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辉大夫的个人网站 herihui.haodf.com
医生头像

何日辉   副主任医师

收藏本站

本站已经通过实名认证,所有内容由何日辉大夫本人发表

当前位置: 好大夫工作室 > 何日辉 > 文章列表 >世界精神卫生日:关注那些“被双相”的青少年

双相情感障碍障碍|抑郁症

世界精神卫生日:关注那些“被双相”的青少年

发表者:何日辉 人已读

今天是第27个“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我国“世界精神卫生日”的主题是“健康心理,快乐人生”——关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好大夫工作室心理咨询科何日辉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国青少年、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令人堪忧。根据国内样本调查,有心理和行为问题的小学生约为13%,初中生约为15%,高中生约为19%,大学生约为25%。青少年心理问题的发生约为10%-30%,目前全国约有3000万青少年受到情绪与行为障碍困扰。

青少年、儿童的心理健康不但影响他们个人的未来,还与家庭和睦及社会和谐紧密相连,这是每个家庭、整个社会都必须重视的问题。

这个问题涉及许多方面——校园、家庭、社会、疾病预防、诊疗等等。作为一名跨学科的大夫(跨越了普通临床、麻醉、成瘾、心理、精神、营养、教育等多个学科),我长期工作在青少年精神心理疾病诊疗的临床一线,发现了现行精神医学临床中非常多的诊疗问题。

其中,最严重的是:目前双相情感障碍诊疗标准过于宽泛,不少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儿童、青少年患者其实属于误诊!因此而错失了人生最有利的治疗时机!

01、错把情绪宣泄当成躁狂发作

双相情感障碍(尤其是Ⅰ型)的发病高峰期是15到19岁。因此,现有的诊疗指南强调,对于抑郁情绪问题而前来就医的青少年患者,精神科医生要注意鉴别,其是否曾有明显的躁狂症状。如果有,可考虑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

请注意,这里所说的“鉴别”,指的是准确地识别出真正的躁狂症状,而不能只要患者出现烦躁、吼叫、锤墙、打人毁物等激烈行为,就判定那是“躁狂”,更不能因此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此类症状应该属于激越而非易激惹,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专门分析两者的区别。(回看点击:大量患者被误诊为“双相”的首要原因是这个

但事实上,国内很多精神科医生是这样诊断的。而近年来寻求我们诊治和帮助的、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的青少年患者中,80%以上者都属于类似的情况。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国内著名的精神科专家、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颜文伟教授曾做过精辟分析:躁狂的主要症状是“高兴愉快”、“欣喜若狂”,这种情绪能感染他人。

颜教授强调,躁狂患者一般不会盲目冲动,不会乱打乱闹,更不会无故殴打家人。“有的医生,不管什么疾病,只要病人发脾气、冲动,就认为那是躁狂,加用碳酸锂或德巴金,说是情感调整剂,可以调整情感。那是不对的!”

我很赞同颜文伟教授的观点。我们发现,实际上,许多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的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有不少来自于原生家庭、学校甚至社会的创伤。他们在遇到相应刺激时会出现情绪失控。

比如,有的患者因为创伤导致潜意识层面的病理性条件反射,对某种刺激特别敏感、愤怒,我曾经分享过的一个病例非常典型,患者因遭到长期的校园欺凌,一听到咳嗽声就感到愤怒和耻辱,想打人(点击回看:一个有反社会人格改变的“双相”患者的救赎)。

有的则属于抑郁症患者因为长期压抑,遇到一些压力时,出现情绪崩溃而出现歇斯底里的发泄行为,暴躁易怒,甚至有暴力行为。这些情况不能定义为躁狂发作。

虽然,在临床实践中,出现类似的症状使用心境稳定剂多数有效,但不能佐证双相情感障碍诊断的正确。因为哪怕是健康人,只要服用了心境稳定剂后情绪也会变得更加平静。药物有效不能成为诊断的充分条件。

