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江弘大夫的个人网站 hejianghong.haodf.com
医生头像

何江弘   主任医师 教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何江弘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陆军总医院 > 何江弘 > 文章列表 >《人民政协报》 陆军总医院何江弘: 为植物人寻找康复答案

媒体报道

《人民政协报》 陆军总医院何江弘: 为植物人寻找康复答案 (转载)

发表者:何江弘 人已读

本文转载自:人民政协报2017年9月第7817期。

题目:《陆军总医院脑外科二区主任何江弘:为植物人寻找康复答案》

链接可点击:人民政协报2017年9月7817期

(一)陆军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泰戈尔曾说“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每一个人,在人生的征途上都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哪怕是一次折翅的飞行。

植物人———这个特殊的群体,界于人类与植物之间,在通往生与死的路上孤独的前行,有谁知,他的内心是否冰冷泥泞,是否也会有春暖花开。

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微微的闭着眼睛,他身上昂扬着蓬勃的生命力,甚至咳嗽、哈欠、打喷嚏,但是对于亲人的凝视和声声呼唤却无任何反映,他们活着如一枝花,一株树,就是没有人知道,那脑电图呈现的杂散波形,是不是在向我们诉说着什么,也许他已经在那边喊破了喉咙“打开这个小开关,我就会从黑暗中走出来……”,这边的我们却无法识别那有如远古洪荒的符号,而只能接受这个世界上最近又最远的距离。陆军总医院脑科二区主任何江弘,正在为试图拔掉那个小开关而努力。虽然他知道,完全破解植物人密码有如在宇宙中寻找同类一样异想天开,但“只要坚持下来,就会有收获。”

“我是一名医生,我研究植物人促醒,我的个人理想和奋斗目标就是让更多的植物人醒来。我希望能解读他们的行为密码和意识符号,拔掉开关,让他们的灵魂冲出黑箱,展翅自由飞翔。”面对记者,何江弘这样说。

“植物人这个群体非常无助,他们的存在不仅关系到社会家庭,也涉及道德伦理的问题,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他们,希望政府加大科研力度,也希望社会各界能给予积极引导和支持。”何江弘在破解植物人密码的荒原上执着前行,他投入了全部的精力,抵住了冷嘲热讽,不断尝试创新,在千万次失败中寻找结果,以期获得更多的治疗方式。他相信,植物人一定会醒来!

(二)

8月30日清晨,北京的空气中迷漫着早秋的清爽,陆军总医院脑外科主任医师何江弘不到六点就已经赶到医院。何江弘告诉记者,从家到医院,这条路他已经走了23年。1994年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后,何江弘被分配到陆军总医院,在脑外科一干就是20多年。

上午9:30分,经过术前缜密的准备,何江弘开始为11岁的赵哲(化名)实施脊髓电刺激植入术。

据了解,赵哲是在2015年10月游泳时发生溺水,送当地医院抢救后体征恢复平稳,但意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术后,何江弘介绍说,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患者的状态较现在会有比较明显的提高,但是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要看后续的一些康复治疗。他说,患者属于缺氧性脑病,从得病到现在已持续近22个月,时间较长,在病理范围内属于恢复效果不理想的类型。入院时,通过一些临床判断及检查,初步诊断他还是处于微意识状态,也就是说,他的意识是有所活动的,在临床观察中发现他的胳膊还能微微地动,眼睛有时还比较有神,似乎在看人;从磁共振和脑电图等电生理检查来看,也有些微意识活动的迹象。总体判断这个病例虽然时间比较久,但是手术后恢复的机会还是有的,因此,决定给他实施手术。

