分析了50 例妊娠合并甲亢病例,妊娠合并甲亢组妊娠结局为妊娠
期高血压疾病 24 例,占 48. 0%,早产 12 例,占 24. 0%,平
均分娩孕周( 36. 8 ±4. 6) 周; 对照组分别为 4 例( 8. 0%) 、2
例( 4. 0%) 、( 38. 8 ± 1. 5) 周,两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
义; 胎儿生长受限 10 例,平均新生儿体重( 2. 8 ± 0. 8) kg,
对照组胎儿生长受限 2 例,平均新生儿体重( 2. 1 ± 0. 5)
kg,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综上所述,由于妊娠合并甲亢患者妊娠期的合并症和
并发症的发生率均较高,该类患者应按高危妊娠管理,孕前
及孕期发现的甲亢患者,应积极治疗甲亢,使甲状腺功能达
到或接近正常水平,并在妊娠期间严密监测甲状腺功能。
当妊娠合并甲亢时,妊娠早期会引起流产; 妊娠中晚期可以
发生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早产以及胎儿生长受限等,故孕期
要加强观察和控制,定期随访胎儿胎盘功能和预防早产,对
于有不良妊娠史的患者应注意排除甲亢,争取早期诊断并
及时治疗,以改善妊娠结局。坚持药物治疗是减少妊娠期
并发症必要措施之一。
参 考 文 献
[1] James DJ,Steer PJ,Weiner CP,et al. High Risk Pregnancy man-
agement Options[M]. 段涛,杨慧霞,译.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
社,2008: 901-904.
[2] Feki M,Omar S,Menif O,et al. Thyroid disorders in pregnan-
cy: frequency and association with selected diseases and obstetri-
cal complications in Tunisian women[J]. Clin Biochem,2008,41
( 12) : 927-931.
[3] Lazarus JH. Hyperthyroidism during pregnancy: etiology,diagno-
sis and management[J]. Womens Health ( Lond Engl) ,2005,1
( 1) : 97-104.
[4] Tan JY,Loh KC,Yeo GS,et a1. Transient hyperthyroidism of hy-
peremesis gravidarum[J]. BJOG,2002,109( 6) : 683-688.
[5] Wayne RC,Merkatz C. Complications of preganancy[M]. 杨兴
升,崔保霞,译. 北京: 科学出版社,2009: 329-345.
[6] Inoue M,Arata N,Koren G,et al. Hyperthyroidism during preg-
nancy[J]. Can Fam Physician,2009,55( 7) : 701-703.
[7] Chang AY,Chamberlain-Shea H,Carr B. Fetal loss associated
with excess thyroid hormone exposure[J]. JAMA,2005,293
( 2) : 160-161.
[8] Millar LK,Wing DA,Leung AS,et al. Low birth weight and pre-
eclampsia in pregnancies complicated by hyperthyroidism[J].
Obstet Gynecol,1994,84( 6) : 946-949.
[9] Pillar N,Levy A,Holcberg G,et al. Pregnancy and perinatal
outcome in women with hyperthyroidism[J]. Int J Gynaecol Ob-
stet,2010,108( 1) : 61-64.
[10] Hamburger JI.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Graves' disease in
pregnancy[J]. Thyroid,1992,2( 3) : 219-224.
[11] Mestman JH. Hyperthyroidism in pregnancy[J]. Best Pract Res
Clin Endocrinol Metab,2004,18( 2) : 267-288.
[12] Phoojaroenchanachai M,Sriussadaporn S,Peerapatdit T,et al.
Effect of maternal hyperthyroidism during late pregnancy on the
risk of neonatal low birth weight[J]. Clin Endocrinol,2001,54
( 3) : 365-370.
[13] 崔霞.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的临床诊治[J]. 黑龙江
医药,2011,24( 1) : 134-135.
[14] 王允锋,杨慧霞.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临床分析[J]. 中
华围产医学杂志,2007,10( 6) : 378-385.
[15] 曾艳.25 例妊娠合并甲亢患者的妊娠结局临床分析[J]. 中
国医药指南,2012,10( 13) : 54-55.
[16] 阮晓翠,周毛婴,张腾飞. 甲状腺功能亢进对妊娠结局的影
响[J]. 中国基层医药,2010,17( 2) : 160-161.
[17] 张晓燕,张弘,廖春燕. 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亢进 50 例临床
分析[J]. 当代医学,2012,18( 10) : 109-110.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4-01-12 20:18

宮喜双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宮喜双大夫

宮喜双的咨询范围: 1、妇科微创手术:腹腔镜,在妇科工作多年,工作经验丰富,手术技术娴熟 2.普通妇科:阴道炎、宫颈炎的治疗,宫颈癌的筛查,卵巢囊肿,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症,功能型子宫出血,更年期综合症的治疗。 3、产后康复、产后盆底康复治疗;围产期保健,产前分娩方式的选择。4、病理产科: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妊娠合并甲亢或甲低的治疗,多胎妊娠; 前置胎盘出血、胎盘早剥、急产、头位难产、瘢痕子宫孕足月分娩方式的指导等产科急危重症。Dr. gong is the leader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subject .He engaged in 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work more than 9 years, has rich clinical experience ,be good at rescue for all sorts of urgent danger weigh disease,especially in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nd Minimally invasive gynecological operation. 更多>>

咨询宮喜双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