所以,在现行的症状学诊断标准下,我个人更倾向于将以上情况诊断为抑郁症伴有激越。

02、活动增多、心情愉悦不等于躁狂

在临床实践中,我还发现了另外几种临床情况也容易被精神科医生视为躁狂发作,进而造成误诊。

有的青少年女性患者除了抑郁情绪,还有暴食行为;吃完又后悔,拼命运动减肥。很多精神科医生认为这是“异常且持续的活动”、是“精力旺盛”的表现,据此判断为躁狂发作。他们给患者服用心境稳定剂,却仍然无法控制暴饮暴食。我们发现,这些患者背后多有创伤性事件,还有错误的认知,比如认为自己一定要非常苗条才会有人喜欢等。

有的抑郁症患者跟亲友或者好友倾诉衷肠后感到被理解,心情轻松了很多,言语和动作都活跃起来,却被医生认为是心境高涨、思维奔逸。

我认为以上这些都属于误诊。当有过抑郁发作病史的患者出现心情愉悦、活动增多,一定要详细了解其背后的心理活动,而不能据此表现就作为躁狂发作的证据,更不能因此下双相的诊断。

实际上,要认真讨论总结双相情感障碍被误诊的原因,涉及很多:一是因为现行的精神医学诊断标准不够严谨,属于症状学诊断,精神科医生并不需要了解其行为背后的心理活动尤其是创伤。

二是现行的双相情感障碍诊断标准比如DSM-5的过于宽泛。尤其是非典型双相情感障碍的诊断,不少临床精神科大夫遇到患者不符合典型的抑郁症或者双相情感障碍的诊断时,就条件反射式的将其归位非典型双相。

有患者家属对我埋怨这种现象,“非典型双相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这句话虽然稍有夸大,但确实有一定道理。现在主流的观点认为双相的预后不良,下双相的诊断必然会给家属带来巨大的心理负担。

三是目前国内多数精神科大夫对心理学了解较少,对于高效的心理干预技术更是了解甚少。这也是为何世界卫生组织呼吁“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多年,但目前国内临床实践中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仍然盛行的原因。

03、创伤是多数青少年心身障碍的根源

为了尽量避免误诊和漏诊,需要深入了解患者的心理活动和创伤,也需要了解整个家庭系统,甚至其接触的社会,我跟每个患者、家庭的面诊时间至少一个小时。这是我与传统精神科医生在问诊过程中的显著区别之一。

通过与这些孩子深度沟通,我发现他们的临床表现根源多数来源于心理创伤,包括原生家庭、学校、网络、社会等。我们利用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技术(TPTIH)对心理创伤进行修复,再对一些错误认知进行纠正后,他们的很多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接着,我们再通过家庭治疗重建家庭关系、通过深度催眠下条件反射技术建立高效学习状态、快速提高逆商等。最后,孩子不仅实现了快速撤药,而且可以更快速回归成长的轨道,进一步防止其复发,甚至变得更加优秀。

我曾接诊过一位患者,他先是被上海一家非常权威的精神科医院医生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接受了传统的药物治疗、电休克等疗法,治疗效果不理想。后来,这位患者又转诊到北京著名的精神科专科医院求医,被诊断为抑郁症,调整药物后,疗效有所改善,但无法康复回归社会。父母甚至准备带他到美国麻省总医院(MGH)治疗,期间辗转通过央视记者的介绍,找到了我。

我给他面诊后,否认了“双相”和抑郁症的诊断,更符合现在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诊断,因为他的问题来源于原生家庭以及学校经历中的心理创伤。

首先,他的原生家庭带给他很严重的创伤:在他年幼时,父母感情不和,母亲和奶奶的婆媳关系不好,母亲经常在他面前崩溃哭诉。其次,他小学在日本接受教育,深受日本文化的影响,回到国内读书后,因为跨文化冲突,他类似于日本人的言行举止异于国内同龄人,老师和同学的不理解、嘲笑、甚至辱骂,使他成为被孤立和排挤的 “异类”,给他带来更重大的创伤。

在叠加性创伤的综合打击下,他先是出现了严重的学习障碍,继而爆发了重度抑郁,最终情绪崩溃,出现过严重的自杀念头和砸人毁物等行为。治疗中,我们逐步找到了他的种种心理创伤,在进行了多次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治疗(TPTIH)后,他现在已经回到学校,但因为创伤尚未处理完毕,后续还需进行更深层面的创伤修复。

04、“精准精神心理学”时代的曙光出现

随着接触的病例越多,我越肯定,多数儿童、青少年精神心理疾病的根源是心理创伤。这些创伤往往不只一个,可能是某个重大创伤,也可能是多个小创伤事件的叠加。

图片来源于网络

针对这个现象,我提出了一种新诊断——“创伤后应激反应失调”(Post-Traumatic Stress Reaction Dissonance,PTSRD)。这个诊断属于病因学诊断,有别于传统大部分精神疾病的症状学诊断模式。我将会终身推动精神心理医学界,将这个新的诊断标准加以完善,并普及使用,为大量被诊断为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非典型双相甚至精神分裂症的患者撕下标签!