2015年7月,曾有一位和赵哲同年龄段的男孩,接受了何江弘实施的脊髓电刺激术后成功醒来。他说,10岁的李伊(化名)从江苏某医院转来陆军总院八一脑科医院,经问诊得知,他是在4个月前的一天,突然头痛昏迷,经当地医生诊断后确定为脑出血,虽经当地医院抢救保住了生命,但却出现意识障碍,成为了植物人。经过术前评估后,何江弘为李伊实施了脊髓电刺激术,术后当天回到病房,患者就开始隐隐地呻吟,10多天后,家人竟发现患者开始有自主动作,用手抓自己的膝盖,再后来的1个多月时间里,患者相继出现用手挠头、痛苦呻吟等现象,有一天,家人贴着她的脸唱歌时,他发出了“哼哼”的笑声。

接下来的治疗期间,医护人员精心医治,家属努力配合,终于,患者能明确完成一些简单指令。这表明,在昏迷了长达9个月后,患者终于醒来了。

(三)

何江弘的一位师兄曾对记者说,“在脑外科工作的医生,基本都有胃病、颈椎病和痔疮,一台手术下来多则十几个小时,少则也得五、六个小时,没有极强壮的体魄是吃不消的。上个世纪末,我国医疗科技不发达,医疗设备陈旧落后,做一台神经外科手术需要分三批医生、耗时30多个小时才能完成,这也是很多脑外科医生后来改行的原因。”何江弘不仅坚持了下来,还在无人看好的植物人促醒领域取得了惊人的突破。

何江弘告诉记者,他从1996年,起跟随导师从事植物人临床研究。“当时的脑外科热门专业是切肿瘤、脑外伤等大手术专业,神经外科的亚专业功能神经外科是冷门,没有人愿意从事这个行业”。2002年,他在导师的支持和指导下,专心攻读功能神经外科,并侧重于功能神经外科的学习与实践。2008年,北京军区重点医学人才培养计划实施,他作为访问学者留学多伦多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接触到很多新的植物人治疗技术和理念,在国外导师的鼓励下,回国后,专门从事植物人治疗。

最初刚开始做植物人研究时,大家听起来都觉得很可笑,都说这是不可能的,很多同行也觉得何江弘是异想天开,甚至有很多猜疑和不理解。但是,何江弘还是坚持了下来,顶着巨大的压力往前走。“植物人的手术,除了学术上的空白,对医生的身体、智能、思维都是异乎寻常的考验,同时要具备一个强大的心力,随时准备迎接失败,碰到困难还要调整好心态继续坚持走下去。”

2010年,作为北京军区总医院重点学科的附属八一脑科医院成立,专设以治疗植物人为重点的功能神经外科,后来逐渐发展壮大,作为独立科室存在。目前,每年门诊接待量大约200例病人,是国内最大的植物人接诊中心。

何江弘感慨道,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人们对于功能神经外科的认识从不知道、不了解、不重视到现在的“迎来功能神经外科黄金十年”的转变,手术技术也经历了由“大创”到“微创”、“无创”的发展阶段,随着“脑科学计划”的提出,可以预见功能神经外科会越来越受到重视,不断创新的医疗科技与医学的发展趋势密不可分,在未来,科技将在人类健康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总之,“社会对我们的认知度在提升,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植物人这个群体。”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7-09-07 11:44

患者评价
  • 1*** 2018-03-13 17:54:04

    送出10个暖心 暖暖心意

  • h*** 2018-01-31 23:13:00

    关起门来做手术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是我们看不到的

何江弘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何江弘大夫电话咨询

何江弘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何江弘大夫

何江弘的咨询范围: 昏迷促醒:擅长各个年龄段、各种原因导致昏迷、意识障碍(植物人)无创(直流电刺激、经颅磁刺激、正中神经电刺激)和有创(高位颈髓电刺激、脑深部电刺激、迷走神经电刺激)促醒治疗; 运动障碍性疾病:帕金森病、原发性震颤、肌张力障碍和抽动症等; 颅神经疾病: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舌咽神经痛等病症的外科治疗; 疼痛:顽固性腰背痛、带状疱疹后遗痛、神经损伤痛及癌痛等; 其他:脑肿瘤、脑血管病、脑出血、脑外伤、癫痫等神经系统疾病; 更多>>

咨询何江弘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