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喜军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1

在线问诊量 1672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郭喜军

郭喜军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典型病例

慢性结肠炎(郭喜军主诊)

发表者:郭喜军 11271人已读

慢性结肠炎(郭喜军主诊)

金某某,男,62岁,农民,石家庄市人,患者腹泻1年,加重伴腹痛10天。舌暗红,苔黄腻,脉弦滑。曾查肠镜示:慢性结肠炎。西医诊断为慢性结肠炎。此乃湿热蕴肠、肝木乘脾之泄泻。治当清肠化湿、抑肝扶脾,故用痛泻要方加味治疗。本案之治补泻同施,同时根据大便情况减祛湿清热、涩肠之剂,使其泄泻根除,非一般见泻止泻之法。河北省中医院脾胃病科郭喜军

患者腹泻1年,加重伴腹痛10天。1年来,患者大便不成形,每日3~4次,无粘液及脓血。曾于2009年6月查肠镜示:慢性结肠炎。于个体诊所诊治,症状时轻时重。近10天来,因情绪不畅,出现腹泻加重,每日大便5~6次,便前腹痛,便后痛减。遂来诊治。

初诊(2009年7月5日):证见腹泻,每日大便5~6次,便前腹痛,便后痛减。察其纳食可,夜寐安。诊其舌暗红,苔黄腻,脉弦滑。此乃湿热蕴肠、肝木乘脾之泄泻。治当清肠化湿、抑肝扶脾。因其泻较频,当适当应用涩肠之剂,拟用痛泻要方加味治疗。

处方:

柴胡15g、黄芩9g、苦参6g、公英20g、白芍30g、甘草6g、甘松9g、九香虫9g、葛根20g、升麻12g、云苓30g、白术6g、陈皮15g、防风12g、炒苡仁20g、白蔻仁12g、砂仁6g、秦皮15g、地榆15g、飞扬草15g、凤尾草15g、诃子12g、石榴皮12g、内金9g。7剂,日1剂,水煎分服。

二诊(7月12日):患者服药后腹泻明显减轻,每日大便2~3次,仍不成形。偶有便前腹痛。察其纳食可,夜寐安。诊其舌暗红,苔黄微腻,脉弦滑。此肝脾趋于调和、肠中仍有湿热。其泻已缓,为防收涩之药不利除湿热,故上方减诃子,石榴皮。

处方:

柴胡15g、黄芩9g、苦参6g、公英20g、白芍30g、甘草6g、甘松9g、九香虫9g、葛根20g、升麻12g、云苓30g、白术6g、陈皮15g、防风12g、炒苡仁20g、白蔻仁12g、砂仁6g、秦皮15g、地榆15g、飞扬草15g、凤尾草15g、内金9g。7剂,日1剂,水煎分服。

三诊(7月19日):服上药后,大便每日1~2次,基本成形。便前腹痛消失。察其纳食、夜寐均正常。诊其舌略偏暗,苔薄白,脉偏弦。此肝脾更趋调和、肠中湿热已除。因肠中湿热已除,当适当减祛湿清热止泻之葛根、升麻、秦皮、地榆,然又不能尽减,当除邪务尽,防湿热复燃。

处方:

柴胡15g、黄芩9g、苦参6g、公英20g、白芍30g、甘草6g、甘松9g、九香虫9g、葛根12g、升麻9g、云苓30g、白术6g、陈皮15g、防风12g、炒苡仁20g、白蔻仁12g、砂仁6g、秦皮12g、地榆12g、飞扬草15g、凤尾草15g、内金9g。7剂,日1剂,水煎分服。

四诊(7月26日):服药后,患者无不适,大便每日1次,成形。察其纳食、夜寐均正常。诊其舌淡红,苔薄白,脉和缓。此肝脾调和,疾病已除。

嘱其日后注意饮食调节,忌食辛辣油腻之物,忌饮酒。

按:《杂病源流犀烛·泄泻源流》说:“湿盛则飧泄,乃独由于湿耳”。《景岳全书·泄泻》曰:“泄泻之本,无不由于脾胃”。本案泄泻多由湿而起,或因饮食不当,或因情致失调,肝木克土,伤及脾胃,致脾失健运,大小肠传化失常,升降失调,清浊不分,混杂而下,形成泄泻。其病位在脾胃肠,治疗多以清热化湿,抑肝扶脾。患者泄泻日久,必有脾虚,然其泄前腹痛,泄后痛减,乃是肝郁之象,同时舌暗红,苔黄腻,脉弦滑断其有湿热蕴结肠腑。故方中用痛泻要方抑肝扶脾,调中止泻。加云苓健脾化湿;白蔻仁,砂仁行气化湿;芍药,甘草缓急止痛;甘松,九香虫行气止痛;葛根,升麻升阳止泻;苦参,公英,黄芩,秦皮,地榆,飞扬草,凤尾草清热燥湿;诃子,石榴皮收敛止泻。后据大便情况减祛湿清热、涩肠之剂,使其泄泻根除,非一般见泻止泻之法。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2-09-22 16:38

郭喜军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郭喜军大夫电话咨询

郭喜军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郭喜军大夫

郭喜军的咨询范围: 消化科疾病,年龄6周岁以上的患者

咨询郭喜军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