意义更加重大的是,在每个我们接触过的患者的情绪、行为症状,甚至他们突出的性格缺陷、人格改变背后,我们都能找到相应的创伤事件。利用深度催眠下的创伤修复技术(TPTIH)逐个处理了创伤之后,患者的核心症状大幅减轻、甚至快速消失!

所以,我有了大胆预测——“精准精神心理学”的时代即将到来,我们已经摸到了大门的钥匙,初步实现了“精准心理干预”,而我们还将不断实践并将不断技术迭代,再结合运动、营养、物理治疗等辅助疗法,逐步提炼出一套可复制的治疗体系!

所以,从临床技术的角度上讲,只要经过精准心理干预,无论是现在所称的抑郁症,还是被大多精神科医生认为难以治愈的双相情感障碍,有望可以完全痊愈。

其实,不仅在国内,“被双相”问题在其很多国家都普遍存在。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的双相情感障碍的平均发病率为2%-3%,部分国家或地区高达5%-7%。我认为,其中不少的患者极有可能也“被双相”了。

双相情感障碍与精神分裂症一起划分到“重度精神病”,再加上国内大众对精神心理疾病的误解,令很多被诊断为双相的患者及他们的家庭非常绝望、恐惧。

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我承认目前最经济的治疗方式是药物治疗,甚至对于大部分病情不稳定的患者而言,药物治疗是必须的。对于不少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的青少年而言,单纯的药物治疗是有效的,但速度非常慢,长期服用药物的话多有记忆力下降、注意力难以集中、体重增加等副作用,不但无法满足青少年要快速回归校园的需求,还影响了学习效率。

而且,症状学诊断和错误诊断往往意味着找不到真正的病因,并缺乏高效的治疗方案,令患者和家庭对治疗失去信心,错失快速治愈的机会。

所以,我强烈呼吁每一位精神科医生都要跨学科不断学习,尤其在做诊断时,不能只外显症状这“冰山一角”,而要看到症状后的心理过程、潜意识这整座冰山!

同时,我也希望国家加大力度关注青少年精神心理障碍问题,通过完善诊疗指南、医疗制度、专业人员教育制度等方面,助力患病青少年和家庭早日:

渡过磨难,晴日归来!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网上免费问医生开始

发表于:2018-10-11 11:04

患者评价
1条评价(半年内)
1
有帮助
内容实用(1) 消除了我的困惑(1)

何日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 贡献值: 0

何日辉大夫电话咨询

何日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网上咨询何日辉大夫

何日辉的咨询范围: 1、精神心理疾病(如双相情感障碍、抑郁症、焦虑症、恐惧症、强迫症等) 2、青少年不良行为(如早恋、逃学逃课、打架斗殴、吸烟、酗酒等) 3、青少年学习障碍,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上课分神,作业拖拉。 4、成瘾性疾病{止咳药水、曲马多、复方地芬诺酯和利他林为代表的处方药成瘾;吗啡、杜冷丁、丁丙诺菲和美沙酮为代表的阿片类药物成瘾;安定、舒乐安定、三普唑仑和阿普唑仑为代表的安眠药成瘾;K粉、摇头丸、冰毒和麻古为代表的新型毒品成瘾、黄皮、大麻和海洛因为代表的传统毒品成瘾、酒成瘾、尼古丁成瘾、汽油等吸入剂成瘾、网络成瘾、赌博成瘾、购物成瘾(购物狂)、恋物成瘾(恋物癖)、偷窥成瘾(偷窥癖)、拔毛成瘾和性爱成瘾等}、 更多>>

咨询何日辉大夫